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19

遇,见你 秋天blue 3394 2018-05-13 00:09:44

  透明的玻璃器皿里面,奶油与深棕色的可可粉,层层交叠,没有香蕉船的缤纷艳丽,也不像芝士蛋糕的单调。

  挖一勺含在嘴巴里,提拉米苏融合了奶酪,咖啡与红酒的味道,入口即化。初时滑腻,可马上又让你感觉到不着边际的淡淡苦涩。

  沈苏觉得自己真是爱死这个味道了,舌尖都在起舞有木有!

  而一旁的骆毅就有些不淡定了,明明之前她的视线一直是黏在自己身上的,虽然一直没怎么与她对视,但是偶尔眸光触及,都是她温柔的眉眼。

  可是,现在某个人吃的一脸开心,他们俩人又都变成空气了。

  好气哦,自己好像一直都比不上她眼中的玩具和美食!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忍不住将心里的疑问给说出来了,他觉得提拉米苏只能说甜甜苦苦的,味道还不赖吧,反正作为一个大老爷们,他不是很爱就对了。

  沈苏以为骆毅是想尝一口,她想想按理说应该三三分好才是,看着他一脸好奇的模样,她还是忍痛,把自个前面的玻璃器皿往前面推了推,“你要尝尝?”其实很笃定自己吃过的这个死样子,他绝对会拒绝的。

  谁会吃别人吃过的沾了口水的东西啊?可……

  骆毅看着面前已经被吃得,额,怎么说呢,有些面目全非的提拉米苏,说实话,有些毫无食欲,黑黑白白地搅和在一起。

  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好像平时的轻微强迫症加洁癖都是假的,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真的挖了一勺子。

  要是被他妈知道了,少不得又要说他假斯文了。

  好像真的比以前吃过的要好吃了!(少校,你醒醒,这都是心理作用知道吗?)

  沈苏的心“咯噔”了一下,完全不按套路来的吗?刚刚他吃甜品的样子好撩啊,不过重点是吃了她的勺子!!这么暧昧的事情,不会是故意的吧,他会不会也喜欢自己啊?还是说,看似高冷的他,是个情场高手?

  纠结不过几秒的沈苏很快就释然了,她有些自嘲:要不是小卷毛喜欢她,她哪有接近他的机会啊,而且她这么普通的女孩子,怎么会……归根到底,还是托了小卷毛的福。

  不过这个时候的沈苏还不知道,有时候,无关年龄,无关长相,无关性格。

  只是一见误终身罢了。

  她和骆毅是家长与老师的关系,虽然当朋友是很好的选择,但是她怕控制不住自己每次一见面就怦怦乱跳的心,她怕自己心里的那头鹿迟早会被撞死,或者哪一天自己狼性大发,把他吃干抹净。

  更重要的是,她怕一旦自己表现出了对于他的喜欢,对于他的占有,他便会离去,连朋友都不是了。

  看着沈苏突然失神,骆毅有些不明白刚刚还是晴天万里的人怎么突然……他刚刚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难道自己刚刚吃了她的提拉米苏,她有洁癖所以生气了?

  “我们吃完走吧,早点玩完早点回娄城吧。”

  沈苏的失落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抬头时眼中自然闪耀着光,明媚而灿烂。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但其实……

  今天的意外,以后便桥归桥路归路吧,及时行乐,好好享受和他的游乐园之行,留下记忆也是极好的,到时候,年纪老了的时候,还能吹吹牛说,年轻的时候和一个大帅哥一起逛游乐园。

  可真的会是这个样子吗?这样子简单吗?

  感情从来都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中。

  摩天轮,海盗船,4D电影……只要是小卷毛可以接受的项目,沈苏都不遗余力地陪他一起,顺便忽悠骆毅一起。尤其是最后的摩天轮,在数十米的高空,看着这个城市的渐渐开始璀璨的灯光,身边的这个可望不可即的人,他的侧脸,棱角分明,他的睫毛微颤,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一如初见。

  她的一颗心,便开始无处安放。

  “苏苏麻麻,你看,外面的大楼变得好小啊。”

  “你说我们会不会掉下去,然后有超级飞侠来就我们。”

  “叔叔,你看,那边好漂亮。”

  ……

  小卷毛兴奋不已,这是他第一次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看,虽然有些怕,但就是那种又怕又刺激的感觉,才爽。

  沈苏想回答他几句,却发现他自嗨到极点,她根本插不进去话,索性就由着他在这个小小的厢内咋咋呼呼。

  “我们下次还一起来坐摩天轮好吗?”

  下次吗?估计不会再有下次了吧。只是这一次,小卷毛是认真地询问,认真地等待回答。

  “下次,有机会吧。”

  传说在摩天轮的顶端许下愿望是可以实现的,她的愿望:和爱的人天长地久,会实现吗?

  “苏苏麻麻,你刚刚许了什么愿望?”

  小卷毛典型的套路王,他刚说完,沈苏就知道他的目的何在了。

  “嗯,希望我的家人都可以健康平安,你呢?”

