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86

遇,见你 秋天blue 3033 2019-06-26 00:00:32

  程铮给他们安排,随着清障车一同下山,昨天步行,只觉得整条腿都僵硬得弯不起来了,现在坐在车里,颠簸得五脏六腑都好像错位了,可她没有半句怨言。

  还有两个小时就能见到他了……

  随着清障车到达了他们租车停靠的地方,便自驾前往贵川医院。

  这一路,总算平稳了一些,连日的奔波,沈苏整个人都处于困顿之中,疲惫不堪。

  “果粒橙,不用担心了,困了就睡一会儿。”

  看着沈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还在死命撑着,岳莱忍不住劝她。

  “我没事,陪你说说话,别等我睡了你把车开沟里去,别想谋财害命。”

  原来,她并不是担心骆毅,而是害怕同样心力交瘁的岳莱疲劳驾驶,酿出大祸。

  (岳莱:果粒橙,你要知道,男人的精力是你们女人不能比的,我去考古现场可是能够呆48小时,不眠不休的!)

  贵川医院,沈苏在护士站软磨硬泡,人家就是不肯说出骆毅的病房,理由是军事机密。

  沈苏暗暗想:咋就成军事机密了,还是我家那傻骆驼吗?

  直到岳莱把身份证直接拍在护士面前,轻松获得病房号,沈苏才恍然大悟,好像自己才是傻的那一个吧。

  白费半天口舌……

  “笃笃笃”

  象征性地敲了敲房门就推开了,入眼就是那个人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乖巧到不行。沈苏雷达一般扫视了一下,还好,就左手绑着绷带,应该不算太严重吧。

  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不过,奇怪的是,一旁坐着的楚河,看到沈苏,却有些坐立难安。

  “楚河,他怎么样了?”

  “昨天左臂做了手术,麻药过了应该快醒了。”

  “哦,那就好。”快醒了就好。

  “沈老师,对不起!”

  楚河突然跟沈苏深深地鞠了一躬,搞得她很莫名其妙,疑惑地看了看岳莱,对方也摇了摇头。

  这可不是楚河一贯的作风啊,他可是骆毅的开心果来着呀,虽然说是他自封的。

  “老大是为了救我才受了这么重的伤的。”

  “那我问你,如果你和骆毅角色互换,你会救他吗?”

  “那当然。”

  “所以,你不用自责,我也不会怪你,可是……”医生说他的左臂二级残废,不能用大力气,便也意味着再不能出任务了。

  其实,见到程铮,沈苏就已经了解到大部分的情况了,他们刚刚救出了那四名大学生,结果山体二次滑坡,避之不及,有三个人殉职,楚河也是骆毅眼疾手快把他压在身下才避免受伤的,可是滚落的石块砸中了骆毅的左臂。

  因为他们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坏掉了,而且二次滑坡让大家心有余悸,还有四名微弱气息的人要顾及,所以才会造成失联。

  “楚河,你跟岳莱出去换洗一下吧,我想陪陪他。”

  等到他们都走了,沈苏才在床边坐下,细细地打量着他,胡子又长出来了,第一次看他胡子拉碴的样子,照片不算。

  轻轻拿手指戳了戳,硬硬的小胡子,倒是让他像个成熟大叔了。

  握住他的右手,却发现他捏成拳,怎么都掰不开,不知道藏了什么好东西,麻醉中都用力守着。

  突然觉得,就这样陪在他身边,听他平稳的呼吸声就好幸福。

  醒来的骆毅有些恍惚,感觉自己的左右胳膊都是闷闷的,僵硬地动了动脑袋,然后就笑了。

  左臂绑了绷带石膏,不用多说,自己受伤的事情还是记得的,反正是疼晕过去的。

  右手臂嘛,上面枕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不知道她怎么来了?只是看到她,一切都好了。

  “你醒啦!”

  其实,骆毅只是很轻很轻地动了那么一下下。

  因为担心他,神经近乎敏感的沈苏立马就醒过来了。

  “你怎么脏兮兮的?”

  松开握着的拳头,僵硬地按了按她头顶上翘起的头发,本来想摸一摸的,只是握拳太久,手指头有点麻。

  “我去洗澡去。”

  “我不嫌弃你。”

  “你一直握在手里不肯松开的是这个?”

  因为刚刚摸头发松开,手心里的平安福恰巧掉在了床单上。

  “这可是我的心和信仰。”

  原来,他一直握着的是她,想着的还是她。

  “骆毅,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

  “我也爱你!”

  “咳咳,”

  这边,一室粉红泡泡刚刚浸泡在消毒水味道里,偏偏有人就来搅局了,不过,真心不是故意的。

  “岳莱,你怎么也在?”

