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32

遇,见你 秋天blue 3018 2018-07-05 23:29:15

  “这是闹什么呢?”端着泡好的西湖龙井,骆母一出厨房,就看到两个人的互动,心里挺高兴,“骆毅,不许欺负苏苏。”

  骆毅说他妈妈很和善是一点也不夸张的,眼角带笑,眉间温婉……

  听到她的话,沈苏悻悻地收回手,脸颊微烫,有点心虚。

  “妈,我哪敢欺负她啊!”

  话一出口,着实引人联想,好像小夫妻和婆婆的对话一般。

  “苏苏啊,来尝尝阿姨泡的西湖龙井,很香的,而且是雨前的哦。”

  怕苏苏不好意思,骆母很有眼色地转了话题,骆毅却忍不住咋舌,这雨前龙井,老妈可是难得拿出来招待人的,看来苏苏是真得老妈欢心。

  其实才不是呢,刚刚骆母一打开门看到一个小姑娘跟在儿子身边,起初是惊诧的,但是却发现这小姑娘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的。

  刚刚她泡茶的时候一想,可不就是被儿子藏起来照片的那姑娘吗?

  这姑娘还是他小姨介绍的那一位吗?没成想是真有缘分,相亲宴没见成,却还是遇见了。

  “嗯,谢谢阿姨,我不太会品茶,只能说真的好香。”

  沈苏轻轻启开杯盖,一股浓郁又淡雅的茶香扑鼻而来,真的让人很舒服。

  不知是茶的热气还是屋里的暖气,熏得她小脸颊红扑扑的。

  “阿毅也不会品茶的,每次也都是闻闻茶香,说来也是阿姨的不是,你们年轻人应该不太喜欢茶叶吧。”

  “不不不,阿姨,我虽然不会品茶,但我爸也是个龙井爱好者,这茶香闻着亲切,我很喜欢,倒是阿姨别嫌弃我糟蹋了您的好茶。”

  害怕骆母误会自己不喜欢,赶紧解释,真诚又得体。

  “你喜欢就好。”

  骆母对于沈苏表现很是满意,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年龄不大,却很淡定很大气。“对了,你跟小毅是怎么认识的?”

  “我是小卷……宸宝的老师。”差点就一时口误,跟着男神一起叫小卷毛了。

  “哦,原来,宸宸说的苏苏老师就是你啊,真是不好意思。”

  “阿姨你说哪里的话,我和宸宝也是投缘。”

  “是啊,是啊,都是缘分。”

  骆母心里想着,这姑娘上辈子可能欠了他们老骆家的,这大的,把人家惦记在心上,这小的,天天把人家挂在嘴边上。

  “对了,苏苏,你们也放假了吧。”

  骆母看着旁边眼睛都快黏在人家姑娘身上的儿子,暗暗想着今年过年总算不用再叨叨他找对象的事情了。

  不过话说儿子这出手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一点,这偷照片才是昨天的事儿吧?

  果然优秀!

  言下之意,放假了,你们就可以多约会了。

  “阿姨,没呢,这不是下大雪么就暂休两天,学校善后工作还没好呢。”

  “那你们老师倒也是蛮辛苦了,这都年关了。”

  “还好还好,我们还算有寒暑假的,各行各业都没有的福利,不过最辛苦的应该是骆毅他们吧。”

  想想军人才是最辛苦的职业吧,他们身负重任,保家卫国,舍小家为大家,没有放假一说。

  虽然沈苏说得不过都是大家知道的事实,不过这听在别人耳朵里,可不是这种意味了,尤其是面前这两个人。

  骆毅:现在苏苏就知道心疼他了,真好。

  骆母:这姑娘会心疼儿子,不错!

  当沈苏后知后觉地发现骆母慈爱的目光和某人一脸满足的表情,又回忆了一遍刚刚自己的话,好像没什么问题啊。

  网上不是有句话嘛:我们所有的安宁,是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苏苏,你来了!”

  外面的动静不大也不小,按理说,是不会吵醒骆梓宸小朋友的。不过不知道是他不习惯锦绣公馆的床?还是和沈苏有某些磁场上的感应?

  小卷毛赶紧从楼梯上下来,旋转楼梯本来看着就比较危险,看着他倒腾的小短腿,沈苏赶紧冲过去。

  “你倒是慢一点啊,小心楼梯!!”

  对于沈苏来说,这完全就是一种职业病,因为看到孩子做危险的动作,自己下意识就是去阻止。

  可,骆少校就表示:本宝宝不开心了。

  “苏苏,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找叔叔的?”

  沈苏抱着小卷毛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回头,果然骆毅和骆母都一脸好奇地看着她,好像真的非常非常期待她答案的样子。

  这个问题,和女朋友和妈掉水里,先救哪一个有什么区别?

  小卷毛,你好样的!就会给我出难题。

  (“我和叔叔一起来接你出去玩!”这好像怪怪的。

  “我当然来找你啊。”好像很敷衍啊,是个标准答案,不过不是个完美答案。)

  “嗯,你猜啊?”

  踢皮球这件事情,沈苏在家的时候,老沈同志可是做的得心应手,这一点真传还是有的。

  “肯定是来找我的,我那么可爱,对不对?”

  “对对对!”

