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14

遇,见你 秋天blue 3184 2018-05-01 23:09:34

  理想和现实总是存在着很大的出入。

  很多时候呢,事情的发展远远不是人的想象可以控制的。

  沈苏原本以为自己就是静悄悄地来,然后静悄悄地离开,只是等真的到了招待所,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这世界上,八卦的,不仅仅是女人!!!

  骆毅的车缓缓地开进了招待所,确认身份,再放行,沈苏透过车窗看到警卫亭里面的哨兵,仿若以前语文课本里面写的北方的白杨树,挺拔向上,一种威严庄重之感油然而生,他们缓缓地消失在倒车镜里面。

  车子刚刚听稳,便有人敲了敲车窗,骆毅顺势开了车门。

  “哎,真是你啊,刚刚看着车像,你不是在忙军演?怎么来招待所了?”

  说话的是个皮肤有些黝黑的男子,看样子应该三十岁左右,同样是一身军装,剪裁合体。不同于骆毅的冷静自持,他有些很接地气的感觉。

  他一见骆毅下车站定,就是一拳打在肩上,真是很man的打招呼方式啊。

  “是啊,你这又在啊?”

  骆毅有些揶揄的意味,沈苏莫名,倒也难得看到男神和他的战友相处模式。

  出于礼貌,沈苏便也从副驾驶座上出来,跟来人打了个招呼。

  “你好。”

  沈苏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但看的出,他和男神的关系应该很好,只是简单的问候了一声。

  没想到,人家倒是很热情,“你好,我是程铮。”而后,一脸八卦地看着骆毅,“铁树一样的骆少校,这是要办喜事了吗?把人往招待所带了哦。”

  说完,还调皮地朝着沈苏眨眨眼睛,之所以用调皮,因为沈苏自然联想到了猴子,要是被程铮知道沈苏的第一印象是这样,估计分分钟尥蹶子了。

  “去,别多管闲事,把嫂子哄好再说吧。”

  其实,刚刚看到程铮,他就有些头大了,程铮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要口无遮拦了,这看到沈苏,肯定少不了一番脑补。

  自己倒是无所谓,因为他确实真的有这打算,只是还没实行。怕就怕,这猪一样的队友说了什么犀利言辞,万一把沈苏吓跑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程铮这人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嘴欠八卦,害得老婆老是吵架。

  而这个老婆奴却偏偏又记不住教训,每每把老婆气到招待所,再花大力气哄回去。

  几乎全军区都知道,招待所的出勤率最高的就是这位程中尉了。

  被戳中软肋的程铮,一点都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情绪,反正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他的脸皮早就练就百毒不侵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情报,骆毅能带个漂亮的女孩来招待所,简直就是惊天大新闻,他这个新闻传播载体马上又要发挥自己的价值了,开始发光发热了。

  “说说嘛,别那么小气。”

  程铮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沈苏心中忍不住翻白眼,没有的事情,他还能给杜撰出来一个故事不成。

  “你还不走,我就去和嫂子说,去年元旦……”

  要是程铮知道骆毅会那么不君子地用这个老梗一直威胁他,那时候说什么也不会去跟他们喝什么酒,然后忘了结婚纪念日还撒谎出任务去了。

  本不是大事,却因为一个小谎言,最后变成了把柄。

  骆毅,你好样的!

  程铮见骆毅不动摇,就把苗头指向了沈苏。

  “弟妹……”

  沈苏听到弟妹两个字,脸立马红了。她真是思虑不周,只顾着思考自己的人身安全了,却忘了她堂而皇之来到他的地盘,会不会损坏了他的名誉啊?

  而且,她没想到,解放军叔叔的脑洞也是如此清奇的吗?

  “不不不,我不……”她慌忙想要解释,但是似乎并没有人在乎。

  沈苏傻愣愣地侧头看着骆毅,想听他解释,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人家镇定自若,一言不语,甚至还打断了她的解释。

  “走啦。”

  她一瞬间觉得自己浑身都僵硬起来,被他握着的手腕似乎都变得滚烫的,他那么自然地就握过来,好像演练过无数遍一般。

  今晚这手就不要洗了吧,是他握过的呢。

  他的掌心有些粗糙,温热的触感,似乎能够温暖到心底最深处。她忍不住要捂脸,天知道她真的似乎,没有和男生这么亲近过啊!

  她迷迷糊糊地就跟着他的脚步,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程铮看着这俩人,深深觉得自己被巨盆的狗粮给砸了,而且还是在他刚刚跟老婆求和失败的情况之下,含情脉脉,有什么好看的,骆毅不就千年一副拽了吧唧的模样嘛,哼!

