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52

遇,见你 秋天blue 2987 2018-09-04 21:23:38

  墙角夜视灯微弱的光,勾勒出了黑暗里一道剪影,沙发上的人,却是难眠,他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窝在一个一米六的沙发上,能睡得安生吗?

  而且,一身的酒气,实在是难受。

  明明自己在部队训练的时候,汗水把衣服浸湿几次,他都能忍受,现在难道娇气起来了?

  踌躇再三,最终还是决心偷偷借用沈苏的浴室,冲一个舒舒服服的凉水澡,他可是一年四季的凉水澡,还坏心眼儿地用了沈苏的洗发水沐浴露,虽然香甜气味很足,但闻着身上和她一样的味道,心里好不满足,好像两个人已经生活在一起了。

  沈苏因为惦记她的毅宝宝,睡到凌晨就醒了,便起床看看他,结果可好,沙发上空无一人。

  “咦?人呢?”

  沈苏自己嘀咕着,察觉到浴室有动静,转身,恰巧身后浴室的门就开了,他裹着她的浴巾,呃,只挡住了下半身,裸着的上半身,一览无余,哇,传说中的八块腹肌!

  所幸,明暗不一的光线,将沈苏脸侧的绯红巧妙地掩藏起来。

  “身上太难闻了,就冲了个澡。苏苏,你有合适的衣服给我凑合凑合吗?”

  大冬天,只裹着她的浴巾,虽然暖气开的很足,但是怎么看还是可怜兮兮的。其实吧,原本骆毅是打算裸睡来着,把自己贴身的秋衣秋裤给洗了,正好空调吹一夜明早就可以穿上了。

  可是,看到沈苏,他突然想到了其他的打算。

  “我去找找看,你把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面吧,洗完烘干明天就可以穿了。”

  骆毅想想自己真是在部队待太久了,原来洗衣机还有烘干功能,不错不错!

  “这套衣服本来是准备过年给外公的,现在给你穿吧,可能有点小。咦?你洗衣机怎么不开?”

  沈苏说着就把洗衣机给启动了,她以为骆毅可能不太会用她家的洗衣机也没多问。

  “我不会用。”

  沈苏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你先换衣服,我去喝点水。”

  “我也要一杯。”

  “好。”

  骆毅换衣服的速度奇快无比,沈苏才刚刚拿了被子,倒上水,耳边已经感觉到了某人的呼吸声。

  “喏,喝水。”手指无意碰上,“你怎么那么凉啊手。”

  “呃,没事。”

  “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身上也这么凉。”

  沈苏的手胡乱地在他身上游走,正常人的体温怎会如此。

  “没事,只是有点冷。”

  骆毅抓住了沈苏乱动的小手,握在手心里,转瞬了放开。

  “我不碰你,免得冻着你了,”可怜的意味十足,说完咕咚咕咚,饮完了杯中的水,便往沙发走。“喝完水,快去睡觉。”

  “哦,那你也早点睡。”

  沈苏一步三回头地看着他的影子,在壁灯的映照下,有些萧索。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补出他蜷缩在沙发上的样子,终究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

  “卡擦”

  开门声在静谧的黑夜显得尤为明显,骆毅寻声望去,明明光线微弱,可是沈苏还是看到了他的眼睛,晶亮晶亮的,闪得她的心都璀璨了。

  他果然还坐在沙发上,依然是刚刚的姿势。

  “那个,要不,你来床上睡吧。”

  “我睡床,让你睡沙发,我可万万做不到。”

  “不是,床够两个人睡,”不是,沈苏啊,你在说什么,什么够两个人睡?这话,也是女孩子说出来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怕你着凉。”

  “我又没说什么,再说一个大男人,着凉又不是什么大事。”

  你,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算了,你爱睡沙发就睡好了,”

  沈苏气得一把关上房门,心肝脾肺肾都气的疼,只是一只胳膊堪堪拦住了,还伴随着一声倒吸冷气的“嘶~~”

  “活该!!”被门夹到活该,让你矫情!沈苏懒得管他,自己窝进被子里去了。

  “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我相信你啊。”

  沈苏说得理直气壮。

  “我都不相信我自己。”

  弱弱说一句,你这么放心我,真的好吗?

  “你说什么?”

  距离有些远,沈苏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没什么,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缩进沈苏的被窝里,果然还是床舒服啊。就是小了点,不过小也有小的好处。

  (沈苏不喜欢一个人睡大床,因为觉得没什么安全感,床虽小了点,可也是货真价实的双人床。)

  沈苏虽然让骆毅上了她的床,但她是真的真的是纯洁地盖被子,终归还是一个脸皮很薄的女孩子,一躺下,便自动地把身子背过去了。

  身侧的动静在静谧的空气中,异常清楚,自己什么德行自己知道,在骆毅面前,理智什么的,通通不存在,他一示弱,一撒娇,她通通招架不住。

  现在两个人躺在一张被窝里,如果,她看着他的眼睛的话,她估计后果可能会脱离一步步正常的轨迹。

  “苏苏,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声音低沉中带着些许的沙哑,夜色中更显得魅惑,未等回答,便已环上了她的腰,他的前胸贴着她的后背,很温暖,很满足。

  如果忽略掉,怀里的人儿,僵硬的身体的话。

  明明刚刚身上还冰冰凉的,现在却热的跟个火炉一样。

  “我别紧张,就抱抱。”

  “嗯。”

  说不紧张就能不紧张的,那还能是人吗?

