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61

遇,见你 秋天blue 2963 2019-01-02 00:23:32

  蝴蝶湾,楚河看着家门口的两个人都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有些头疼,不会是一起去吧?

  这是当电灯泡的节奏啊!!

  更要命的是,自家老大手里那一大拎的零食,有些诡异,又有些羡煞旁人。

  “老大,沈老师!”

  算了,自己还是赶紧打招呼要紧。

  “楚河,早上好。”

  不同于骆毅的“嗯”,沈苏很热情,因为在幼儿园工作养成了每天早上说声好的习惯。

  骆毅径直打开了后备箱,把他的爱心零食,虔诚地放好,然后替沈苏打开后座的门,绅士地替她挡着车顶。

  还没出发,楚河忍不住发出哀嚎:我去!这就开始屠狗了吗?你们后座谈情说爱,我就真的变成司机思密达了,嘤嘤嘤……

  骆毅上了车,看着身边的女朋友,其实内心是很雀跃的,原来不是只有他,舍不得。

  虾子烧饼,在早晨的微光中,透过凉薄的冬日晨雾,鲜美的味道,悄无声息地从窗户的缝隙中钻进去。

  “停一下,楚河。”

  楚河依言停下了车,一看路边的状况就知道了沈老师的打算。

  “要几个?我去买。楚河你开车在附近兜一会儿,这儿人多不要停在这儿。”

  “楚河,你吃过早饭了吗?”

  “没。”

  有气无力地哼哼两声,表示自己真的很饿,其实,已经两笼蒸饺入肚了。

  “好,你自己去兜吧。”

  沈苏干脆利落地推着骆毅下了车。

  李记烧饼店,是娄城很有名的一家老字号,店面不大,人手不多,每天卖出的烧饼限量300个,几十年来,雷打不动的规定。

  还好,因为寒冬,年关将至,倒也是少了很多人,不过依然还是长龙,可想而知,平时这烧饼卖的有多么紧俏。

  尤其是过年过节,外地回家探亲的人,都要提前预定几十个带走。

  所以即使身为当地人,吃烧饼也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

  “干嘛不在车上,外面太冷了。”

  “不冷。”

  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嘴里冒着白气儿,机智地把手塞进了别人的口袋。

  要知道,跟他在一起的时间真的是需要用秒来计数的。

  即使身边人头攒动,即使寒风冷冽,只要有你在身边,便是最好的时光。

  情人间最美的默契,便是相视一笑。

  “出炉了,你要几个?”

  索性,他们的运气也不算太差,这一炉刚刚出炉了,老板开始热情地吆喝起来,即使嗓门很洪亮,却听着依然是吴侬软语的调子,温和亲近。

  前面的队伍行进的很快,几分钟的功夫便到了他们。

  “小妹,要几个?”

  “老板,五个虾子的,一个桂花的,两个龙虎斗(甜咸口)”

  “好咧,小妹面生的很,可这点法是熟客啊。”

  “那可不是,我可是吃着您家的烧饼长大的,忠实粉丝,有段时间一天一种,轮流来。”

  “哈哈,小伙子你女朋友可真会说话,今天送你们一个新口味,蟹黄的尝尝。”

  “谢谢老板。”

  骆毅很客气,只不过那道谢不知道是因为夸她女朋友呢,还是送烧饼。

  “你看,我这人格魅力,啧啧……”

  “是啊,我就是这么被你折服的!”

  这波操作,有些让人感觉慌啊,沈苏一般来说自吹的时候,迎接的都是如约而至的打击。

  “我竟无言以对。”

  感觉骆毅好像在开玩笑,因为这语气妥妥的……调戏。

  “我是认真的。”

  感觉到沈苏的漫不经心,他不得不重申自己的甜言蜜语。

  “好啦知道了,走了。”

  沈苏最大的毛病就是,害怕别人夸她,太害羞了。

  “你呀,”知道她脸皮薄,有些气闷地按了按她的头发,“去买点喝的吧?热牛奶?豆浆?还是其他?”

  这里不是早餐一条街,只有这家烧饼店因为是老字号,没有搬离,旁边都是衣服店,便利店,以及一些还未开门的。

  “喏,那街角有个星巴克,我要来杯热可可。”

  冬天就是要热可可还有奶茶,才能够完整。

  这个时节的七点半,星巴克只有零星的几个人,空气中弥漫着咖啡豆香醇的味道,沈苏点了一杯热可可,给骆毅和楚河各来了一杯美式,喝一口,简直整个人都活络过来了。

  从星巴克出来,那辆显眼的军用吉普也是从远处缓缓而来。

  沈苏把烧饼以及美式递给楚河,便开始享受自己的早餐,虽然烧饼搭配热可可,有些奇葩,但是嘛,重要的是自己喜欢就好。

  “谢谢沈老师。”

