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72

遇,见你 秋天blue 3007 2019-05-12 00:29:43

  挂了通话,百无聊赖的沈苏,恨不得把自己的母上大人和老沈同志直接捉回来,吃晚饭!

  在家等人吃饭觉得时间好长呀!

  距离六点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

  “小卷毛,我好无聊啊!”

  学霸在认真地看书,正常剧情就是总有人在旁边捣乱。

  小卷毛头也不抬地把手边的手递给了沈苏,“看书吧!”

  看书?大年初一看书?我是有多热爱学习是吗?

  还是码点字儿好了。

  从房间里拿出自己的超薄笔记本,打开页面,是一个作者页面,有一本有着十万字的连载小说,凤栖锦溪。

  沈苏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写小说一直是她的梦想,青春期想成为自由职业者的女孩子,比比皆是。她就是其中的一员,随着年纪的增长,大家或许都忘记了曾经的自己,在脑海中天马行空过美好的爱情,美好的未来。

  只是,她想完成自己年少时候的梦想。

  其实吧,也有自己一个人独居的无聊在作祟,她下了班,有时候做做饭,有时候写写小说,有时候约约朋友,总之不顾无事可做就对了。

  这本小说,她并没有期待有多少的读者,也不怎么按时更新,全靠心情去创作,灵感来了就写个几千字儿。

  却没想,也有很多人喜欢她的故事,真的,挺好。

  一时间,屋里,只有Lemon轻轻的打呼声,小卷毛的翻书声,沈苏的打字的声音,就感觉回到了大学图书馆。

  五点四十,沈家爸妈一打开家门,发现一屋子三个生物,睡着的有俩。

  果然是个伪学霸来着,沈苏看着在沙发上睡得四脚八叉的小卷毛,有些想笑。

  一个小时之前,还义正言辞说让她看书缓解无聊,结果自己却看了二十分钟就呼呼大睡了。

  “怎么都睡着了?”

  “你们打麻将开心了,我们在家可无聊了呀!”

  “你不是带他们出去玩儿去的吗?”

  明明是他们仨先出门的,怎么现在抱怨起来把他们留在家里了,果然不讲理的小丫头。

  “外面太冷了,商场又没开门,我们早就回来了。”这日子不对,我也想出去玩儿来着呀。“行了,我去把面疙瘩给煮上,就可以吃晚饭了。”

  “面疙瘩?”

  苏女士本来以为女儿怎么的也得整个硬菜,不想,竟然用面疙瘩打发他们!

  “喏,”她指了指沙发的睡着的小猪,“他强烈要求的。”

  言下之意,不是我不走心。

  “面疙瘩也挺好的,天天大鱼大肉吃得不累啊,还是清淡点好。”

  老沈同志对于老婆出去打麻将,让女儿做饭的行为有些意见,可是吧,老婆奴女儿奴,手心手背都是肉,只能每次硬着头皮出来斡旋。

  不过,苏女士想想也是,自己从不动手做饭,也就没什么资格指责任何人了。

  索性由着沈苏去厨房忙活,自己在客厅和小卷毛聊天。

  要说小卷毛怎么会醒呢?主要是因为他那太热情的弟弟Lemon,沈爸沈妈一进门,听力灵敏的它就行了,然后一骨碌爬起来,硬生生地把小卷毛蹭醒了。

  本来呢,先把面疙瘩煮熟捞起过冷水,比较有劲道,但是吧,考虑到家里这个小的,还有牙口不咋样的老沈

  ,沈苏就直接在海鲜汤沸腾了以后,加入面疙瘩和青菜菌类。

  除了最后关火的时候,稍微撒了一丢丢盐之外,没有放任何的调味料。

  “可以开饭啦!”

  分别用大小碗盛好了,为什么是大小碗呢,因为面类的食物,用大碗吃比较有感觉。

  (小卷毛:那我呢?我就不用在意感觉吗?

  沈苏:你总不至于用一个比自己头还要大的碗吃面吧?

  所以,乖啦!)

  “哇塞,好香啊!”心心念念,等了好久,最后还等睡着了的贝壳面,真是太香了。

  “可不是,老爹老妈,你们要不要夸夸我呀!”

  沈苏像个邀功的小孩子!

  “瞧把你给嘚瑟的,我先尝尝好不好吃。”

  苏女士一如既往地刀子嘴,沈苏每次被扎心已经习惯了。

  “好吃,比我做的好吃!”

