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29

遇,见你 秋天blue 2947 2018-06-10 23:25:10

  ——偷照片小番外

  骆母中午看着自己的儿子匆匆忙地走了,说是要给自己找儿媳妇去,她本来挺高兴的。

  然后呢,想着就把茶几上的那些姑娘的照片给收起来,免得儿子不高兴了。

  只是,好像少了一张,因为那个小姑娘的照片比别人的都小,应该是拍立得拍出来的吧。

  起初她也没在意,想着估计掉在沙发缝里面了吧,这个小姑娘她看着挺喜欢的,蛮合眼缘,职业是老师,肯定性格也好,她妈妈和骆毅的舅妈是闺蜜,也算知根知底。

  不过儿子说自己会去找,她也就不强求。

  只是,当她刚刚吃完午饭,她家儿子也就回来了。

  好像他也就出去吃了一顿饭的功夫,这和自己想象中的找儿媳妇不一样啊,不应该逛街,约会,看电影,到很晚才回家吗?

  是现在年轻人的流行趋势她看不懂还是她家的儿子情商太捉急呢?

  “儿子,你这么早就回来啦?”

  骆母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嗯。”

  骆母很想问:那你找着媳妇了吗?

  可儿子随手把外套放在沙发上就上二楼了,也没多说什么。

  可是骆母怎么都有一种“雪花飘飘北风啸啸”的既视感,完完全全被儿子忽视了。

  这个儿子少年老成,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考量,没有老大的温和贴心,而且自从老大走后,变得更加是报喜不报忧,他不想说的事儿,没人能撬开他的嘴。

  骆母虽然担心,却也不能为力,忍不住叹了口气,顺手把他的外套抖了抖,准备挂到衣帽架上去。

  结果飘出来一张小卡片,可不就是失踪的某张照片嘛。

  原来还挺闷骚这儿子!

  要说这已经让骆母有些惊讶又惊喜之外,那么接下来的举动,让她确定这小子是情窦初开了。

  她原封不动把照片放回去,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虽然眼睛盯着屏幕,但是耳朵一直关注着楼梯口的动静。

  果然,五分钟之后,某人从楼上冲下来,扫了一眼沙发扶手,没有,锁定衣架。

  “拿什么东西这么急吼吼的?”

  “没什么。”

  没什么?真当你妈老了吗?分明就是那张照片!

  不过,骆母并没有说破,看着拿走相思之物,又以光速消失的儿子,终于可以露出老母亲的微笑了。

  这样的好事情一定要跟他舅妈分享,让她帮忙把人家姑娘再约出来见一见,难得儿子上心,可不能浪费了这大好的缘分。

  ——

  他舅妈知道便意味着苏女女士也绝对有了知情权,不过鉴于苏女士并没有追究责任,一顿晚饭吃得还算平和,如果忽略掉一个可能存在的对她还有兴趣的相亲对象的话。

  因为第二天要上班,加上有极大可能会有雨雪,所以沈苏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回蝴蝶湾的公寓。

  当沈苏坐上了老沈同志的车,苏女士还在窗边上叨叨:“我到时候通知你,可别忘了。不然,新账老账一起算。”

  “知道了,你说我老妈老威胁人有意思吗?”

  前半句是说给苏女士听的后半句是说给老沈同志听的。

  一路上,老沈同志,也只能适量开导女儿,作为21世纪的女儿奴和老婆奴,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而且是女儿和老婆处于两方势力的情况之下,稍有不慎,就会引火上身。

  当个好男人真难!

  娄城是个小城市,城东城西其实不算远,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是上下班高峰期特别可怕,不过大晚上的,半小时绰绰有余。

  想着老沈同志回去,差不多就十点了,而且按照他的生物钟来看,九点半就该睡了,所以沈苏便也没让他上楼,直接催促着赶紧回家,开车慢一点。

  悠哉悠哉地进了单元楼,电梯正好停在一楼,运气不错,叮……26楼到了。

  只是掏……掏……掏钥匙,但是钥匙呢?这事情大条了,下午匆匆忙忙出门,只拿了手机,裹了围巾,钥匙包包啥的都是浮云。

  现在,浮云变命门了!!!!

  【蠢哭在门口,有人可以告诉我没钥匙,应该怎么办吗?】

  无奈发了一条朋友圈,多个人多个脑子,希望自己人品能够爆发一把,真的解决问题,当然屏蔽了爹妈就对了。

  不过这大晚上的,快十点了,让她找个开锁的,也不敢呀,毕竟一个独居的单身女孩!

  李牧之去邻市参加课题小组去了,让他带个开锁的来,没戏!李阿达在城西神伤,没戏!让老沈同志送备用的过来,这一来一回,都半夜了估计。

  有事情的时候真的找不到人啊!

  何处是楚河:找老大啊,他溜门撬锁很厉害的!

  开心果先生,你怕不是对你家老大有什么误解吧。

  这边,沈苏刚刚在心里吐槽了一把楚河,电话就想起来了。

  “喂”

  当沈苏无精打采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骆毅恨不得自己有双翅膀,立马能够飞到她身边,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害怕,她声音中掺杂着一丝无助。

  (沈苏:无助是有的,害怕是什么鬼?)

  咦?没有声音……

  拿起来一看,成板砖了,关键时刻竟然没电了,简直是天要亡她!!!!

