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90

遇,见你 秋天blue 3086 2019-07-27 21:43:02

  在遛狗结束之前,关于就寝双方,不对,是三方,终于达成共识:三个人都睡床。

  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结果,只能是互相妥协吧。

  “苏苏,你帮我一下呗。”

  骆毅拿着睡衣,一脸卑微的看着沈苏,这,一只手,真换不了。

  沈苏没说话,轻轻地帮他脱掉了身上的宽大T恤。

  因为穿脱衣服不方便,所以骆毅就只是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然后再套上一件大外套,索性已经四月天了,不算太冷。

  “好了。”赤裸裸的肉体,沈苏觉得自己的定力已经算很厉害了。

  “我这裤子……”

  “骆梓宸!!”

  “苏苏?”召唤我干啥?

  “去卫生间帮你叔叔洗澡去!”

  呃,我还是个宝宝,看会儿动画片这么难的吗?

  纳尼?让小卷毛帮他洗澡?

  “宝宝……”

  “苏苏……”

  同盟军异口同声,声音中透露着不可思议。

  沈苏霸气地耸了耸肩,内心却一场心虚:这虽然是男女朋友吧,可这帮忙洗澡还是很羞羞的。

  之前在医院,有楚河在,医院还有护工,她也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还大言不惭地要照顾他,现在好像真的有问题啊!

  怎么办怎么办?

  小卷毛不在,自己还能找什么借口,两个人和好不过时间的问题罢了,到时候,自己……真的帮他洗澡?

  不行!

  沈苏赶紧回了客厅,紧急思索这个棘手的问题,要怎么办才好?

  卧室里,小卷毛和叔叔面面相觑。

  “小卷毛,你行不行?”

  “叔叔,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还是个宝宝,人,活着,好难啊!!!

  “好吧,还是盟友靠谱!”

  沈苏在阳台上给Ada打求助电话,结果吧,刚打了十分钟。

  小卷毛火急火燎地从卫生间冲了出来。

  “苏苏老师,叔叔流血了!”

  “沈苏,出什么事儿了?”

   Ada听到小卷毛激烈的叫声,但是没听太清楚到底是怎么了,可是电话那头没人回答。

  沈苏没挂电话,直接往卫生间跑,果然,左臂上纱布都红了,本来出院就是因为伤口结痂,可以不用换药的。没想到,才一天,就裂开了。

  红得刺眼……

  沈苏手忙脚乱地给骆毅擦身上的水,从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他的衣服,期间手都是哆嗦的。

  “宝宝,没事儿的,你手机还没挂吧?”

  骆毅听着手机里好像还有动静,果然,“喂?”

  “喂,苏苏?怎么了?”

  “是Ada吗?我是骆毅,我们这边出了点状况,能不能麻烦你现在过来一趟蝴蝶湾,帮我们照看一下宸宝?”

  “好的,谢谢谢谢!”

  知道沈苏没空说话,她紧张的样子,让骆毅有些愧疚。

  骆毅挂掉电话,按住了沈苏的手,示意她冷静一下,“我没事,只是刚刚撑了一下墙,伤口裂开了,你先冷静,不然过会儿怎么送我去医院,来,深呼吸~~”

  “小卷毛,我和苏苏去医院把伤口包扎一下,Lemon会先陪着你,过会儿Ada阿姨就过来,你是小男子汉,不要怕,OK?”

  “好。”

  虽然心里有些害怕,可是小卷毛知道自己不能给给他们添麻烦。

  骆毅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所有的事情,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一样,沈苏越看越觉得自己没啥用。

  一路上,骆毅都在安慰沈苏,看路况比开车的人还要认真,终于到了医院,挂了急诊。

  “你们这些年轻人,知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这么严重的伤势,小护士根本不敢下手,正好护士长当值,就过来帮忙,“这么重的伤势就出院了?出院了也不知道好好养着,手废了才甘心是不是?”

  骆毅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这个护士长,比贵川医院的王医生,凶多了。

  (王医生:我那是顾忌你的军衔!)

  说完骆毅,炮火又对准了沈苏,“还有你啊小姑娘,这伤筋动骨的,可不能马虎,别说重活了,就是洗漱也得盯着……”

  护士长越说,沈苏头埋得越低,以往都是自己说别人的,可这一次,好像被训的一点反驳余地也没有,就是自己没有照顾好他。

  看沈苏很难过,骆毅赶紧打住,“护士长,我们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之前在贵川,每次换药,骆毅都会尽量挑沈苏不在的时候,所以她从来不知道,除了左臂粉碎性骨折之外,还有很严重的皮外伤以及软组织挫伤等等。

  车里的低气压,让骆毅想活跃气氛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啊,他之前想苦肉计让苏苏心疼一下,这下又玩脱了,哎……

  一系列的检查加上又挂了一瓶水,已经半夜十一点了。

  “苏苏,要不我们去水榭花都住吧,太晚了,你给Ada发消息就让她住你那边,我们明早回去?”

