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22

遇,见你 秋天blue 3118 2018-05-22 22:18:37

  周末,去哪里都是人人人……

  而商场,温度适宜,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老少皆宜,所以随处可见,笑着闹着的孩子,腻歪的恋人,碎碎念的父母。

  满眼都是人,不知道娄城何时竟有这样的人气了。

  沈苏日常和孩子们待在一起,所以走路就习惯了慢步调,走着走着,拥挤的人群之中,哪里还能看得到骆毅的影子。

  话说,能不能绅士一点啊?沈苏好委屈,腿短不是她的错,腿长了不起哇!哪有人逛街是目不斜视,极速前进的呀?是来竞走的吗?

  骆毅也很无奈,和一群大老爷们一起训练,从来都是这样的速度,没碰过这样的问题啊!

  他明明已经控制速度了,只是一回头,她总是不在视线范围之内,他很苦恼好不好!真的不是故意的。

  当一次又一次的寻找与被寻找之后,骆毅当机立断,绅士地让沈苏拽着他的袖子。

  因为挽着手或者是挽着胳膊这样的事情,他知道沈苏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而且,现在名不正言不顺。

  挽手挽胳膊,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沈苏有些不好意思,拽袖子什么的,好像撒娇有木有,这会不会太暧昧了一点。

  看出她的犹疑,骆毅也不扭捏了,直接把她的手按到了自己的手腕处。

  好吧,就这样吧。

  男人有时候还是霸道强势直接一点比较有用!

  因为袖子上挂着一只沈苏,所以骆毅的步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来。沈苏一路上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低着头,小媳妇样儿,等到停下的时候发现,竟然来到了卡地亚专卖店,沈苏忍不住咋舌:有钱人呐!!土豪!高富帅!

  “你好,先生小姐,欢迎光临。”

  导购小姐姐穿着统一印制着logo的制服,画着精致的妆容,露出标准的微笑,一看就受过良好的培训,她们态度恭敬,没有丝毫讨好或者是推销的意味,和某些商店的强买强卖的推销有着云泥之别。

  财力值决定了沈苏很少来这种店里,不,应该是几乎没来过,因此,很是拘谨。

  不动为妙,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万一把什么玩意儿给碰到了,自己就是卖了也是赔不起的。

  分分钟就脑补了一出自己是倒霉的灰姑娘。

  “你好,我想找一款适合四五十岁女士的饰品。”

  “那先生您有没有什么饰品种类的要求,比如耳饰,颈饰还是手饰?”

  “这个倒不是很讲究,有没有款式别致一点的?”

  哎,沈苏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这都没有目的性,这下子,导购小姐一定会滔滔不绝了,这么有开放性的问题,也是很优秀啊!

  把他们引到了柜台前,导购小姐果然开始推荐,她拿出了一款碎钻珍珠的项链,“这是刚刚从法国到的新款,适合成熟的女性佩戴,很显优雅和气质……”

  巴拉巴拉,沈苏倒是听不懂钻石珍珠的产地与切割,那些专业的推销,听着是天花乱坠,很具有忽悠性,不过她觉得这款项链美则美矣,却毫无个性。

  “你觉得怎么样?”

  骆毅回过头,看着有些两眼放空的沈苏,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神游。

  “啊,我觉得啊,可是,我不知道你妈妈喜欢什么风格,我这也不能妄加评论,万一我觉得好看的,偏偏是你妈妈不喜欢的。”

  “不用管我妈喜欢什么,你从你的眼光来看。”

  送给妈妈的礼物,竟然不用管她喜欢什么,这世上有这么个道理吗?

  再说了,这骆毅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嘛,心里明明觉得这个项链欠了那么点感觉,但是当着导购小姐姐的面说出来,会不会被揍?

  既然相信她的眼光,她也不能随便说谎话敷衍啊。

  “我觉得,好看是好看,但是没有惊艳的感觉,缺乏一点灵性。你看这珍珠放在一起,虽然很贵气,但同时也有些繁琐。”

  偷偷瞄了一眼导购小姐,笑颜如花,脸上的神色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沈苏不得不佩服人家的专业素质,而且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倒是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这得罪人的事情为啥交给她来做???骆毅,你就说你是不是在给我挖坑?等着我跳下去?

