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时光有点甜

chapter:10:童养媳的忧伤【锁定 修改中】

时光有点甜 鲸鱼团子 2265 2019-04-15 08:06:29

  安洋再次回到郎小卓的生活中,有着翻天覆地的改变,长个了,添了运动细胞。要不是她脑子里依稀记着他小时候穿开裆裤满院子跑的黑历史,根本不敢相信如今站在面前的英俊少年,就是曾经那个特不抗揍的小屁孩儿。

  另外,这孩子半年多没见竟学会使唤人了。郎小卓原本并非逆来顺受,可转念一想,又怕安洋真把过去的糗事抖搂出去,如此,她好不容易在新同学面前树立起的“好学生”人设,且不是崩塌了。所以,吃亏是福。

  高一军训并没有预想中的那样艰苦,无非是齐步走,正步走,晒晒太阳溜溜弯儿,反正郎小卓觉得,要比一头注水一头放水最后求池子里多长时间灌满水的数学题轻松愉快多了。

  可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

  那天晌午的阳光有点毒,一水穿迷彩服的学生们正绕着400米跑道跑圈,教官说把最后一圈跑完就可以解散去吃饭了。

  没有什么比食堂里吱哇冒油的红烧肉更能激人奋进,可就在这时,突然一女生尖叫说:“啊,沈雪晕倒了。”

  后来沈雪被班里两个身材比较壮的男生折腾进了医务室。别看沈雪分量足,但体质却不好,再加上她最近减肥吃得少,军训运动量大,这才导致了低血糖晕倒。

  不知算不算因祸得福。医务室在男生宿舍楼里,校医又是个特漂亮的小姐姐,所以每当那些体内荷尔蒙正火速增长的男孩子从此经过,都会好奇地往里头望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沈雪看到了石磊。石磊是体育特长生,就是初中捉弄过她的那个。

  三年后毕业聚会,大伙在唐会玩真心话大冒险,深绿色的空啤酒瓶在玻璃茶几上转了好几个圈,最后瓶口对准了沈雪。有人问你暗恋的人是谁。她说是石磊。

  四周顿时安静了。

  爱情真让人琢磨不透。

  郎小卓和夏森森没顾得上吃午饭,就先赶去了医务室。郎小卓有点内疚,要不是这些天沈雪总是把饭分给自己一半,她也许就不会低血糖晕倒。

  到男生宿舍门前遇见了迎面走来的安洋,他双手插兜,面容冷淡,一副对任何事都视若无睹的样儿。

  “安……。”郎小卓刚要打招呼,奈何人家似乎根本不打算给她张嘴的机会。其实她一直都很想告诉他,像他这么拽,出去很容易挨揍的。

  在俩人错身而过时,安洋往她兜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郎小卓把东西掏出来看,是一把奶糖和一张小纸条。晚上我去拿衣服。

  “咳!我说,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郎小卓见夏森森支支吾吾:“什么问题?”

  “就是。”夏森森深知八卦是不对的,但又实在忍不住:“你是不是安洋他们家的童养媳?”

  郎小卓一听这话立马就急了:“你才是他们家的童养媳呢,你们全家都是他们家童养媳!”

  “唉,别骂街成不!”夏森森胳膊搭她肩膀算是安慰她:“这话不我说的,是咱班女生传的,外班也有人这么说,主要是咱寝室阳台上总挂着男生的衣服太扎眼了。”

  郎小卓咂摸了一番,觉得最后一句话很有道理,女寝室挂着男生的衣服确实是不合适,越想越觉得像是有奸情。

  毕竟人心叵测,你认为安洋只是哥们儿,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想。

  初中那会儿就有谣言说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因为总是能看见安洋载着郎小卓上下学,朋友也会拿这事儿打镲,不过郎小卓并没放在心上,坚信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多久,谣言也就被一中来人约架的事给盖过去了。万万没想到,如今暴风雨来得更加迅猛,竟然说她是他家的童养媳。

  她哪里长得像童养媳了!

  夜幕笼罩大地,女寝303。

  夏森森不知是从哪搞来了一寸扑克,原本打算四个人2V2,但虞静文兴致不高,说还要看书,所以她们就没好意思打扰一个勤学奋进的好孩子。三个人也能玩。

  输的人要受到惩罚,把纸条撕下来贴在脸上,她们也是谁都不嫌谁,纸条沾了口水就往对方脸上贴。一旁,虞静文越发觉得自己没参加到队伍中去是正确的选择。

  就当郎小卓脸上已经被贴了五张纸条的时候,窗玻璃突然被小石子轻扣了一声。想到安洋说晚上会来取衣服,郎小卓便赶忙跑过去推开窗户看。

  我们总是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时间,重现着同样的桥段。就比如郎小卓只要听到有人敲玻璃,就会第一时间想到是安洋。

  路灯下,他仰着头,两人的视线瞬间交织在一起。

  “下来。”

  “哦,你等下。”

  窗口有光,安洋看清郎小卓脑门贴着白纸条,一说话就被吹起来,很灵异。

  郎小卓摘下已经晾干的球服飞奔出寝室,中途随手搓了搓脸,怕大晚上的给同学吓着。

  “你跑这么快干嘛?”安洋被她脚底抹油的架势惊到了。

  “现在干啥不都讲究提速嘛!”郎小卓把衣服往他怀里一塞就准备回去了。

  “你饿不饿?我给你买了吃的。”背后传来安洋的声音。

  “真的?”郎小卓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毁在这张嘴上了,一说吃立马就怂,尤其最近似乎在长身体,吃得多,饿得快。

  她接过塑料袋:“那我回去分她们点。”

  安洋再次叫住她:“就在这吃,我要等你吃完再走。”

  郎小卓眨眨眼:“成,正好我有话和你说。”

  他们坐在花坛旁边,郎小卓期待的打开塑料袋,奶油小面包,青柠味的饼干,还有酸奶,全部都是她喜欢吃的。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吃了安洋给的东西,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你不是有话和我说吗?”

  好在这会儿天黑看不清安洋的目光,郎小卓给自己鼓了鼓气:“你以后别让我洗衣服了,女寝总挂着男生的衣服怕是影响不好。”

  “哦。”安洋的语气没有任何波动:“还有吗?”

  她想了想:“还有……你明天还能来给我送吃的吗?”

  “能。”

  “那你能给我买炸鸡腿吗,我给你钱。”

  “能。”

  郎小卓有段时间没吃炸鸡腿了,如今想想就要流口水:“最好再来一杯可乐。”

  “好。”安洋对她蹬鼻子上脸的态度很有耐心。

  “太,嗝,好了!”郎小卓激动地打了个饱嗝。

  安洋这回没再管她,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只是我老给你送东西,怕是影响不好。”

  说完这话安洋就走远了,原地只剩下郎小卓一人追悔莫及。

  “别走呀,咱们有话好商量。”

  “喂,那你明天还来不来了?”

  “记得鸡腿要那种外焦里嫩的。”

  “呃....不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