  不过,首先他一定要弄清楚,如果骆毅嘴硬不说,楚河肯定知道,而且他们可是八卦小分队。

  其实,真的不怪程铮误会,似乎情景模式就是沈苏在痴痴地看着骆毅的侧脸。

  然而,还真真是与事实有些许的符合,只是没有痴痴罢了,在走廊里明亮的灯光里,他的侧脸宛如初见时的惊艳。

  “那个,你朋友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沈苏小心翼翼地道出了事实,想探究一下被破坏名誉的某人有没有不高兴什么之类的,典型的被卖了还帮忙数钱的那种傻大妞。

  “嗯。”

  而骆毅只是很冷淡地回应了一声,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什么意思,感觉有些满不在乎,又感觉有些不高兴?

  “会不会有损你的清白?”索性还是直接一点好了。

  这句话可把骆毅问住了,他有些想笑,原本他还担心程铮这样说话,沈苏会不会生气,现在她却担心他的清白,作为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有损清白,就算吃亏也是她的名誉受损才对,这个姑娘的脑回路怎么异于常人?

  他像那种扭扭捏捏的小男人吗,还清白?他巴不得他是她的,清白不要也罢,如果可以的话。

  “自然不会。”

  可这在沈苏听来又是另一番意思,那就是小哥哥完全大度到不care这种事情。

  直至门“哐当”一声被关上,沈苏才有些如梦初醒。

  而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小卷毛同志有话要说,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叔叔不是说要陪他的吗?可是为什么刚刚他好像是隐形的呢,他就在车里眯了那么一小会会,醒来的时候发现,叔叔牵着苏苏的手走了。

  他匆匆忙忙拔起小短腿跟上,还好自己速度快,不然这门可能就甩在脸上了就。

  他就想说一句,我真的那么没有存在感吗?呜呜呜……

  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大概一米五的床,军绿色的被子整齐叠放在床尾,旁边有一张沙发挨着窗沿,茶几上摆着一套白色的茶具。沙发的旁边是一个棕色的立体衣架,很是干净整洁。

  “这里环境有些简陋,但是比较干净也比较安全,你们先凑合一晚,我明天送你们回去。”

  骆毅一直都住在宿舍,之前偶然一次机会见过这里的布置,觉得还蛮干净,蛮温馨的,比空旷的宿舍要好上很多,但是现在看着人家粉嫩嫩的一个小姑娘要住在这么一个,怎么说,毫无人气可言的房间,真是有些后悔了。

  “没事,这里挺好的。”看着面露愧色的男神,沈苏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突然觉得自己此刻情商超高的样子。

  骆毅挠挠头,显然对于自己的安排有些介意。

  “我还真没来过军区住过招待所呢,以后说出去羡慕死她们!”

  沈苏说的倒是真话,这招待所哪是谁想住着就住着的,这是一次很新奇的体验,不过在骆毅看来,沈苏这样安慰自己,感觉心里满满都是温暖与感动。

  骆毅走后,沈苏便开始给小卷毛洗漱安顿好,等到沈苏忙完了小卷毛,拿着换洗衣物进浴室的时候,突然想起去超市的情景。

  ——

  “那个骆毅,我和宸宝都没有洗漱用品,要不我们先去超市?”

  人呢,来是来了,可是临时的决定,她和小卷毛什么都没带。

  “那当然,是我疏忽了。”

  原本骆毅以为沈苏只是买牙刷之类,直到他莫名其妙地跟着她来到内衣裤区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顿时他觉得他都快尴尬地烧起来了,想他骆毅什么场面没见过,可怎么偏偏就……

  其实,沈苏也一样,她要买内衣裤,又不能直接和他说,显得自己有多防着他似的,几次欲言又止。但是这没提醒的后果,着实是有些闹大红脸啊。

  只得匆匆忙忙地拿了一个合适的尺寸就奔向了收银台。

  “你还有东西要买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察觉到这一点的骆少校,开始没话找话。

  “没有没有。”

  她恨不得赶紧消失,哪儿还有心思再去买其他的东西啊。

  想到这儿,沈苏的脸又忍不住住燥热起来:遇到他之后,似乎自己的糗事变成了一箩筐了,这磁场好像不太对劲了。

  洗完澡,看着这内衣裤的 style ,沈苏傻眼了,这也太性感了吧,黑色的蕾丝内衣,交叉的蕾丝细肩带以及薄如蝉翼的***。

  什么鬼?怎么买了这么一套玩意儿?沈苏的内心有些崩溃,这东西能穿吗?为什么在这个戒律森严的招待所的小超市里会有这样出格的玩意儿,啊啊啊啊啊……

  但是小超市的老板表示不背这个锅,这个招待所里一般来的都是家属,包括老婆和女朋友,俗话说,小别胜新婚,然后你懂得,所以,是你这个宝宝走错地方了。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若干年后的自己要为这次的买内衣的乌龙付出怎样惨痛的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