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9

遇,见你 秋天blue 3249 2018-04-23 23:06:07

  不知道该说楚河的办事效率太高还是男神的处理事情的效率太高。

  (楚河:我标榜的宗旨就是我办事你放心。)

  晚上,沈苏从微信公众号里面看到了一款网红意面,她有些心痒,便顺路从超市买了些许食材,香肠,胡萝卜,意面。

  用模具把胡萝卜压爱心形状,然后用三到五根意面把香肠串起来,和爱心胡萝卜一起,放入沸水中,加入少许的橄榄油和盐,这样面条才会又有味道又有劲道。煮熟后捞出盖上一片芝士,淋上咖喱酱汁。

  一款颜值与口感并存的爱心意面就完成了。沈苏还特别用滤镜拍了一张照片放在了朋友圈,果不其然,招来一大堆的羡慕嫉妒恨。

  而沈苏自己呢,也因为一不小心煮多了意面,然后又吃多了,所以在小区附近溜达了,还跟着广场舞大妈们一起扭了好一会儿,直到她们结束。

  小区门口,她还看到有小贩儿在卖水果,金灿灿的大芒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实在是抗拒不了它的诱惑。

  她天人大战以后,还是挑了四五个,准备回家拌着酸奶一起吃,付钱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有一个未接电话,她常年处于静音模式,震动也是时有时无,所以接电话全靠缘分。

  很显然,这个男神的电话,很没有缘分,她下意识回拨过去。

  “嘟嘟嘟……”电话响了好久,沈苏的心也一点一点变得有些紧张,正当她思考着要不要挂断的时候,传来男神清浅的声音,明明隔着电话,耳畔却好像有着微热。

  “沈老师,你好。”

  骆毅的声音很有磁性也很干净,明明在军区待着,却让人有种在电视台的错觉,许是被这样的声线蛊惑,沈苏有些恍然:“骆先生,你好。”

  如此尴尬地对白,似乎不是很适用于电话聊天,周遭还有着小汽车的喇叭声,以及半夜飞车党的呼啸声。

  沈苏有些懊恼自己应该准备一下,或者设想一下对话内容再回复男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状况。

  只是,现在箭在弦上,不能认怂地把电话给挂了吧。

  其实她大概是能猜到骆毅打电话的原因,只是现在她的语言组织能力有些薄弱罢了,骆毅就是一个狐狸精,而她自己的道行实在太低了。

  骆毅对于沈苏的回答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甚至还能够脑补出沈苏,一直手捏着下巴的紧张样子,只是口吻中似乎微微还是有些无奈:“我不是说过直接叫我骆毅便好,恩?”

  微微上扬的尾音无奈却又带着某些警告的意味。

  只是沈苏觉得既然男神称呼她为沈老师,自己却直接称呼男神的名字,有些不礼貌。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让男神叫自己的名字,又不知道男神会不会觉得自己在刻意装熟,所以沈苏老师纠结到死!

  男神似乎在沈苏的微微沉默中get到了某些点,毕竟人家也是搞心理学的嘛,“要不我也直接叫你的名字好了,沈苏?”

  额,这都已经叫了,不是吗?这是征求别人意见的态度么?傲娇脸。

  “当然可以。”

  “那就好,朋友之间哪有那么客气地先生小姐。”

  这一瞬间,沈苏似乎听到了有些低沉的笑声,不过却是稍顺即逝,她恍然有种错觉:男神让她称呼他骆毅的目的其实在于……想直呼她的名字。

  难道男神想和自己……装熟,亦或是亲近?

  Oh my Lady God,不至于吧?

  “你是在外面吗?”

  骆毅听到电话里面有些嘈杂的声音,想着她都八九点了怎么还在外面,是一个人吗?还是和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不免有些担心。

  “嗯,是啊,刚刚遛完弯儿,准备回家了。”

  “嗯,你这过得可真够养身的,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听到沈苏只是自己出去遛弯,他的心竟忽然安定下来了,看来自己真的是有些上心了吧。

  “我这还不是晚饭吃得太饱了,平时吃完就宅着。哪里养身,我妈都说我懒猪一个。”

  因为骆毅的语气很轻松,让沈苏也忍不住放松了下来,可这话说完,她又后悔自己真是说会不过脑子,这回形象又坍塌了吧。

  “你找我是为了宸宝秋游的事情?”

  这波生硬地转移话题,沈苏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可是也不能把话题绕在自己是懒猪上吧。

  “是的,楚河跟我说了你们秋游的事情,很抱歉,我并不能参加了,我知道小卷毛要失望了,而且我也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

  在说这段话之前,沈苏很确定自己听到了骆毅低沉的笑声。只是很快被他给掩藏了。

  哼,果然没形象了!

  “什么意思?”

