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80

遇,见你 秋天blue 2984 2019-05-29 23:29:40

  不同于一般旗袍对于身材的极致要求,凹凸有致,沈苏身上这款明显是改良过后的,A字版型,开叉处拼接蕾丝,娓娓动人,剪裁考究,精细明快的包边立领设计,搭配珠扣,显得端庄气质,腰间是一朵立体的绣荷,点缀了整个旗袍,宛若少女的清丽。

  “好看,我果然是眼光太好了了。”

  骆妈妈打量着沈苏,一身香芋紫,皮肤白皙,黑色的长发乖顺地披在肩膀上,简直就是每个人都想要的女儿的样子嘛。

  “儿子,你看怎么样?”

  “好看!”

  见多了俏皮可爱的她,休闲舒适的她,此刻的她,有些不一样,多了婉约,多了韵味。

  只是他语言表达,真的有些欠缺,文学功底不行。

  “你就不能想到其他词了,就知道说好看?”

  骆毅:呃……你刚刚不也只说了好看么?

  “阿姨,你快别夸我,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刚刚翻行李才把给骆毅爸爸妈妈准备的礼物找出来,不要问为什么小卷毛的礼物提在手上,因为是在沪城刚买的。

  “是香水啊,苏苏,你真是太懂我了,”骆妈妈立志要做一个精致的女人,以前骆然还在的时候,她从未体验生活的不幸,她收集香水,口红,旗袍……后来,慢慢恢复过来,这一切都变成浮云,喜欢依然喜欢,只是再不会收集了。

  爱马仕的李先生的花园,据说调香灵感来自于中国庭院,主调为金桔和茉莉,清新又优雅,淡淡的薄荷中带着一丝禅意。

  沈苏觉得很适合骆妈妈这样的女人,她本来是自己买了一款尼罗河,还在纠结给骆妈妈买份什么礼物,无意中闻到李先生的花园,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

  女人一旦开始讨论衣服化妆品啥的,其他都是浮云,骆毅看着霸占自家女朋友的老妈,有些郁闷!

  “妈,这件衣服怎么有点眼熟呢?”这么嫩的衣服好像没有穿过吧,而且这个风格也和其他风格有些不同。

  “你能不眼熟吗?这可是你挑的衣服。”

  这下子,沈苏的目光立马聚焦到他身上,骆毅有些接受无能,这件裙子是他挑的,怎么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我挑的吗?”不敢置信。

  “对啊,这件衣服可是你小学二年级,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陪妈妈去买一件衣服,结果你非得挑这一件,”

  “然而,你一次都没穿过?”

  想想那时候的审美其实也不错嘛,苏苏穿着多好看呢,印象里面,老妈肯定没穿过,感觉到了老妈深深的嫌弃。

  “呃……”这就尴尬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这件改良版的旗袍,她确实没有穿过,真的不适合她的气质,“你看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上天为你安排好了人来穿这条你喜欢的裙子。”

  这缘分,或许有些命中注定的意味吧!

  “苏苏,这条裙子就送你了!”

  “阿姨,那可不行,这是骆毅送你的……”沈苏回头求助似的看着他,哪儿知道,他假装没看见。

  (骆毅:不喜欢我送的小裙子,我女朋友喜欢,拿走了,哼哼哼!)

  “跟你有缘,就归你了!”

  突如其来收到一条有意义的小裙子,真的有点不知所措呀。

  “对了,骆毅,你快去洗澡,臭死了都,我跟苏苏说会儿话。”

  果然,有了儿媳,儿子就是刮刮乐的末等奖……

  认命地去洗澡,刚刚帮沈苏拿好衣服,跟着她下楼,倒真是洗澡都给忘了,一身的油烟味儿。

  “苏苏啊,你昨天和阿毅住一起了?”

  虽然骆妈妈问得委婉,可是沈苏还是从表情判断出了她话里的含义,肯定不仅仅是字面的意思。

  “啊,对,叔叔就定了一间房。”

  “那臭小子没欺负你吧?”

  这,欺负的定义是什么啊?好像有的吧,不过她也欺负他了。

  “没有,”摇了摇头,反正,呃……怎么说,可能,应该,迟早会有的吧,骆妈妈想说的问题,却不料骆家的人通常不按常理出牌。

  “那就好,那臭小子欺负你,你就踹他,不能便宜了他。”

   emmmm……骆妈妈,沈苏想知道到底是她是她女儿,还是他是她儿子啊,这未来婆婆真是太搞笑了一点。

  “阿姨,我知道了。”

  “他跟他爸一个德行,闷骚,你多担待。”

  (骆毅:有你这么说你儿子的吗?我不要面子的吗?