  不不不,此刻需要英雄救美的桥段,知道吗?

  坐在门口半小时的沈苏,已经在半小时之内设想了无数种开门的方法,全部心有余而力不足,pass!

  好吧,最坏的打算就是,隔两条街有一个快捷酒店,去那儿借一个共享街电,不不不,手机没电借不了,那找服务员借个充电器吧,然后开个房间。

  想她土生土长的娄城人,竟然要去住快捷酒店,真是为这个城市的GDP做贡献了。

  所以当沈苏乘着电梯到楼下的时候,电梯门门一打开,外面冲进来一个黑影。

  大半夜的,这么急吗?有点吓人,不会是什么不法分子吧,想着赶紧低头就准备离开。

  “沈苏,”

  咦?一回头,这个匆匆忙忙,甚至连大衣扣子都没系上的男人可不就是她的小哥哥吗?

  现在外面的气温应该也有零下五度的样子吧,他这是挂了电话赶过来的?

  滴滴滴~

  在电梯口无言对视的两个人,成功引起了电梯的注意。

  骆毅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让她出来,刚站定,就听到头顶的担忧声音。

  “沈苏,你还好吧?”

  声音中微微的颤抖,都来不及隐藏,天知道,刚刚打她电话关机,他有多害怕她是不是出事了。

  “我……还好,你怎么来了?”

  沈苏看着他衣服上还有亮晶晶的小雪花,外面下雪了吗?

  “你电话突然挂断,后来一直打不通,我担心你呀。”

  他的眼神真挚,似乎看到她,所有焦急的情绪都慢慢稳定下来,一颗心慢慢归了位。

  原来,担心一个人是那样的钻心蚀骨,以前很多不愿意表达的话,自从表露心迹之后,说出口觉得容易多了。

  天知道,刚刚飙车过来的时候,内心是多么不安,担心她会害怕,担心她会哭。

  不知骆毅心里的百转千回,要知道的话,肯定要吐槽一句“骆少校内心戏很足啊”。不过听到他的那句担心,心口还是忍不住有些酸有些胀。

  原来被别人在意,是这样的感觉……

  “我送你去吧,你这大晚上出去也不安全。”

  虽然以骆少校的手段,就像楚河溜门撬锁啥的,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他怕沈苏觉得他是鸡鸣狗盗之人。

  “好。”

  说实话,沈苏的下下策,之所以称为下下策,是因为这大半夜的过几个路口去快捷酒店,终究想想是有些瘆人的。

  有人陪着,终究是好的!

  两个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骆毅没有多问,沈苏也没有多说,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便到了酒店,沈苏好不容易跟值班的前台小姐借了充电器,等着手机重新开机,那边骆毅已经拿着房卡了。

  “那个,我自己……”

  沈苏有些懊恼,骆毅竟然已经开好了房,而且还帮她付了钱和押金,这又是一笔人情债。

  其实是债,不过不是人情债,而是情债。

  “你有身份证吗现在?”

  “没有。”

  “有钱吗?”

  “手机充上电就可以支付宝了……”

  “知道了,你根本不需要我帮忙,只是我希望你可以早点上去休息!”

  “我没有……”沈苏觉得自己好像拒绝别人的好意有些理亏,想解释几句,却又不知如何说起。

  其实吧,骆毅觉得自己就像个小老太太,想给她打点好一切,可惜,某人不领情。

  “沈苏,让我为你做点事儿不行吗?我可是正在追求你!”

  最后一句是轻轻在沈苏耳边说的,这人半天没见,情商蹭蹭地往上涨啊!

  “我……”

  “所以,如果你觉得我对你好,那就少考虑一天,好吗?”

  可怜兮兮……

  “嗯。”

  沈苏只能硬着头皮应着,这说话的间隙,手机已经可以开机了,然后用支付宝借了一个共享街电。

  (不要问为什么骆少校不帮忙借一个,答案是共享街电的超出了认知范围)

  “走吧,我送你上去。”

  看到她借好街电,骆毅便引着沈苏朝电梯走去,不过走了几步,才发现她仍在原地。。

  看着杵在原地的沈苏,忽然get到了什么点,自己需要这么被提防吗?还是自己追求的未来女朋友警惕心太好?

  “看你进去,我就走。”无奈的语气很明显。

  察觉到自己走神的沈苏听到骆毅这样的话,有些心虚,她才不是提防他呢?她一直在回味刚刚小奶狗一样撩人的话。

  赶紧催眠,不能心软,走走流程的考察期还是得有的。

  “嗯,我知道。”

  果然把沈苏送到了客房门口,骆毅就没有再向前走了。

  “那个,把里面的锁记得拉上,谁敲门都不要开。任何时候有事情马上打我电话。”

  骆毅这嘱咐的语气,好像已经分分钟有了当人家男朋友的自觉。

  “好,今天谢谢你,改天请你吃饭,晚安。”

  “嗯,你的饭我记住了哦,晚安。”

  他的笑,闪了她的眼。

  在你有些落魄的时候,有人为你而来,打点好一切,沈苏觉得自己想要的安全感,和这个男人今天给她的,或许是同一样东西吧。

  25年,她习惯了一个人,从不曾期待有人为自己做些什么,或许今天这种没有期待的出现,才能迸发出一种从内心深处涌出的感动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