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45

遇,见你 秋天blue 3053 2018-08-05 23:15:04

  打开单元楼的玻璃门,扑面而来的妖风,冷得直哆嗦。

  楼底下,一辆白色的奥迪A6大大咧咧地就停在路牙子上,沈苏刚准备吐槽哪个炫富的车怎么乱停乱放,没有公德心。

  那边骆毅已经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咦?他叫滴滴了?

  沈苏疑惑地看着骆毅,而他只是示意她带着狗狗上车。

  “哈喽,果粒橙,不对,表嫂好!”

  看到驾驶座的岳莱回过头,还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没想到这个车竟然是他的。

  安顿好沈苏和狗儿子,骆毅才关上车门,转身去了副驾驶。

  “你别跟我贫,你怎么在这儿?”

  “果粒橙,你好像变凶了,还不是我表哥啊,他说请我吃晚饭诱惑我,让我来给你们当司机,我这不是吃人的嘴短吗?”

  你这厚脸皮,还有吃人嘴软这一说吗?

  “哎呦,这小狗好可爱,你怎么也喜欢养狗?叫什么名儿?”

  “Lemon,不对啊,也?谁喜欢养狗?你暴露了?”

  “我就那么一说,没谁,名字倒是挺可爱的。”

  “汪汪——”

  轻轻叫了两声,表示你这人真有眼光。

  凭着一起喝果粒橙,吃冰糖葫芦的交情,沈苏能看不出来岳莱的心虚,才怪呢!不过,不说拉倒,总有一天会说的!

  吃瓜,挖八卦这种事情,从来都不能操之过急。

  “你们去吃晚饭啊,真好,我还要回城西。”

  “改天再回去呗,难得聚聚。”

  回家有那么重要吗?

  “我妈那人你还不知道,不回去等着被通缉啊?”

  想一想,人生真够艰难的,在外面现实会逼迫你!在家里,老妈会想方设法,折磨你!

  “有我哥你怕什么?”搞不明白,都二十五了,怎么还跟个十五的小姑娘一样?

  “她要回去相亲…”

  骆少校咬牙切齿地来了那么一句。

  “呦呼~~原来我家表哥还没见过丈母娘啊,不对啊,果粒橙,我哥这仪表堂堂,你怎么不带回去,真留着过年啊?”

  骆毅上了车,听着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自己插不进去嘴,本来有些不开心,不过自家表弟这话听着还算靠谱,自己怎么就要被金屋藏娇呢?

  “你少管我,我有我的打算。”

  只有真正共度一生的人,才需要得到父母的祝福,他们之间的感情,于她,只是喜欢+若干,还没上升到爱!

  那于他呢??她不知道。

  车子一路平稳地行驶着,Lemon很少坐车,此刻,像极了好奇的孩子,趴在窗户上欣赏雪景。

  沈苏安静地享受着无比乖巧的Lemon,此刻真是萌到人心坎里了。

  骆毅和岳莱聊着一些日常的话题,沈苏没在意,也没听清他们在聊些什么?

  “叮咚~叮咚~”

  “咦?苏苏老师,你来了,小毅。”

  “宸宝呢?”

  “在房间里玩拼图呢,刚刚还出来看你们回来了没有。”

  “王婶,还记得我吗?”

  岳莱是个很会来事的小伙子,有他在,根本没有冷场一说,简直和楚河有的一拼,不过比楚河成熟周到也是真的。

  呃,毕竟年纪在那儿,比楚河多吃了四五年的饭呢。

  “记得记得,岳莱吗?不过你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好几年前呢,”

  “王婶就是厉害,还记得我。”

  上次,岳莱来水榭花都,还是大表哥骆然刚出事那会儿,骆毅把小卷毛带出来住,那时候水榭花都也才刚刚装修好,舅舅舅妈让岳莱岳好来劝他,孩子还小,不要让外人照顾。

  虽然王叔王婶在老宅也有些年头了,但孩子还是有个亲人在身边比较好,而恰恰骆毅又常年在部队。

  只是后来,结果也在这儿了,根本劝不住。

  “呀,苏苏来了,哇,我的Lemon也来了……”

  (Lemon:我怎么就是你家的了?)

  听到声音的小卷毛,直接从房间里面冲出来,差点直接撞在沈苏的身上?

  不过,立马被骆少校灵巧地拎开,“能不能成熟一点?”

  你跟一个四岁的孩子说成熟一点,骆少校,你怕不是颗鹤顶红,有毒吧?

  岳莱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表哥跟岳老头,也就是他爸,一个德行。果然啊,外甥随舅舅!

  感觉自己好像曾经就是宸宸的角色,被嫌弃,被嫌弃,永远被嫌弃,真是可怜!

  “宸宸,还认识我吗?”

