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25

遇,见你 秋天blue 2964 2018-05-28 23:20:18

  沈苏的生活过得一如往常,偶尔有个白月光出来蹦跶一下。

  而在沪城的骆毅可就没有那么悠闲了,上周刚刚结束的年终军事报告大会,让他全区上下差不多两个月都忙得焦头烂额。

  每天的睡眠时间都只有三四个小时个小时,每次忙完很想某个小姑娘,想听她糯糥的,甜甜的声音,想听她被调侃后,欲说还休的愤怒,他真的很想她。

  只是每次忙完都深夜了,手机号码已经快按出去了,总会想起她肯定已经休息了,只能默默看着手机上三个人的合影,聊解相思。

  他知道十二月二十号是她的生日,他好不容易有了借口,第一次,假公济私抽出时间给她打电话,只是,却好久好久的占线,他不安,他猜测,到底是谁能够和她聊那么久的电话。

  可是,他的不安,他的纠结,统统没有自己该有的立场,不能打电话去质问。

  他的纠结,他的郁闷,让他渐渐地冷静下来,他,其实不过是她的学生家长,仅此而已。

  于是,他便放弃了给她打电话,想着有些事是必须当面讲清楚的。

  于是,便再无联系……

  娄城城西的锦绣公馆——

  光洁的大理石茶几上,铺满了一堆彩色的照片,仔细看看,里面的名媛千金不在少数,清纯的,御姐型的,文艺清新的……各种类型都有,条件相貌都是不错的。

  以前骆毅还在北京军区的时候,差不多一年才回一次家,现在刚休假却又临时取消,差不多两个月待在部队,他老妈的心里底线已经快临近崩塌的边缘,倘若他再不回来,估计够呛!

  只是看着这些照片,就脑仁疼,“妈,你什么意思?”他妈妈果然为了他的终身大事,无所不用其极。

  “我能有什么意思,当然希望你早点结婚我好抱孙子啊。”

  骆母一脸你四不四sa的表情,对这个儿子有些无语,难道自己的意图还不够明显吗?

  “不是有骆梓宸吗?谁让你不好好带他的。”

  骆毅对于老妈的言辞很不认同,当年他工作很忙,所以把小卷毛托付给了他爸妈抚养,但是那个时候哥哥刚刚去世,而小卷毛的眉眼又像极了小时候的哥哥,老妈每天都是看着小卷毛流眼泪,因为任谁都不会想看到一个时刻提醒他们悲剧的人的存在。

  为了避免时间久了,两个人都产生心理问题,最终接走了小卷毛,请了在他们家呆了几十年的王叔王婶照顾,而他自己也是有时间就尽量跟小卷毛视频聊天。

  “宸宝到底是生分了些。”

  走过了那段黑暗的日子,骆母也渐渐接受了大儿子大儿媳离开的事实,只是那个可怜的孩子,她跟他之间还是有些生分的。

  上一次,她带着宸宝一起出去玩,才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就是沈苏忘记给骆毅发消息,然后骆毅在沈苏楼下等了一夜然后约早饭抛弃小卷毛的那次。)

  “宸宝很单纯,也很渴望有人对他好,你现在一点都不晚。”

  有些不忍心看着自家老妈对于宸宝的愧疚,但是这些已经产生了,所能够做的只有好好弥补才是,索性小卷毛还小。

  随意扫视一茶几上的那一堆照片,他一眼都不想看,所谓照片,照骗。为什么要靠着ps过的照骗来为自己未来的人生指引道路呢。

  “宸宝那边,我会尽量弥补,不过你的终身大事,也必须提上日程。”偏偏骆母还有些不“识趣”的意味:“你看看这个姑娘,你舅妈介绍的,人长得乖巧,职业又好,你倒好上次去都没去。”

  “妈,我给你立个军令状,我尽快找,这些照片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儿子认真严肃的模样,让骆母也有些不敢太逼迫他,她这儿子,从小自己的主见就很大,他不想的事情谁也劝不了,而且既然他答应了,就一定可以做到的。

  可是,天知道,骆毅刚刚准备发火,然而发现老妈竟然拿着沈苏的照片。好家伙,原来上次相亲的人竟然是她!她明明看着才成年,竟然也相亲,得落实身份才行啊,骆少校又开始心神不宁了。

  “好了,我不说了,吃过午饭再出去吧。”

  趁着骆母叨叨的瞬间,有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顺走了照片。看着已经在穿着外套的儿子,不由自主地妥协了。

  “我得出去给你找漂亮儿媳妇。”

  骆毅干脆利落地穿上长款呢子大衣,藏青色的大衣搭配上古铜色的金属扣子,平添一份冷峻与疏离。

  “那也得吃完午饭呀。”

  回答骆母的只有轻轻的关门声。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照片,棱角的质感,现在最想见的这个人,现在在干什么呢?他忍不住想:如果他出现在她家门口,她是惊吓还是惊喜呢?

