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44

遇,见你 秋天blue 2946 2018-08-02 23:01:01

  影院的玻璃落地窗户前,沈苏小心翼翼地把三个小公仔排好队,为何要小心翼翼,因为这公仔的设计比例不对,根本站不起来。

  “卡擦”

  三只萌萌哒的小公仔,从此变成苏苏卧室的成员了。

  我的毅宝,有你真好!

  两个人找了个沙发,依偎在落地窗前,雪早就停了,只是气温依然很低,雪很难化开,影院里暖气开的很足,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到底是冷是暖。

  影院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电影快到开场的时间了。

  “我去买爆米花,你在这儿等我。”

  沈苏扯扯他的衣袖,“我一起去。”

  “先生,你好请问想要些什么?”

  “一桶爆米花,大份的,”他回头看了一眼沈苏,“你喝什么?”

  沈苏本来想喝奶茶,因为这是她的命,奶茶girl,不过想了想,爆米花很甜,奶茶也甜腻,所以还是算了,“我来一瓶矿泉水就行。”

  “那一瓶矿泉水,一瓶冰可乐。”

  骆毅是个怕热的人,大厅的暖气尚且这样足,那么厅里面肯定更热。

  “你这大冬天喝冰的,胃受得消吗?”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他的身体素质那是杠杠的好!

  等到电影进行了一半,沈苏也觉得这空调打的太高了,很热,她已经把自己的大衣给脱了,可还是很闷!

  “毅宝,那个可乐给我喝一口,好热啊。”

  “太冰了,你不能喝。”

  “就一口,要不给我抱着凉一凉也行。”

  “行,那就一口啊!”

  沈苏抱着可乐咕咚咕咚就好几口下去了,看得骆毅赶紧武力制止,在她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

  “小坏蛋!”

  “嘿嘿。”

  虽然气她贪凉,还是认命地拿着刚刚进场时候被发的传单给她扇风。

  绵绵的微风,真是丝丝扣扣地吹到了心底最深处。

  电影中,女主脚崴了,小狼闻了闻她的味道,然后绕过了山,给女主牵来了一匹马,还帮她骑到马背上。

  一只灵性十足的小狼,刷新了我们对狼的认知,它不断地在自然和人之间纠结,徘徊……

  女主说人比狼高冷,但狼比人高贵,她和小狼在四年后相遇,相见却不相亲,因为越靠近狼,越害怕人。

  这部纪录片的感人之处在于,我们付出的真心,终究会换来真心,我们应该珍爱所有的生命,减少买卖,减少伤害。

  “格林,它好有灵性啊!”

  他把自己的食物分享给女主,但是在狼的生存法则里,食物是活着的必要条件,是不会给别人的,这才是珍贵之处。

  “嗯,很多动物都很通人性的,部队里面的警犬更是如此。”

  对哦,警犬,沈苏以前可爱看和警犬有关的电视剧了,她觉得它们简直就是不会说话,长相迥异的人类。

  “那我可以去部队看你吗?呃,应该说看警犬,或者看你们训练?”

  “不行!”

  骆毅严词拒绝,似乎一秒钟的思考时间都没有。

  “哦。”

  噘嘴,军事重地,可以理解,但是拒绝得也太直接了吧!

  “你只能以看我为主要目的!!!”

  呃……原来是这样,好吧,这小傲娇也是没谁了~~

  两个小时的电影看完,有人就变成了红眼小兔子了。

  骆毅看着直心疼,可也没得办法,都是电影惹得祸,估计以后只能带她去看喜剧或者动画片儿了。

  “三点半了,我们现在回家吗?还是?”

  他,温柔地亲了亲沈苏的眉眼,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却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好的转移点。

  “去给小卷毛买个玩具吧,然后我们回去接Lemon。”

  “直接回去就行。”

  “可我明明答应给他买东西了,你早上让人家那么伤心。”

  “哎呦喂,小婶婶开始心疼了。”

  “你……别乱说话。”

  沈苏这是典型的“你不正经我就炸毛”,直接手肘一怼,转身就走,恼羞成怒!

  “好啦,不逗你了,真的不用买,他又不缺玩具。”看沈苏还是一副坚持的样子,“Lemon带回去给他玩一晚上,他比什么玩具都开心的。”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也行。”

  三点多快四点的雪后天气,外面有多冷可想而知。

  “我们打的回去,然后把Lemon收拾好送我家去,然后我开车送你回城西?”

  “好啊!”

  为了出行方便,路上的雪都被人工化了,所以正常的交通已经顺畅了,只是整体的车速都不是很快,毕竟雨雪天气,还是减速慢行,安全第一。

  “你在里面等着,我去打车。”

  怕沈苏冻着,骆毅嘱咐沈苏在一楼的大厅里面等着。

  “不要,我跟你一起。”

  “外面太冷了,风大。”

  “我不怕冷。”

  其实沈苏怕冷的要死,只是跟他在一起,便什么都不怕了。

  两个人僵持了半天,骆毅拿她没办法,只能认命地帮她把拉链拉上,羽绒服的帽子带好,然后才推开门,牵好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真不让人省心,好想把你揣在口袋里面。”

  两个人倒也算幸运,也就在寒冷的西北风里面吹了二十分钟左右就打到车了。(等车的人,半小时一小时真不在话下。)

  回到家,一开门,Lemon马上就在门口蹭蹭沈苏的裤腿,围着她打转。她蹲下来,摸摸它的头,“今天你去卷毛家蹭饭蹭睡啊,明天接你回来,好不好啊?”

