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68

遇,见你 秋天blue 2875 2019-04-29 23:13:07

  自从腊月二十七,沈苏在商场逛吃逛喝买买买之后,便安心地窝在爹妈家,遛遛狗,帮老沈同志置办年货,布置打扫屋子。

  转眼便是除夕了,整个娄城都洋溢着红红火火的气氛,街边的路灯某一路段换成了中国结样式的。步行街上,到处都是卖对联,卖福字的,空气还夹杂着冰糖葫芦的甜味儿。

  到了晚上更是热闹,家家户户年夜饭的香味,透过窗户,大摇大摆地钻进鼻子里,天空中只有偶尔绽放的绚烂烟火,毕竟禁止燃放嘛。

  虽然不及小时候的热闹,但这一天,终究被赋予了不同往日的重要意义。

  今年,似乎和往年相比,也有了很重要的改变。

  原本打算跟爸妈在家一起做年夜饭包饺子,可是今年,因为她和骆毅的关系,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水明楼的豪华包厢——花开富贵,里面热闹异常,骆父骆母,岳父岳母,小卷毛,岳莱景乔,苏父苏母,因为岳好不在,骆毅不在,索性大家都约好了聚在一起吃年夜饭。

  席间,长辈们聊小辈,夸别人家的孩子,吐槽自家的,已然是一种恒古不变的定律了。

  他们聊的开心,沈苏也只能默默地跟小卷毛一起吃吃吃,时不时地接受一下全桌的注视,因为他们爱聊她和骆毅,既然骆毅不在场,只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在沈苏身上,他们想知道她和骆毅以后的打算。

  可是这打算,她自己也不知道,而且她一个人说了算吗?

  如果算的话,那就把骆少校非法关押在家好了,不上交国家。

  但是这话,她说万万敢想不敢说的。对于各路关心,接受就好,少说话多吃菜。

  还好,有个小卷毛在旁边,助攻型地帮她打岔。

  比如岳妈妈问“你和小毅准备什么时候订婚啊?”

  小卷毛会插一句“什么是订婚,有好吃的吗?我要去的吗?舅奶奶你要带我去,还要买新衣服。”

  然后话题就被买衣服带跑了……

  作为第二个被关注的对象,景乔的处境还不如沈苏,因为她和岳莱同时在场,那就是赤裸裸被打趣,还无从反驳。

  不过,既然都出席年夜饭这样的家宴了,景乔又怎么可能逃得了呢?

  入坐的时候,沈苏准备和景乔,小卷毛一起坐着的,结果被骆妈妈半路截住了,所以,沈苏只能听着长辈们的调侃,给景乔投去爱莫能助的目光。

  这要是开口了,说不定火又会烧到自己身上来了。

  乔乔啊,有没有男朋友啊?

  你和岳莱是邻居,岳莱又是你爸爸的学生,这缘分不浅呀!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子?

  我们家岳莱各方面还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呢?

  ……

  诸如此类,沈苏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孤军奋战,力战群雄。

  只是曾经的自己,因为被组cp的质量绝对大大地低于岳莱,所以应该是气愤多于如今景乔的羞赧。

  今时不同往日啊……

  沈苏偷偷地摸出手机,趁着大家都把火力对着景乔的空档,给她家少校发信息,生动形象地描述着年夜饭的场景,虽然知道他根本不会回。

  小卷毛看沈苏在手机上很认真地在捣鼓,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一阵了,托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儿。

  (沈苏:人家在打字啦……而且也才两分钟而已)

  “亲爱的~”

  平地一声雷,一声软糯糯地声音喊着和年纪不适应的话,迅速霸占了所有人的视线。

  就连认真给少校发信息的沈苏,也是一激灵,看着熊孩子整什么幺蛾子。

  结果,人家来了一句,“我好聪明,喊亲爱的苏苏就理我了。”

  看着沈苏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小卷毛好不自豪,我好聪明啊!

  “呃,你怎么会喊沈苏亲爱的?”

  大家都很好奇,但是呢,作为长辈,有些不好意思问,所以岳莱作为一众吃瓜群众的代表,实在忍不住怀疑一个小孩子的情商有这么高。

  “叔叔这么喊的时候,苏苏就理他呀。”

  这……

  果然,小朋友是模仿学习的!

