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23

遇,见你 秋天blue 4245 2018-05-27 22:21:33

  骆少校认命地闭了闭眼,表白未果。

  虽然用以后表白更浪漫更周到的理由安慰着自己,但是他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是泄露出某些遗憾和不爽,因为,这种事情,应该是情之所至的,自然而然的。

  傻乎乎的沈苏只当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紧急事件,看骆毅的脸色有些复杂,应该是比较棘手吧。

  殊不知,人家不爽的是,你的归属权问题,又要延期了。

  (沈苏:你怎么就知道一定能拿到归属权)

  “你有急事就先走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得也得体现自己的体贴和善解人意吧。

  小说电视剧里面的军嫂,大抵都是这样演的。

  (骆毅:你好样的,真是……巴不得我走!)

  (沈苏:完了完了,我怎么把自己跟军嫂比呢?)

  听完沈苏的话,骆毅的脸色,却更臭了,沈老师却觉得难道是事情真的很严重吗?他那么厉害,也没办法解决?

  “是事情很严重吗?我虽然帮不上忙,可你别这样板着脸吓人。”

  说实话,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面色不善的骆少校,确实是气势逼人。

  算了,来日方长……

  “只是有些急,不是什么棘手的事。”

  怕沈苏担心,骆毅特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沈苏:我不是担心,我只是有点怕怕的。)

  (骆毅:不许怕我!)

  由于事出突然,而且从娄城回到沪城还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从大局出发,即使骆毅再想成为护花使者,此时也是分身乏术,毕竟军人有军人的使命,只能帮沈苏叫了一辆的士,把她买的东西都放到出租车上,安置妥当才离开。

  (骆少校此时此刻,恨不得自己有三十六变,一个在军区,一个在老宅,其他都在沈苏身边。)

  沈苏看着出租车后视窗里,越来越小的身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看似神经大条,其实某些方面纤细又敏感,她何尝看不出来,刚刚骆毅的意思。

  只是,如果他真的表白,她自己会接受吗?

  虽然上次说过喜欢就不要放弃,但是理性如她,又或者说是怯懦,万一她算出了开始,却守不住结局可怎么办呢?

  他那么优秀,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少校了,人长得高大帅气,个性为人也不错,如果有一天,有一个更好的女人出现,他会不会后悔?

  当一个女人,狠狠矫情的时候,其实,不过是说明她狠在乎你罢了。

  想追他的时候,信誓旦旦,有无限的孤勇,可这似乎梦想成真,她又怂了。

  看着小姑娘心不在焉地,司机忍不住找话题,缓解车上的尴尬,“小姑娘,刚刚是你男朋友吧,长得不错,看着也体贴。”

  “啊?”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做什么的呀?一生正气。”

  “部队的。”

  “军人啊,不错不错,小姑娘有福啊。”

  ……

  全程也就司机在絮絮叨叨,沈苏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茬儿。她的心里很乱,似乎连回家宅着都不想了,她怕自己回家之后会想得更多,可是既然上车了就把东西先送回家好了。

  沈苏的好朋友不算太多,来来去去就那几个比较铁的。Ada 一早上发来消息说被老妈押着去相亲了,还有一个大学时期的好姐妹小鱼,可惜却远在澳门,所以她果断给李牧之打骚扰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

  “喂,木头,有空出来吃午饭不?”

  “现在吗?你这都十一点半了才约我吃饭,阿苏,是不是瞅准了我没人约啊?还是你被放鸽子了?”

  李牧之对于沈苏的突然邀约着实有些诧异,要知道这位大小姐,可不爱在外面吃饭。说什么,老友之间的聚会,只有在家胡吃海塞才能尽兴。

  “吃不吃吗?我买单。”

  “就冲这句话,一定赴约啊,你在哪儿啊?”

  “我先回家一趟,刚刚买了点东西先送回去,要不你到我家接我?”

  “我去,你又没开车是不是,不知道你那20万的车买回来是当摆设还是镇车库怎样!”

  “略略略……我还有十分钟到家,待会见。”

  沈苏到自己楼下的时候,李牧之的车已经停在小区里了。

  “你怎么这么快?”

  李牧之住在城北的大学教职工宿舍,按理说过来得半个小时吧。

  “正好在附近办点事儿,拐了个弯儿就来了。”

  “哎呦,卡地亚,你抢银行了?”

  “啊?”

  顺着李牧之的目光,看到了红色的礼品袋,这,刚刚太着急了,他忘记拿走了吧。

  “这,不是我的”好像也解释不清的样子。

  李牧之也没多问,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就感觉她好像有些情绪不对。

  昨天,见得匆匆忙忙,大家的客套寒暄太多,他也没和她好好聊聊,这会看到沈苏,倒觉得她似乎有些惆怅,却又有些小姑娘的矫情劲儿,和那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倒是有些像。

  “怎么血拼这么多?”