  果然,小卷毛的重点在“你呢”。

  “我和叔叔许了同一个愿望。”小卷毛倒是卖起了关子,不是一贯的风格啊。“希望下次还能和你一起坐摩天轮。”

  小卷毛以为沈苏和他们许的愿望应该是一样的,哪知道,说不上来的失望和委屈,似乎在控诉沈苏:你心里怎么没有我们呢??

  额,这个愿望,不会吧,小卷毛许这个愿望也算是人之常情,就凭他们的交情很有可能,但是他怎么可能……小卷毛一定是以偏概全!

  只是当沈苏下意识地向他投去求证的目光,结果,他竟然,竟然点头了。

  整个回娄城的路上,沈苏都在纠结,怎么因为小卷毛的一句话,整个心又乱了。

  而此时的罪魁祸首,在后座呼呼大睡……也不知道因为他的一番话,某个人明明准备扼杀在摇篮里的萌芽,又在悄然复苏。

  沈苏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只能侧着身子,手肘撑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其实不过只有不断从眼前掠过的绿色。骆毅自然知道她有些下意识地在躲着他,比如刚刚下摩天轮的时候,他想搀她一把,她却假装没看见。

  只是,有些头疼,搞不明白为什么?

  车缓缓进入市区,原本靠在座位上看风景的沈苏突然说话了:“那个骆毅,麻烦你把我送到水明楼吧。”

  “嗯?”

  骆毅很想问出口,但是自己的问的立场又在哪里?感觉今天的沈苏情绪波动很大,在沪城吃晚饭的时候明显的食欲不振,说累了想回家休息,但是现在又突然去水明楼,这可是吃饭的地儿啊。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单纯如骆毅,感情史一片空白,哪里会知道,陷入爱情的女孩子,迷茫的时候大都纠结到死。

  “一个老同学突然约了吃晚饭。”

  沈苏笑笑解释,其实,刚刚借口累了,有很大一部分是真的,因为一天的消耗量是真的蛮大的,还有就是她再跟他一起,整个人都会纠结到不行的。

  而李牧之请她吃晚饭,也真的是事出突然,凭他们的交情,必须随叫随到。

  “嗯。”

  沈苏莫名感受到一种查岗的既视感。可骆少校内心也很郁闷,明明知道有问题,却找不到源头。

  ——

  等到了水明楼门口,沈苏在车里远远地便看到李牧之,一身藏青的休闲风衣,米白色的裤子,灯光下,整个人显得清冷肃静。

  “骆毅,谢谢你今天的款待,我很开心,回去带小卷毛好好休息。”

  官方又客套的对白,连沈苏自己都觉得不是很真诚,其实她很想说这一天会成为她生命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回忆,但是不能说。

  “沈苏。”

  “啊?”

  他微沉的嗓音,这么严肃地喊她的名字,有些悸动,她下意识地出声。

  “回家告诉我一声”

  绅士的礼貌,沈苏知道,但又有些控制不住地去想,是不是出于关心亦或是其他,她想问明白却,似是看出沈苏的疑惑,某人开始大言不惭:“我今天带你出来本来有义务送你安全到家,现在你来这里,我有必要知道你的后续安全。”又傲娇地加上:“这是军人的责任。”

  “好吧。”

  既然都搬出自己是人民的好公仆,那么沈苏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更何况这样才是自己意料之中又期盼之外的结果,不是吗?

  沈苏跟骆毅的告别有些匆忙,带着逃离的意味,李牧之原本早就见到军用吉普,因为实在太扎眼。只是没想到沈苏竟然是从这辆车上下来的,便忙迎了上来。

  “阿苏,你现在这档期满的呢?我这快约不出来人了吧。”

  李牧之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任谁看到自己照顾很久的妹妹,从别的男人车上下来,脸色都不会好吧,家里的白菜被猪拱了!!

  “啊,怎么会?我们什么交情,今天不过是个意外罢了。”

  有时候,往往因为一件意外,我们的人生会偏离原来的轨道。

  “好啦,进去说吧。外面怪冷的。”

  骆毅从反光镜里,看着他们寒暄,看着那个男人对她嘘寒问暖,虽然眼神看不真切,但是言行举止无不透露着对沈苏的关心。

  他们真的只是老同学那么简单吗?

  忍不住地想了很多的可能,不可控制自己的内心和情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遂一脚踩上油门,向着水榭花都方向驶去。

  到了包厢,看到一群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沈苏有些不太适应,她不太爱人多的地方,更何况还是一群快陌生了的老同学。

  “沈苏,好久没见了,还是牧之面子大啊,我们同学聚会都请不来你呢?”

  “沈老师,明年我家孩子还上幼儿园了,你们幼儿园收费怎么算的。”

  “沈苏,谈恋爱了没有啊?”

  ……

  人声鼎沸,没有一个话题是沈苏感觉舒服的,或许,答应李牧之来这里真的是一个很错误很错误的选择。

  和李牧之的谦和周到不一样,沈苏在人际交往方面简直就是智障,简单的寒暄还行,至于其他的关心和恭维,真的是应接不暇,她便借着上厕所的间隙,果断开溜。

  原本想给李牧之面子,走个过场,因为从来什么同学聚会吧,沈苏都是能躲则躲的。

  至于李牧之,下次单独约好了,这些女人真可怕!!!

  抱着聚会的名义,互相炫耀攀比,真是没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