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58

遇,见你 秋天blue 2956 2018-11-19 23:01:59

  客厅里面,三个小姑娘,津津有味地看着亲子节目,喝着香喷喷热乎乎的奶茶,磕着瓜子,日子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

  重点是还有人煮好饭!

  “苏苏姐,你跟骆少校的孩子肯定很好看,听岳莱说你们之前相亲,互相放鸽子了?”

  综艺里面明星家的萌娃们,颜值带感,童言稚语让大家心都化了,恨不得都偷回家养着,景乔也不例外,好喜欢,说到萌娃,就想到了沈苏和骆毅的颜值,他们俩的娃,绝对好看。

  “那次因为骆梓宸小朋友玩离家出走,我们都没去成。”

  沈苏自动忽略了前半句,这话没法儿接啊,他们还早,生什么娃!

  “骆梓宸,那个小卷毛吗?”

  因为沈苏经常安利她们小朋友们的趣事和搞笑照片,所以对于熟悉的名字,还是知道一些的。

  “嗯,骆毅是他叔叔。”

  “哇塞,这么巧,那你们都没去相亲,后来又怎么在一起的呢?”

  “因为小卷毛啊,小麻烦精,一来二去就熟悉了,然后就……后来才发现我们曾经竟然是相亲对象。”

  其实,沈苏没有说的是,她对他的车一见钟情,对他也,一见钟情。

  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自觉有些花痴,控制不住地笑了,眼底是抑制不住的微光。

  “苏苏姐,你收敛一点,你这花痴的笑,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喜欢骆少校了。”

  “呃……那能看出他喜欢我吗?”

  看出就看出,不在怕的,那能看出骆毅的喜欢吗?

  即使内敛如景乔,此时也不得不给沈苏投去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们两个人,十米之内都是糖浆拉丝,还问这种问题!!

  “废话,当然了。”

  “那你怎么没看出来糖葫芦……”

  沈苏怕景乔不好意思,只是挑了挑眉,戏谑意味十足。

  “糖葫芦是谁啊?”

  “岳莱啊。”

  许是沈苏的声音大了些,岳莱从厨房探出头,面带疑惑。

  “没事儿,做你的饭去。”

  沈苏怕景乔难为情,赶紧吼了过去。

  (岳莱:表哥,你女朋友好凶!)

  (骆毅:凶我也喜欢得紧!)

  (岳莱:有病!)

  “我跟他……我们昨天才认识,你别瞎说苏苏姐。”

  从未想过一见钟情,只是这个人,确实很容易让人上心,或许也很容易让人伤心吧。

  不过,她的心,早就驻足了另外一个人,难以抹去。

  “可是,很有戏。我说真的,可以顺其自然处处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些人之间的磁场,就是不能用时间,用情理去衡量的。

  萌娃古灵精怪,奶爸们手足无措,互动真实有趣,每每看到无奈的奶爸,调皮的孩子,就会忍不住想到自己的日常,可不是每天都和熊孩子们斗智斗勇吗?

  有多少人期待的生活便是这样,约上三五好友,有人在厨房为你洗手作羹汤。

  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也许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岳莱手脚麻利,厨艺娴熟,所以一期综艺还没有看完,一桌让人食欲大开的家常菜便准备好了。

  “好想吃!”

  “好香啊!”

  “哇塞塞……”

  女人的喜欢和恭维有时候就是那么得明目张胆。

  油焖大虾,豆腐羹汤,糖醋小排,板栗红薯糖水,清蒸鲈鱼,番茄炒鸡蛋,还有一盆洗净的红草莓????……

  这居家好男人啊!

  “糖葫芦,你这双手挖的了文物,下得了厨房,居家旅行必备。”

  明明一句很随性的话,有人在意前半句,有人却捕捉了后半句。

  “好了,想想这双手摸过人家的祖坟,我就瘆得慌!”

   Ada脑补了一下,岳莱拿着小刷子在古董上面唰唰唰,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戏瘾十足。

  “哼,那你可以选择不吃啊!”

  岳莱对着Ada冷笑一声,你随意,本来这顿饭就不是为你烧的,爱吃不吃。

  “我吃,我吃,我不介意!”

  蹭吃蹭喝,从来都不在乎脸皮的,一群年轻人,从来都是有玩笑气氛才能被炒热。

  “喂,你怎么了?不说话?”

