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时光有点甜

chapter9:你怎么长这么高【锁定 修改中】

时光有点甜 鲸鱼团子 3167 2019-04-14 12:01:00

  学校离家远,又是封闭式教学,所以需要住校。起先林女士还有点担心,怕闺女住在外面会不适应,好在没多久安阿姨就发来了安洋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进重点高中的喜讯,如此林女士才安心,这下闺女总算有人照顾了。

  其实安洋能考进重点的消息并不足为奇,他的好成绩向来都是有目共睹。除此之外,安阿姨还说等安洋开学后她就会离开一段时间,因为家里的积蓄大多都用来还账了,还好她藏了个心眼,不然这会连安洋上学都成问题,所以她得出去赚钱,正好她妹妹在a市家政公司上班,听说大城市的月嫂很吃香,于是便想去试试。

  开学那天,一家人坐上郎先生那辆从朋友手里买来的二手夏利,一早就出发了。别看车不起眼,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跑起来也是虎虎生威,风驰电掣。

  郎小卓的生物钟还没从安逸的假期生活里调整过来,呼呼的热风从窗口吹进来扑在脸上,似乎还带着细小的沙子,她不禁打了个哈欠,好像更困了。

  坐在副驾驶的林女士还在唠唠叨叨的嘱咐着,郎小卓无心听,可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窗外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话说今年重点高中入取分数线比去年低了十分,无疑是加大了升学率,她们班就有五人入取,所以这会在道上遇见熟人也不稀奇。

  她把车窗摇下向外张望,只见不远处的一辆奥迪车正从窗口露出一个小脑袋,而那人居然是江树铭。

  江树铭没有特想去的地儿,到哪都是混日子,因此他的意思是徒弟走哪师傅就去哪,只可惜他落榜了。

  正好赶上红灯,两辆车并排停在一起。之前安振邦开的就是四个圈的奥迪,不过江树铭家的车显然还要高级。

  江树铭笑嘻嘻地说:“徒弟,未来三年依旧由为师罩着你。”

  “啊?”郎小卓茫然。

  “一会你就知道了。”

  两辆车前后脚抵达了学校。一到地方,就见有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油腻大叔与一帮人在门口迎接,大叔笑眯眯的和江树铭爸爸握手:“江总您亲自来送贵公子上学呀!”

  “是呀,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原来大叔是学校的校长,而江家财大气粗,往学校投资了不少钱,所以江少爷想来这上学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从后备箱拿出行李,这时江树铭过来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叫江树铭,是小卓同学,我来帮你们拿吧,这儿我熟。”

  郎先生笑着点头:“小伙子真精神。”

  江树铭被夸得心花怒放,整理了下发型:“叔叔阿姨一路累了吧,一会先去休息室喝杯茶,我带小卓去办手续,您二老放心。”

  趁着父母不注意的工夫,郎小卓小声问他:“你真来这上学了?”

  江树铭抛了个媚眼:“高兴不?”

  “还行吧。”

  “反正开学第一天就能看到你,我很高兴。”

  据学校安排,郎小卓被分在了女寝室303,学校真挺大的,要不是江树铭带着,她压根就找不着北。

  一路走走看看,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

  江树铭执意要送她上楼,都让郎小卓给拦下了,毕竟这是女寝室,他一个男生进去不合适,并且她行李也不多,扛着上去根本没问题。

  走到二楼时看见前面有个女生,胖乎乎的背影,拖着大包小包的样很吃力。

  “我来帮你拿吧!”郎小卓两大步走过去。

  “谢谢你呀。”女生气喘吁吁的抬头,然后便是惊讶:“郎小卓,原来是你。”

  郎小卓这才看清来人,是同学沈雪,那个有点自卑的胖女孩,在体育课上总会被石磊欺负,但她学习很用功。

  沈雪是那种平凡到空气里的女孩,郎小卓对她的了解并不多:“真好,我们又成同学了,你住哪?”

  “303。”

  “巧,我也303。”

  郎小卓扛起沈雪行李就上了楼,毫不费力,沈雪不禁对她的体力啧啧称赞。

  推开303房门,一女生正在铺床。

  随后沈雪也拖着行李艰难地进了屋。

  三人开始作自我介绍。

  女孩说她叫夏森森,因为家里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所以外号老四,小到碾死蟑螂,大到扛煤气罐,是无所不能的女汉子一枚。

  郎小卓和沈雪同时抱拳:“敬佩。”

  一间宿舍住四个人,上铺是床,下铺是张学习桌,还是挺高端的。

  她们相互聊了几句,另外一个人也就到了,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郎小卓徒然瞪大了双眼,冤家路窄。

  “大家好,我叫虞静文,小卓,我们又见面了。”

  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安排,郎小卓和江树铭又成了前后座的同学,好像和以前一样,只是少了安洋的身影。

  开学第二天开始军训,可郎小卓一直都没见着安洋,尽管准知道他们拥有同一个运动场。

  中午吃饭时,沈雪把盘子里的红烧肉大部分都分给了郎小卓。

  郎小卓不解问:“你怎么吃那么少?”

