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79

遇,见你 秋天blue 3188 2019-05-26 01:10:23

  风微微掠过,阳光暖暖的,因为吃完饭的缘故,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

  “你确定我们这就回去了?”

  骆毅有些不解,却也尊重她的决定。

  “毅宝,自己闻闻你身上的烤肉味儿,你觉得去哪儿溜达合适?”

  吃完才发觉,烤肉的味道真是无法阻挡,免税店刚买的香水都遮不住。

  嗅了嗅自己身上,确实一闻就知道刚刚干啥了。

  “没事儿,我们可以先去买点衣服,洗个头再去逛?”

  骆毅以为沈苏真的在意身上的味道,其他他闻过之后,也很在意就对了。

  “我们回去吧,我只想静静地跟你待在一起,哪儿也不想去。”

  “那行,我们回家咯!”

  原来苏苏是想跟他二人世界,那怎么得也得满足呀。

  其实沈苏没有说的是,这样他就可以早点吃完晚饭,早点回部队,不用那么辛苦。

  虽然他没有说,可是她能看出他眼底的黛青色,应该是熬了不少的通宵,面容有些疲惫,他掩藏的很好,但是她的观察能力也不差,希望他可以好好在家休息放松,不想自己成为他的负担。

  回家,家,这个词真好听!

  “宝宝,我们去哪儿啊?”

  去蝴蝶湾?锦绣公馆?水榭花都?

  “我们去蝴蝶湾吧!”

  “正合我意,没有电灯泡💡,”

   emmm……这么直白地讲出来,你的勇气可嘉,想录下来刺激一下小卷毛。

  (小卷毛:我在遥远的地方,大声呼唤着,我被你们家刺激得还少吗?)

  “这就尴尬了,我只是想着可以让你去帮忙打扫的,嘻嘻~~”

  才不承认,自己心里确实是如他所想的小九九呢。

  “行,你让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不行,”沈苏认真想了想,自己好像有点自私了。

  “怎么了?”骆毅不解。

  “我们还是去锦绣公馆吧?”

  “放心不下你的小卷毛?”

  “才不是呢,你回来一趟,不看看爸爸妈妈,他们知道了得多难过啊。”

  骆毅平时忙习惯了,半年一年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他已经习惯了爸妈会体谅他。

  只是,沈苏这么一提醒,好像这个儿子当的有些失职,他们只有他了!

  “那,我们就没有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了?”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骆少校的内心是有些崩溃的,想当个孝顺的儿子,也想当个有女朋友宠着抱着的老男孩。

  “呃……”这个就真的不能承诺你什么了,“我们下午去你爸妈家,然后晚上让他们一起去我家吃饭。”

  “你心里早就安排妥当了?”

  这计划分分钟就可以搞定,好吗?

  社交系统紊乱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这个我也就刚刚脑子一激灵,”苏女士说了,做了人家的女朋友,或者以后人家的老婆,都应该替对方想一想,不能太自私了,“你觉得怎么样?”

  一段关系中,只有多为对方想想,这段关系才能更稳定,更持久。

  “我当然没什么大意见,不过让我选,我更希望跟你,两个人。”

  骆少校暗戳戳地想:在爹妈家,还怎么亲亲抱抱举高高哇?

  “我们以后有很多的时间可以一起,爸妈他们,或许更需要我们的陪伴。”

  以前沈苏也觉得自己的爹妈好像还是她心中无所不能的模样,可是,有时候,你就会在某一瞬间,忽然发现他们老了。

  因为他们会撒娇了,因为会示弱了。

  “我知道了,沈老师。”

  找个老师当女朋友,可能就是,在大道理上,他是怎么也说不过她的!更何况,他自己有时候,确实嘴笨!

  锦绣公馆,一如初见,宁静舒适……

  虽然春节往这边来的频率挺高,可是,每次跟着骆毅一起,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

  因为自己一个人来,很像看望自己的长辈,没有心理负担,但是跟着他来嘛,就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这见的可是,未来婆婆。

  因为院子的门是关着的,所以骆毅把车停在院子外面,自己拿钥匙开门进了客厅,把正在插花的骆妈妈,吓得够呛!

  “妈,”

  “阿姨,”

  “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还以为大白天的遭贼呢?”

  小卷毛在楼上房间睡午觉,骆妈妈一个人无聊,就去小花房里面剪了几朵玫瑰,正专心致志地在客厅摆弄,哪知道突然就门开了,然后两个人还温温柔柔地叫她。

  “阿姨,这不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吗?”

  “你呀,就你鬼点子多!”

  骆妈妈假装生气却又宠溺地横了沈苏一眼,她很喜欢沈苏,总觉得这孩子为人说话,很讨喜,也很活络,正好可以暖一暖她家的高冷儿子。

  “嘻嘻~~”沈苏也知道,骆妈妈不会真的怪他们的,“咦?宸宝呢?”