  刷波存在感吧……

  小卷毛,困惑地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眼熟

  “我是岳莱叔叔啊。”

  “哦,你是好好阿姨的哥哥。”

  好吧,看来自己妹妹三天两头给这个小娃娃买吃的,也是有用的。

  自己的定位就是好好的哥哥,好吧,看来是要好好给自己的形象分拉拉高了。

  “噗嗤”

  一看就是平时不花心思的,指望谁记住你啊,还看,今天也不知道买礼物带来,差评!!

  (岳莱:我是临时被拉过来当司机的,礼物会补上的,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嘛!)

  “果粒橙!”

  岳莱有些气恼,察觉自己的一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地位有些不保,无来由地……郁闷!

  “还怪别人,谁让你一年到头见不到人啊。”

  骆毅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只有当事人知道这排山倒海的威力,多么痛的领悟!

  (岳莱:我一边考古一边考研我容易吗我?委屈巴巴……)

  “小卷毛,今天我把Lemon拜托你照顾一晚上好吗?”

  沈苏郑重地拜托小卷毛,似乎他并不是一个孩子,而且一个小大人了。

  “好啊,我办事你放心!”

  那神气的模样,别提有多讨人厌了!当然这是骆少校的泡了醋的心里活动。

  “好了,我们走了。”骆毅牵过沈苏的手,回头对岳莱说“想吃什么告诉王婶,冰箱里没有的你载王婶去菜场买也行,反正还早。”

  骆毅说完,抬脚就走了,沈苏只能被迫跟着出了门,耳边还剩下岳莱的声嘶力竭:“不是说好请我吃晚饭的吗?我还指望山珍海味,鲍鱼珍馐呢!切~~~”

  明明是吃大餐,他才甘愿当车夫的,现在又被坑了。

  “你走慢点。”

  进了电梯,沈苏才缓过来,哎,每次都被拽着就走了,跟谁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我不快点,估计五点都出不了门。”

  ???有那么慢吗?

  “小卷毛,Lemon,岳莱,王叔王婶,你谁都要打个招呼,嘱咐几句,还不要到六点。”

  呃,想想好像也是的呢!

  没想到,这么了解我!小样!

  不不不,我只是不喜欢你多和别人说话而已。

  还是熟悉的车型,还是熟悉的迷彩色,怎么看怎么帅气!

  “对了,我跟你说啊,晚上的时候Lemon要喂…………”

  一上车,沈苏就开始巴拉巴拉地跟骆毅交待Lemon的情况,从吃喝拉撒讲到生活习惯,从身体变化讲到各项指标,仿佛不是蹭一晚上的觉那么简单,而是被卖出去的感觉。

  “苏苏,我可以打断一下吗?”

  察觉到自己好像确实是说得蛮多的了,“你说”迷之尴尬……

  “我现在送你回家明天见一个男人,你竟然不安抚我就算了,竟然还一直提那只白胖子!”怨气很重的样子啊,“有情绪了!”

  从怨夫变成小奶狗,分分钟,不破功!

  “我这不是怕晚上白胖子给你带来困扰吗?”

  说自己没有绰号,可给别人起起绰号来,真是信手拈来,“小卷毛”“白胖子”,以后说不定还有什么“黑煤球”“花姑娘”啥的了。

  纯属搞事情!

  “反正不开心。”

  你的毅宝,有情绪了,要哄的那种!

  “好啦,我明天吃完午饭下午就去找你好不好啊,你别这样,要不我让我妈揍一顿,明天管他什么牛鬼蛇神,我都不见了?”

  明知道,沈苏故意说话堵他,可他就是舍不得她,哪怕被她妈妈说两句,他都会心疼的。

  “我只是想在你的眼里,你的心里多占据一些地位。”

  明明是如此煽情的桥段,按照电影的桥段应该是女主感动不已,然后情不自禁,男主靠边停车,一通激吻……

  只是,现实并非如此,“那个我还有最后一条要告诉你,你睡觉锁好门,不然Lemon会爬床的。”

  “沈苏!!!”这咬牙切齿的意味,很是浓烈啊,你丫的不解风情!“爬床?爬过你的床?”

  如果有特效,骆少校的鼻子耳朵肯定是冒着烟的,不过可以脑补出画面。

  “呃,是的。”

  沈苏以为回答完,骆少校又要暴走了,没想到,果然人生处处有惊吓(不一样),根本不按台本走。

  “那改天我也去。”

  去哪儿?去干嘛?你说你要干什么?别说是我想污了。

  沈苏看了骆毅半晌,见他淡定得一如往昔,都快怀疑自己产生幻觉了。

  “你别直愣愣地看着我,我心脏快受不了了,你是高压电吗?沈苏同志。”

  骆毅同志,你知道吗?你这说起情话来的本领,堪比去哈佛进修过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