  鉴于自家老大在场,楚河可不怎么敢跟沈苏搭讪闲聊。

  看着手边的早点,有些犯难,这开车哪来的手吃东西啊,只能等红绿灯的时候,猛吃两口了吧。

  车上,骆毅让楚河汇报部队的情况,因为他已经提前两天回去,稍微整理了这段时间的一些重要事务。

  沈苏就安静地吃着早饭,偶尔听两句他们交谈的内容,都是些听不太懂内容,她知道有些还牵涉到国家机密,她也不感兴趣。

  吃完早饭,就自顾自地掏出耳机,靠在骆毅身上,听电台。

  暖暖的冬阳照在腿上,车里的暖气很足,电台主播的声音舒缓深沉,旁边的人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很淡很好闻。

  “苏苏,醒醒~~”

  沈苏睁开眼,车子已经停在军区里面了,不要问她怎么那么快反应过来的,因为真的是莫名能够感受的肃穆。

  “我怎么睡着了?这么快到了。”

  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某人的腿上了,有些不好意思,睡眼惺忪看了一眼手机,原来已经十点钟了。

  “我现在有个紧急会议,我让楚河先带你去我的宿舍,中午有空和你一起吃饭。”

  “好,你去忙吧。”

  虽然还有电灯泡在,不过陌生的环境,还是有些过分想要依赖他,所以,沈苏还是不舍地主动要了一个短暂的拥抱。

  “你乖乖的。”

  揉了揉脑袋,温柔得紧。

  骆毅的宿舍在三楼,因为有军衔,所以是单身公寓型的,不过也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单人床,加上一个卫生间。

  其实,倒是很像宾馆的标间的样子。

  一开门,一股清冷之意,扑面而来,想象中的样子,木质的床铺上是规整的军绿色被子,靠窗的地方有个小小的书桌,书桌垂直靠墙是个小型书架,上面整整齐齐地码好了各类军事书籍。

  因为几天没有住人,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灰了。

  “楚河,这里可以晒被子吗?”

  “可以是可以的,不过晒被子也是有标准的,也是要齐齐整整地晒的。”

  “你教我吧。”

  楚河一句我来,生生地卡在喉咙里面,又莫名其妙,被虐了一把。

  因为本身被子已经是豆腐块了,所以对于沈苏来说,把他晾在窗口,平摊下去,并不是难事。

  “楚河,你先去忙吧,我在这里等他。”

  看骆毅那么忙,就知道楚河应该也是不闲着的,自己在这里已经是给他们添麻烦了,不过尽量还是少些吧。

  “老大交待了。”

  有些为难,虽然自己是有很多事情还没处理好,但是沈老师这边,老大又交待了不能怠慢。

  “我就在这里,不会随便乱走的,你去忙吧。”

  “那好吧。”

  沈苏知道部队有统一的卫生标准,自己也就只是随意帮他把屋里的灰给抹了抹,闲来无聊,就坐在他的书桌前,想象平时他工作的样子,看书的样子,熬夜的样子。

  他那么好,那么优秀,在这个部队里面,在这个他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她觉得好陌生,他变得好遥远,似乎触手不及。

  伤感来的那么得猝不及防。

  骆毅并没有如约而至,饭点的时候,楚河带他去了部队的食堂,虽然都是乌泱泱的迷彩色,但是却很安静。

  部队的菜色,肯定不是精致的,一群大老爷们,只要吃饱就成了,红烧大排很油腻,青菜火候过猛,芹菜干丝满眼望去只有芹菜,清蒸狮子头,很咸,腌笃鲜只有白色的清汤。

  她挑食的毛病很严重,可是她都尝了,都吃完了,因为部队不能有剩菜,更因为这是他的生活。

  在这里,自己好像格格不入,首先从服装上,自己就是一个异类,然后是性别,除了厨房大妈,好像没有雌性了。

  大家看着她都是打量的神情,看着楚河也是想问又不敢问的八卦神情,沈苏饶是心理素质再硬,也拘谨地不得了,只能礼貌地微笑。

  “咦?这姑娘不是?”

  来人不同于别人的打量,倒是揶揄的口气,是不说不上来的熟稔。

  “程中尉。”

  楚河礼貌地跟他打招呼,沈苏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是谁,只能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骆毅家的小女朋友!”

  呃,她怎么就是小女朋友了,她已经25了。

  看着沈苏有些茫然的眼神,“不记我了,上次我们在招待所见过呀!”

  哦,原来是那个经常惹老婆生气的那位啊!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程中尉。”

  这姑娘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看着表情,应该是想起来他为什么出现在招待所了,好像有些丢人啊!

  “不要那么客气,跟骆毅一样,叫我程哥就行。”

  “程哥。”

  “哎,今天骆毅这么忙吗?都没陪你吃饭,哦,也对,上头来人了。”

  说着说着就不客气地坐下来了。

  然后的一切,就是各种八卦的轰炸,沈苏该说的不该说的,好像很多都被他给套出来了。

  (程铮:不想想,老子可是专攻反侦查的!快夸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