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48

遇,见你 秋天blue 3153 2018-08-18 00:31:26

  不同于刚刚的火急火燎,骆毅和沈苏闲庭散步般地回到了会议厅,其实吧,刚刚沈苏冲出去,大家的八卦之心就被熊熊烈火点燃,正好有人早就透过窗户看到了他们相携着走过来,所以一进门,就听到几个女人开始嗷嗷地起哄,场面一度失控。

  “哇塞,怪不得急急忙忙出去,原来是有帅哥!”

  “沈老师,藏的够深的啊!”

  “哎呦,情侣装呢今天穿着。”

  “屠狗现场。”

  …………

  平时跟这群人混的没皮没脸,没想到这一起哄,自己竟然先不好意思了。

  “好了,让沈老师介绍一下呗。”

  最后还是李老师看不下去,帮忙给沈苏解了围,这群人闹起来也太狠了点,可别把人家吓着了。

  “我男朋友,骆毅”,男朋友,这三个字,当他的面讲出来可真是,太害羞了。“其他的不许多问都是机密,他请你们喝咖啡哈。”

  沈苏机智地躲避着大家的追问,她知道大家肯定有一大堆的问题想要八卦。

  “呦,是wuli苏苏最喜欢的焦糖玛奇朵,小哥哥不错哦!”

  说话的是昨天熬了大半夜的西西,这咖啡简直堪比续命的,天知道,上午她快困成球了。

  “不好意思啊,不知道各位的口味,只能按苏苏的来,不要介意。”

  如此绅士又体贴的男人,大家怎么会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你们撒狗粮我们都不介意!”

  一屋子的女人,骆毅倒是没什么,丝毫没有尴尬,也是,作为一个少校,平时什么样子的场面没见过,更何况几个苏苏的同事。

  可是,沈苏就不一样了,就怕她们这群人心直口快,说些有的没的。

  不过,大家也懂得分寸,一时之间,会议室里面其乐融融的。

  “那个,我马上要上班了,你……”

  言下之意,你还不撤吗?

  “苏苏老师,你太不解风情了,在这儿没关系啦,要是不方便,我们可以撤的。”

  说话的是中三班的乐乐老师,平时就咋咋呼呼,说话很直白,也很爱开玩笑。

  大家难得看到沈苏有脸红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她很随和,做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没想到谈个恋爱,跟高中生一样,有意开她玩笑,大家都应和着让骆毅留下来。

  其实骆毅,一眼就看穿了大家的想法,都是一群吃瓜群众,唯恐天下不乱,跟他的那群兵一样。

  (吃瓜群众:看在星爸爸的份儿上,我们可是为你谋福利,哎,竟然变成了唯恐天下不乱!)

  他下午确实也没什么事,原本的计划也是跟她一起,没想到她又上班了。

  他是很想陪着她,不过看着沈苏一脸为难,刚刚的言辞之间,也是希望他先走,他明白她的害羞,就不难为她了。

  “我下午还有点事,还是先走了,下班来接你。”

  “我送你出去吧。”

  看着两人出去的背影,会议室里又炸开了锅。

  “毅宝,你没生气吧?我……”

  “我明白,没关系的,你怎么想的我都明白,”说完在她额头上印上一个吻,“下班了来接你。”

  “我爸晚上来接我回家,”中午的相亲挪到了晚上,这句话沈苏怎么也说不出口。

  “也行吧,真想带着你去私奔。”

  沈苏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真想把他带回来去虐相亲对象。

  “好了,我走了,明天来接我上班吧。”

  这么好的男朋友,还是不要藏着掖着的好,就这样吧,今天的相亲就当让老妈死心,以后,就看他们什么时候发现了?

  (猜中的开头,没猜中结局……苏苏,你以为你的毅宝是吃素的吗?)

  “今天还住在城西?”

  “嗯。”

  “那就好。”

  沈苏有着纳闷,那就好是什么意思?

