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3

遇,见你 秋天blue 3397 2018-04-18 12:54:38

  听说下雨天,巧克力和音乐更配哦。简直是胡说八道,这仅仅适用于在咖啡厅享受闲情逸致的人。

  而对于大多数在外奔波的人来说,下雨天就是一场噩梦,而噩梦的来源便是没有伞以及糟糕透顶的交通。

  攒够了一周的零食和瓜果蔬菜,沈苏拎着满满一购物袋的东西,有些吃力地走到了超市的出口。

  却不想,偏偏遇上这倒霉天气!

  乌压压的天空,压着人的心里也有些难过,地上已经有些积水,雨点打在上面,又密又急,甚至涟漪都来不及漾开。

  要是自己两手空空,还可以逞强当回英雄冲到公交站台,可看着这么多的东西,也是有心无力,这到站台那儿打车还是要一段距离的。

  可怎么办呢?难不成等雨停吗?

  嘤嘤嘤,应该出门看好天气的,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人家都说,出门要么带伞,要么带男朋友,她这没有男朋友的人为什么不乖乖带伞呢?

  “嗨,需要帮忙吗?”

  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不轻不重,力道刚刚好,不显得亲密也不感觉轻浮。回头,正是刚刚在超市里看到的娃娃脸,他扬扬手里的伞,一脸真挚,不过她的小哥哥呀,却不在。

  “嗯,要是你不麻烦的话,我想去站台那边。”

  女孩子要能屈能伸,虽然刚刚在超市里面,就是这个可恶的人,打扰她准备撩她家的小哥哥。

  但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一身迷彩打扮,果真是救人于水火之中的装备,怎么看怎么顺眼。

  “那走吧。”

  楚河也不扭捏,撑开手中的伞,举过沈苏的头顶,绅士到不行,跟刚刚调皮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雨滴激起的水花,溅在沈苏露出来的脚踝上,冰冰凉凉的,好在他也并没有走太快,不然自己真的跟不上。

  到了站台,沈苏想着自己因为感冒还带着口罩,有些不礼貌,便赶紧摘下来,给娃娃脸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真是谢谢你了。我叫沈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楚河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又连声道谢的沈苏,倒是有些不还意思了。

  为什么不好意思呢?一是因为部队没有女的,自己的异性相处经验不足。二是,这样的帮助,根本就是有人授意的,受之有愧好不好?

  “楚河,就是楚汉分界的那条楚河。”

  “好,谢谢你,楚河,再见。”

  ——

  楚河想到刚刚自家的少校大人,一脸傲娇的样子。

  “楚河,我去开车。”

  听着这无厘头的一句话,楚河有一瞬间的懵圈,今天福利这么好的吗?难道老大看出他很困了?

  这边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又看到少校大人递过来的伞,更是不知道这波是什么操作了?少校大人有些心思叵测啊!

  难不成老大让他撑伞回家,已经灭绝人性到这个地步了么?

  可是,楚河跟着他家老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到他微微扬了扬下巴,短暂的脑补过后,智商和情商便立马上线了。

  顺着他的视线,便看到了在屋檐下,一脸苦恼的背影,至于为什么背影能看出苦恼呢?

  一般在屋檐下躲雨的,十个有九个是苦恼的吧,他这么高的情商一定猜对的。

  只是,老大,这么好的搭讪的机会让给我真的好吗?

  楚河如是想着,也就这样好死不死地问了出来?

  “恩?”

  这声音,分明就是威胁让他闭嘴的意思嘛?只是让他去献殷勤,又不能追,莫非他什么时候无意中得罪老大了?

  “为人民服务不知道吗?回去抄一百遍。”

  “老大,我知道,我这就去。”

  楚河一听,一百遍,算了,还是赶紧走,装作没听见好了。

  于是,当楚河完成任务之后,听着沈苏的道谢,是真的很心虚啊。

  见鬼的“为人民服务”!

  要说这沈苏的运气也是真不赖,不过等了两三分钟就顺利地打到了出租车,只是这雨天加上周五的下班晚高峰期,路况可想而知?

  出租车上,沈苏无聊地在玻璃上涂涂画画,她纤细的手指纷飞,瞬间便出现了一个Q版小娃娃,萌萌哒的表情,煞是可爱,沈苏忍不住对着傻笑。

  无聊的时间,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才对得住自己不是吗?

  只是不一会儿,只留下行行水滴,虽然消失了娃娃,却清晰了外面的景色。

  沈苏惊诧地发现,旁边是一辆很帅很酷的吉普车,竟然也是迷彩色,今天她是跟迷彩风有多大的缘分!忍不住想这样帅气的车该是怎样的人才配得上,脑海中突然出现刚刚让她惊艳的侧脸哎,好想看看车的主人是什么样的啊。

  这车,她实在是太喜欢了!星星眼!

  其实,在开车的某人,视线也是从未离开……

  原本,骆毅只是因为堵车,随便瞥了反光镜一眼,却发现旁边出租车玻璃上的小小涂鸦,他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在堵车这样烦躁的状况下,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却不想,竟然是她!

  虽然她的口罩不见了,但是她的衣服,他是记得的:粉色长款T恤,蓝色背带裤。

  见她盯着他的车出神,或好奇或无奈,眨着的大眼睛,嘟着的小嘴巴,都让他忍不住想笑。

  下次有缘再见,他可就不等她来撩了!

