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33

遇,见你 秋天blue 2957 2018-07-10 23:09:38

  雪,踩在脚底下是嘎吱嘎吱的,很好玩,即使才走了短短几步路,小人儿也是非常享受和满足。

  车一启动,骆毅体贴地把暖气开足,不一会儿,沈苏就把自己的外套还有小卷毛的外套都脱了。

  从后视镜里面看着两人的互动,有爱又温馨,可是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心里有些吃味,带上小灯泡,他的苏苏就不属于他的副驾驶了。

  “苏苏,我们中午吃什么?”

  总得给自己刷一些存在感什么的。

  “宸宝想吃什么?”

  得,骆少校一口老血快喷出来了,在苏苏心里,自己根本没什么存在感,白问了。

  “苏苏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话说这年头,谁还没点撩妹技能傍身呢?

  “要不我们去吃炸鸡喝啤酒吧,骆毅,之前发火的一部韩剧里面,初雪就是吃炸鸡喝啤酒的。”

  “没问题啊,你想吃什么都陪你去。”

  警察蜀黍这里有人狂撒狗粮三斤,有没有人管管?

  沈苏快速地在软件上,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炸鸡店——Gardens。

  雨雪天气,减速慢行,到的时候差不多十一点多的样子,店面不算太大,典型的韩式装修,黑白色调为主,砖头样式的背景墙面,简洁干净,配上一些绿植,加上玻璃上面一些冬日元素的小贴纸,看着还算干净舒服。

  雪天的工作日,有闲情逸致来吃炸鸡的人并不是很多,更何况,当年大热的初雪炸鸡,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沈苏之所以念念不忘这个梗,只是因为当时没有人陪她做而已。

  “阿倪阿塞哟……”

  韩国小哥哥,很大可能不能正宗的,一个个很礼貌地在门口迎宾,用韩语打着招呼。

  沈苏他们选了一家靠窗的座位,木质餐桌加上同款木质小沙发,配上明黄色的靠垫,不过不同的座位用不同颜色的靠垫,给人的感觉倒是有些像是咖啡店。

  小哥哥马上贴心地送上了柠檬水和菜单。

  鉴于沈苏的主要目的就是吃炸鸡,所以在小哥哥的推荐下,沈苏就点了一份炸鸡全家福,其他的还给小卷毛点了一份芝士虾球,水果沙拉,以及石榴汁。

  平时本着少油少盐,营养餐为主的小卷毛,此刻内心的窃喜与激动真的是难以言喻,终于可以胡吃海塞些不一样的美食了。

  “苏苏,你今天答应我妈了?”

  骆毅想想就有些开心,好像得到什么庄重的承诺似的,一路上整个人的状态就有些亢奋,现在坐下来终于可以说说了。

  “什么?”

  沈苏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答应什么了?

  “去我家做客啊!”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忘记呢?

  “哦,对啊,怎么了?”

  沈苏有些装傻的意味,没办法就是想逗一逗某人。

  “没怎么,只不过你知道答应我妈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似乎想从他的口中听出什么重要的信息。

  看着无辜脸的沈苏,骆毅有些气馁,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吗?他从来逻辑分析能力一流。

  “没什么。”

  偏偏还不能跟人家置气,喜欢一个人,哪怕自己气坏了,自己心里憋屈死了,也要忍着。

  骆毅端起柠檬水,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需要好好安抚一下受伤的小心灵。

  “喂,”沉迷在喝水中的某人,一时怔忡,“喂,这是生气了?”

  沈苏又喊了一声,骆毅才缓缓抬起头,一脸茫然,刚想说“没有生气,”却被打断了。

  “啊呀,刚刚逗你的呀。”

  继续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想看看她到底想说什么,只是这样的直视,沈苏心里有些发毛,“我下次去的时候,记得跟你爸介绍我。”

  “咦什么身份?骆梓宸的老师?”

  “你……”

  气得说不出来话的那种,你是猪吗?

  “说女朋友?”

  “随你。”

  还真是害羞,不过听了她的话,整个心都跟着荡漾起来了,有女朋友了这就?忍不住在她蓬松的脑袋上拍了两下。

  “我又不是Lemon,不许这样拍我。”

  沈苏瞪着一双大眼睛,认真严肃地抗议,他却顺势握住了她的手,“收到!”

  只一瞬间,便放开了。

  正好,全家福炸鸡上桌了,化解了沈苏的羞涩和尴尬。

  “好了,快尝尝看。”

  刚刚出锅的炸鸡,热气腾腾,红色的酱汁上面撒着白色的小芝麻,味道浓郁醇香,让人食指大动。

  “小心烫。”

  原本想转移沈苏注意力的骆毅,现在发现自己真是多虑了,这样子哪里需要自己来提醒。

  需要提醒的恐怕是不要烫到嘴巴才对!

  沈苏小心翼翼地拿出了几块放在小盘子里面,给小卷毛凉一凉。

  而一旁的骆毅却是为她,这体贴值,满分!

  温馨的场景不过持续了几分钟,沈苏才刚刚开始自己的美味之旅,总有刁民要害她。

  “咦,骆大哥,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刚刚咬了几口,沈苏正感叹这家店的口味不错,却被人给打断了,而且还是一个香香美人。

  何为香香美人,因为沈苏先闻到的是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本来味道说不上难闻,不过太重了就有些呛人了。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嗯,怎么形容呢,呃,这大冬天的,还穿着丝袜皮裤的姑娘,是真豪杰!(真的只有一层薄丝)而且妆容很成熟,很魅惑的御姐型!