  什么时候,任何事情都是胸有成竹,尽在掌握的骆少校,也会有这样一天。

  估计,要是被楚河或者程铮,亦或是军营中的任意一个人看到,都会目瞪口呆吧!

  “叮咚,叮咚……”

  门铃声有些急促,此时的沈苏正在家里煮面条,冬天这种天气适合捧着碗热腾腾软乎乎的面条,坐在阳光里,闻着葱花面粉的香气,享受惬意的生活慢节奏。

  可,刚准备捞面条,门铃就响了,忍不住嘀咕道:这谁啊?可真会赶饭点!

  随手绾了绾有些滑落下来的头发去开门,精力旺盛的Lemon 也是直往门口凑,一副好奇心旺盛的样子。

  “骆……毅。”

  看到他,沈苏有些不可置信,他的出现和离开一样地悄无声息。沈苏的惊喜仅仅持续了几秒便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自我嘲讽。

  两个月,他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也没有,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会儿又这么突然地出现了,似乎她这里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地方。

  他到底把她当做什么?

  想到这儿,沈苏有些难受,他一点都没在意过自己吗?

  他整个人黑了,瘦了。头发也有些长了,只是眼神依旧凌厉且疏离,却又有些隐隐的柔和。

  “汪汪”

   Lemon 第一次见到骆毅,很不给面子地对着这个有些严肃的男人狂叫,这个人气场好强!

  “Lemon 。”

  沈苏轻呵一声,Lemon 呜咽两声,乖乖地窝在玄关的角落里,有些委屈,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骆毅。

  骆毅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看着她和一只狗的互动,虽然她的脸色并不好,但是竟然也觉得好生有趣,看着她,真好。

  “打扰到你了吗?”

  沈苏抬头,便看到他一脸礼貌谦和,他的眼神中有些她看不懂的东西。

  “没有,刚准备吃饭,你进来吧。”

  她没有问他来干什么,也没有质问他怎么突然消失了两个月,只是默默地退开了些,让他进门,心里别扭的要死,却又不忍心真的拒绝他。

  这两个月沈苏想的很清楚,这份感情,应该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不然,谁会晾谁两个月。

  都说,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对一个女人有意思,绝对是不会藏着掖着,不找她的。

  上一次的分开,一定是她的错觉才觉得他会对她有意思,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傻兮兮地自恋了。

  不过来者是客,总不能把别人拒之门外不是,更何况同楼层还有其他住户,站在外面影响也不好。

  骆毅一进门便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一早上的忙碌奔波,此时,好像胃里面尤其辘辘。

  “煮了什么?好香。”

  从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其实终极目标不过是蹭顿饭呀,蹭一顿某人做的饭。

  “煮了点面条,你吃过了吗?”

  沈苏一边有条不紊地把面条捞出来,一边回过头询问,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好像等待丈夫加班回来的小妻子。

  她身穿着黑色的修身羊绒衫,外面罩着粉色樱花的荷叶边的围裙。午后的阳光,透过厨房的玻璃,照着清丽的侧脸,纤细的腰身,她端着锅的样子,是一种很另类的美。

  时光静美,佳人在旁。

  “没有。”骆毅对着这碗面条,简直整个胃都崩溃了,眼睛紧紧盯着碗,嘟着嘴巴。man的人做出委屈的表情,这落差简直让人心都酥了。

  沈苏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而且还不自觉地卖着萌,和印象中的他很不一样。

  向来对着萌娃们已经有抵抗力的沈苏,还是不可抑制地被酥了一把,忍不住噗嗤笑出来。

  “那你先吃,我再煮一碗。”

  小小的厨房因为骆毅的出现而变得异常狭小,沈苏赶紧把面条让他端走,Lemon 缩在角落里哼哼唧唧,说着他们听不懂的汪星语,要知道这面条是有它的一份的,怎么没有问它的意见就私自决定了呢,你们的眼里什么时候才有本汪啊。

  “我等你一起吃。”

  虽然很饿,但是和沈苏一起吃饭,才是他的初衷,也许,这辈子的愿望,就是和她吃没一顿饭,互道早安晚安。

  “面会糊掉的。”

  煮碗面条虽然不需要很长时间,但是骆少校你考虑过你碗里面条君的感受吗?而且你能离开我的视线么?

  “没关系的。”

  骆毅把白色骨瓷大碗轻轻地放在餐桌上,然后跟角落里独自叹息的Lemon 套近乎去了,徒留点点腾起的白色烟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