  可是,骆毅一般都是喊她苏苏的,喊亲爱的,应该只有某一次了吧。

  沈苏听着满屋子的笑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小卷毛,你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

  “看来我真不用担心我们家小毅不会谈恋爱呀。”

  骆妈妈突然很欣慰,兴奋地侧过头对着骆爸爸求认同。

  原来自己家那跟榆木脑袋一样的儿子,虽然看起来像是要打一辈子光棍的,可谈起恋爱来,还是可以的伐。

  “早说了,让你不用操心的。”

  骆爸爸可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儿子情感上有任何问题,作为男人,遇到心爱的女人,谈恋爱可是无师自通的事情,自家老婆纯粹瞎操心。

  经过这尴尬的一个小插曲,沈苏整个人都是虚的,信息也不敢发了,守着小卷毛,特别怕他童言无忌。

  关于“亲爱的”,事情明明不是大家想像的样子。

  说到底,还是骆毅的烂桃花,不过那时候,他们还没在一起呢?

  初雪的炸鸡店,很浪漫美好的回忆,除了那个叫做张暮的不速之客。

  当着小卷毛的面叫亲爱的,应该仅有那一次,没想到熊孩子记性挺好。

  不过,沈苏真是被他坑大发了,哎……以后真是没脸见长辈了。

  除夕的习俗是要大家一起守岁,不过在座的都是长辈,熬夜也是耗不起的,索性吃完年夜饭,大家也都散了。

  岳莱带着爹妈还有景乔回了翡翠华庭,骆父骆母自然是带着小卷毛回锦绣公馆,不过事情总是没有那么顺利的。

  “我要和苏苏回家!”

  小卷毛固执地不肯上车,不管爷爷奶奶怎么劝都没有用,一点都不是沈苏面前乖乖仔地模样。

  爷爷奶奶不敢强行拉他上车,他也软硬不吃,不妥协,最后可怜兮兮地把求助的目光还是投向正在跟景乔他们告别的沈苏。

  “怎么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这小卷毛以前没这些耍横的臭毛病的。

  也许是掩藏的好!

  “苏苏,我跟你回家去好不好?我还没有去过沈爷爷家呢,还有Lemon我也好几天没见了,呜呜……”

  呃,其实,也就两天没见Lemon吧,不过忽略掉刚刚他无理取闹的样子,大抵这撒娇委屈的小可怜样,任谁都想马上要带回家的。

  可是沈苏是看的出来,他到底是作妖还是真情流露的。

  “今天不行,你乖乖回去,明天接你来玩。”

  大过年的,虽然骆父骆母带着小卷毛回家可能就洗洗睡了,可是老人们心里当然希望和他在一起的,毕竟这个特殊的传统日子里面,目前,可以真正看到的至亲,只有小卷毛一个人罢了。

  “真的不行么?”

  小卷毛有些真不高兴了,为什么今天会被拒绝呢?以前苏苏大多数是会同意的呀。

  “今天回家陪爷爷奶奶,明天你睡醒了我去接你好不好?”

  “那拉勾勾。”

  哄骗好磨人的小卷毛,对于沈苏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回到家已经十点了,她洗好澡窝在卧室的阳台上,大大的落地窗和懒人沙发是标配,卧室里空调开得很足,阳台和卧室的门没有关上,所以她躺着温度还算舒服,不过,还是扯了一条毯子盖着,怕着凉。

  城西的禁止燃放要求并没有那么严格,所以夜晚是热闹到不行。

  除夕夜,一个人躺在阳台上看烟花璀璨,也是一种极致的孤独的享受。

  毅宝,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也许孤独感太强,在这个团圆的日子里。

  她拿过手机,开始给她的骆少校发语音消息。

  “毅宝,我好想你啊”

  “尤其是今天,特别特别想你,想和你一起守岁,一起放烟花”

  “你要补给我压岁钱知道吗?因为爸妈说我有对象了,就不给压岁钱了。”

  “你还好吗?执行任务辛不辛苦?有没有吃饱?”

  “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

   Lemon窝在沈苏的腿上,安安静静地听着沈苏说着话,圆乎乎的眼珠不时地看她几眼,沈苏絮絮叨叨对着手机,像个傻子一样说了二十分钟,说到最后,越说越觉得心里难过,所幸便没有再继续。

  察觉到她的失落,Lemon用温热的舌头轻轻舔着她的手。

  从自己的负能量中挣脱,抱着Lemon,拉上窗帘,一把把自己摔进了柔软的床上,睡一觉就好了。

  说不定,明天骆少校就回消息了呢?

  沈苏每天睡觉之前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应该总有一天会实现的,而且实现的概率越来越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