  沈苏暗暗给小卷毛点了个赞,这么小就这么自恋,厉害了,我的小卷毛!

  那边的骆母,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互动,心里很欣慰,宸宸这孩子,和然然倒是不太像,然然谦和内向,话不多,做事却周到。

  因为她带宸宸不多,他小时候,因为自己自私,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狠心没有带大这个孩子,所以这些生分是很难弥补的。

  现在,四年过去了,小毅有意把宸宸带回老宅和他们老俩口培养感情。这孩子虽然不排斥,却也礼貌中带着疏离。

  现在看他和沈苏在一起的样子,应该才是他的本性吧,和他的妈妈一样,古灵精怪。

  骆母有些感慨,伸手拍了拍骆毅的肩膀,眼里的意思很明显:这个女孩子,算你有眼光,好好对人家。

  “奶奶,苏苏老师肯定是来带我出去玩的,你和叔叔在家要听话啊。”

  看到苏苏来了,小卷毛连带着心情也是阳春白雪一般。

  骆母对于小卷毛的童言童语,感到特别好笑,让她刚刚有些酸涩的心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孩子果然有是治愈人心的力量。

  而一旁的骆毅,就真的黑脸了,忘恩负义的坏家伙,竟然在他面前,公然挑衅,抢他的人,还从来没有人从他的手上成功抢到过什么呢!

  和骆毅相处,沈苏多多少少还是摸清了他的性格,和小卷毛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像个争宠的小孩子。

  她一看骆毅的脸色,果然……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然后就接受到了少校大人,一脸受伤加幽怨的表情。

  呃,她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吧。

  “可是,宸宝,只有我们俩的话,可能走一天才能到我家了。”

  “嗯,那……让叔叔给我们做司机好了。”

  请问只能被作为司机邀请的骆毅先生,你有什么获奖感言吗?

  “我的车可不是谁都能坐的,骆梓宸,赶紧去洗漱干净,换好衣服,十分钟,过期不候。”

  反了天了还,这个臭小子最近有些恃宠而骄了,恃了谁的宠?可不就是他这个未来小婶婶啊。

  “哦哦,”小卷毛不情不愿地从沈苏的怀抱里爬出来,一个落寞的小背影缓缓上楼。

  “苏苏,你跟妈说会儿话,那个臭小子不用管他。”

  这个叔叔确定不是在便利店买来的吗?

  还有,骆少校,你的意图太明显了好吗?本宝宝会很慌的。

  恋爱还没谈,就已经见家长了?我说什么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儿摊上的一个准男朋友?一个腹黑准朋友?“苏苏啊,你们今天是要带宸宸出去啊?”

  骆母显然也对于沈苏的出现有些措手不及,饶是阅人无数,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之前就答应了宸宝要带他出去玩一天的,正好今天不用上班,就想着来接他,这要过年了,大家时间估计都不是太方便了。”

  沈苏是实话实说,过年了,这七大姑八大姨的,这光光是拜年,就够好几天了,她家的母上大人,恨不得全小区的人都要聊几句。

  而她,肯定难逃男朋友,结婚,生孩子,这样恶劣的话题,想想就忍不住要打冷颤了。

  “这大雪天还出去啊,还想留你们在这儿吃饭呢。”

  骆母有些舍不得,好不容易,儿子带了个女孩子回来,这没聊几句呢,又匆匆忙忙地走了,又只剩下她个老太太了,她家老骆还在公司里面考核员工业绩,做年终的各项指标考核,让人家早点回家过年,他也早点回来陪她,不好吗?

  “妈,下次有机会的。”

  从头到尾,默默充当观众的骆毅,看沈苏有些为难,终是要缓一缓他怕他的苏苏以后都不敢登门了。

  有人解围,沈苏乐得自在,端起龙井,轻轻吸了一口,真真是五脏六腑都感觉通透了很多。

  “阿姨,下次再来看你。”

  接受到骆母的视线,沈苏只能答应,她知道自己答应意味着什么。

  只是,这个人,早就在心里了,不是吗?

  而且,他真的很会一步一步地,把自己逼到了他的身边,用最短的时间,让她看清自己的心,不优柔寡断,不犹豫不前。

  ……

  气氛有些微妙,有些东西大家都心照不宣。

  比如这个突然来家里的女孩子,已经被默认成为了骆毅的女朋友了。

  “奶奶,今天是我跟苏苏的约会,不能带你去了。”

  小卷毛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毛衣,黑色的加绒哈伦裤,神采奕奕地从楼上下来了,还不忘变相地在叔叔的心上在插上一刀。

  “好,奶奶知道了,你玩的开心就好,不要调皮了。”

  看着他们,好像一家三口的样子,骆母心中满是欣慰。

  “奶奶,我很乖的。”

  小卷毛径直到了衣架上套上了自己的黑色羽绒服,然后又到了玄关换上了自己的卡其色雪地靴。

  明显的催促意味,我们真的要出门了呀!!

  “好了,阿姨,今天打扰了,我就先走了。”

  “不打扰,有空就来玩,随时欢迎。”

  小卷毛开心地牵着沈苏和叔叔,他特别喜欢牵着他们两个人,就好像其他小朋友牵着爸爸妈妈一样,感觉特别温暖。

秋天blue

小卷毛的宗旨就是:除了苏苏以外的女人,都是豺狼虎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