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8

遇,见你 秋天blue 3498 2018-04-22 21:49:33

  周末的早上,沈苏尚在睡梦之中,门却被敲得砰砰响,脑壳疼啊,谁这么讨厌!!!门砸坏了要赔的!

  沈苏顶着一头鸡窝,满脸愤怒地打开家门,却被人一把熊抱。

  “亲爱的,我回来了。”

  听着豪放的声音,沈苏一把无情地推开某人,扭头就往卧室走去。

  “哎哎哎,沈小苏,你干什么啊?这么不欢迎我?不就是没告诉你去北岭找许岩嘛,至于这样嘛……”

  面对闺蜜的喋喋不休,脑仁儿疼,沈苏一个猛回头,目光犀利,“李阿达同志,不要在我严重缺觉的情况下惹我,后果很严重。”

  Ada硬生生地闭上了嘴巴,比了个OK,这才看到沈苏的眼袋很重,气色有些憔悴,整个就是熬夜后遗症,“干嘛?昨晚作贼去了?”

  说道昨天晚上,沈苏就忍不住会想到小哥哥的短信:报告,已平安到家,祝晚安好梦。

  要说以平常心来看这个短信嘛,也没有什么暧昧之词,但是,对于一个有少女梦,或者对于某人有些非分之想的沈老师来说,报告这个词儿有些暧昧,报告?他为什么跟她报告,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什么上司领导啊啥的?

  明明知道小哥哥并不是轻佻之人,可还是情不自禁浮想联翩,两个小人儿在脑子了打了一晚上的架。

  其实骆毅想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哈哈哈!就想调戏你!

  只是,这样的丢人的事情,没必要让这个损友知道吧?

  “没什么,只是昨天看小说看得太晚了,所以呢,现在你自便,有事等我睡醒了再说,OK?”

  沈苏潇洒地回房,关上房门,利落干脆,继续梦周公去了,徒留一个在门外欲言又止的人。

  可惜啊,沈老师没梦到周公,却梦到了小哥哥。

  “苏苏~~”

  听到小哥哥亲昵的呼唤,沈苏匆忙回过头,原来男神喊她小名的时候,声音那么酥,那么温柔,却不想小哥哥只有一步之遥。

  所以,当沈苏还在纠结刚刚明明声音很远,回头却鼻尖碰着鼻尖,还被一把霸道地搂过去,紧紧地贴着他胸膛,甚至明显感觉到他硬邦邦的肌肉力量。

  小哥哥明明看着没有笑意,可是声音温柔缱绻,眼神深情似水,“让我陪着你一辈子,好不好?”

  沈苏内心一阵雀跃,他表白了,自己逆袭成为人生赢家了,哈哈哈……

  “我”只是还未来得及说出剩下的话,只觉得自己被一阵duangduangduang的外力拉回现实。

  我靠,沈苏揉了揉太阳穴,真是的,关键时刻就这样被吵醒了,不爽!!!宝宝有情绪了,哄不好的那种。

  “咚咚咚……”接连不断的敲门声,简直就是跟催命一样。沈苏不知道李阿达现在胆子竟然肥成这样了!

  “沈小苏,快起床啦,已经十二点了,我要饿死了。”

  “知道了。”

  吼完一嗓子,沈苏才觉得自己消了一点气,以后才不要收留这个大麻烦,睡个觉都不得安宁。

  等到沈苏洗漱完毕,做完午饭,她都没有和Ada说一句话。

  “沈小苏,你怎么不说话?”

  “沈小苏,你哑巴啦?”

  “沈小苏,你别吓唬我啊。”

  ……

  “沈小苏,我是不是得罪你了?”

  喋喋不休的Ada让沈苏很是崩溃,似乎脑子里面有N多只蜜蜂,“起床两个小时之内不要招惹我。”

  一记眼刀飞过,谁让你扰我美梦,你赔我,不,你赔不起!

  “可是,以前不都是一个小时嘛?”Ada似乎有些无辜地开口道,今天这姐们火气有点大,烧得慌。

  沈苏冷冷地斜了她一眼,“哼”谁让你破坏我的美梦的!!!而且今天吵醒了两次,罪无可恕!

  “好吧,我错了。”

  “说吧,不回家,来我这里干什么?”

  一般Ada和沈苏都有固定的约见时间的,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的。她俩是20+的闺蜜,爹妈家都在城西的怡景花园。沈苏工作在城东,她买的公寓也在城东,而她的自己开的咖啡店却在城南,因为还在开发之中,房租比较便宜,她租了一个二层的独栋商品房,一楼是咖啡店,二楼是她的卧室和小厨房。

  因为平时大家都挺忙的,所以她们经常约了一起回怡景花园,要不周末沈苏去她店里帮帮忙(蹭吃蹭喝),再不然就趁着寒暑假抽空出去沪城或是周边逛一逛。

  今天Ada有些反常,而且声音里也有些疲惫,有很多的话需要跟沈苏聊聊。

  “沈小苏,你知道我为什么去北岭找许岩吗?”

  “思念成灾,奔赴万里不是爱情里常见的桥段吗?”

  对于Ada的先斩后奏,沈苏有些吃惊,因为距离上次他们的见面也才两个星期罢了。Ada和许岩,他们这对异地恋的见面频率应该在一个月左右的样子,因为许岩在北岭公司业务很忙,负责销售,处于事业上升期,而Ada经营的咖啡店虽然不算太大,但是一切运行,能够自己做的,尽量不请人手,减少支出,只希望他们的婚房可以早日实现。

  “你又拿我打趣!”Ada的表情有些凝重,微微叹了口气,目光望着远方,透过正午的阳光,缥缈而虚空。“我妈还是不同意,我怕我坚持不到他回来的那一天。”

  “那他怎么说?”

