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时光有点甜

chapter8:初三后最幸福的事

时光有点甜 鲸鱼团子 2412 2019-04-14 09:38:38

  “听我妈说你家要搬走了?”来楼下找到安洋,郎小卓率先直入主题。

  安洋侧身让她先进屋,随后从冰箱里取出一盒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还没吃早饭呢吧,你先在客厅里看会电视,我很快就弄好。”

  郎小卓随口答应了一句,心想事情还没搞清楚,还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她倚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安洋:“非要搬走不可吗?”

  “嗯。我爸需要卖房还债。”

  “那还会回来吗?”

  “应该会。”安洋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犹豫。

  郎小卓又迫切地问:“那你还考重点高中吗?”

  “考。”

  总算是听到了满意答案,郎小卓这才松了口气。其实她想告诉他,如果你走了,再也不回来了,那我们除夕夜许的愿望且不是空费了,我一向有点小自私的,可这次为了帮你实现愿望都打算自我牺牲一下了,你可不能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可这话她说不出口,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微波炉传来“叮”的一声,安洋将取出来的牛奶分别倒进杯子里,郎小卓那杯加了糖。

  也许是从小一块长大的缘故,所以他对她的喜好总是特别的了解。她喜欢吃甜食,她不吃香菜不吃姜,她最害怕蜘蛛……

  安洋将一串数字写到字条上,再将纸条递给郎小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以后要是不在,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你有手机啦!”郎小卓放下喝到一半的牛奶,如珍似宝般摆弄着手里的诺基亚手机。

  “嗯。”安洋点头。手机是安振邦那晚回来偷偷放在他枕头底下的。

  “有事打电话,那没事我能不能打电话?”

  “可以。”

  “那我能天天打吗?”

  “可以。”

  “那我一天能打几次?”

  ……

  “那我每隔几个小时打一次,你会不会嫌我烦?”

  ……

  “不管了,反正你又走不了两天,开学就回来了。我们拉钩吧,说话不算数就是小狗。”

  话罢,郎小卓直抓起他胳膊,之后右手小拇指与他的小拇指缠绕在了一起。

  拉勾了,承诺的事不能改变。

  事后,郎小卓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回想了翻,原来它在不久的之前就曾不知不觉中侵蚀过她的梦。那时候她摇身一变就真的变成了一只可怜的小狗,世界上只剩下安洋肯陪着她。

  当然,这些话也是不能说的。

  时光在指缝间流逝,我们也在悄然中成长,有了自己不能说的秘密。

  苦的亦或者是甜的。

  安洋家搬走得急,年初五就给买房子的那一家腾出地方来了。

  安振邦并没有出现,安阿姨只叫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

  郎先生帮着抬东西。林女士问安阿姨今后的计划,安阿姨说要先带安洋回老家住一段时间,等风平浪静了再做打算。

  郎小卓是个实在人,所以她相信了安洋的话,心心念念的期待着开学后能给他讲一些他走之后小区里发生的新鲜事。

  可不想结果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开学后她得知,安洋竟然转学了。

  他不是说会回来的吗?

  郎小卓有点恼羞成怒,感觉自己像是被戏弄了。

  晚上回家,郎小卓用家里的电话拨通了安洋的手机

  一阵忙音,对方接听。

  郎小卓先发制人:“安洋你可真行,拉勾的事是不是都忘到天安门去了?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安洋沉默了半晌,郎小卓认为他是受到了良心的谴责,正忏悔着呢!

  直到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汪”的一声。

  安洋在学狗叫,因为说话不算数的人会变成小狗,但……也没必要这般幼稚吧!

  郎小卓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给逗乐了,然后就再也严肃不起来了。

  安洋也跟着笑,就像除夕夜在楼顶,也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弦,反正就是停不下来。

  “你到底还用不用我帮你完成愿望了?”

  “?”

  “就是我决定牺牲自己照亮他人,重点高中貌似还行。”

  “那我们高中见。”

  “安洋你声音真难听。”

  这回改成安洋无语了,一是被郎小卓的跳跃式思维所折服了,二是,她如今都开始嫌弃他了。好气呀!

  安洋十五岁进入变声期,声音哑哑的,就像一口老痰卡在喉咙里,咳不出来,咽下去嫌恶心。

  反正就是,郎小卓能听他说这么多话也算功力深厚了。

  除此之外,失踪了半个假期的江树铭回归校园,风采依旧,每日最大的乐趣就是在篮球场上各种炫技,他的三分球投篮总是可以吸引到那些花痴少女。

  不过与以往不同,这次郎小卓并没参加到队伍中去。

  江树铭也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俩人的关系有点生疏,这可不行。难不成郎小卓还对寒假的事耿耿于怀呢?

  那日早自习,江树铭趁着郎小卓同桌不在,一屁股坐到了她旁边。

  “小卓,你还认我这个师傅不?”

  郎小卓边作练习题边点了点头。

  江树铭就更郁闷了:“那你为什么不理我,我知道是我的错,年前去游泳馆,我那哥们犯浑,后来本来想找机会给你道歉了,可过年去了a市,再后来就开学了,你要是真生我气就打我一拳,别不理我呀!”

  郎小卓她抬头对着他苦笑:“我真的没生你气,我也没有不理你,只是我需要笨鸟先飞。”

  “什么笨鸟?”江树铭听得一头雾水。

  郎小卓这时神秘兮兮地问:“师傅,你身边有没有特励志的传奇人物呀?”

  江树铭摇摇头,还有人比他传奇?

  “既然没有,那你就瞧好吧,我要让你见识一下麻雀是如何脱变为凤凰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江树铭还是没听懂,主要是他一时还无法适应如此热爱学习的郎小卓,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话不投机,所以郎小卓也不想和他再多说了,低头继续开始写练习题。她觉得自己还是挺有潜力的,努努力相许就真能考上重点高中。

  不试试怎么能判断出自己是不是那块料呢!

  大不了去职高,学技术也不错,美容美发,开挖掘机,是金子早晚都会花光的,不,是发光。

  忘记了哪个国家的哪个名人,她曾说,有了坚定的信念,就等于给双脚添了对翅膀。

  中国古时候也有人说,有志者事竟成。

  并且,郎小卓觉得自己运气还是不错的。

  六月是个缤纷多彩的季节。告别了温柔的春风,迎来了火热的夏天。一年一度的中考也同时拉开了帷幕。

  林女士对她报考重点高中的事是十分赞成的,虽然她心里也打着鼓,按照她自家闺女平时的水平,想要上重点确实是困难了些,但世界上总是会有奇迹的嘛,之前努努力不也冲进百人榜了嘛。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郎小卓没想过那么多,只想一门心思的帮着安洋实现除夕愿望。

  然后,也许是老天看她太可怜了,所以那年重点高中的分数线降了十分。

  所以她初三之后最幸福的事莫过于。

  六月超常发挥。

  七月拿到理想高中的入取通知书。

  八月尽情的吃喝玩乐。

  九月,又可以和安洋读一所学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