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遇,见你

秋天blue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4-18上架
  • 298188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Chapter1

遇,见你 秋天blue 2541 2018-04-17 23:19:16

  夏末秋初的天气,十月一到,便有了秋意,它踮起脚尖掠过树顶,染红几片叶子,然后乘着一簇风飞掠过山谷,带走了青蛙蝉鸣。

  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到了炎热的下午便不见踪影,冷暖不定。

  边疆的人民早穿棉袄午穿纱,甚至九月飞雪,其实这江浙沪的天气,也是调皮的紧,除了举国闻名的梅雨季节,秋季照样阴晴不定,丧心病狂。

  在娄城,这个江南小镇,接受不了温差照拂的沈苏老师,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感冒了。

  而且,这感冒可谓来势汹汹,势如破竹……

  “阿嚏,阿嚏……”

  自古以来,中华文化标榜:鞠躬精粹。只是作为一名光荣的幼儿园教师,面对一群抵抗力薄弱的孩子,鞠躬精粹,似乎并不能发挥其作用,至于生病了就乖乖请假回家呆着去吧,缺你一个地球依然自转公转。

  因而,周五的大好天气,本该带着熊孩子们一起做做游戏,然后一起等待美好的周末时光。

  现实却给了沈苏狠狠的一拳,不,应该说,现实糊了她一脸,因为她不得已,为了祖国的花朵们,请了个病假。

  此刻正懒洋洋地躺在她家里阳台的宝贝大吊椅上晒太阳,白色吊椅上铺着柔软的小毯子,鲜艳明亮,靠着软软的海狮抱枕,透过落地窗,慵懒地扫一眼窗外的天镜湖,波光粼粼。

  阳光总带着神奇的魔力,可以让人昏昏欲睡,一颗空有爱岗敬业之心,却无处可用的沈老师只能狂刷微博、微信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只是朋友圈里面除了各个卖家,代购在蹦跶之外,并没有什么动态更新。

  沈苏懒得骨头都酥了,唯一只剩一根手指头在活动,静谧的空气中,只有不间断的用力呼吸的声音,提醒着这里还有一个活生物,其实沈苏最讨厌感冒的就是鼻塞,要说流鼻涕那就擦擦好了,要说嗓子哑了,那就不说话好了,可是这鼻塞,总不至于说,不呼吸死了算了吧。

  一个黑色星期五,一个以感冒为开始的孤单寂寞冷。

  平时自己明明睡懒觉可以睡到昏天暗地的,只是不知道是工作日的生物钟还是因为感冒的缘故,今天倒是很早就醒了,而且睡不着。

  好不容易熬啊熬,时间过得异常漫长,她瞅了一眼手机,已经十二点半了,可是由于感冒,完全没有食欲。

  百无聊赖的沈老师,总得想着法子去骚扰别人才对,便想着自己挺尸在家了,班上的熊孩子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就是老妈子命,操不完的心,趁着他们这个午睡的时间给班上的李老师打了个电话。

  “喂,李老师。”

  “哎,沈老师,感冒这么严重啊?”

  这浓浓的鼻音,以及沙哑的嗓音,让人一听就知道这个人是严重感冒的症状,李老师便关心道。

  “我好很多了,就是鼻子还有点塞,基本靠嘴呼吸,下周一就可以去上班了,小鬼们还好吧?”

  沈苏尽量让自己的精气神变得积极起来,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元气少女,怎么能够因为一点点的小感冒就投降了呢。

  “哎……其他的都好,就是今天早上骆梓宸和轩轩打架,把人轩轩打进了医院,问为什么打架,这孩子又死倔着不肯说,这不轩轩非哭闹着说是骆梓宸欺负他,他妈又不是善茬,在这儿闹着要见骆梓宸的父母,可是我这儿也联系不上啊。”

  不提这一茬儿还好,这一提啊,李老师便忍不住向沈苏吐苦水:“这骆梓宸在幼儿园只听你的话,也就只有你能制得住他,没有你,可真不行。”

  沈苏一听骆梓宸打架有些诧异:在幼儿园,宸宝是个有些孤僻的小朋友,不爱跟别人打交道,但其实内心柔软得一塌糊涂,说起话来也是软到人的心窝子里去,典型的闷骚型人格。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没有办法用自己的认知去要求被别人一定认同,大家都说骆梓宸孤僻不讨喜,可她却觉得他贴心又软萌。即使和其他人磁场不合,但起码还是不会对小朋友的安全造成影响的,这是怎么把小家伙给惹毛了?

  “李老师,要不,你先稳住轩轩的妈妈,我周一再去幼儿园问问宸宝原因好吗?我觉得肯定有什么重要的原因,不然,宸宝是不会动手的。”

  “就你把骆梓宸当个宝贝疙瘩,这孩子……算了,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等你周一来再处理吧。”

  李老师想到那孩子每天都是家里的老人来接,而且还不是爷爷外公,便有些感叹:这爸爸妈妈可怎么当的!

