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51

遇,见你 秋天blue 2928 2018-09-01 23:24:45

  左边沈苏和岳莱聊的眉飞色舞,时不时传来低笑声,而右边,骆毅的面前,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

  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好喝的,有什么好干杯的?

  沈苏虽然全程跟岳莱在说着话,可心思还是都落在她家毅宝身上,看着他把白酒当做白开水喝,越看越生气,便化悲愤为食欲,等到她终于吃得七八分饱的时候。

  这一场博弈,已经在无形之中进入了下半场,主角已经变成了自家的母上大人苏女士了。

  “罗毅啊,你这次休假待在娄城多久啊?”

  “妈,他姓骆,骆驼的骆。”

  想着就是因为老妈把人家的姓氏搞错,不然她早就能想到是他了,罗和骆,傻傻分不清的苏女士!!!

  而一旁的骆毅,却因为骆驼想到了她给他取得绰号“骆驼”,“小骆驼”的爸爸,只是她好像还没有叫过呢?

  “阿姨,这次过完小年就要回部队了,过完年,部队里面就有一批老兵要退伍了,大家想趁着新年,一起聚聚,而且明年年初,又有军演,实在是没时间在家过年了。”

  “小年?可不就是周五了吗?”

  “嗯,还有两天,没办法陪苏苏过年了。”

  说完,骆毅突然回过头,看着沈苏,他的眼睛,不似酒后的迷离,仿佛有星子落入其中,熠熠生辉。

  是啊,就剩两天了,这个会撒娇的毅宝宝,又要被国家征收走了。

  有点郁闷,却无可奈何……

  “苏苏会理解你的,你就放心回部队,没事的,她单身这么多年,活得好好的。”

  哎,果真是亲妈!

  “叔叔阿姨,苏苏是你们的女儿,我知道自己现在没有立场,但还是请求叔叔阿姨,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好好照顾她,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这一杯,我敬你们!”

  说完,也不等对方反应,便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白酒。

  他做人做事,从来都是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对于感情,亦是如此,他喜欢她,便追她,在意她,想和她共度一生,便以最大的诚意告诉她的父母。

  他愿意,让他们监督,给她一份踏实真诚的感情。

  在场的长辈,都是知天命的年纪了,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处事风格,什么样的人品,谁还看不出来吗?

  就算是老沈同志,对于这个小伙子,也是岳父挑不出刺儿了,他二话不说,也干了杯中的酒,苏女士原本就对这个小伙子喜欢的紧,所以下半场的博弈,几乎就这样,以四两拨千斤,让骆毅给解决了。

  所以,看着目前的局势,刚刚还被感动得眼泪汪汪的沈苏,突然有一种错觉:我家还是我家,我爹妈不一定还是我心中的爹妈了。沈家可能多了一个大少爷了,呜呜呜,这大少爷还是我给弄回来的。

  一场家宴,大家都是和乐融融的,父母对于骆毅表现得很是满意。不过也对,他无论外在,还是品行举止,都无可挑剔,父母又怎会不喜欢。

  “苏苏,你送小毅回去吧,他今天喝了不少酒呢。”

  苏女士言下之意,你好好照顾着,可沈苏感觉自己是被当成丫鬟使唤了,亲妈啊,你就不怕我们酒后……吗?

  “不行,我今天跟你们回家,我爸喝了酒,我送你们回去。”

  “你明天上班还是回城东吧,我跟你爸,不要你们担心,再说你那车技算了。”

  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嫌弃!

  “我开叔叔的车送他们回去,我妈反正也会开车,马路杀手,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照顾好表哥就行了。”

  “我……”马路杀手怎么了?不配拥有人权吗?这一大家子,现在就已经一个鼻孔出气了吗?这个人,一脸清醒,哪里有半分醉的样子!

  “果粒橙,你相信我,表哥肯定需要你好好照顾。”

  岳莱临走之前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沈苏只当是他脑子里脑补了一出满园春色。

  刚刚还热热闹闹的一群人,乌泱泱地全走了,瞬间只剩下他们俩了,一顿饭,沈苏能看出他的认真,他的在乎,可是欺骗总是让人生气的吧!功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不能抵过的。

  “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车明天再来开吧。”才不会说,是因为自己的车技过于“厉害”。

  只是下一秒,某人重重地砸在沈苏的身上,真的是砸,很疼的好吗?她下意识地就搂住了他的腰,结果可好,仿佛变成了树袋熊。

  “骆毅,你醒醒!”

