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62

遇,见你 秋天blue 2946 2019-01-08 22:58:44

  夕阳的余晖,温柔地洒在书桌上,房间里面只有沙沙的纸笔摩擦的声音。

  沈苏写完后干脆利落地收拾好自己的背包,轻轻地折好信纸,放好椅子便离开了。

  “就这么走了?”

  楚河站在门口,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沈苏,老大还没开完会呢,自己又不敢贸然进去找老大。

  “嗯,快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

  最后一班回娄城的车是五点半的,这里到车站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而现在已经四点二十了,该走了。

  “可是,你不和老大说一声吗?”

  楚河有些不确定,正常情况下,遇到男朋友这样,女朋友肯定是要生气的,可是看沈苏又好像很正常的样子。

  “他很忙就算了吧。”

  “要不我去招待所打个招呼?”

  言下之意,这儿还是有住的地方的,你就不要走了呗,万一老大怪罪我,也没个人劝的。

  “不了,你送我去车站吧。”

  沈苏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些什么,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就觉得待在这里她会不高兴,她狭隘,她觉得在这里他就是属于国家的,不是她的男朋友。

  “可是……”

  “你是不是怕我生你们老大的气,我没有……”

  楚河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在纠结什么。

  “好吧。”

  五点二十,楚河把沈苏送到了沪城车站,等着把沈苏送上车。

  “你回去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不用解放军叔叔护航。”

  “老大没时间,我也要保护好嫂子。”

  “行了,你呀,别开我玩笑,”想想又叮嘱了一句“帮我照顾好他,谢谢!”

  本想问他是不是平时也这么忙,可想想还是算了,如果不忙,他也不会之前那么久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还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军礼。

  骆毅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开往娄城的大巴正好发车了。

  “喂,毅宝。”

  “怎么不等我?”

  骆毅刚刚开完会,便急冲冲地往宿舍赶,没想到某人竟然没等他就走了,只留下一张纸,孤零零地躺在书桌上。

  我走了,骆少校,请你在爱祖国的空余时间里面,记得想我,记得给我打电话,爱你❤

  “我赶最后一班车啊。”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只是因为,当着他的面,她实在做不到跟他的祖国去争风吃醋。

  “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我……没有。”

  “你有,你犹豫了。我今天实在太忙了,说好陪你吃饭的,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没有生气,只是……”

  该如何启齿,我觉得我们相距甚远。

  “只是什么?”

  骆毅步步紧逼,她的信他能明白一些她的情绪,只是又有些不明白,他的苏苏,不可能莫名其妙地有一些情绪。

  “只是我有些难过,我去你的宿舍,去你们的餐厅,看到你的战友们,我就觉得你是属于这里的,你那么优秀那么好,好像就是天生属于国家的。我觉得我好像离你好远,又好像是你的累赘。”

  果然……

  沈苏想想还是如实跟他说明自己的情绪,在感情里面,没有什么所谓的面子不面子,她在意他,在意到患得患失,悲伤难过,就更应该让他知道。

  “你是不是傻啊,苏苏小朋友,我的身体是属于祖国的,而我的心只属于你。对于祖国我有着绝对的忠诚,对于你,亦然。”

  “我知道,只是有些难过,本来都好了,你一说又变成爱哭鬼了。”

  沈苏悄悄地躲在大巴后面抹眼泪,太丢人了有没有。

  “苏苏,其实我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你对我有多么地不确定,我对你也有那么多的不确定。”

  “怎么会?你就哄我开心?”要不是在清一色的军营,都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前仆后继的呢?

  “像我这样的男朋友估计也只有你稀罕吧,没有时间陪你,发生任何事情只能先选择国家,然后才是你,女孩子不都希望被捧在手心里面宠着呢吗?”

  随后自嘲地笑了笑,电话两端突如其来的沉默。

  “为了你我愿意变得更独立更坚强,只要你爱我便好,排在我前面的只能是国家,不能有其他。”

  不管你妈,还是你未来的娃,只能排在我之后,不过这样不要脸的话,我不说,就不说!

  “好,沈苏,等我下次回去我们就去领证好不好?”

  “你别想就这么求婚,我不答应的。”

  他有结婚的打算,她莫名地傲娇起来了。

  “我一定给你最庄重的求婚,到时候你一定要答应,好吗?”

  “好。”

  “你知道吗?其实我也怕我不在的时候,你被别人抢走。”

  “怎么会?”

  “你那么好,怎么不会?”