  (Lemon:卷毛是谁?是那个满头泡面的小孩子吗?我为什么要去他家蹭饭,还蹭睡?让我夜不归宿!给这个黑黑的家伙腾地方吗?我不去!)

   Lemon呜呜地叫了两声,很明显就是不愿意。

  “你不想去啊,小卷毛可喜欢你了,你要是今天跟我去外婆家的话,很有可能明天会跟我一起被胖揍!”

  你个傻孩子,不要跟妈妈同甘共苦,妈妈舍不得。

  (Lemon:去外婆家啊,呃,我想想,被揍,我不喜欢,还是去跟满头泡面的那个小孩儿玩吧,起码他会把好吃的给它。)

  “汪汪~~”突然有高兴了,沈苏忍不住把Lemon和电影里的格林对比了一下下,你也算有点灵性的了。

  “你看,毅宝,它听懂我说话哎。”

  “狗能够听懂人说话很正常的。”

  跟部队的那些警犬打交道多了,骆毅实在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惊奇的。

  “好吧,”敢情有些被嫌弃了,委屈巴巴……

  情商偶尔掉线,情有可原……

  “苏苏,你帮它收拾东西,我去给你煮点姜汤。”

  沈苏怕冷,他是能看出来的,每次牵手她都是冰冰凉,所以还是喝点姜汤驱驱寒气比较好。

  “那行,姜和红糖都在上面的柜子里面,你多煮点。”

  其实骆毅只是知道有姜汤这样一种东西,至于长什么样子,什么味道一概不知,毕竟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没有过女朋友的大男人,不知道,算正常吧!

  他想把整块姜都直接扔到锅里,放上糖还有水一起烧开,不过理智告诉他可能有些不对,然后赶紧连线楚河。

  “喂,老大,怎么了?”

  “我问你,姜汤怎么煮?”

  “放姜,和水啊,呃还有糖吧。”

  楚河出主意还行,这厨艺就超出所学范畴了。

  “这还要你说啊,怎么煮,先放什么还是一起放?”

  “应该把生姜剁碎了一起煮吧。”

  “行了,我知道了。”

  骆毅啪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其实楚河想说他只是猜测,最好的建议是问你家的女朋友啊。

  他发挥自己的强项,歘歘几下就把生姜剁成碎末末了。

  大火烧开又小火炖了一会会,他尝了一口,真TM难喝,是不是放错东西了,还是糖和姜的比例不对?

  而客厅里沈苏早就把Lemon的必备的物资给准备妥当了,吃的用的玩的睡的,通通都打包好,却迟迟不见煮姜汤的人。

  一看,他正苦大仇深地瞅着一锅姜汤。

  “怎么了?”

  “好像搞砸了,味道不太对。”

  沈苏接过汤匙,轻轻吹了吹尝了一口,就是红糖姜汤的味道啊。

  于是拿了两个小碗,径自盛上。

  “不好喝,就倒掉吧。”

  看着一脸紧张的骆少校,沈苏好像反应过来,他不是故意说搞砸了,而是他好像真的这样以为啊。

  他没喝过姜汤,而且他不喜欢喝!

  沈苏迅速得出了这两个结论!

  “姜汤就这个味道的,味道正常!”

  “姜汤这么难喝的吗?”

  ……弱弱的声音。

  “喝多了就习惯了,”沈苏以前也不喜欢姜汤,只是每次生理期不舒服,不得不喝,也就慢慢习惯了那味道,“只是,为什么是生姜末啊?”

  “生姜末不好吗?”

  当然不好,过会儿喝的时候,挑都没法儿挑,好不啦?

  “没什么不好,快趁热喝了吧!”

  “苏苏我身强力壮,不用喝了,不会感冒的。”

  “那不行!同甘共苦。”

  “好好好我喝。”

  骆毅稍微吹凉了一些,然后一口气喝了一大口,满嘴的生姜末,辣的眼睛都湿了,那个词叫什么来着,泪眼婆娑。

  “其实生姜切片就好,方便拿走,切末儿的话,功效更强。”

  言下之意,辣辣更健康。

  沈苏说完,悠哉悠哉地吹着漂浮着的生姜末儿,慢慢地喝着,感觉浑身都暖和起来。

  “你不要着急,锅里都是你的。”

  骆少校觉得什么叫做晴天霹雳,大概这就是,锅里还有半锅呢?而且半锅里面还有一半的生姜末。

  因为,他,刚刚,剁碎了一整块的姜。

  骆毅被辣的想挠墙,生姜的味道真是太讨厌了,他抓起手机想找生姜末儿的始作俑者。

  结果看到了他的好几条未接来电,以及微信消息:老大,那个生姜还是切片切丝比较好,生姜一点点就行了。

  欲哭无泪……

  当然沈苏说半锅是骆毅的,也只是开玩笑,看他那黑的一张脸,郁闷又无辜的表情,嫌弃又不敢反抗的样子,真是太逗了。

  看着她的古灵精怪,眉眼间全是笑意,忍不住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低下头,把她的笑意全部吻进去。

  沈苏给Lemon系好牵引绳,骆毅接过她手里的“行李袋”。

  也许是这几天下雪并没有带Lemon出门,所以察觉到自己出去放风的某只傻狗,开心到飞起,电梯里一直都在打转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