  “也好,”她买的是单身公寓,只有一个主卧,以往朋友过来都是一起住的,也没什么大碍,现在想来确实不方便,“对不起……”

  “……”因为他受伤吗?这可怎么接话啊!

  “要不,你还是回锦绣公馆吧,你看第一天就这样了,而且我以后上班,你白天都没有饭吃。”而且,万一晚上加班,你也得挨饿,果然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这跟自己的想法,大相径庭有没有!“苏苏,你不要有压力,我这胳膊真的不严重,”试图晃一晃,不行,控制不好自己的胳膊,“这样吧,要不,以后我让王婶过来照顾我,你就不用担心了。”

  “王婶年纪大了,还要照顾小卷毛,你就别给她添麻烦了。”

  “可是,我要跟你培养感情……”突然委屈跟柔情一股脑儿迸出来,“要不这样,工作日我住水榭花都,你下了班过来一起吃晚饭,周末我去跟你住。”

  完美的计划!

  “谁要跟你住!”虽然嘴硬,不过确切来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苏苏,等我胳膊好了,我们结婚吧?”

  沈苏吓得一激灵,方向盘一偏,还好半夜路上的车很少。

  “你这可不是想结婚就结婚的吧,少吓唬我。”

  部队流程那么多,哪儿是说结就结的,而且,太突然了,晚上才感受过心惊胆战,现在又来重磅一击。

  心脏不好,受不了!!!

  “结婚申请应该快批下来了吧!”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只要沈苏负责点头就行。

  “骆毅,你觉得我们真的适合吗?”

  “你觉得太快了,我再等等就是了。”骆毅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而且扬了扬自己的右手,“你亲手戴上去的,是不能反悔的,我也不接受。”

  沈苏没有说话,沉默得让骆毅有些摸不透她的心思。

  一路上,诡异的气氛弥漫了整个车厢,骆毅也不敢说话,怕自己过会儿说多了她不高兴。

  好不容易,到达了水榭花都,在骆毅的指挥下挺稳了车,挂好p档,拉好手刹,却并没有急着下车。

  当家的没下车,副驾驶座的哪有先行的道理。

  沈苏慢慢转过头,一开始并没有看骆毅,过了十秒钟才缓缓抬起眼皮,只是直直地看着他,不说话。

  骆毅觉得,自己可能马上要被甩了的节奏!

  不过……

  “骆毅,我不会反悔,只是我希望你可以为了我,多在意一点自己的身体,我不希望每一次是因为你受伤我们才能有时间待在一起,你懂吗?”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赶去贵川的心情,你不知道每一次听你迫切说要出院的心情,你更不知道刚刚看你血肉模糊的伤口的心情。”

  “我……”

  “你有你的家国,你的理想,你的抱负,可是,对我来说,我只想要一个安然无恙的你。”

  “所以,我爱你,你只要答应我好好的,我们随时结婚都可以。”沈苏想了想他都三十了,想结婚也正常。

  “可是,沈苏,如果我这条胳膊废了,你也不介意吗?”

  “我从来没有嫌弃你,只是心疼你。”

  一把拉过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也许此刻只有吻,才能够更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存在。

  “别,你胳膊不……不能”

  “我有分寸!”

  “唔~唔~你不行~”

  沈苏顾及他的伤口,也不敢用力推他,而骆少校,即使一只手,也是压倒性的优势。

  最后,只剩下喘气连连……

  王叔王婶周末一般都会去儿子家住,看看小孙子啥的,所以水榭花都一个人都没有。

  一进门,玄关的感应灯就打开了,暖暖的,很贴心。

  “骆毅,我现在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没有换洗的衣服,也没有睡衣……”

  骆毅本来放在家里衣服也不多,就一些T恤卫衣啥的,“那个,你去我衣橱里面看看吧,应该有T恤啥的,你就暂且当睡衣穿吧。”

  “哦。”因为骆毅已经洗过澡了,所以就拿着睡衣,悠哉悠哉(其实是一只手不方便所以动作慢)地先换睡裤,衣服他就有心无力了。

  刚刚费心费力把睡裤穿好,一抬头,发现沈苏黑着一张脸,然后手里拿着一个纸盒子,看到他抬头,就直接扔到他面前了。

  “给你个机会解释一下!”

  骆毅拿着盒子研究了一把,眼生的很,这tm是谁想害他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