  “好的,李老师,这两天就辛苦你了!不打扰你休息,拜拜。”

  挂了李老师的电话,沈苏还是有些焦急,宸宝,是沈苏从小班就带着的孩子,现在已经是中班下学期了,这孩子长得特别漂亮,眼睛深邃,鼻梁挺,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不过他很少在集体中笑就对了。

  一开始来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的老师们还总爱逗逗他,只是后来才发现,这孩子的性格有些闷,不爱搭理人。

  大家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天天花时间去关心一个不熟络的孩子。

  于是久而久之,也就有些忽视他,只有沈苏一直很是照顾他,所以她和宸宝的感情到底有些旁人不懂的不同。

  其实有什么看不懂呢,沈苏是十足的颜控,开始照顾宸宝只是因为这个孩子长得很可爱很萌,后来相处总会产生感情,顺理成章。

  而至于宸宝为什么只听沈苏的话,无人知晓,或许缘分罢了,又或许,真心的付出,总是会有所回报的吧。

  挂了李老师的电话,沈苏觉得这太阳的威力着实厉害,自己已经被晒得七荤八素了。

  耳边还有些断续的蝉鸣,以及公路上汽车滴滴的鸣笛。

  沈苏慢吞吞地爬起来,到厨房冰箱里捣腾了些青菜出来,洗好米,泡在砂锅里,切上些皮蛋丁青菜。翠绿的菜末儿,透黑的皮蛋,雪白的香米………

  一来又方便又清淡,有利于感冒人群,二来呢,这到了周五,冰箱里的粮食储备开始告急。

  看着外面的天气,简直就是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而我,只能带着小口罩。

  打定主意下午出去囤点粮,在家窝着的日子实在是孤单寂寞如雪呐,逛超市是沈苏每周的必备节目。在她看来,把冰箱里囤满是一件让人看着很满足很幸福很安心的事情。

  锅里咕嘟咕嘟,看着米粒在水中翻滚沸腾,沈苏便耐心地搅着,这样的烟火气息,其实很平静很简单。

  恰逢旁边手机想起来了,沈苏拿过一看“母上大人”。

  微微有些诧异:这老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给自己打电话,要知道这本该是她的工作时间啊,难不成有什么急事?

  沈苏赶紧接起了电话:“老妈,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

  “苏苏啊,你现在休息时间吧,是这样的,昨天我遇见你陈阿姨了,她说她外甥调回沪城军区了,是个少校,这段时间会回娄城休假,明天你们见个面,好不?”

  苏女士是一个说风就是雨的人,那边昨天才跟自己的老姐妹说这件事情,老沈同志表示不能耽误女儿的工作,不要工作日打扰女儿说这些事情。

  只是,苏女士愣是没憋住到周末,只能随性而为了。

  What?

  沈苏凌乱了:这个老妈,火急火燎地给她打电话,竟然是为了相亲,想她才不过毕业了两年,也不过二十四岁,怎么老妈就着急成这样呢?难道自己在老妈眼中就那么嫁不出去吗?

  “妈,我说过了,我不相亲,你怎么又这样啊?”

  不是没相过亲,只是她真的不喜欢这种速食式的爱情,似乎把所有的筹码拿出来,待价而沽,而且,她相亲遇到的都是些极品奇葩。

  爱情,对于沈苏来说,是纯粹,美好又神圣的。

  所以,活了二十四年,除了被早早扼杀的初恋萌芽,沈苏没有任何的感情经历。

  一是因为长大之后,师范类的学校实在是男女比例失调,二来没有与异性长期相处的机会。

  沈苏常常在想,若是自己争气一点,学个理工科,一定早早就解决了终身大事吧,哎……

  “不相亲!等着变成大龄剩女是不是?我可不想自己到时候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啊。”

  苏女士这个现实而直白的回答,让沈苏有些难受:父母想自己早点成家,无非是想看到儿女幸福,可是有时候社会却让这层关心莫名其妙有了道德绑架的意思。

  在这个社会,到了一定的年纪,没有结婚生子似乎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可是这只是自己的事情,或者是一个家庭的事情,仅此而已。

  而且,要命的是,沈苏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射手座,放荡不羁爱自由!

  “妈~~”

  “叫妈也没用,明天中午十一点水明楼,我已经订好了位置。”

  “妈,我这感冒,已经请假了,很严重,明天去不了。”

  “不就感冒嘛,明天吃饭去又不是让你去干苦力,好了,我挂了,你敢不去,下次不用叫我妈了。”

  说完,老妈就把电话给挂了,沈苏听着手机里头“嘟嘟”的声音,一脸无奈,苏女士的强权政策啊!

  而且,自己的鼻音和嗓音,都变成那样了,也不知道关心关心她的身体,自己一定是买洋葱送的,不然为什么,眼泪哗哗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