  “刚刚自己在地毯上玩拼图,估计太难了,拼着拼着,就开始打瞌睡,刚睡着没多久。”

  “哦哦,这样啊,还想说给他买了礼物呢。”

  把礼物放在茶几上,转身便听到骆妈妈在问话。

  “任务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骆毅转了个身,表示自己安然无恙。

  “你最好别骗我,上次也是说没事,结果呢,楚河说你在军总医院躺了大半个月……”

  “妈,”看到沈苏走过来,骆毅赶紧示意老妈不要说了,他知道苏苏听不得这些,又该心疼了。

  “你这次怎么完成任务这么快就能回来?”

  “我晚上吃完晚饭就走,这一天是首长特批的,”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跟沈苏热恋期,14天未见,两个星期,就是四十二年啊,更何况是全国人民都团圆的春节,他对她更是思念。

  如果理性一点的话,应该把这次特批的一天往后挪一挪,可是思念到了极致,人就变得感性了。

  他不知道明天过后的那些思念该如何安放,可是,这一次,他想随心而动。

  “不是每次任务完了有很多报告和流程要跟进吗?”

  “我的已经搞定了,剩下的楚河在跟进,没问题。”

  “那就好,对了,晚上想吃什么?我过会儿打电话让阿姨去买?”

  “苏苏刚刚跟沈叔叔说好了,晚上我们一起去他们家。”

  “你这孩子真不懂事,你都没有邀请苏苏爸妈来我们家做客,倒自己带着爸妈往人家家里跑了。”

  骆妈妈看着这个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儿子,很是无语。

  可是,沈苏有时候,倒蛮喜欢他这种傻不愣登的不通世故,因为这样的人,单纯。

  “阿姨,我爸妈都说了好多次让你们去家里做客,你们不要那么客气了。”

  “对啊妈,都是一家人。”

  (骆妈妈:儿子,你可真不是一般的自来熟,这女朋友才谈了吧也没几天,身份适应得倒挺快的!)

  “行了,”嗅了嗅鼻尖久久不散的油烟味儿,骆妈妈还是决定不做个好人,“你们上去洗洗吧,这身上都是烤肉味儿。”

  沈苏有些难为情,吐了吐舌头,这是两个人,齐齐被嫌弃了呢?

  “知道了。”骆毅乖乖地回车上拿行李。

  “阿姨,这味道真的这么重吗?”

  “也没有吧,就是我这个人吧,用骆毅爸爸的话来说就是狗鼻子,灵的很,你别介意啊。”

  “阿姨,我是看出来了,你真没把我当外人,都要囧死了。”

  “你呀~”

  真是拿她没办法!

  “好了,宝宝,我们上去吧!”

  大号的拉杆箱,某人直接一只手拎着,大步流星地上了楼。

  哎呦喂,这画风有点不对啊,拎着大箱子上楼干嘛呀,又不是住这儿,拿衣服上楼不就行了?

  这个,傻大个!

  “傻大个,你不觉得其实没有必要把行李箱搬上来吗?”

  看着脸不红气不喘的毅宝,沈苏心想,果真是个大力怪!

  其实人家只是训练练多了,这么个拉杠箱简直就不在话下好吗?

  “我乐意!”

  虽然想想好像确实不需要搬上来,可是倔强不能允许,这么快,承认自己傻。

  “好了,你先洗澡吧,你上次来住过应该都知道的,我先下去。”

  那次看她发的自拍照,背景是他的卧室,那角度应该是坐在床上拍的,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心爱的女孩儿,能够睡在他的床上,他的过去和现在,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连接在一起了。

  虽然,只是借住,但也是睡在见证他年少时代的床上了,尽管只是一个人。

  “好,”翻了翻自己的行李箱,呃,好像没有替换的冬装呀,因为去海南,全部收拾的是夏装,冬装只有身上的一套,“我没有衣服可以换啊!”

  这么大个行李箱,没有衣服换,是真的很尴尬就对了!

  “你行李箱里都是夏天的?”

  “嗯,”谁能想吃了一身烤肉味儿,然后没衣服换。

  “你先洗吧,我去想想办法!”

  其实沈苏很想说,你能想什么办法,难道我要穿你妈妈的衣服吗?

  虽然骆妈妈的身材跟她好像也差不多,可是,风格真的差很多就对了。

  “怎么了?”

  骆妈妈看着儿子风风火火地又从楼上下来了,有些纳闷。

  “妈,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衣服可以给苏苏穿的?”

  “我的衣服?我去看看啊。”

  骆妈妈翻着衣橱里面清一色的旗袍,她觉得每一款,苏苏穿都好看。

  终于逮到机会,可以让她穿出来看看了,骆妈妈一直都是旗袍的忠实爱好者。

  作为江南烟雨里孕育出来的女子,只有旗袍才能衬托出她们的韵味。

  古典,清雅脱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