  毕竟都二十九了,好像是有点老了……

  被堵车活活折腾的没脾气的沈苏小姐,才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给惦记上了。

  红绿灯加上龟爬的车速,明明只是十分钟的车程,但是却硬生生地堵了差不多四五十分钟。

  漆黑的屋里,没有一丝光亮,清冷的气氛,夹杂着屋外噼里啪啦的雨点敲击玻璃的声音。

  虽然饥肠辘辘,却连做饭的兴致也没有了,人有时候,总是一瞬间会感受到孤独,一个人,常常会随着性子变得懒惰。

  还有明天的相亲,沈苏就更有些萎靡不振,真是无奈。

  人长大之后,似乎很多的事情都变得身不由己,我们的执着被当作任性,我们的努力变成了死心眼,我们开始不得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接受他人的思想。

  沈苏抱着一大包的薯片和巧克力糖果,水果酸奶,以宅女的装备追完了两集电视剧,原本想着看到结局,结果可能由于感冒药的副作用,便觉得困意连连,眼皮都不受控制了,便认命把自己摔进了被窝里。

  原本沈苏都是睡到自然醒才觉得对得起周末的美好时光,但是想到第二天十一点水明楼,只能认命地定了九点半的闹钟,有点不爽,大好时光,竟然去相亲。

  不过呢,相亲归相亲,不爽归不爽,自己的小日子还是要过的,觉还是要睡好的。即使再不想去,也不能顶着熊猫眼,等着被当国宝抓走吧。

  窗外的雨滴,不再是昨夜的杂乱无章,而是轻轻敲打着屋檐,哒哒哒哒,自然的韵律,格外让人平静,昏睡到天明。

  昏暗的房间里,沈苏乌黑的长发铺散在枕头上,纤细白净的胳膊搁在颈侧,恬静的面庞满是甜甜的微笑,床头正红色的闹钟分外地显眼。

  原本静止的画面被突然而至的手机铃声打破,在这本该宁静的早晨,铃声急促而冗长。

  沈苏闭着眼睛,伸出胳膊,左右摸了好久才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心里忍不住懊恼昨天忘记开飞行模式了。

  “喂,”

  沈苏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浓浓的睡意,仿佛下一秒依然可以睡过去。

  “沈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王叔,宸宸不见了,我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您能不能帮忙想想他可能会去什么地方?这都要急死了!”

  听到电话那头急切的声音,原本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沈苏,意识渐渐回笼,宸宸?宸宝不见了??

  “王叔,怎么回事?”

  “昨天,他在幼儿园打架,正好他叔叔回来去接他,回来就被批评反思了!那孩子脾气倔,今天早上就不见了。”

  “好,王叔,你先不要急,你看看会不会去了公园游乐园之类常去的地方,我这里也马上去找找,随时电话联系。”

  沈苏火速从床上起来,拉开窗帘,雨势比昨天减弱不少,不过看着外面下着毛毛雨的鬼天气,有些气急:这孩子,这个鬼天气,能跑到哪里去?淋雨感冒了可怎么办?碰上人贩子怎么办?

  还有他那叔叔更是不省心,怎么就让人反思,反思到离家出走了呢?

  沈苏脑子里面百转千回,匆匆洗漱完毕,便拿着伞出门了,只是,当她刚出了楼道,便看到不远处的秋千上,静静地长着一个大黄鸭蘑菇,在昏暗的蒙蒙细雨里面,尤其显眼。

  这可不就是宸宝宝贝得不得了的大黄鸭伞嘛?

  沈苏赶紧撑着伞走过去,蹲在小家伙的面前,小家伙看到沈苏,原本耷拉着的脑袋马上就竖起来了,而且眼睛里面闪着BlingBling。

  “苏苏。”

  这软糯糯的语气,搭配着他的卷毛,他肉肉的包子脸,说不出的让人喜欢。只是,略显凌乱的衣着,以及发梢上的湿润,还是隐隐透露出他的狼狈。

  “骆梓宸小朋友,请你解释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沈苏自动屏蔽他的卖萌,有些生气,这孩子真是让人操心,现在人贩子那么多,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要是被人盯上了,可是连渣儿都不剩了。

  “我来投奔苏苏啊。”

  这小卷毛说得一本正经,严肃的小模样,要不是知道他因为惩罚离家出走,还真看不出来他的‘破绽’呢?

  “哼,谁要收留你啊,你又不是我儿子。”

  话虽如此,但是沈苏还是牵起了小卷毛的手。

  “但是,我愿意让你当我妈妈呀。”

  多年之后,每次想起这个场景,骆梓宸都能记起她手心的温度,那是家的温度。

  而沈苏想起他暖心的回答,亦是觉得或许冥冥之中他们真的就是一家人。

  把小卷毛带回了家,沈苏才发现,虽然他有打着伞,但是这密密麻麻的细雨,终究不是一把伞能够挡住的,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坐了多久,这衣服都快湿透了。

  “赶紧过来洗个热水澡。”

  害怕小卷毛生病,沈苏赶紧放热水,打开暖气,让他过去泡澡,去去寒气。

  “哦。”

  小卷毛似乎今天格外地听沈苏的话,屁颠屁颠地就跟着沈苏进了卫生间,还自己手忙脚乱地开始脱衣服。

  当只剩下贴身的小内裤时,人家义正言辞地说道:“苏苏,男孩子洗澡女孩子是不能看的。”

  沈苏有些无语,这小娃娃,不该看的早被看光了好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