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89

遇,见你 秋天blue 3216 2019-07-25 19:17:12

  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星期五,本周的最后一天,还是得上班养狗儿子。

  沈苏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角,果然酒这种东西喝不得。

  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好温柔,轻轻地印在飘窗的毛绒玩具上,说不出的好心情。

  洗洗刷刷,可以去幼儿园的巷子口买个鸡蛋灌饼,想想就好幸福!

  只是,为什么客厅的沙发上多了一个人?而且自家的傻狗儿子还躺在他的怀里?

  重点是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呢?

  “吧嗒,”轻微的开门声,让骆毅立马机警地坐了起来,顺带吓坏了怀里的Lemon,只往沈苏脚边上钻。

  “你怎么进来的?”

  回想了那么一下下,昨天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像一不小心就喝高了,虽然没醉的不省人事,但也很晕乎就对了,然后就是岳莱他们送她回来的。

  所以,昨天跟岳莱说的话,可以收回吗?

  当表弟是够铁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岳莱表示:冤枉呀,我走的时候,房间里肯定只有你一个人,表哥不是我放进去的!)

  “当了回采花贼,溜门撬锁了!”

  得,溜门撬锁也这么理直气壮的!好像冤枉糖葫芦了。

  “不是回部队么?”

  “对不起啊,我当然开玩笑的。”

  “我知道你开玩笑的,”沈苏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不过有些事情,开玩笑不合适。”

  “我……”昨天想了一箩筐的求和的话,现在放着她的面,好像说什么都不对。

  “骆毅,我不想和你吵架,也不想和你冷战,”只是就连她自己,也才刚刚理清楚这种暴躁的情绪,从何而起,好像做不到自己以为的那种理解你。

  “我明白!”

  两个人相对无言,或许,他们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在担忧什么,在为这段感情纠结什么?

  沈苏没有苛责骆毅的溜门撬锁,骆毅也很默契地保持安静。

  有时候,沉默或许更不容易消耗感情。

  “好了,我上班去了,你中午叫外卖吧,我晚上回来做饭。”

  “好。”

  没有争吵,也没有纠结她为什么突然一走了之,因为他知道,为了这段感情,她也很努力。

  “苏苏老师,你终于回来了!”

  因为这段时间,沈苏不在,所以小卷毛的入园积极性一点都不高,没想到,正为了早上点心吃最不喜欢的杏仁饼干郁闷,竟然他们家的女神回来了。

  “对啊,想我没有?看你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了?”

  “没有啊,可高兴了!”

  不能告诉苏苏,他最近养成了挑食的毛病,厌学的毛病,肯定要被教训的。

  “那行吧,不许挑食!”

  别以为她不知道今天又是吃杏仁饼干,作为吃货,幼儿园工作日的菜谱,她都要研究一遍。

  “苏苏,我可以跟你回家吗今天?对了,叔叔受伤好了吗?”

  “关心叔叔,晚上跟我回去看他呗!”

  “噢耶!”

  可能是时隔半个月没有上班,沈苏一天都没有找到状态,这就苦了熊孩子们了。

  “沈老师,他抢我玩具!”

  “抢回来!”

  ……

  “沈老师,我想爸爸了。”

  “嗯,爸爸下午会来接你。”

  “爸爸早上才出差……”

  ……

  尴尬的事情,一箩筐,不过,可不能承认自己,心神不宁。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小卷毛怀着雀跃的心情,跟着沈苏上了“玩具车”。

  在小卷毛看来,MINI可不就是一个大玩具车么。

  原本沈苏还想着下班去超市买点菜,因为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结果,三点的时候,某人就拍了一张很有生活气息的,满满当当的冰箱照片给她,好家伙,两个礼拜不用买菜的既视感。

  “叔叔~~”

  虽然某卷毛嘴上从来没有说过骆毅的好,但是吧,行动胜于言语。

  一进门,没有看他心心念念的Lemon一眼,直接冲厨房找叔叔。

  “小卷毛,你怎么来了?”

  这嫌弃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叔叔果然是不在乎他的吧!亏他还惦记着他。

  “他说来看看你伤好了没有?你这语气很打击人的热情哦!”

  “对啊,叔叔,你现在都不关心我了。”

  委屈巴巴,现在最疼他的估计只有爷爷奶奶了。

  骆毅有些无奈,他没有嫌弃小卷毛啊,日常询问也有错?

  “呃,没有嫌弃你,只是有些惊讶罢了。”

  若是平时,真是懒得解释的,不过,自己是否能求和成功,可能还是需要小卷毛帮衬一把的。

  “骆毅,你怎么在厨房?”

  看着一盘盘切好的菜,沈苏凌乱了:这伤了左臂,吊着膀子,也能切菜,解放军也不带这么逆天的吧。

  “刚煮了米饭,准备炒菜来着。”

  “你切的?”

  “不是,楚河切的。”那还情有可原。

  “那他人呢?”

  “让他回去了。”

  这光明正大的过河拆桥真的不要脸。

  “他没回部队吗?”

