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56

遇,见你 秋天blue 2853 2018-11-03 22:54:44

  七点的城市,依旧车水马龙,热闹未歇,等他到了岳莱家里,真的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舅妈开的门,岳莱和景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水果,这日子过得真是舒坦,像小两口似的。

  (景乔:陈阿姨实在是热情得让人不忍拒绝!这也是逆天的技能!)

  “小毅啊,快来,给你留了点在厨房呢。”

  “谢谢舅妈,我快饿死了,舅舅呢?”

  “他出去遛弯儿去了。”

  岳妈妈看着这个外甥就喜欢,人长得正气,又有礼貌,不像自己家的岳莱,油嘴滑舌的,不让人省心,还有岳好,一年到头不着家。

  “哎?表哥啊,你没跟果粒橙她们一起吃啊?”

  “我刚从那边过来,Ada心情不好,陪着喝酒呢,你手怎么样了?”这红肿的手,看着就挺疼的,

  “没事儿,其实也是可以去上班的,对了,苏苏姐和老板她们俩女孩子去喝酒,没事儿吧?”

  一听她们去喝酒了,乖乖女景乔就有些担心了,不会去酒吧了吧?

  “没事儿,她们买了酒在家喝,放心好了。”

  “那就好。”

  虽然,跟他们说放心就好,可是自己心里根本就放心不下,要是有陌生人去敲门或者说她们俩喝醉了出来瞎溜达怎么办?

  等到岳妈妈把热好的饭菜端出来的时候。

  “小毅,你饿坏了吧?”

  不然怎么,跟恶虎扑狼一样呢?

  “还行,舅妈,军队里面赶时间习惯了。”

  岳莱吐槽道:你就扯吧,肯定心里不放心,喝酒的那位,说什么放心好了,鬼相信你会放心。

  不过,这些吐槽,岳莱从来只敢自己说说的,毕竟又打不过,不过今天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小丫头。

  “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对上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好奇宝宝的模样,在岳莱看来,别提多萌了,恨不得直接上手捏两把,不不不,要控制,清心咒至少来两遍。

  “吐槽这个心口不一的人。”

  岳妈妈,看着沙发上,窃窃私语的两个人心里乐开了花,好像有些种子在悄悄发芽。

  骆毅从岳莱家里吃好晚饭,再次回到沈苏家楼下,已经差不多十点的样子了,饶是他身经百战,也抵不过自家舅妈的热情,吃完晚饭,又是水果又是点心的,不吃就生气的那种。

  他原本是打算回去的,可是吧,想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守在楼下比较安心。

  熄了火的车,不能听电台,不能听音乐,还得开着窗户透风,闲着也是闲着,便开始数着楼层,看着二十六楼的灯还亮着,突然抑制不住地想听听她的声音。

  可是,又害怕会打扰到她们。

  做人家的男朋友,好难啊!

  手机停留在拨出的键面上,迟迟没有下手。自己跟自己僵持了好久,屏幕上却赫然亮着“苏苏宝贝”

  一石激起千层浪,内心雀跃不已,接电话的手都是微颤的,心有灵犀,还没开口呢,“骆驼,我好想你啊,唔~”

  迷离慵懒的声音透过听筒,在夜幕中显得格外得迷人。

  “你喝醉了?”

  这一听就不是正常的状态,肯定喝多了。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喊他骆驼,带着娇嗔,带着醉意。

  “没有,怎么可能醉,我……嗝~~。”

  果然没一个醉鬼是承认自己醉了的。

  “好,你没醉,那谁醉了?”

  逗一个小醉鬼,还是一个不肯承认喝醉的醉鬼,也是蛮好玩的一件事情。

  (小醉鬼:呵呵,你是不知道自己喝醉了的那德行!嗝~下次要拍下来。)

  “Ada醉了,她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看吧,人家醉了,就睡着了,她这醉了,变成话痨。

  “你还没说你也想我了呢。”怎么能够不按套路出牌呢?要想想!

  “我也想你了。”

  “你好敷衍……”隔着手机,骆毅都能想象到她此刻噘着嘴,控诉他的模样。

  果然,沈苏在家鼓着腮帮子,活像一只河豚,太敷衍了,以她精明的头脑来分析,绝对是敷衍的。

  “真的想了。”

  “怎么证明?你说,说不出来,你就从电话里面跳出来给我看。”

  喝醉了,竟然挺会无理取闹的!

  “你开门吧!”

  骆毅接到沈苏电话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锁上车门,乘着电梯上二十六楼了,既然她打电话了,那就去见见她,没毛病!