  “我……”这语气是有多不受欢迎啊,他好歹也是千里护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竟然还对他心存嫌弃。“你这样我很心痛哎,我不能表示我对表哥的关心吗?”

  岳莱一手捂住心口,仿佛真的很伤心郁闷的样子,那模样逗得沈苏哈哈大笑。

  “果粒橙,你过河拆桥!”

  这要是别人笑笑就算了,沈苏这就叫过分了哈。

  “哦,怎么了?”

  看着岳莱幽怨的小眼神儿看着自家媳妇儿,骆毅有些不爽,发生什么事情了都?

  沈苏横了岳莱一眼,言下之意,不该说的,你请管好自己的嘴。

  “没什么,就是陪着某个担心的人来,现在被当做电灯泡受嫌弃了呗。”

  宝宝何止是这么苦啊,一定要跟景乔好好吐槽一下这对。

  “那电灯泡💡,你可以赶紧消失了。”

  岳莱表示:人间没真情,人间没真爱了。

  “你先去找个酒店好好休息一下吧,辛苦了!”

  沈苏直接把人推到了门外,轻轻地安慰了几句,岳莱这才舒了口气,这说的才像句人话好么!

  “苏苏,你不对劲,鬼鬼祟祟的。”

  “我看到你就哪里都不对劲了。”

  沈苏笑嘻嘻地跟他打哈哈,这要是告诉他他们跋山涉水来找他,可不得心疼死他呀。

  “对了,你饿不饿呀?”

  沈苏后知后觉,其实她是真的又累又饿,好想舒舒服服洗个澡躺在床上睡上一整天。

  可是,这画风有些不对,明明她是来看病人的,可是怎么得就被病人给慰问了呢?

  “呃……”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噜咕噜起来,简直丢死个人了。

  “楚河呢?”

  “我让他去洗漱了,简直跟个泥猴儿一样一样的。”

  想到刚进来的那一刻,看到的楚河,估计也只有脸是干净那么一点的吧。

  “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毅宝。”

  看着这个眼中都是宠溺的男人,想想都有些后怕,上天何其慈悲,才没有把他带走。

  “傻瓜,我不会丢下你的,这辈子你也别想逃离我。”

  “好,一辈子,说定了。”

  沈苏直接扯下平安福上的戒圈,果断地带在骆毅的无名指上,这个人被她锁定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甚至是骆毅都有些措手不及,这手速,可以去练习魔术了。

  忍住笑意,“求婚这种事情,应该男人来做吧,沈小姐。”

  “谁跟你求婚了?骆先生,我带的可是右手无名指哦!”

  被套路了吧,人间险恶,帅哥要谨慎呀!

  “笃笃笃,”

  “进来。”

  “老大,你醒了,真好。”

  看到骆毅好好地坐在病床上,眉眼间都是笑意,楚河心里的愧疚更深了。

  “嗯,救出来的几个大学生怎么样了?”

  看着楚河手里拎着的包子豆浆,示意他给了沈苏,却也不忘关心灾区的情况。

  “身体上没有太大问题,可能有些心理阴影,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那,殉职的同志呢?”

  “程中尉留了几个人在滑坡的地方尽可能地挖,想带他们回家。”

  “嗯,尽量都带他们回家吧。”

  “知道了……老大……”

  楚河欲言又止,可是他和骆毅朝夕相处了好几年,骆毅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的想法呢。

  “你要说的我都知道,军人的使命是尽可能保护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所以你什么都不亏欠。”

  “可是,你的左臂……”

  楚河见过他每次出任务意气风发的样子,也见过他在博弈中的狠厉与果断,更见过他完成任务时候的满足与骄傲。

  可是,以后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骆毅无声地摇了摇头,他的身体状况他很清楚,身体损伤,尤其是伤到筋骨,对于一名军人来说,是很严重的,意味着随时可以结束一切。

  而这一切,他不想让沈苏担心。

  沪城到贵川的航班不多,一天只有上午和下午两班,她能够八点在他面前吃着早饭,肯定是昨天就来了。

  而她这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住在酒店的。

  还有她和岳莱的言行之中,藏着的肯定就是不想让他知道的昨天。

  她不说,他便不问,假装不知道。

  而有些事情,他不说,也是不想让她太担心。

  “骆毅,你都不饿的吗?”

  看着一口都没动的骆毅,沈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其实下一句是,你不饿,我帮你吃了吧。

  “你有把我当做病人的觉悟吗?”哼哼唧唧,宝宝需要人照顾,行动不便。

  呃,好像是哦,一只手没法儿吃东西的。

  只是,这是个包子啊,也不需要两只手啊。

  果然,病人就是矫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