  女儿奴什么的,表扬夸奖啥的,从不吝啬,或许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吧,这样才能保证生态平衡。

  红红的汤汁,因为番茄,显得分外浓郁,肥美的基围虾,贝类,毛蟹,配着烫熟的嫩嫩小青菜,还有白色的小贝壳面。

  沈苏还贴心地给每个人加了辣椒面的碟子,当然小卷毛并没有。

  (小卷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酸酸辣辣的口感,很开胃,而且完美掩盖了海鲜的腥味。

  其实,这一餐,也是很考验技术含量的,不是每个人都能煮出好喝的海鲜汤的。

  总而言之,最后,大光盘大光锅的结果,让作为今晚大厨的沈苏很是满意,这意味着她今天厨艺发挥得很不错!

  晚饭过后,便意味着小卷毛要回家了。

  “我,不想,不想回去……”

  果不其然,最难是分别,一到离开,就开始各种作。

  “不行,你明天是要去太婆婆家的。”

  骆毅的外婆还健在,所以骆妈妈每年正月初二还是要回娘家的,本来年纪大了,想把她接到城里住,反正岳莱家和骆毅家离得也不远,可是老人说乡下舒服,而且那里有很多和岳爷爷的回忆。

  “可以明天早上送我回来啊?”

  理智如他。

  “可是,苏苏明天也要去外婆家啊,而且外婆家比较远,我得很早出门的。”

  苏女士并不是娄城人,沈苏外婆家在邻市,开车过去差不多要两三个小时。

  “那行吧!”

  作为一名讲道理的小朋友,这样的理由,不得不屈服。

  ——

  正月初二,沈苏跟着爹妈去了镇南市给外公外婆拜年。

  正月初三,去乡下给爷爷奶奶拜年。其实往年都是正月初一去的,今年老两口追着新潮流,跟团去了台湾游,年初二才回。

  正月初四,和Ada的海南之旅正式启动。

  距离骆少校失联已经八天整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就算吃国家粮的男人也不例外。

  不开心,想听他的声音,想见他。

  【我去海南喽,马上就要登机喽!】

  【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通讯呀?】

  【说好一个星期,过时间了!要惩罚的!】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说的一点都不错。】

  十八点二十分,飞机从沪城机场二号航站楼起飞。

  而另一个深山老林里,骆毅一群人盯了一个多礼拜,任务终于圆满解决了。

  年前,上头突然接到一个任务,说是在云南的一个原始森林里面,有一个犯罪集团,他们在地下挖了四通八达的地道,在地面上设置了各种掩人耳目,混下视听的陷阱和机关,利用地道进行毒品的运输和贩卖。

  就像狡兔三窟的原理一样,这些人的地道路线,战略部署,还有人员的分配,很细致,很系统。

  公安机关向沪城军区请求援助,需要懂得军事战略部署,以及侦查能力一流的指挥官。

  所以,才会有了骆少校突然接受紧急任务。

  恢复通讯的第一件事情,当然就是给自己的苏苏小宝贝打电话。

  只是一开机,手机简直跟炸了一样,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好不容易等到它消停下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怎么回事?苏苏呢?

  好失望啊!本来还想第一个给她打电话呢,迷糊鬼,不知道是不是手机又没电了?

  想想还是先给老妈报个平安吧。

  “儿子,你终于变成正常人了。”

  “我,怎么就不正常人了?”

  旁边正在开车的楚河,忍不住想笑,终于有人说出大实话了。

  “正常人能与世隔绝七八天啊?对了,你给苏苏打电话了吗?她可担心你了。”

  “打了,关机了,可能手机没电了吧。”

  “关机?”骆妈妈想了想,“她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原来,小没心肝的,带个闺蜜去海南玩儿了,亏他还惦记着第一个给她打电话,你的毅宝宝,有点小情绪了。

  挂了老妈的电话,点开微信,沈苏的对话框显示着99+,所以,刚刚噼里啪啦,一大堆的提示,都是拜她所赐了。

  (沈苏捂脸,她已经尽力控制了,真的有给他发了那么多的消息吗?)

  看到这99+,骆毅的小郁闷才慢慢疏解。

  一张一张图片,一条一条语音,一句一句想念,清晰地把过去一个礼拜的生活,展现在他的面前。

  一个礼拜,和草地蚊虫为伍,骆毅看着此刻镜子里的自己,简直和野人无异。

  不知道是受沈苏这么多条消息的触动,还是怎么的,骆毅难得自拍一张,还是形象全无,可以作为黑历史的一张,点击发送。

  或许他也想跟她分享,最真实的自己吧。

  有强迫症的人,怎么能忍受自己的邋遢样子呢,一点击好发送,赶紧洗头洗澡刮胡子。

  这个要命的样子,要不是还有一身军装,怕是跟流浪汉有的一拼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