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53

遇,见你 秋天blue 2899 2018-09-10 22:59:16

  晨光熹微,捧着热乎乎的豆浆,大口吃着油条,最喜欢的人就在对面。

  作为起床困难户,此刻,沈苏突然有一种觉悟:好像吃早饭比睡懒觉更幸福!

  “唔,你怎么那么早就去取车啊,不多睡会?”嘴巴里吃着东西,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昨天不是答应过今天送你上班吗?”

  昨天?

  哦,昨天是说过让他来接她上班的。

  只是过了一晚,一切都脱离了原来的节奏。昨天,明明是自己去相亲,然后心虚,就默许骆毅以后去城西也可以接送,间接在爸妈那里曝光他。

  没想到,他动作比她快了不止一星半点呢?直接双方家长成功会晤。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沈苏觉得自己可以叨叨两个小时不带停的!

  “我昨天可是让你去我爸妈家接我上班!”

  骆毅难得智商情商齐齐在线,一听沈苏的语气就知道,昨天晚上的自作主张的事情还是没有揭过去。

  “对啊,那不就是默许了我可以见你爸妈吗?”

  呃,这一样吗?这是等于的关系吗?这个理解能力有点逆天!

  “所以?还张罗了一场家宴?你手伸的够长的!”

  不咸不淡的语气,纵使一贯自诩擅长观察别人表情,心理的骆少校,此刻也有些忐忑不安:他的苏苏是什么意思?生气吗?但是,表忠心是不会错的。

  “苏苏,我只是想告诉你爸妈,对这段感情我很认真,只要你点头,我随时可以结婚的那种。”

  说完,暗暗决定这次回部队,必须把结婚申请给提上日程了,一语惊醒自己啊!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你要跟我商量呀,”不自觉地语气就软下来了,“你知道吗?昨天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被骗的团团转,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商量?商量有用的话,他至于铤而走险,先斩后奏吗?

  骆毅心里很明白,她就是个小鹌鹑,思虑太多。不过还是得安抚好她,总不能刚搞定未来岳父岳母,反而被女朋友给怨上了。

  “一开始不告诉你,是想我们本来就错过了一个相亲宴,却兜兜转转还是在一起了,还原当时的场景未免不是一种浪漫。”

  “后来,为什么改家宴?为什么请那么多人?”

  “你本来说不愿意那么快让父母知道,但是昨天又让我去你爸妈家接你上班,我想其实你你内心应该是愿意的,只是害羞罢了。”机智如我!

  可把他给聪明坏了,他是把自己当成她肚子里面的蛔虫了不是?

  “自作聪明!”

  沈苏有些恼羞成怒,诚然,他说得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对。但是吧,又有哪里不对?

  “我去相亲,你会有那么好心,还浪漫?”

  “额……”被沈苏这么一反问,骆毅有点心虚了。

  “说实话!”

  “想吓一下你,相亲见到我,让你这辈子对相亲都有阴影,”恶狠狠地批评一顿,而后,却万分温柔,“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常年不能陪在你身边,虽然是你男朋友,可是也只能出现在你的电话里,你的视频里,我当然得向你爸妈昭示一下主权,免得又带你相亲。”

  “噗嗤,”沈苏很不厚道地笑了,恐怕防止她相亲,占了很大的一个比例吧。

  “你笑什么?”

  “我猜最后一句是重点吧。”

  自己花了很多心思,有很多理由,全是爱她的理由,此刻那人却在一旁,没心没肺地,笑颜如花。

  “不许笑!”

  这下子好了,骆少校的一世英名全毁了,什么面子里子都没有了。

  正在懊恼之际,却见沈苏慢慢地站起来,目光灼灼,俯下身子,一只手撑着桌面,此情此景,像极了他表白那日。

  只是剧情并没有按想象中发展,画风陡然一变。

  一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勾在他的下颌处,对面的人,巧笑倩兮,“帅哥,上了贼船可就没有反悔的路咯。”

  自然,情商时而掉线的骆少校,并不明白沈苏为何突然来此一举?不过,配合演戏,是撩妹的必备技能,这年头,谁还不是戏精本精呢?

  “好,以后,只要夫人吩咐,洗衣做饭,拖地暖……床,都可以。”

  得,碰上道行深的了!

  沈苏从未见过如此不羁的他,从前他会撒娇,会高冷,偶尔蒙圈,偶尔严厉,哪曾想,此刻明眸流转,唇角上挑,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

  真真是祸害!