  “他说如果我妈不放心,可以现在就结婚,然后在北岭定居,但是如果他的事业要向沪城方面发展的话,最起码还要两年。”

  “那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我妈不愿意我离开这里,她希望我能够在沪城成家工作,再不济,现在半城经营得不错,留在娄城也行,北岭毕竟是个县城,但是我不想和他分手。现在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我先领证两地分居好了。”

  “你想的容易,不要说你拿不到户口本,就算拿到了,你妈对许岩的印象只会更差的,而他妈妈对你……”

  本不该那样评论长辈,可真的就是那种市侩的女人!!

  “哎……”

  离开校园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爱情似乎就变得不再纯粹了,我们的爱情,我们的婚姻,加上了太多的外在因素。

  曾无数次地幻想过,在阳光温润的午后,坐在男朋友的单车后座,他被风扬起的衣角氤氲着沐浴露的香气,搂着他精壮的腰身,享受着静谧的安全与幸福;又或者,偷偷在某个傍晚,徘徊在篮球场附近,只为看他打球的身影亦或是为一场刻意而为的偶遇。

  而现在的我们,爱情,再也不能纯粹。

  我们在成长的这条道路上失去了太多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的方式,烦恼与幸福。我们总爱羡慕别人的生活,觉得别人的人生才是潇洒与自在,只是别人的烦恼与忧愁我们又怎能全部看到。

  Ada 享受爱情美妙的同时,也担忧并不平坦的未来。

  而沈苏呢,还是一如既往地上着班,过着简单的生活,解决了打架事件,小卷毛还算乖巧,也没有在幼儿园闹事,只是沈苏却是再没见到过小哥哥。

  有多久了呢?

  若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么估计已经几百年了吧。

  每天准时接娃送娃的人,莫名其妙变成了崩溃的楚河,这不…

  “沈老师,你看能不能给我个微信号,这宸宝每天在家都不消停,我要录视频给你看。”

  看着面前有些孩子气的楚河,这分明是在告状。再看看老神在在的小卷毛,很不给面子地笑了,说起这个楚河,自认是是小哥哥的小跟班,人家总是老大老大的叫。

  沈苏不禁暗戳戳地想:明明是酷酷的小哥哥,你这样人家还以为混黑社会的呢。

  虽然楚河为人很直接,热心肠,阳光,给人很亲近的感觉。但是呢,毕竟还是个大男孩,总是和小卷毛闹别扭,不能跟小朋友真的计较,偏偏又搞不定。

  这滋味估计不好受吧?

  真不知道小哥哥怎么想的,竟然把小卷毛寄养在楚河家快一个月了,似乎每天都上演着鸡飞狗跳的戏码。

  事实上,骆毅是做好了休假的准备,给王叔王婶放了假,想自己带小卷毛,顺便培养感情,结果王叔王婶是放假了,他又被急赤白脸地叫回军区了。

  “好啊,看看宸宝在家什么表现喽,应该也是乖乖的对不对?”

  沈苏对着小卷毛狂使眼色,有些时候孩子还是需要哄的。

  “那当然,我一向很乖的。”

  楚河一脸郁卒,明明跟着老大休假两个月的,现在竟然沦落为带熊孩子的保姆了,还不如跟着老大回军区准备军演呢。

  “我要跟老大告状。”

  楚河一脸地愤愤,其实能看出来他就是故意和小卷毛斗气,认识一个月,沈苏更了解小哥哥了,他是沪城军区空降的少校,真不敢相信,这么年轻就少校,老天爷果然不公平,又给颜值又给才华。

  “其实你应该给你家老大看视频才对,这样宸宝才会更听话。”

  说实话,沈苏一个月没见男神,说不上是思念,但是却也有些隐约的牵挂,会在某个时刻想他在干什么?

  “老大就是山顶洞人,他是不会使用社交软件的,更何况他现在是忙得飞起的节奏啊。”

  怪不得小卷毛这一个多月都是由楚河接送,看来他真是辛苦,不过这么辛苦干嘛不带楚河一起去帮忙呢?沈苏如是想着,便也就顺着说了出来。

  “那你怎么没去帮忙呢?”

  “还不是这小祖宗没人照顾嘛,王叔王婶,回去一个月了,我就只能做这老妈子的活儿,说实话,宁愿回军区,这小祖宗我是搞不定。”

  沈苏只能笑笑,毕竟一个半大的孩子带另外一个孩子,应该是件困难度不低的事情吧。

  “对了,下个星期,我们幼儿园组织亲子秋游活动,到时候还是你带宸宝来吗?”

  “下个星期,王叔王婶他们应该回来了,我也该去找老大了,何况我又没有女票,一个人带着宸宝的话,可能老大需要开着挖土机来救我。”别问为什么,因为被狗粮给埋了。

  楚河吐着舌头,翻着白眼:脑子里脑补出各种风格的一家三口。

  这无奈的模样,惹得沈苏哈哈大笑,“你真是有趣!”

  “那当然,我可是老大的开心果呢。”

  这嘚瑟的语气,怎么觉得这楚河和男神的关系有些微妙啊!!!

  “好吧,开心果先生,麻烦你正式通知你们家老大,请他确认骆梓宸小朋友的秋游人员名单,OK?”

  既然楚河没有空,王叔王神照顾宸宝生活起居没有问题,但是陪同秋游估计不是很合适。

  那么,可怜的小卷毛,又该怎么办呢?

  沈苏之所以没有自己联系他,一来幼儿园的的这种通知往往是放在班级群里面的,自己也不好私底下询问;二来自己和他既短信之后再无联系,更何况他那么忙自己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

  楚河不用白不用。

  “放心,明天给你答复。”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