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85

遇,见你 秋天blue 3186 2019-06-24 23:46:04

  据国家新闻电视台报道,目前贵川地区连续暴雨,山体滑坡灾情无法控制,救援工作难度系数高,由于滑坡的石块堵塞,雨水无法排入河流,附近村庄被困洪水之中。

  接连不断的暴雨加上随时可能发生的山体滑坡,泥石流以及塌方,救援工作很难开展,而且危险系数巨大。

  截止3月29日23:30,贵川自然灾害受伤人数达11003人,死亡人数265人,失踪人数不详。

  沈苏每天上班刷微博,下班看新闻,从未有一次,她对于自然灾害,表现出这么高度的关注。

  她爱的人,在前线抢险救灾,而她,除了担心,什么都做不了。

   3月30号,连绵不断的暴雨,终于转小,各方救援部队开始高强度地进行搜救工作。

  原本山体滑坡,只需要进行清理和救援工作即可,生命探测仪以及警犬,能够高效率地探测出生命体的存在。而现在,因为暴雨,警犬的搜救工作产生极大的障碍,生命探测仪虽然是搜索生命体心脏发出的声波,但是救援效率很低。

  所幸,这天暴雨终于有了舒缓的趋势,于是,整个救援小组,无论军衔大小,全部争分夺秒,进行搜救。

  骆毅带着楚河一行15人,在山体的另一侧进行搜救工作,生命探测仪显示这里有微弱的信号,而且不止一个,说明之前贵川大学的写生小组一行人应该就在这个方位。

  “老大,这个地方很容易二次滑坡,我们搜救的话,危险……”

  他们刚到贵川不久,就知道有贵川大学美术系的学生来这里毕业写生,所以骆毅带着他们在滑坡附近进行搜救,但是搜救工作刚刚进行到一半,遇上暴雨,根本无法继续开展,更何况是山体另一侧。

  “只要有人还活着,我们一定要去救。”

  “是!”

  楚河何尝不知道,这是军人的天职,但是这里二次滑坡的概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万一,他们必死无疑。

  因为旁边还有陡峭的崖壁,而探测仪显示的生命体征虽然有四个,但是都极其微弱。

  “老大,”看着拽着自己衣袖的楚河,骆毅有些生气,“要不你留下,我们去吧。”

  “我们是战友,共进退。”

  说完,大步往前走,步伐中的坚定和决心是谁都撼动不了的。

  ……

  贵川山体二次滑坡,搜救小组人员,伤亡情况不详。据了解,此次沪城搜救小组的主要搜救任务是贵川大学的……

   3月31日,前方记者在进行搜救现场的实况直播。

  灾区的惨烈情况,简直跟想象中战争后的废墟一样。

  “果粒橙,你在哪里?”

  新闻报道,沈苏一定看了,岳莱很是担心沈苏的情况,知道表哥失踪,沈苏肯定淡定不了。

  请前往北京的旅客,在 6号登机口排队候机……

  听筒里传来机场的登机提示消息,“你在机场?”

  “嗯,我要去找他。”

  报道里记者的话还在耳边,生还的可能性很小,可是还是有的呀,她不相信他会…离开。

  岳莱根本听不出她的情绪,可是他知道,越平静越可怕。

  “几点的飞机?我跟你一起去。”

  “十点五十。”

  岳莱看了看手机,现在八点,到沪城机场应该九点,时间上够了,于是赶紧定了飞贵阳的机票。

  “那行,你等着。”

  机场人来人往,大家目的地不同,出发的目的也不同,形色匆匆。

  依然是这个机场,上一次,他还在给她惊喜来接机,这一次,却生死未卜。

  飞机上,异常的沉默,因为贵川的自然灾害,所以飞贵阳的人也很少,如果不是有牵挂在那里,如果不是有着崇高的信仰,谁又会上赶着往灾区跑呢?

  “果粒橙,你别担心,表哥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会没事的。”

  “嗯,我知道,他那么厉害。”

  只是,两个人的心里都清楚,在人与人的较量中,骆毅无疑是难以抗衡的对手。可是,在人与自然的较量之中,又有谁曾经赢过呢?

  “糖葫芦,你说如果真的…,我该怎么办?”

