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60

遇,见你 秋天blue 3123 2018-12-15 23:52:48

  天色已暗,江面很平静,在冬夜的寒风中微微荡漾着波纹,远处,偶尔有渔船鸣笛,间或还有绚丽的烟火。

  从车上下来,立马能够感受到刺骨的寒意,沈苏裹紧了大衣和围巾,骆毅下意识地牵过她的手揣在他的口袋里面。

  小年夜,大家不是忙着在家里团聚就是在商场温暖的餐厅里面狂欢,此刻的江边,冷冷清清。

  两个人,在苍茫的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彼此。

  寻了一处长椅,正好旁边有一棵大树可以挡着风,沈苏平静地望着江面,缓缓地把脑袋看在骆毅的肩膀上。

  不同于以往的娇嗔或是喋喋不休,此刻,乖巧得不行。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外面太冷了,我们回车上去。”

  “不是,”沈苏只是更加紧紧地往骆毅身边靠了靠,不再言语。

  骆毅伸长了胳膊,穿过她的脖子,把人往怀里带了带,也让她靠的更舒服一点。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了好久,久到骆毅以为沈苏都睡着了,却敏锐地感觉到了她的抽泣,没有声音,身子有轻微的颤动,那是一种极力忍着却控制不住的情感。

  骆毅没有问,想掰过她的脸,看看她怎么了,可是沈苏却顺势搂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脖颈。

  “怎么哭了?”

  感受到脖颈处温热的液体,骆毅有些慌乱,更是想看看她安慰她,因为她的情绪来的猝不及防。

  只是她搂的更紧了,“你别看我,哭的太丑了。”

  “好,我不看你,你告诉我你怎么了?”

  “你不是应该说无论我什么样子你不嫌弃我丑吗?”

  呃,这不是你死活不让我看吗?又是我的错了。

  骆毅一时语塞,却真真很担心她为什么情绪失控。

  “是不是今天见我爸妈不高兴了?”

  除了这个,他真的想象不出来,她为什么会哭?

  怀里的脑袋使劲地摇了摇,过了一会儿才有声音闷闷地传过来,“我只是气我自己,我应该跟你说你放心回部队,不会成为你的负担。可是,你还没走,我就好想你,不想和你分开,我知道你职业特殊,我理解的,可我控制不住怎么办?”

  她的絮絮叨叨,语无伦次,全部像一根根针一样,密密麻麻地扎在他的心上。

  很早以前,骆毅就担心出现这样的状况,她说的是事实,而他无能为力。

  他无法像普通的男朋友一样,在她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却同时还需要她理解他的工作,担忧他的安危,或许他们这一类的人,对于国家可以无愧,可是对于家庭,却无法问心无愧。

  “沈苏,你后悔了吗?”

  如果你后悔了,我放你走,即使遇见以后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分开,可是我怎么忍心你难过。

  “我没有后悔,也不会后悔。”

  沈苏胡乱擦干脸上的泪水,抬起头,害怕他误会,哪里还在意自己的形象,想到离别,有些伤感,离开他,她怎么舍得。

  骆毅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似乎是想把她藏在眼睛里。

  沈苏却急了,以为骆毅觉得她不够勇敢不够坚强,“我以后不说这些了。”

  “傻丫头,如果你难过了就告诉我,不要压在心里,你的所有喜怒哀乐我都想参与。”

  相爱的人眼中,总是有些细碎的光,灿若星辰。

  让两个人不自觉地靠近,拥抱,接吻,灰黑的天幕之下,只有彼此的温度,只有彼此的怀抱。

  沈苏觉得自己真是矫情到不行,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云淡风轻,可是热恋期的第一次分别,归期遥遥。

  “骆毅,我们回去吧。”

  因为亲吻,变得娇娇软软的声音,似乎让人什么都愿意答应。

  “好。”

  即使昏暗的灯光下,骆毅仍是能够看到她被冻红的鼻头,有些心疼,伸手捏了捏,改牵着手,往车边走去。

  一路上,沈苏不发一言,骆毅专心开着车,气氛跟刚刚在江边的热情如火相比,简直安静得有些诡异。

  沈苏目光定焦在前方,手指头无意识地把衣角绞来绞去。

  骆毅其实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她在紧张什么?

  因为,他发现,一般情况下,她紧张的时候,就会把衣角绞来绞去。

  比如接吻的时候,比如见他妈妈的时候,再比如现在……

  还是说,她因为分离,在焦虑着什么?

  很想问清楚,但是又害怕她不说,反而弄巧成拙。

  车子很快就到了蝴蝶湾楼下,沈苏却没有开门下车,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

  “苏苏,苏苏……”

  “啊,怎么了?”

  回过神的沈苏,对上骆毅担忧的眼神,明显有些心虚。

  “我们到了。”

  “哦。”沈苏干脆利落地下了车,彭一声甩上门,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回轮到骆毅傻眼了,这就回家了?没有缠缠绵绵,依依不舍吗?明天他就走了,什么都没有……

  沈苏的背影,逐渐在变小……

  骆毅,还在纠结自己是识趣地走人好还是追上去好的时候,她偏偏一转身,脸上一脸疑惑,看着驾驶座门没有动静,有些郁闷:今天怎么不知道跟牛皮糖一样啊?

  紧盯着她看的骆毅,立马情商上线,以最快的速度下车。

  “你走那么快干嘛?”