  沈雪眼巴巴的看着那美味的红烧肉:“我不想再被大家嘲笑是胖子了。”

  “嘴长在别人身上管他呢,胖子怎么了,健康不就行,犯不着和那些人怄气,你越是拿他们的话当回事他们就越拿自己当回事,那种人就得晾着。”

  沈雪点头,但还是决心减肥。

  夏森森这时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坐到旁边:“听说一会有篮球比赛,咱们去看看不?”

  郎小卓向来喜欢凑热闹,但她更想趁着休息的时间去打听安洋在哪个班。

  “你们去吧,我还有事。”

  夏森森:“别呀,人多热闹,有什么事就看完了比赛再去。”

  沈雪也一副期待的目光:“是呀,你就陪我们去吧,我好想看打篮球的帅哥呀!”

  郎小卓一犹豫:“那行。”

  吃过了饭直接去篮球场,此刻看台上已经坐满了围观群众,场上两队人马更是打得火热,每进一个球都能引起一片欢呼喝彩。

  夏森森发挥她女汉子的优势,见个人就说兄弟麻烦边上让让呀。

  没一会她们就找到了个看球的最佳位置。

  夏森森是球迷,正好有人进球,于是亢奋的对着那人吹了声口哨,惹来很多男生们匪夷所思的目光。

  “你们看,场上穿白球服的那个动作相当帅。”

  郎小卓和沈雪同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哪呢?”

  “就是正和咱班江树铭打对手的那个。”

  那人弓腰运球,篮球在手下前后左右应对自由,他紧盯着眼前的江树铭,目光如炬,趁机寻找着突破点。

  篮板下的江树铭邪恶地勾了勾嘴角:“来呀,让我见识下你的改变。”

  男生作势要投篮,但江树铭却是扑了个空,操,居然被那小子的假动作给蒙了。

  男生紧接着迅速退了一步带出三分线,没有犹豫地把球高高地投了出去。球落进网里的那一瞬间,球场边再次掀了浪。

  漂亮!

  爽!

  而这时郎小卓才得以看清,越看越眼熟,怎么和安洋那么像,可安洋在她的印象里与体育无缘,更别说打球了,个子也没这么高。

  一阵短暂的沉思,场上进入休息。一帮女生蜂拥而至,团团将球员们围在当间,有递手帕的,也有递水的。

  “我们也过去看看。”

  夏森森拉着她们也挤了进去。假若说之前郎小卓还会怀疑是自己眼花,那么现在就不得不承认了。他离她那么近,他就是和她除夕夜一起在屋顶看烟花的男孩,他就是她考进重点高中的动力。

  安洋也发现了郎小卓,一阵暖流席卷整个肉体乃至灵魂。

  但人的性格并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尽管心中已是万马奔腾,可表面上他还是装作毫不在意,一如既往地冷漠。

  “你怎么突然长这么高了?”郎小卓陪安洋回寝室换衣服,路上忍不住好奇地问。

  安洋漫不经心地回答:“突然这个词用在这不合适。”

  “哦。”郎小卓沉默片刻:“那你到底是吃了什么才长这么高的,我记得你初三才比我高一丢丢。”

  半年不见,安洋已经比她高了一个头,现在郎小卓看他需要仰视。

  “我还好奇你吃了什么呢,怎么不长个了。”安洋说着就去摸她头顶。

  郎小卓把他的那只手从头顶扒拉开:“你别摸我头,听说这样不长个。”

  “没事,我不嫌你。”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

  安洋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身边少了个人,回头,见郎小卓正站在原地郁闷呢。

  “怎么了?”

  郎小卓十分委屈:“个子高的人会不会不喜欢和个子矮的人玩呀?”

  “不会。”

  安洋上楼换衣服,郎小卓就站在楼下等着,没一会安洋就抱着换下来的白球服走了下来,然后一把将东西塞进她怀里。

  “帮我把衣服洗了。”

  “为什么?”

  “因为我累了。”

  “……”

  安洋他肯定是在报仇,小时候她没少欺负过他。

  安洋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说:“你要是不肯给我洗,我就把你小时候吃泡泡糖咽下去的事说出去,让全校人都知道。”

  “……算你狠。”

  小时候,那年她六岁,他五岁。

  郎小卓拿着泡泡糖来找安洋玩,安洋以为是糖就咽了下去,结果郎小卓说泡泡糖咽下去会死,她说别怕,要死我们一起死,于是俩人就坐在云贯小区的石灰台上一起等死。

  回想起来,真是超级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