  “你可拉倒吧,他才不会丢下你呢,万年老光棍好不容易找到老婆了,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呵,这是沈苏听到骆毅失踪消息以后的第一次笑,说的挺有道理的。骆毅,如果你真的敢丢下我,我就终身不嫁,看你舍不舍得我孤老终生。

  “是啊,他应该舍不得的。”

  飞机两个小时,安全到达贵阳机场,只是受灾情影响,所有开往灾区的大巴全部停运,只有每天早上有一班物资运输车前往。

  很显然,现在是下午一点,让他们在贵阳等到第二天早上是万万不可能得,而且物资运输车不一定会搭载他们。

  “你别着急,我去看看能不能租到车。”

  没有大巴,出租车不愿意去灾区,但是160公里,说什么,今天他们也是要去贵川的,见不到他,她怎么能够安心。岳莱哪里不知道沈苏心里的焦急,虽然她脸色如常,可是眼底的焦急和烦躁,一眼就能看透。

  在机场等待的时间,最是难熬,岳莱去租车,她一个人站在出口处,脑海中抑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喂,果粒橙,我租到车了,你……”

  岳莱看着这个泪流满面的女人,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哪怕天塌下来都能微笑着说有个高的顶着怕什么的沈苏吗?

  “我们走吧!”

  胡乱地擦了擦眼角,这眼泪真是不争气。

  “果粒橙,我跟你说,像我表哥那样厉害的人,是需要历劫的,就像那个那个……”完了,那个是谁来着,“三生三世里面那个……小黑蛇。”

  “那是龙,”知道岳莱在费尽心思转移注意力,她也明白,作为表弟,岳莱又何尝不担心呢?“行了,你好好开车,我不哭了。”

  骆毅那么勇敢,那么有信仰的一个人,作为他的女朋友,她怎么可能怯懦,怎么能够怂呢?

  距离贵川还有三十公里的时候,外面的天气就明显阴沉不少,越往前开雨就越大,路况越差。差不多还有五公里,车子完全开不进去了,路上有很多的碎石,估计是清障车落下来的。

  “岳莱,你别去了吧。”

  这里那么危险,就好像一头蛰伏的野兽,随时可能苏醒,给你致命一击。

  “沈苏,那不仅仅是你男朋友,还是我表哥。”

  “所以,我才让你留在这里。”

  “沈苏你真以为你是我表嫂啊,别说你现在还不是,就算是你也管不了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

  岳莱,看着一个犯轴的女人真的恨不得打晕扔在车里得了,还不让他去!

  要是表哥知道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来的,估计自己得在病床上躺两个月。

  “岳莱……”

  “我告诉你沈苏,我学考古的,对于地形研究比你熟,而且这里估计到灾区还有好几公里,没有我,你估计都不一定能找到救援部队。”

  “可是……”

  “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只有共同进退。”

  “好!”

  山路难行,暴雨更是一阵接着一阵地下,两个人穿好雨衣冲锋衣,带足干粮,便向这着灾区挺进。

  山里天黑得很快,搜救工作很受影响,等到他们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加紧速度朝着他们的营地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重灾情区,闲杂人等还是赶紧走。”

  “沪城救援分队在这里吗?”

  “不在这里,他们搜救任务在山体另一侧。”

  言下之意,你们找错人了。

  “那你知道他们失踪的救援小组怎么样了吗?”

  “这个我们不方便泄露,”来人直接打断了对话,这也算军事机密的,“如果你们执意要去,可以在这里住下,明天一早过去。”

  “好,那就麻烦你们了。”

  岳莱随遇而安的态度,让沈苏很是不解,这确定骆毅的安全才是重中之重呀。

  “为什么要住下来?”

  “天黑了太危险,而且人家现在就是在考察你有没有危险系数,你乖乖休息等明天天亮。”

  久违的阳光,连续暴雨导致了洪涝还没退去,竟然天边跳出了第一缕光亮。

  “岳莱,雨停了!”

  对于普通的地方说,雨停了可能只是不用撑伞,可是对于灾区,阳光就如同希望,但愿这光亮能够撑住。

  其实,这里距离沪城部队的营地并不远,差不多只有半个小时的脚程,可是路况却是无比糟糕,如果昨天天黑执意要走的话,完好无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程中尉!”

  天刚蒙蒙亮,程铮刚准备组织大家去地势较低的村庄帮忙抗洪,不过看这天气,没有暴雨应该不会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了。

  可是,这个全是一群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来救灾的男人帮里,竟然突然想起了俏生生的女人的声音。

  “沈老师,你怎么来了?”

  果然是骆少校看上的女人,也太让人惊叹,就这样义无反顾闯进了灾区,这一腔孤勇,不是人人都有的。

  “骆毅呢?”

  “他……”

  程铮不敢说,骆毅被救出来的时候,左手血肉模糊,满脸满身都是血。

  “他还活着吗?”

  看着迟疑的程铮,沈苏的心都快到嗓子眼儿了,她真的不奢求太多,只求他还活着,还能看她,还能跟她说话。

  “昨天傍晚已经送到贵川医院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

  支撑自己所有力气的那口气终于松掉了,她差点瘫在地上,还好岳莱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