  骆妈妈:老婆面前要什么面子?

  骆毅:说的也是,可是还不是我老婆呢吗?万一吓跑了,你赔得起吗?

  骆妈妈:dei~又一个老婆奴)

  骆毅洗完澡出来,沈苏正坐在他的边上,专心致志地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靠近。

  “你怎么不出声啊?”惊觉有水滴到脸上,沈苏才抬起头。

  “还不是你看的太认真了?”

  看着骆毅以前的语文笔记,厚厚的一大叠,字迹工整中带着苍劲,一看就是练过书法的人,只是,“怎么会有人把语文笔记记得这么详细的?”

  “因为语文太烂了!”

  “真的假的?你还有烂的?”

  “不是我吹牛,其他科目尤其是理科真的都可以,年级前三没问题,语文文言文,古诗词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些字儿吧,一个一个是完全没有问题,可是那一串句子,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不是都把笔记写在书上更方便更快吗?”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这是又誊了几遍,为了记忆。”

  “敬你!”这为了学语文花的功夫,肯定不是一星半点的时间,不过这功夫花在文言文,古诗词上,怪不得白话文表达并不咋的。“为什么还留着?”

  “这可是耻辱,学不好的耻辱,一定得留着警醒自己。”

  “哈哈哈哈,你真逗!”

  要知道,这一沓的笔记本,真的是每一本都用的差不多,而且每一本的边边角角都是铺平齐整的,可见主人的用心啊,不考虑曾经的心酸,乍一看真的很逗啊。

  而且,他是把它们齐整地码在书桌一眼看到的位置的。

  果真是为了警醒自己!

  “不想刺激你,我语文一直是班上第一。”居心叵测,想要嘲笑一番努力学习古文的骆少校。

  结果,“真好,以后小骆驼的语文交给你了。”猝不及防,又被撩了的沈老师,有些不敢乱说话了。“怎么?不想给我生小骆驼?还是不想辅导语文?”

  “没有啊……”

  “没有什么?反正前者没得商量,后者随便你,你放心的话我来也行。”

  这,能不能不要在热恋期的时候,一本正经讨论给娃辅导功课的事情?

  估计是五六七八年以后的事情吧!

  “行行行,那个,你先去换衣服去!”

  这还不消停了还?简直没办法和一个穿着棉毛衫棉毛裤,擦着头发的男人聊这样的话题。

  黑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的长裤,显得腿特别得修长,实名制羡慕长腿欧巴,不过整个人显得也挺黑的就对了,出了个任务,估计黑了四个度。

  “看我看傻了?”

  “没有,我在看大煤球呢。”

  “沈苏,你皮痒了是不是?”

  “你打我呀!你打我呀!”挑衅骆少校的后果就是,下一秒就被人扛起来,横趴在他腿上,“啪叽”一巴掌打在屁股上。“你还真打我呀?”

  哪有这么丢人的事情,被男朋友打屁股,可曾有过?从小除了苏女士偶尔暴力之外,都没被人揍过!

  “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哼,哼,哼,我再跟你说话我就是猪。”

  身上气质卓然的裙子提醒她,不能生气,不漂亮了要!

  骆毅难得没有求生欲,还自顾自地打开了沈苏的行李箱,公然挑衅。

  沈苏只当作没看见他的小把戏!

  骆毅小心翼翼地把昨天那件皮衣给穿身上,昨天某人可是说了穿身上合适就是他的了,所以才不管合适不合适呢,穿到他身上可就是他的了。

  只是没想到,意料之外的合适呀!

  “还挺帅气的!”

  难得认真仔细照一回镜子的骆毅,甚是满意,他从没穿过皮衣,总觉得不显庄重,但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放荡不羁,桀骜不驯的模样,也能接受。

  “臭不要脸!”

  “猪宝宝!”

  沈苏: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打不过他。

  “你看我们俩穿的,像不像黑帮少爷爱上书香小姐?”

  咳咳咳,骆少校,没想到你脑子里的言情剧桥段很丰富嘛……

  被叫了猪宝宝的某猪实在不想说话了,郁闷!

  “猪先生跟猪太太道歉可好?”

  “不好!”

  “猪先生请求被胖揍一顿!”说完自动伸长脖子,恨不得怼到沈苏脸上。

  “你走开啦!烦人!”

  嘴上说着烦人,但是表情已经没有那么僵硬了。

  “好啦,见我一次气一次,很不合算的!”

  “那见你一次,揍你一顿好了!”

  骆少校,宠妻之旅,路漫漫其修远,女人,也不能随便乱撩的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