  本来骆毅睡在身边她就紧张,现在被整个人拥在怀里,就更加紧张了。还好,骆毅并未多言,不多会儿,她便听到耳畔均匀绵长的呼吸。

  第一次,和一个人相拥而眠;第一次,她和一个男人盖着一条棉被睡觉……

  往后余生,如此便足以。

  冬天的清晨,西北风呼啸,狂野嚣张,温暖的被窝里,卷翘的睫毛微颤,下一秒,一双星眸便微微睁开,原本迷糊的眼神,看到怀里的头顶,便染上了笑意。

  梦里梦外,沈苏的睡姿已经从原本保护性的背对着,演变成了,小鹌鹑样的缩在骆毅的怀里,谁叫他身上暖和呢。

  这样的姿势才可爱嘛!

  骆毅小心翼翼地撩开她糊了一脸的长发,轻轻别在耳后,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眉眼,嘴角眼里全是满足。

  真是迫不及待想把她娶回家!真是迫不及待,想把她变成名正言顺的骆太太。

  看了看时间,六点半,他爬起来去了卫生间洗漱,昨天洗澡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苏苏早就体贴地把他的牙刷毛巾给放在洗漱台上了。

  打开洗衣机,里面已经的衣服已经烘干了,灰色的秋衣秋裤,里面还夹杂着沈苏的蕾丝黑色秋衣秋裤。

  其实昨天晚上,他对着洗衣机愣神,并不是不会用苏苏家的洗衣机,而是,看到他们的衣服,一起放在洗衣机里面,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亲密。

  把自己收拾好,骆毅便出门了。

  七点十分,沈苏的闹钟准时响起,她不甘愿地关掉了闹钟,冬天起床离开被窝,其残忍程度堪比凌迟!

  咦?昨天,骆毅不是在的吗?他们还同床共枕了,这一大早,人呢?

  沈苏看了卫生间,看了客厅,看了厨房,都不在,除了沙发上还有着一床被子之外,没有其他存在过的痕迹。

  不不不,其实还有我们毅宝宝偷偷藏在你衣橱里的一套秋衣秋裤呢,只是你没发现,嘻嘻。

  说不失落,有些假;说失落,也有着矫情。

  总之,好心收留他一夜,他直接走人就是不对嘛?

  讨厌鬼……走了就走了呗,也可能真有什么事儿。

  沈苏自己洗漱好,拍上水乳,涂上面霜,想给自己化一个美美的妆。

  突然门口一阵嘻嘻索索的开门声,沈苏从浴室探出头去,这人拎着一堆的东西,好吧,既然是去觅食了,就不说你是讨厌鬼了。

  “你哪儿来的钥匙?”

  “就玄关那儿挂的那把,我怕万一我回来你还没起床再吵醒你就不好了。”

  哎呦,心思挺细腻的哦!

  “你怎么那么早?”

  “怕你起床又肚子饿。”某人可是有过被饿醒的黑历史的。

  “咦?水明楼的早点哎。”

  水明楼的早点很有市场,每天限量,七点之前打烊,像沈苏这样爱睡觉的小懒猫,绝计是靠不了自己的。

  “嗯,我去取车了,正好给你捎一份,不过不是很了解你的口味,就多买了一点。”

  岂止是多买了一点,这早饭够五六个人吃的了。

  “好,我去化个妆,你先吃。”

  沈苏缩回了脑袋,开始捯饬自己的脸,没在意身旁多了一个人。

  “这个刷的是什么呀?”

  陡然听到耳边的声音,沈苏快吓出一激灵了。

  “修容的,让脸更有立体感。”

  “那这个呢?”骆毅手指着其中一个正方形的透明小盒子。

  “腮红啊。”

  “现在腮红都长这样啊,电视剧里面的不一样。”

  请问你说得是古代电视剧里的胭脂吧,那才不一样呢。

  沈苏有些无语,毕竟直男嘛,沈苏直接拿出腮红在颧骨处刷开。

  “嗯,这个颜色好看。”

  “那当然,这可是Nars的高潮红。”

  呃,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气氛莫名有些诡异,沈苏赶紧给自己涂了一点唇膏,便推着骆毅往客厅走。

  “吃早饭吧,要迟到了。”

  安心油条又脆又酥,石磨磨出来的豆浆又香又纯,茶叶蛋更是浓郁扑鼻的清香,这是沈苏最爱的早餐搭配,竟然都齐全,不错不错!

  挑好了自己的,剩下的自然都是他的。

  “喏,你的!”

  “你这就够了?”

  “这……还不够多吗?”

  “你多吃点,养胖点,再来一个萝卜丝饼,特别好吃,我最喜欢的。”

  “我吃不下啊。”

  “那你咬一口尝尝,不喜欢我帮你吃完。”

  这敢情好,沈苏轻轻咬下一口,果然外皮酥脆,里面的萝卜丝馅儿软糯可口,完全没有白萝卜的辛辣,很好吃。

  可就这一口,这个饼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骆毅的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