  “这世上眼光好的只有你一个而已啊。”

  “嗯,爱你。我要去忙了,你到家给我发消息。”

  “好,拜拜。”我也爱你。

  骆毅的话,就那么柔柔地熨帖着她的心,其实如果她够勇敢,或许刚刚已经答应他了吧。

  到达娄城已经差不多七点了,沈苏也懒得回家煮饭,便想着去Ada的店里面,看看有没有什么甜品啊,热可可啊,凑合凑合。

  结果好巧不巧,赶上了晚高峰,到半城咖啡的时候,已经七点三刻了。

  “我的天啊,我总算活过来了。”沈苏咕咚咕咚一杯温热的可可喝下去,疲惫感消散了不少,“什么时候打烊?我们去吃海底捞。”

  这附近刚开的海底捞,沈苏可是垂涎已久。

  “大姐,你这个点去海底捞取号排队,可能要到明天才能够吃到,务实一点。可以吗?”

  期待破灭……

  “那我们去吃豆捞,应该没那么多人吧。”

  “行,你今天非要捞是吧,陪你。”

  沈苏点了番茄锅,Ada点了骨汤锅,两只小锅咕嘟咕嘟地沸腾着,涮着小肥牛,唠唠嗑,难得的清闲。

  随手“卡擦”一声,生活要有些仪式感。

  “拍了发给少校?嗯?”

  沈苏默默放好手机,莞尔一笑,当是默认了。

  他们之间就算不能随叫随到,那么把微信当做曾经信笺的功能,也是可以的吧。

  他们之间的通信肯定比鸿雁传书来的容易的多吧。

  “苏苏,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怎么了?你不会心软,瞒着我和许岩复合了吧?”

  看着Ada的表情,沈苏就莫名严肃起来了,别是个缺心眼儿的。

  “没有,他们家跟我再没有联系,我想跟你说个高兴的事儿吧。”

  明明嘴里说着高兴,可是却好像少了那么一丝的雀跃。沈苏安静地听着,随手涮了一片牛肉。

  “前些日子,我相亲遇到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我想和他在一起试试。”

  “你们互相了解吗?聊了多久了?”

  沈苏觉得自己已经尽量抑制自己的情绪了,原来在他们闹分手的那段时间里面,他们早已经就为各自打算了,早就放弃了对方。

  许岩在北岭工作,Ada留在南方,本身就预见了这份感情的终结,即使再深的感情基础,可是他们都太爱自己,不愿意牺牲,生生地互相拖累着。

  或许因为不舍,或许因为不甘。

  “其实就是那次班级聚会,我就是去见他的。”

  “那差不多两三个月了,藏的够严实的。”

  “没有藏着掖着,本来只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我以为对于许岩我用尽了所有爱的勇气,可是这两个多月,他对我的好,我说没感觉,是假的,好久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似乎有些矛盾,“对于这样的我,我自己也很鄙视,好像有些水性杨花,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投入另一份感情了呢,不敢跟你说。”

  感情这种事情,虽说如人饮水,可是很多时候还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那他知道你和许岩的事情吗?”

  “嗯,我和他没有秘密,我告诉他了。”

  “那他什么反应?”

  “他说他在意,只是很多的是心疼。”

  这个男人倒是会说话!

  “下次约出来一起吃个饭吧,在此之前我不随意评价你们的感情。”

  沈苏很清楚,女孩子很注重别人的看法,无论是谁的,哪怕自己不赞同,可是仍然会听进去,所以,人还是见了再说吧。

  “好。”

  “好了,不说那些了,我们之前不是说明年一起出去玩吗?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想去的地方可多了,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

  得,都快唱出来了。

  “嗯,你想出国玩啊?我还想国内转转呢?”

  “国内也行啊,反正我们的目的是诗和远方,不是吗?你有计划吗?”

   Ada经营咖啡店,早上七点半开门,晚上八点打烊,回家玩玩手机,洗洗就睡了,没有周末,没有双休。所以,沈苏在她生日那天,强制约了一个闺蜜游,想给她放放假。

  我们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被工作拖累得没有自己的生活。

  “你什么月份会空一点?”

  “七八月吧,学校放假,学生就少一点了,主要顾客群就只有附近工作的上班族了,而且你不是七八月份也暑假吗?”

  “可是,突然觉得等到七八月份好遥远啊!”

  “也是,大半年呢。”

  突然,沈苏灵光一闪,“要不,我们就趁着这春节出去玩吧。”

  有首歌怎么唱来着: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去哪儿?这么赶?”

  而且,过年都不在家过的话,家里的二老,会提刀来见的吧。

  “我们去海南吧,我们说走就走,这儿真是太冷了。”

  南方的冬天,简直是折磨人,湿冷湿冷的,沈苏肖想海南的冬天,已经很久了。

  察觉到Ada的犹豫,沈苏想了想,“你今年该不会就去他家过年吧?”

  “怎么可能?虽然我们是相亲,但还是希望慢一点,按正常流程走。我反正春节期间可以放松一下,正好出去玩呀,去海南我现在准备比基尼,还来得及吗?”

  阳光,沙滩,比基尼,冰淇淋……想想就觉得,一颗心已经浪啊浪了!

  两个人一拍即合,去海南,立马被提上了日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