  身旁的人,意外的沉默,只是静静地观望着,并不言语,不像一贯的作风。

  其实,没有沈苏在的场合,这才是正常的作风。

  “没什么。”

  就是,你刚刚夸别人了,心里有些堵得慌。

  “哦,好吧,赶紧吃饭,你最爱的鲈鱼。”

  信你没什么才见怪呢,肯定又有什么不高兴了,不过不愿意说就算了,看你进厨房进修的份上,给你赏块鱼肉。

  看着饭碗上色泽鲜美的鲈鱼,沈苏给他挑的是鱼肚子上的肉,肥而不腻,营养价值又高,骆毅赶紧大快朵颐,什么吃醋都是自己作,苏苏最爱的果然还是自己,夸他家表弟就夸吧,无关痛痒,大气。

  不过,刚刚气的不说话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骆毅一般情况下是比较高冷的,但是介于在沈苏身边总会收敛一些,而且在别人家做客,所以整个气氛还是有问有答,有吐槽有调侃,倒也是其乐融融。

  岳莱的手艺得到了大家的统一认可,所有的菜都被消灭干净,饭后,骆少校自觉地承担了洗碗的重大责任,毕竟,男人的绅士风度是不允许让女人洗碗的吧。

   Ada在阳台接许岩的电话,沈苏在一旁陪着她,这个她也认识了六年的男人,平时和善周到,对Ada也很贴心,可是却不知有着那样的母亲,那样的家庭。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可婚姻却不得不看两个家庭,所以,沈苏无论如何,也不会劝Ada回头的。

  而客厅里面,原本二人世界算盘打得很好的岳莱,终于能够跟景乔单独说上话了,虽然外面还有三个电灯泡,blingbling地发着光。

  “景乔,下午我要去参加导师的一个研讨会,晚上不知道几点才会回来,我刚刚留了一点饭菜在冰箱,你一个人晚上应该够吃了……”

  原本是制定了一天的“作战”计划,可是接到导师的通知,那个长江中下游的寺庙遗址的项目有了新的进展,需要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人员出席会议。

  所以,完美的计划完美地泡汤了。

  “我又没什么事儿的,你好好工作,不用担心我。”

  这一段对话,可不是小夫妻间的日常吗?一个要出去工作,一个在家待产……

  等到岳莱跟老嬷嬷一样絮叨完,出了门,景乔才松了一口气。

  “老板,我下午跟你回店里吧,我在家好无聊啊!”

  “这,岳莱刚走,你就无聊了?”

  沈苏忍不住就想揶揄他们俩,因为真的挺配的!

  “苏苏姐,你别瞎说,你知道的,我有喜欢的人。”

  “是是是,可是那个人在哪里你都不知道,就算他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你保证他还喜欢你?或者你还能认出他?再或者他还单身?你个傻姑娘!”

  景乔哪里不知道这些道理,可是内心的偏执,无法释放,那些年为他付出过的感情。

  “行了,你无聊我带你回店里,晚上送你回来,不过,你不许干活,听到没?”

  “知道了,老板。”

  第一次听到老板要求员工不要干活的。

  能够不自己一个人无聊地待在家里,她心里是一万个很开心。

  景乔和Ada坐在后座,沈苏下意识地也往后座钻。

  被骆少校一把拉到副驾驶,开门,推上车,再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沈苏气鼓鼓地坐在副驾驶坐上,活像一只生气的小河豚,碍于有朋友在场,不便凶他,只能瞪着他,目光中含着潜台词“干嘛不让我坐在后面?”

  骆毅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好像给Lemon顺毛那样,没有多言。

  沈苏见状,倒也不理他,只是拧巴过自己的身体,像个麻花,和后座的Ada她们说着话。

  “苏苏姐,你转过去吧,这样不累啊?”

  后座的人,谁还没有点眼力劲儿,景乔算是见不得别人红脸的。

  “累也没办法,我转过去怎么和你们聊天啊。”

  这明面上是说给景乔听的,但是实际上还不是说给骆毅听的,我拧巴成这个死样子,还不是你的锅。

  骆毅摸摸鼻子,好吧,有时候,女人是真的惹不起,只是,自己也很委屈好不好,Ada一个人的时候,她在后座陪着就算了,现在Ada有景乔一起,她还凑什么热闹,乖乖待在自己身边,不好吗?

  所以说,很多时候吧,男人和女人的脑回路,真的不是一样的,那些弯弯绕绕,不说出来,是不会互相理解的,又或许,说出来,也不一定能够互相理解。

  “苏苏,”骆毅又揉了一把她的脑袋,“要不我停车让你坐到后面去?”

  “算了,不用了。”

  瞬间坐正了。

  你看,也不是非要坐在后排,只是看你是不是会妥协罢了,有时候,有些事情靠逻辑,根本理解不了。

  因为晚上有和骆毅父母的约,所以把Ada和景乔送回店里,沈苏和骆毅也就待了个把小时,稍微帮她们度过了人流量较大的时间点,就离开了。

  因为想吃团圆饭,所以他们先去城东接了小卷毛,以及已经在骆毅家寄宿了好几天的Lemon。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