  默默一比较,沈苏觉得自己就是阳春面,而人家就是十全大补汤。

  “我是张晓的妹妹暮暮啊,你还记得吗?”

  看骆毅明显毫无表情的脸,香香美人又开始自我介绍了。

  “嗯,我记得。”

  张暮一听,明显比刚刚更加激动了,原来骆大哥还记得她呢,当年她去北京军区看哥哥,那时候她才十八岁,正好遇见过骆毅,当时就觉得这个男人宛如神祇,帅气逼人。

  后来哥哥职务调整,离开了北京,从此她再没见过他,没想到竟能再次遇见,更没想到,他还记得她……

  沈苏看着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的香香美人……想说,真当我是透明的吗?

  “那个,骆大哥,好久没见了,方便我跟你们一起吃吗?”

  沈苏一听,一股无名之火蹭蹭蹭,当着她的面,不跟她打招呼就算了,还勾搭她男人,这是挑衅她呢?还是挑衅她呢?当她没有脾气是不是?

  骆毅一听,也有些不舒服,这打过招呼,不就该走了吗?怎么还这么自来熟?是脑子被冻坏了吗?

  他跟她哥哥熟是一回事,跟她不熟好吗?何况没看到人家在约会吗?

  “亲爱的,小卷毛他不太喜欢跟陌生人一起。”

  一句话,惊了三个人。

  骆毅:苏苏喊他亲爱的,第一次!激动,激动,还是激动,已经词穷了!

  张暮:骆大哥结婚了?不可能?四年前还单身,没道理孩子这么快这么大了!

  小卷毛:亲爱的?苏苏喊的是叔叔??不过苏苏说他不喜欢陌生人倒是是真的。

  这个锅,他来背好了。

  于是,骆梓宸小朋友很给力地看了香香美人一眼,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那叫一个委屈巴巴。

  沈苏:哇撒,世界欠小卷毛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骆毅:嗯,表现不错!不过,是学坏了。

  张暮:我没有那么吓人吧!

  小卷毛的哭声又响亮又急促还夹杂着委屈,引得店里面所有人都投来好奇的视线。

  香香美人被观望得有些尴尬,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骆毅,可惜某些人的怜香惜玉之心,是比较单一的。

  所以……

  “呃,不好意思啊,所以,可能张小姐需要自己找位置了。”

  给你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样一来,张暮是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再在这家店里面待下去了。

  枉她从未在男人身上栽过跟头,她交过的男朋友估计十个手指头是数不过来的。

  没想到,遇到这种极品!

  张暮狠狠地看了沈苏一眼,这女人什么来路?要说真是骆毅的亲爱的,她才不信!

  “那好吧,我还有点事,下次约。”

  看着香香美人气的扬长而去,沈苏目光幽幽地看了一眼骆毅。那眼神,骆毅只觉得让人感觉有些心慌,好像梦里一脚踩空的那种感觉。

  沈苏表示:我就看看不说话,你看着办!

  五分钟过去了……

  骆毅笑得一脸明媚,刚刚自己怎么就钻牛角尖了呢?又不是自己招惹的烂桃花,有什么好心虚的?

  而且刚刚苏苏还管他叫亲爱的了呢?

  五分钟过去了~~

  沈苏一直等骆毅的解释,这香香美人跟他有什么爱恨情仇?不不不,是感情纠葛?也不对,渊源?

  总之,有求生欲的男朋友总会强行解释一波吧。

  这人倒好,沉默了五分钟以后,竟然笑了,这到底顿悟了什么玩意儿?是不是找了个大傻子!

  “你笑什么呢?”

  “苏苏,你叫我亲爱的了!”

  呃,沈苏扼腕,所以呢?然后呢?这就是你沉默了五分钟以后总结出来的?

  “呃,又怎么样呢?我还叫小卷毛亲爱的呢!”

  沈苏轻轻捏了捏小卷毛的小肉脸,刚刚的表现非常出彩,简直影帝来着。所以,夹一块肉肉好好犒赏一下。

  “好吧,没怎么样,我高兴就行。”

  他的苏苏不愿意承认就不承认好了,反正他听见了,很开心就对了。

  “骆毅同志,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吗?实习期就这么肆无忌惮么?”

  有人揣着明白当糊涂,这样的事情,不能姑息养奸,一定要解释清楚事情原委,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但是前提是她知道。

  看着一脸不高兴的沈苏,骆毅心里却挺开心的,哪有人质问得如此不强硬,真是太可爱了。

  “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某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还在那儿看着她直乐呵,沈苏就有种想要立家法的冲动。

  (骆少校:苏苏,家法是什么?可以吃的吗?)

  偏偏某人就是金口难开,原本沈苏不打算刁难骆毅,这样的情况其实一下子就能看出来事情的大概原委,只是自己想那么作一下下。

  现在可好,作不下去了,独角戏是最难唱的。

  蛮横耍过了,威胁用过了……

  “算了,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了。”

  沈苏想想有些委屈,有些懊恼自己的作,同时又觉得骆毅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哄她呢,情商有这么低的吗?

  现在还没有成为正式男朋友就这样了,以后自己还不是被他吃的死死的,毫无地位可言。

  呜呜呜……

  委屈巴巴……

  她低头猛吸了几口石榴汁,结果因为心急,呛得直咳嗽,整个人眼泪汪汪,好不可怜。

  骆毅心想,自己好像玩过头了,赶紧起身,帮沈苏拍着后背。

  “我没事。”

  沈苏抗拒地往旁边挪了挪,浑身散发着:本宝宝不开心,快哄我呀,快哄我呀。

  不过碍于有个锃光瓦亮的大灯泡在,骆毅的哄人技能根本得不到好的发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