  “今天最后一天假期。”

  周扒皮简直是,一天都不放过人家,只是,看着客厅蹭蹭光亮的地面,难不成,“你还让楚河打扫了?”

  “那倒没有,本来想自己收拾的,不过有心无力,就请了个钟点工。”

  还算有点人性!

  (骆毅:在你眼里,我都什么形象?楚河是友情帮忙的,不是剥削!

  楚河:老大,说话能不能走心,说谎话是要遭受天谴的。

  骆毅:你闭嘴!)

  “哦,多少钱我给你?”

  “苏苏~”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不是吗?”

  “我跟你可不是兄弟!”难得硬气一把,“还有,我还要在这儿住两个月呢,就当房租吧。”

  “两个月?”谁同意了!!

  “反正征用你们家沙发两个月。”

  “骆少校,你现在不要脸指数见长啊这是。”沈苏被气得想笑,之前主动让他住过来,拽的说要回部队,现在巴巴地过来要住沙发,是脑子也坏掉了吗?

  “娶老婆要紧,要脸干嘛?”

  “再乱说话就给我出去,行了,你去客厅陪小卷毛吧。”

  看着他吊着胳膊,在厨房里干活,着实可怜,这苦肉计用得甚是有效。

  小卷毛委屈巴巴地坐在地上,怀里抱着Lemon,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心里觉得哎,自家的叔叔啊……

  “小卷毛,长高不少嘛!”

  “对啊,我可是祖国的花骨朵,正茁壮成长呢!”

  这一套说辞,很官方!有趣,不知道谁教的?

  “行,花骨朵,跟你商量个事呗!”小卷毛看着难得有求于他的叔叔,也傲娇起来,不说话,只看着他,“我把苏苏惹毛了,你见机行事,帮帮我行不?”

  “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你……”傲娇的小孩真不可爱,不过,为了自家老婆,还是,“你想想看啊,如果呢,你帮我哄好苏苏,她就是你婶婶,以后可以一直陪着你,如果她不愿意当你婶婶了,你上了小学之后,见她也就难了。”

  呃,好像说的很有道理,跟那什么……传销……一样。

  “那行吧。”

  两个密谋把沈苏撺掇进骆家门的联盟正式成立。

  两人一狗在客厅里倒是玩的不亦乐乎的,骆毅很识相地没有去客厅打扰。所以等到沈苏做好晚饭出来的时候,小卷毛躺在骆毅怀里看iPad,Lemon黏在小卷毛的腿上。

  “吃饭了!”

  “好,苏苏我来帮忙!”

  “行了,小卷毛,你去帮我喂Lemon,把这个给它的盆子里到一大半就可以了,我们的饭菜让叔叔端吧。”

  把手里的狗粮递给了小卷毛,结果后面跟上了一个小尾巴。有人被点名帮忙,心里开心得紧呢。

  清炒西蓝花,油焖茄子,毛豆虾仁,糖醋鲤鱼,黄豆猪脚汤……

  骆少校开吃就只是象征性地来了几口米饭,然后开始啃猪蹄。显然,小的那位也是。

  “咳咳,你们……”沈苏扫视了一眼汤碗,好家伙,几乎全被消灭了,你们姓骆的,跟猪是有仇吗?

  “苏苏,好好吃啊!”

  察觉沈苏的眼神不善,情商高的赶紧拍马屁,只剩情商低的还在啃~~

  美味啊,无肉不欢!!

  “行了,荤素搭配,今天的蔬菜吃不够量,明天就别想吃饭了。”

  (默默问一句:吃够量是指吃多少?

  沈苏:全部吃完,一滴不剩!)

  “哦,”小卷毛郁闷了,在幼儿园,要求不挑食,回家了还要继续保持,好累哦,“叔叔,你多吃点。”

  给同盟军多吃一点吧!

  最后,在沈苏的强权政策之下,无疑是光盘行动。

  反正,同盟军一致认为:苏苏,根本就没吃多少,好像是为了整他们俩来着。

  饭后,沈苏拉着Lemon出去散步,结果两个吃撑了的人死活要跟着,所以吧,明明是两个人的桥段变成了群戏。

  “小卷毛,你今天不回家啊?”

  对于吃完晚饭,没有丝毫离开打算的小卷毛,骆毅有些郁闷。

  “明天周末,苏苏留我在这儿的。”

  “哦哦。”

  行叭,反正最近自己是没什么实权就对了。

  “骆毅,今天你跟小卷毛睡床上,我睡沙发。”

  “那怎么行!”

  哪有让自己女朋友睡沙发的道理?

  “你听我说,你现在必须把自己身体养好,不要跟我逞能,你能睡几天沙发,你这长手长脚的!”沈苏知道自己睡相不佳,即使小卷毛不在,依着他现在胳膊的受伤情况,她也不好跟他一起睡。“还有,我答应了你妈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不睡沙发,打地铺也行啊,反正我不会让你睡沙发的。”

  “你这个人……”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争起来,作为同盟军,小卷毛表示:“苏苏,其实我可以睡沙发的。”

  “你别添乱了!”

  小卷毛默默紧了紧手里的牵引绳,看了叔叔一眼:我爱莫能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