  “不行,我家骆驼说了晚上不能随便给人开门。”

  跟醉鬼简直就是鬼扯!这舌头都捋不直了。

  “哎,你家骆驼在门口等着你开门呢。”

  “骗人!“嚷嚷了两声,”唔……我看看。”

  也许心里是真的想见他的,于是使劲瞪大了迷离的双眼,抱着手机,以凌波微步的姿态,晃到了门口。

  扒在门上,透过猫眼看去,好像真的是她家的骆驼,毅宝宝。

  “骆驼~~”

  一把打开门,直接就扑了上去,两只手勾着骆毅的脖子,两条腿顺势就夹在他腰侧,以树袋熊的姿态挂在骆毅身上。

  “你干嘛呢?”

  幸福来得太突然,受不了,如此热情的女朋友,也没见过如此放荡不羁的姿态,有些受宠若惊,紧了紧胳膊,怕她掉下去。

  “看看你是不是原装的。”

  揉脸,搓鼻子,抠嘴巴,好好一张帅脸,硬生生是被蹂躏到不行,沈苏,你是不是看帅脸有仇?

  “当然是原装的!”

  “不好不好!”瘪着嘴巴,眼泪汪汪……

  “原装的不好?”醉鬼的脑回路清奇,一时猜不透。

  “这张脸肯定祸祸过很多女孩子,对不对?”你说,你敢说是,我保证弄花你的脸!小猫咪亮爪子。

  明明前一秒林黛玉附身,可下一秒又河东狮吼,心脏好也不能这样刺激。

  “我都进部队好多年了,清一色的男的,祸祸谁啊,只想祸祸你。”

  “好,只能给我。”

  然后,一把封住了骆毅的嘴,动作又急又狠,不过仅仅是撞上去罢了。等了三秒的某人,便反客为主了。

  ……

  “呃,好疼啊!”

  沈苏醒来的那一秒钟,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身体的酸痛,怎么回事?

  “啊!!!!”

  明明是用力推开身旁的某人的,可是结局却是自己掉到了地上,屁股好疼啊?

  “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梦中被一把推醒,任谁也会有一秒钟的脾气吧,不过真的也就一秒而已。

  “你怎么会在我家?”

  呦呵,还会冲她发脾气了,为什么他会和她躺在一起,抱在一起睡觉!!!

  昨晚,她陪Ada喝酒了,然后好像给他打电话了,然后……记不太清了。

  “你说想我了,我就来了。”无辜脸,明明是你召唤我出现的,现在是,怪我咯??

  “不可能!”

  沈苏下意识地就否认起来,矜持如她,怎么可能会主动跟他说想他呢?

  骆毅就默默地盯着她,不说话。

  沈苏被他看的心里直发毛,弱弱地问了一句:“真的吗?”

  认真严肃地思考了半天,真有些不记得了,画面很模糊,酒精这玩意儿,以后绝对不能碰,可是自己也就喝了点鸡尾酒而已,这么菜的吗?

  “嗯,不仅如此,你还……”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感觉,一咬牙,“对我上下其手……”

  沈苏原来是脸色很红,结果听着骆毅的描述,变得越来越黑。

  “……你真的这么说的……我有证据的……”

  看着女朋友一副想弄死他胡说八道的模样,庆幸昨天自己没有被美色迷惑,智商依然在线。

  他拿起茶几上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录音记录。

  “……骆驼……好喜欢你,呜呜,亲亲,要亲亲……”

  “你都不亲我,哼,那我亲你好不好?”

  “为什么要亲我?”

  “当然因为喜欢你啊,我还要嫁给你,呵呵呵呵,我还要……”

  醉鬼的形态,只是通过简短的录音就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只是,骆毅陡然掐断了录音,后面肯定还有什么,难道,这只是断章取义,误导她的?不行,一定要听完。

  “为什么突然断了?”

  “怕你害羞。”

  “我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是不是故意放了中间的部分误导我,给我手机。”

  骆毅看着沈苏来抢,下意识地就把手机抓住放到了背后,其实也真没说什么露骨的。

  “咔”

  一声轻微的开门声,还是惊醒了沙发上争抢手机的两个人。

  顿时,六目相对。

  “你们继续,我先回去换身衣服去店里。”

   Ada率先反应过来,扒拉了两下头发,然后赶紧拿着玄关处的车钥匙,闪人。

  “嘭……”

  直到门被关上,沈苏才惊觉自己和骆毅的姿势有多么地引人遐想,怪不得刚刚Ada的表情有些怪异。

  “不给我拉倒。”

  沈苏说着就爬起来,这姿势着实有些暧昧呢。

  刚刚挪开一只脚,却被人一把搂住了腰,封住了唇。

  “喂,还没刷牙呢,唔唔唔唔……”

  “……我不嫌弃你,你也不许嫌弃我。”

  温柔缱绻的晨间早安吻,在冬日的清晨,让整个公寓都显得暖意勃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