  慌得沈苏觉得整个人好热,手不由自主地就往回缩,只是,这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食指被他攥在手心,轻轻一拉,沈苏整个人便又往前靠了一分,随之而来,是他的温柔。

  “早安吻。”

  嗔了骆毅一眼,慌慌张张地坐下,险些打翻了豆浆,只能顺手拿起来呼哧呼哧地猛吸,似乎还不够,又愤愤地咬着油条。

  看着她如此作怪,浮夸的表情和举动,骆毅也只是宠溺地笑了笑,并不再故意逗弄,一害羞就跟小兔子一样,乖巧着活跃。

  哐哧哐哧地吃了两分钟,“嗝~~我吃不下了,”看了眼手机,已经七点四十了,八点钟上班,现在出门应该差不多了,而且她真的吃不下了,豆浆还剩一半。

  “那我们走吧,我也吃饱了,剩下的没动过的早餐,带过去给你的同事们吧,”语毕,顺手拿过沈苏剩下的半杯豆浆,边走边喝,没有丝毫嫌弃。

  “你干嘛喝我的豆浆?”

  “帮你善后,浪费可耻。”

  他分明一股正义之士的模样,仿佛在教育她不知粒粒皆辛苦。但其实,一个男人毫不嫌弃地吃着你吃不下的东西的时候,真是有魅力到恨不得抱上去亲几口。

  “嗯嗯嗯,我们家毅宝宝说得对,以后一定改!”

  换来的只有某人宠溺的笑……

  两个人有说有闹地出了门,不知骆毅说了什么,沈苏办了个鬼脸关上副驾驶的车门,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喂,李阿达,一大早什么事?”

  “沈小苏,救急,救急!”

  “怎么了?”

  “咖啡店年底搞活动回馈新老顾客,本来就忙不过来,结果木子发高烧来不了,我现在就算三头六臂也是忙不过来,你放假了吧?快来帮帮我,不然今年过年可能你得到医院陪我了。”

  “一大早少说不吉利的话,我还没放假呢,今天去不了,最多明天请假了。”

  “啊啊啊啊啊啊,那完了完了,我再想办法,先挂了。”嘟嘟嘟嘟,这电话挂的不是一般的快。

  “怎么啦?”

  看到女朋友纠结的眉头,作为二十四孝男朋友怎么能够不关心一下?

  “哎,是阿达的咖啡店,说年底活动,找不到人帮忙。”

  “她是不是很急啊?”

  “对啊,咖啡店是她一个人用积蓄开起来的,平时为了节省成本,只招了一个全职和一个兼职,全职的那个妹子发烧了来不了,然后这几天又特别忙,所以……”

  果然,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那简单,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和岳莱去帮忙!”

  “啊?你很闲吗?”怎么突然这么热心了?

  一个白眼送给你,沈苏,我是在帮你的朋友解决燃眉之急,好吗?你好好体会这个白眼的意思好了。还不是怕你担心!小没良心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们两个大男人去咖啡店帮忙,你们真的愿意吗?”

  “只要你开心,我都愿意去做。”

  (岳莱:那你考虑过我愿不愿意吗?大表哥)

  “那行,麻烦你们了,到时候让李阿达请你们吃大餐。”

  “你好官方啊说的。”

  “我这还官方啊?”

  “还有没有其他奖励?比如……”骆毅暗示性地努了努嘴巴。

  沈苏看着孩子气的毅宝,还是偏头亲在他的脸颊上,美得你!

  当完车夫,得了奖励,骆毅很有效率地给岳莱去了电话。

  “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

  “什么?我不去!”

  去咖啡店兼职,不去不去,这抛头露面的事情,他再也不干了,也不是他有多不喜欢,只是长得好看的人吧,总有不喜欢抛头露面的烦恼。

  因为大家打量的目光,真的太过赤裸裸了。

  “这只是通知,不是商议,二十分钟以后,到你家楼下。”

  说完,便“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留下了还在床上,兀自消化着天降横祸的岳莱。

  来楼下堵人,你狠,我是为了我的青梅,我的果粒橙,得,也是为了我的表嫂,才不是屈于你的淫威。

  二十分钟之后,带着浓浓睡意,昨天熬夜到凌晨的岳莱宝宝,成了国宝莱了,几乎是爬上了骆毅的车。

  “表哥,你现在真是为了果粒橙,什么事儿都愿意做。”

  “请注意言辞,那是你表嫂。”

  “人家承认了吗?就表嫂了。”岳莱小声地嘀咕着,“对了,什么咖啡店啊?”

  看着表哥的车子不像是往市中心开的样子,倒像是往城南那片。

  城南,现在还属于开发区,不过近几年随着楼盘的扩大,以及大型写字楼的建立,这里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

  “半城咖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