  看着沈苏手里大大小小七八个购物纸袋,忍不住揶揄道,却也着实惊讶,女人的血拼有些莫名的可怕。

  “换季没衣服穿,你理解不了女人那种去年大概是裸奔的心情。”

  沈苏向来直言直语,在老友面前更是毫无做作之言。她说话的语气,状态一如从前,但是凭着李牧之的敏锐程度,她的小纠结还是昭显无疑的。

  等到沈苏放好东西,回来上车刚坐定,李牧之已经单刀直入。

  “你有心事?”

  他觉得自己就是她的老妈子,永远对她有些操不完的心,想想自己堂堂大学教授,对自己的学生都没有这么尽心的。

  “还好吧,该吃吃该喝喝,人生苦短。”

  正当沈苏想要直抒胸臆,长篇大论来感慨自己的生活的时候,被打断了。

  “你昨天出去约会了?”

  李牧之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每次有事情她会跟他说,但是都是挤牙膏似的,很纠结很慢。

  “咦?你怎么知道,一定是阿达那个大嘴巴!!不过,那不是约会!”其实,今天也去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八卦的家伙一定唯恐天下不乱。

  “是我好奇昨天送你去水明楼的那辆军用吉普的主人,怎么,说来听听?”

  戏谑的语气,倒是让沈苏放松不少,似乎回到那时候,青春期暗恋某个人的时候,她也是悄悄跟他分享秘密,他欠揍地揶揄她。

  一切都没变,她觉得自己纠结半天也没什么结果。告诉李牧之,他可以从男人的角度来分析分析骆毅的心理。

  这对于沈苏来说,应该是一件怎么算都很合算的事情吧。

  一路上,沈苏讲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她慢慢回忆他们认识的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也在她的絮絮叨叨中,车子驶到了一条老街。

  “怎么来这里?”

  归庄老街是娄城一个比较有当地特色的老街,没有过多的商业气息,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大爷大妈在这里开着老字号的商铺。

  他们的初高中就在这附近,所以这一带,可以说是他们的青春,每次回到这里都是满满的感动。

  “看你比较纠结,就带你回来,看看你能不能开心一点。”

  李牧之觉得沈苏叙述整件事情的状态,完全是情根深种,而骆毅,如果沈苏的描述没有很多主观臆测的话,应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玩弄感情,欲擒故纵。另一种,就是和沈苏一样的状态,陷入情网,却又畏手畏脚。

  (骆毅:我要申辩,没有畏手畏脚,只是表白被打断罢了。)

  鉴于沈苏说他是军人,是少校,那么第一种可能就可以基本排除了,毕竟军人有军人的血性和担当。

  那第二种可能,或许吧,大小姐好像也挺不错的,除了偶尔爆发的公主病以及挑食,其他基本没毛病。

  在一家以前常吃的“陆记”面馆刚坐下,老板已经很热情地过来招待了。

  “一碗五香排骨面,一碗爆鱼面,葱花多一点,谢谢。”

  李牧之轻车熟路的点好了单,两个人来这里都是这样万年不变地点固定的面,因为好像这样就任性地和过去还有着联系。

  “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看。”

  “怎么试?我去追他吗?”

  沈苏有些讶异,一般来说,李牧之思维缜密,逻辑性强,作为高校的物理学教授,他的推断一般都是正确的。

  所以她还是很喜欢把自己搞不定的事情丢给他,只是,这一次,靠谱吗?追骆毅这种事情,或者说和他谈恋爱,是不是难度系数太高了?

  “主动不主动,完全在你?要是把持不住,主动又何妨,这是个平等的社会好吗?”

  “你才把持不住!”

  这理工科的男的,语言表达的水平,也太差劲了吧!谁把持不住了?

  李牧之淡定地停下,整暇以待,求人解决问题得有好的态度不是吗?

  这幅姿态整的沈苏立马认怂:“好好好,是我把持不住,那请您用您的天才大脑帮我算一下成功的概率好吗?”

  “感情这种事情从没有概率可言的,不过,从你描述的事情来看,我觉得他肯定还会有行动的,等着吧。”

  虽然李牧之的建议对于沈苏来说聊胜于无,不过她还是听了从李牧之的建议。

  等……

  只是,时间一晃眼,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除了那天,她发消息告诉他,他妈妈的礼物在她这里,他拜托她交给王叔之外,再无音讯。

  在圣诞节的时候,她等他的消息,她想这么浪漫的一个节日,要是他有心,肯定有所行动,结果什么都没有,沈苏安慰自己,他可能是不过西方的节日;很快元旦就到,这样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哪怕是不熟的一些朋友也会群发消息,可是,最后沈苏给自己的结论是,他们可能连朋友都不是吧。

  她有些难过,从始至终,或许都只是自己的幻觉,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人一旦不如意了,总得发泄出来,那么她的发泄对象只能是,推算错误的李牧之教授!

  让自己白白高兴一场。还想靠她挽回她的小姐妹小鱼,门儿都没有!!!

  

秋天blue

骆少校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可是这电话这微信,怎么能不联系呢,你这样,可能会失去你的苏苏宝宝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