  没反应。

  “喂,你醒醒啊,你很重的,你别装可怜了。”

  没反应。

  “你再这样把你扔在马路上了。”

  依然没反应。

  “哎……”

  即使认知里还是怀疑他没醉,可是她知道,永远不要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只能扶着他,认命地去打车。

  “师傅,水榭花都。”

  骆少校全程鹌鹑状,小鸟依人地靠在沈苏的肩上,醉得不省人事。

  喝喝喝,真应该把他扔在在马路上。

  车水马龙,霓虹璀璨,出租车已经在城东兜了两个来回之后,某人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沈苏认命地想:算了,我好心,收留一晚上好了。

  毕竟都十点多了,王叔王婶,小卷毛他们肯定都睡了,也不想惹他们担心,而且毕竟钱包烧不起啊!

  “师傅,改去蝴蝶湾吧。”

  “好咧。”

  兜了两遍城东,出租车师傅虽然高兴这车费赚的多,可是,如果两个小情侣游车河就算了,这一个醉的,一个沉默的,这车上气氛着实尴尬。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骆毅拖回了家,一抹额头,全是汗,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水,我想喝水。”

  刚扔到沙发上,某位爷就开始提要求了,哎……沈苏自己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赶紧兑了温水加了点蜂蜜,解酒。

  “喏,你起来喝。”

  沈苏拍拍他,递过去杯子,没反应,又拍拍他的脸,还是不动。

  “喂我嘛,”无辜脸,认真脸,你要宠我脸。

  “自己喝。”

  “不要,喂我。”

  “苏苏~~在我梦里,你就要听我的。”

  敢情这娇嗔劲儿,是以为在做梦,秒变毅三岁,怕不是人格分裂了吧?

  他安安静静地躺在沙发上,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与平日却大相径庭,沈苏从不知,原来醉酒之后的人,性情上能够有这么大的变化。

  一瞬间,明白了糖葫芦眼中的意味深长,应该是幸灾乐祸。

  “喂你,喂你,喝完蜂蜜水,赶紧睡觉!”

  沈苏从卧室搬来一床被子,这数九寒天的,客厅虽然开着暖气,还是害怕他着凉,虽然这个人,今天的举动,简直就是昭告天下,万一以后分手了,岂不是难看?

  (骆毅:见了骆家的长辈,就是骆家的媳妇,哪儿来的分手之说?)

  纠结半响,还是决定让他睡沙发反省反高官长记性,她转身就准备离开,刚刚出了一身汗,狂想去冲个澡。

  蓦然,手腕又被人握紧了。

  “苏苏,你给我唱睡眠曲好不好?”

  “别得寸进尺!”

  “凶我!呜呜~~”

  眼睛眨巴眨巴,这眉眼果然是一家子,与小卷毛无异……

  “你到底醉了没有啊?”

  “没醉,我才没醉呢。”很认真地摇着头!

  果然,喝多了的人是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的。

  “不对,我肯定醉了,不然我怎么会在你家呢,呵呵呵。”

  这幅死样子,果然是喝醉了无疑,她家老沈同志的酒量她是知道的,号称千杯不醉,这个人和他喝,无异于以卵击石。

  “你个傻瓜,干嘛陪他拼命喝?”

  想想最后桌上的两瓶白酒,一滴不剩,沈苏就烦躁,学什么不好,学喝酒,喝完了还这副傻样子,两岁智商!

  “是说我老丈人吗?”

  沈苏真的不想跟酒鬼说太多,不过却也知道他是真的在讨她爹欢心,诚然,他也成功了!

  “就是要把你娶回家,变成我一个人的……”

  这句话,即使骆毅说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沈苏还是听清楚了。是酒后胡言乱语还是吐真言?

  不管如何,这个男人把她放在了心尖上,是事实,她也想把他放在心尖上。

  转身便去卫生间接了一盆热水,拧了条热毛巾,给他擦脸擦手,一身的酒气真是难闻,帮他整理妥当,调好空调的温度,盖上被子,才自己去洗漱。

  她躺在床上,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有说不出来的纠结,一方面,她很生气他的故意欺瞒;另一方面,她又看到了他想和自己共度一生的认真。

  想生气,却又生不起来,只能懊恼自己,怎么那么心软,而且,他过完小年就回部队了。就剩两天的时间,那么短,如果自己还跟他置气的话……不想了,哎,她哪里还舍得冷落他,给他气受。

  而且,这份感情里面最先动心的是她,自卑的是她,患得患失的也是她,曾经他是她心中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如今,他却是那么安安静静躺在她家的沙发上,一墙之隔,而且现在的他愿意为她如斯,那么多的小心思,全是为她,她又有何可以指责他的。

  想通了这些,沈苏有些自嘲自己的矫情,困意袭来,便也沉沉地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