  原本想着晚上的饭局,直接接上苏苏一起去呢,可是奈何准老丈人又杀出来了。

  认命地调转了车头,往城西方向驶去。

  原本,他想着,苏苏要相亲,自己呢,现在名不正言不顺,不能说些什么。

  可是,刚刚苏苏那意思,她今晚回家,明早接她上班,那意思,不就是自己可以光明正大了吗?

  城西一个高档小区——京华园,岳莱正在书房里面研究新开的课题,虽然他还是大四的学生,明年六月才毕业,不过已经保研成功,而且他的研究生老师已经开始带他参与新课题的研究了——唐宋时期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寺庙遗址考察,预计年后就开始了。

  听到楼下有门铃在响,他也没当一回事,他的父亲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每年年关前,总有很多的学生来拜访。

  桃李满天下,他,习以为常了。

  只是,这一次,门铃响了很久都未曾停歇,咦?老妈去哪儿了?

  岳莱顶着鸟窝头,去楼下开了门,突然一只小狗窜到了他面前,扒拉着他的裤脚。

  “肉包!”

  女孩子的声音好像浸过水一样,润润的,软软的,一声呵斥,却毫无威严。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是隔壁的住户,我叫景乔,我刚刚溜肉包,把手机钥匙忘家里了,我可以借你电话用一下吗?”

  岳莱顿在那里,没有说话。

  “是不是不方便?没关系,打扰了!”

  女孩子说着就要离开,其实她也是纠结好久才决定敲门求助的,没想到这个邻居,怪怪的。

  “不是,我……你进来吧。”

  衡量再三,景乔抬脚跟上岳莱,轻轻带上了门。

  “我去拿手机,你随便坐。”

  岳莱走在楼梯上,心思却有些乱了。在楼上翻了半天,也不记得昨天把手机扔在哪里了?心里又觉得把人家一个人留在楼下不好,便匆匆下了楼,想着要不就用座机吧。

  可是,一到楼下就傻眼了。

  楼下沙发上坐着三个人,她,他妈妈,他表哥。

  什么情况?

  “莱莱,你怎么回事,把人家女孩子一个人扔在楼下啊?”

  “我,我上去找手机了。”

  岳莱还处于放空状态,怎么找个手机的功夫,横空多出了两个人。

  “手机重要还是人重要啊?”

  岳妈妈原来是事业单位上班的,退休之后,整个人闲下来没事儿做,就想管小辈们的事儿。

  这不,外甥和苏晴家的女儿总算定下来可以见一面,她算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今天出门就去买了个水果,在楼下就遇上大外甥了,说有正事儿说,说就说吧,没想到,回家却发现自家的门微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坐在沙发上,还有一只可爱的小萨摩。

  饶是阅人无数的岳妈妈,此刻也有些语塞,这什么情况?岳莱呢?

  “人重要人重要。”

  岳莱哪能不了解自己的母亲,只是,这样大家都很尴尬啊。

  果不其然,人家姑娘的耳朵尖都是红的。

  “阿姨,我就借个手机,给我朋友打个电话。”

  言下之意,阿姨,你好像,想多了。

  “好好好,你打电话要紧。”岳妈妈赶紧拿过茶几上的手机递过去。“乔乔,你别见怪啊,我家这臭小子脑子都用在考古上了。”

  岳妈妈属于自来熟的那一类,刚刚人家才自我介绍,才一会儿功夫就管人家姑娘叫的亲热的不行,这臭小子,手机就在茶几上,说什么上楼找手机,眼睛是瞎了吗?