  沈苏一边懊恼自己说的话,一边因为刚刚电梯里面信号不太好。

  “我想把小卷毛交给你照顾,我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去参加,如果说有什么能让小卷毛开心的话,我想肯定是让你做他一天的苏苏麻麻了。”

  原来男神的意思是这个!这么信任她,当一天家长,真亏男神想的出来,合着真没把她当外人是吧。

  “陪宸宝我当然没什么问题的,只是那天虽然有家长在场,但是我还是要兼顾其他的孩子,你不怕我照顾不了宸宝吗?”

  沈苏是实话实说,到时候大家一起做游戏什么的,肯定没问题,只是她不知道小卷毛会不会伤心,而且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而宸宝却没有一心一意的照顾他的人,万一出什么事呢?

  “我相信你,也相信你们的默契。”

  我相信你!有多少人,哪怕同床共枕,哪怕相识数年,都未曾轻言相信,这个人,他们才刚刚认识数月,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他却说相信她?

  骆毅傲娇脸,我看人的眼光可是大大的准。

  无论这份相信的意义有多大,但最起码在沈苏心里,骆毅的好感度是真的更上一层楼了。

  “那好,我会照顾好他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以后的活动,你可以尽量有时间参加,他其实很想和你亲近,你知道的。”

  沈苏表面上云淡风轻,秉承着作为一名老师的态度,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有他的相信真好。

  只是,有些事情,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她作为老师应该告诉家长的,她也必须跟他说清楚。

  “好,下次我一定参加。”

  因为这次的出走事件,骆毅也有些感触,孩子的教育要建立在和他的关系基础之上的,他信任你,他才会愿意分享,愿意撒娇,甚至愿意倾诉苦恼。

  “你到家了吗?”

  骆毅估摸着沈苏应该到家了,因为他听到了密码门锁打开的声音,而且周围很安静。

  “是啊,刚刚到家了。”

  “嗯,那你早些休息,不打扰你了,晚安。”

  谦和又礼貌地互道了晚安。

  时间总是在孩子们每天的“早上好”“老师再见”中,悄悄溜走,一个礼拜很快就结束了,小朋友们欢欢喜喜地等着秋游活动,等着自己爸爸妈妈的陪伴之旅,兴奋又激动!

  但对于沈苏来说,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太阳刚刚眯着眼出现在地平线上,沈苏就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好,她挑了一套休闲装,柠檬黄白条的七分袖,天蓝色的牛仔九分裤,脚上一双松糕底的小白鞋,扎上一个清爽的丸子头,整个人的感觉阳光又干净。

  乘车到了幼儿园,差不多七点半的样子,沈苏有条不紊地安排相关事宜,比如孩子们游戏的材料,一些园方提供的食物,都需要老师自己去看管好。

  “苏苏早!”

  宸宝每天入园的时间都比较早,这个比较重要的日子来得就更为积极了。

  这不,沈苏刚到没多久,就听到小卷毛糯糯软软的声音。

  他自己背着大象小书包,感觉里面鼓鼓囊囊,沈苏猜想肯定是王婶给他准备了充足的食物。

  “宸宝早上好!”

  沈苏蹲下给了小卷毛一个拥抱,然后打发他先自己玩一会儿。但是,他却乖乖地在沈苏一旁跟着进进出出。

  但是小孩子哪里有大人的体力,差不多八点的时候,沈苏看他有些微红的脸颊,明显是累的好伐,便让他在车上坐好。

  “宸宝,要不你先去车上休息一下,等我好吗?”

  小卷毛摇摇头,小手扯着沈苏的衣服下摆,眼神坚定,不屈。

  他并不愿意,是因为车上都是小朋友和爸爸妈妈一起,而他只有一个人呐,这不是集体,虐小卷毛吗?不,应该说是屠宰现场。

  “你快帮忙给苏苏老师占个位置好吗?不然过会儿我们可能就得分开坐喽。”

  沈苏似是看出了小卷毛的心思,心生一计,让他转移注意力。

  小卷毛一听,头也不回地“蹬蹬蹬”地往车上跑。要是不能和苏苏一起坐,那这次秋游还有什么盼头,所以这个任务是一定要完成好的。

  早上八点半点钟,预定的大巴车准时出发。

  沈苏和小卷毛舒服地窝在座位上。小卷毛很享受和苏苏在一起的独处时光,虽然叔叔没有来有点失望。不过要是在叔叔和苏苏之间选择的话,还是苏苏比较好。

  “苏苏麻麻,给你吃。”

  小卷毛看沈苏忙活了一早上,便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份三明治,献宝似的给了沈苏,然后又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我让王婶也给苏苏麻麻也做了哦。”

  他说完一副看我多乖,快夸我的蠢萌表情。

  “好,宸宝真乖。”

  沈苏摸了摸小卷毛的头发,有些无奈又有些幸福。

  “来来来,宸宝,我们来拍张照片好不好?”

  “好啊。”

  话音刚落,回应沈苏的是凑过来的一头卷毛以及已经摆好的pose。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