  虽然自己是个堂堂正正的大老爷们,可是偶尔娇嗔一下,好像也不丢人的,对吧?

  沈苏暗想,这还怪罪上我了吗?我的错,我的锅。

  “我乐意!”

  傲娇脸,对于男朋友什么的,你娇嗔我就傲娇,你傲娇我就撒娇,全是套路。

  “对了,你明天走,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沈苏后知后觉地想,自己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

  “嗯,制服都在宿舍,我只要人去就行了。”

  “好吧。”第一次,看别人出门啥都不用带,带自己就行的。

  沈苏打开家里的门,仿佛少了些什么,突然想起来,她好像又把她家的Lemon给忘了。

  “哎呀……我这记性……”

  沈苏有些懊恼,自己明明说今天记得把它接回来的,结果,哎……

  看着沈苏的表情,骆毅立马洞察一切,虽然内心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虚,但是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怎么了?忘记什么东西了?重要的话我们现在去拿。”

  言下之意,不是很重要的,今天就算了吧。

  果然,“算了吧,你妈妈肯定睡了,Lemon就先住你家好了,我明天去接它。”

  “好吧,在我家也好,不然单身狗就要被虐了。”

  “你……”

  “苏苏,我今天征用你家的沙发可好?”

  刚刚还嘲笑Lemon是单身狗,突然一秒变正经,是什么鬼?而且还是这种问题。

  更重要的是,自己这个问题刚刚在车上也想过,是留他还是不留?

  她其实很希望能够跟他窝在一起的,不过女孩子的矜持让她怎么说得出口啊。

  “随便你。”

  话刚说完,忘了刚刚的自己有多纠结了,怎么就纵容他登堂入室了呢?

  “那好,我去洗澡了。”

  仿佛得到某种特赦的某人,乐呵呵地往沈苏的卧室去了。

  “你干嘛去?”

  “去拿衣服。”

  “我房间怎么会有你的衣服?”

  沈苏冲着他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

  嘿嘿,当然有啊,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看着他抱着灰色的秋衣秋裤,莫名有些眼熟。

  “你什么时候把衣服放到我房间去的?”

  “嘿嘿,不告诉你。”

  要是某人有尾巴的话,肯定摇得很欢!

  趁着骆毅洗澡的功夫,沈苏把自己的粮食储备进行打包,她前几天上网正好买了一大堆的好吃的。

  骆毅洗澡很快,大概十分钟就出来了,室内开着暖气,一层秋衣秋裤倒也不冷,他擦着头发,看着沈苏在客厅里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

  “干什么呢在?”

  他一边擦着头一边在沈苏边上坐下。

  “收拾好吃的,给你带走。”

  “我不爱吃零食,你……”

  沈苏一个眼刀,骆毅生生地压下了后一句“你留着自己吃呀。”

  “我是说零食是你的精神追求吗?我怎么能剥夺呢?”而且,我也真的不是很爱吃啊。

  “我都把我的精神追求给你了,你好意思拒绝吗?”

  好,你所说的,都对,不接受反驳,我就接受好了。

  “好,我不拒绝,谢谢我亲爱的女朋友。”

  说完,骆毅还温柔地亲了亲她的小脸蛋,只是怎么感觉不像亲女朋友,反而像亲女儿呢?

  “其实,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吃,只是我准备的这些,你每天吃一小个,吃完了,我们就差不多可以见面了,在见面之前我希望你每天吃的时候都可以想起我。”

  “你个傻瓜,我想你,哪里需要睹物思人?我的心都在这里了。”他戳了戳沈苏的心口的位置,温柔却有力,“这样的你,怎么能让我安心离开?”

  他似乎在说给沈苏听,又似乎在喃喃自语。

  骆毅最终也没有征用成功沙发,两个人紧紧地相拥而眠。

  一夜好眠,床上相拥的人,却不得不面对分别。

  为了不吵醒沈苏,骆毅尽量轻轻地移开枕在沈苏脖子下面的胳膊,有些酸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挪开,随手他甩了甩,刚准备下床,蓦地,腰上圈上来皙白的胳膊。(沈苏睡觉喜欢撸起袖子,就是这样子的)

  “吵醒你了?”

  “没有。”知道你要走,怎么可能睡得踏实,“楚河什么时候接你?”

  “他应该半小时就到楼下了,中午还有一个军事会议。”

  “嗯,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起床如此积极过。

  不过片刻之后,骆毅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却看到的是穿戴整齐的沈苏。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去做早饭吗?”

  任凭骆少校阅人无数,此刻也捉摸不透女朋友的想法。

  “我刚刚想了一下,早饭我们可以买了路上吃。”

  “我们?”骆毅get关键词的能力十分了得,问完似乎有些明白沈苏穿戴整齐的原因了。“你要跟我去沪城?”

  “对啊,先踩个点,下次突击检查。”

  踩点?说的好像没去过一样!

  “这么舍不得我?”

  她的心思那么明显,骆毅怎么会察觉不出来。

  “我才没有,就是去探探路,顺便陪陪你懂吗?是顺便!”

  嘴硬心软的家伙!!

  “好了,懂了,您梳妆请。”

  骆毅戏瘾十足地给沈苏一摊手,作出了你请的动作。

  “好哒,小骆子,自行更衣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