  因为大家都盯着,所以景乔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请求她的朋友帮她把备用钥匙送过来。

  “乔乔,你朋友还要一会儿才能过来吧,来,你先吃点水果,在这等会儿好了。”

  岳妈妈看到这姑娘,白白嫩嫩,仿佛能掐出水来,心里喜欢得不得了。

  “那个舅妈,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岳莱,你把书房借我用一下。”

  岳妈妈这儿正一腔心思扑在景乔身上呢,没想到自家外甥的情商也真是堪忧。

  “行,你随便用,不碰我电脑就行。”

  那可是他熬了好几个通宵整理出来的材料呢。

  岳莱处于纠结的状态,一方面呢,他很希望有人在,气氛不会太过尴尬,另一方面呢,他又很希望多和她待在一起。

  “不好意思,你是沪大的吗?”

  两个人,一男一女,第一次见面,总归是尴尬多于一见如故的。

  景乔原本只是想借个手机,没成想,现在还在人家家里做客。

  他妈妈也太热情了一点吧,只是,这张脸,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的。

  她把自己脑子里可能见过他的场景,地方都过滤了一遍,最后才问出口。

  岳莱在心里傲娇了一下下,原来那天她也注意到他了呢。

  “马上就是了。”

  “嗯??”

  什么意思?

  她微微挑着眉,有些不解。

  “九月份就是沪大的研究生了。”

  “那你可真厉害!沪大的研究生很难考的。”

  岳莱露出一个的确如此的表情,但不是骄傲,而是傲娇病又犯了。

  “你在沪大见过我吗?我只是去过一次?”

  岳莱想那次看见她,是在沪大的大草坪上,她正在陪她的萨摩,那时候比现在还小一号,她看着肉包,眼里全是光芒,闪了他的眼。

  “我不确定是不是你?就问问。”

  “你是沪大的学生吗?”

  景乔摇摇头,脸上有些羡慕,“我是沪艺的,学美术专业。”

  “学美术很好啊,我可羡慕搞艺术的,有创意有想法,我是搞考古的,每天都在刨地挖土。”

  看景乔有些颓丧,岳莱没来由地有些揪心。

  刨地挖土,亏他想的出来,成功被逗笑。

  “你真搞笑!”

  要是被自家老爹听到原来考古被形容成刨地挖土,估计头顶会气出青烟的。

  “对了,你一个人住吗?”

  听她说朋友送钥匙,应该是一个人住的吧,岳莱猜测。

  “嗯,刚从家里搬出来。”

  本来不应该告诉一个陌生男人这些事关安全的隐私消息,可是,没来由地就觉得他是值得信任的。

  “那以后远亲不如近邻,你可以来我家做客,我妈很热情好客的。”

  (岳妈妈:以前不总说我没事找事,对谁都好,是脑子不好吗?现在怎么又变成你撩妹的跳板了呢?)

  “好,谢谢。”

  “多个朋友总归是好的,我好像还没跟你自我介绍,我叫岳莱,可以叫你乔乔吗?”

  岳莱礼貌地伸出来手,好像这个流程很慎重一样。

  “嗯,你好,岳莱”

  景乔礼貌地回握了她。

  其实,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正儿八经地喊他大名了,大学同学喜欢叫他莱仔或是阿莱,听她这么一叫,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好,乔乔。”

  两秒的沉默,却让两人对于这个严肃而诡异的气氛,不约而同地笑了。

  “咚咚咚……”

  敲门声很有节奏,也很礼貌。

  “应该是我朋友来了。”

  刚刚电话里景乔说了自己在隔壁,这一层也就只有两户人家。

  看着景乔雀跃地去开门,岳莱有些吃味,就那么想回去吗?

  (景乔:不好意思,岳先生,虽然说要做朋友,但也改变不了我们不熟的事实啊。)

  果然,门开的下一秒。

  那个眉目如画的姑娘,脆生生地来了一句:“我先走喽。”

  “呃……好。”

  伴随着好的是,一声闷闷的关门声,再见还没说呢。

  好吧,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被别人嫌弃过呢。

  岳莱摸摸鼻子,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发型,真特么糟心!

  算了,来日方长,去看看他的大表哥和老妈在商量什么大事,还非得征用他的书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