  “先生,太太,原来你们喜欢精致一些的,来这边的柜台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看着两个人之间的谈论,导购小姐已经脑补出了一个场景:夫妻俩在给婆婆挑礼物。

  而且听女主人的意思,应该是喜欢新颖别致一些的,所以赶紧换了一个柜台给他们介绍。

  “我不是,”

  沈苏原本想说她不是他的太太,不过她还未说出口,骆毅已经反手牵过她,亦步亦趋,跟上了导购的步伐。

  沈苏傻眼:就这样,初牵就没了吗?他怎么牵得那么自然,搞得她毫无招架回旋的余地。

  傻傻地看着他们交握着手,脸上布满了红霞。

  可是,只是一瞬,骆毅就很自然地放开了,似乎,刚刚的一切,只是镜花水月,梦一场。

  可是,他掌心的余温还久久不散。

  “麻烦这个耳钉拿出来我看一下。”

  沈苏指指柜台,她一眼就看中了那款,同样是珍珠系列,但是这款却加了镂空的设计,很有味道,很显气质。

  他这样帅气的人,他的妈妈一定也是风华绝代的大美人才是,配这对耳坠一定很好看。

  “你觉得怎么样?”

  骆毅看着身侧的她,她小心地托着耳钉,认真而虔诚,修长的脖颈在灯光下很是白皙,透过薄薄的皮肤,似乎能够看到血管的流动。

  她的美,是初见时的天真浪漫,是和小卷毛相处时的温柔耐心,是责备他时的无奈与气愤。

  她总是很认真地对待生活与身边的人,就像向日葵,温暖明亮,让人忍不住靠近,再靠近。

  “怎么样?”

  许是很久没有得到回答,她抬起头,却对上他的眼睛,深邃明亮。

  原来,真的有一个感觉,叫做溃不成军。

  “很漂亮。”

  虔诚地目光,骆毅不知道自己在说耳钉还是在说她,与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是前所未有的澎湃。

  而原本就感觉自己似乎陷进去的沈苏,此刻只有一个明确的念头:她完了。

  不知是谁先察觉到的尴尬,总之最后,骆毅毫无疑问地买了沈苏推荐的耳钉。

  两个社会大好青年,此刻却像刚刚早恋的小姑娘小伙子,感觉害羞却又纯粹。

  明明他们都知道只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情,明明此时此刻,只要一句话就是花好月圆人团圆,可偏偏,他们都在畏惧,亦或是说,爱情,神圣得不敢轻易亵渎。

  人潮迭起潮落,他们,似乎陌生却又默契,疏离却又亲近。

  尽管,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非同寻常,可他们还是一起买了好几件衣服,他认真地给她试的每一件衣服,充分的意见和建议,一句句,一条条,都可以写出一篇科研报告了。

  “沈苏,我有话想和你说。”

  骆毅整个人纠结了一个上午,自从那一次惊鸿一瞥,从此以后,在她面前的自己都有了不同的模样。

  明明不爱拍照,却愿意为了她的提拉米苏将就;明明对于女孩子这类的生物,烦恼不已,却偏偏找准一切机会和她在一起;明明在军区忙得要死,却抽出睡觉的时间来见她。

  到底为了什么?即使他对于感情再淡漠,也能够感觉出来,自己如楚河所言:春心荡漾了。

  “啊,什么?”看着男神,欲言又止,沈苏忍不住猜测,“是不是,东西太重了,我来拎吧。”

  她懊恼的模样,让骆毅不可抑制地扬起了嘴角,这个傻姑娘,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煞风景。

  有男人在,她还要逞什么强呢?

  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她在装傻吗?还是真的天真单纯到让人那么想要欺负她。

  “这么点东西,怎么可能难得住我?你就是买下整个店,我也能给你扛回去。”

  好好的气氛,明明,可就被某个不解风情的小女人这样被打破了。

  骆毅有些不甘心,想着要不今天一鼓作气,表白吧,既然自己想通了,就不要纠结了,速战速决,才是自己一贯的作风。虽然他们才认识两三个月,可是那种在一起的感觉,却是以前从未体验过的。

  第一次知道思念是那么让人钻心蚀骨。

  只是,骆少校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注定表白……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传来,骆毅懊恼不已,这表白的关键时刻,这哪个不识趣的家伙!!!

  “不好意思。”

  骆毅当然怕军区有事情,要知道今天他出来可是还没有申请休假的。

  “老大,下午团长他们要过来视察军演的情况,你赶紧回来啊。”

  楚河也是刚刚接到的通知,要是其他的事情,他能够打打掩护也就算了,只是这团长来视察,他是完全搞不定。

  要说老大这样的工作狂,怎么无故休假,肯定有紧急的事情,自己也不想往枪口上撞啊。

  “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搞得那头的楚河一脸蒙圈,这就挂了,老大什么时候,这么没礼貌的。但是他刚刚好像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了“是急事吗?”

  不过,要是楚河知道自己破坏了他们家老大的表白机会,会不会,找个深山老林藏起来,祈祷永远不要被老大找到呢?

  而另外一方面来说,骆毅又松了一口气,算了,下次,找个浪漫的地方再表白吧,毕竟想当人家的男朋友,想拱人家的白菜,也得准备充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