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时光有点甜

时光有点甜

鲸鱼团子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8-04-22上架
  • 27628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Chapter1:小屁孩儿时代

时光有点甜 鲸鱼团子 2340 2018-04-23 23:03:23

  郎小卓,家住云贯小区六栋401室。她的娘亲林女士对她寄予厚望,除了学习,林女士还希望自家闺女是个淑女,只可惜郎小卓让她老人家失望了。

  因为背地里,邻居们都说郎小卓是个假小子。

  在郎小卓的记忆里,安洋无非就是住在她家楼下,又矮又不爱说话的小屁孩儿,除了有一副小正太的皮囊和一颗非人类的脑瓜子之外,缺点一大堆,其中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他爱告状的臭毛病,并且还貌似只针对郎小卓一人。

  三年级英语考试,郎小卓得了个八分,为了回家不挨揍便偷偷改了成绩,好不容易才在家长面前蒙骗过关,不想没过两天就从安洋那小子的嘴里走了话。

  为此,林女士的鸡毛掸子和郎小卓的屁股好一顿亲密接触,当晚睡觉她都是趴着的。

  她发誓要为自己的屁股报仇。找机会逮住安洋,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小皮鞋尖狠狠地踢在安洋膝盖上,怒道:“安洋你个叛徒,我把你当哥们,你却背后捅刀子,我要和你绝交。”

  安洋心里比较委屈:“你本来就是得了八分,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呸,我得八分我乐意,用不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说谁是狗?”

  “说你呢,不服?不服和我单挑呀!”

  为了展现当‘大哥’的威严,郎小卓握紧了拳头,瞄准安洋白白净净的脸袋儿就要招呼过去。

  安洋这次倒是机灵多了,他连忙向后闪躲,却不料脚下不稳,踉跄了两步直接坐在了地上,手掌拄地时被细小的玻璃碎片划伤,顿时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郎小卓看着他的狼狈样,捂着肚子一阵狂笑:“你可真够怂的,还没打就开始哭了,没劲。”

  她打算回家吃饭去,不和怂包一般见识。没走多远又折返了回来,冲着依旧坐在原地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安洋做了个级丑的鬼脸,再次警告说:“以后不准再去告我的状了,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一次,还有,今天的事不许告诉我爸妈。”

  从这之后俩人似乎就真的绝交了,安洋长了记性,决心再也不会管郎小卓的闲事。郎小卓上课看漫画书,当没看见;郎小卓拔别人自行车气门芯,当没看见;甚至为了避免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见,安洋甘愿留在教室做值日。

  这样时间一长,俩人心里都有点不平衡。郎小卓向来‘有新欢忘旧爱’,倒是也没什么,大不了作业不抄了,可安洋不一样,他从小心思细腻,他觉得自己需要一句道歉,明明做错事的人是她郎小卓,凭什么自己却要躲。

  小屁孩时代结束,一晃上了初中。

  “我从我爸那偷偷拿了盒黄鹤楼,你们要不要尝尝?”

  “好呀,我还没尝过烟是什么味的呢。卓哥,你也来一支吧。”

  “不不不,我可不要,我妈最近看得特紧,要是让她闻到我身上有烟味,回家准没好果子吃。”

  “没事,一颗烟能有多大味。”

  课间,安洋路过一僻静处偶然听到这番对话,当他听到郎小卓的名字时,不禁好奇的向里面望了望。

  总共六七个人,有男有女,一男生将手里的烟分发下去,郎小卓再三推迟却也是抵挡不住众人的诱惑。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所有人都被呛得连连咳嗽。

  郎小卓竟然在抽烟!

  像是得知了巨大的秘密,安洋心中瞬时涌现出安耐不住的兴奋,不过很快也就冷静下来了,他们都已经绝交了,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所以郎小卓是生是死都不关他的事。

  正打算转身离开,这时竟看到班主任正从不远处向这边走来。

  下意识,安洋倒吸一口凉气。要是让班主任知道有人在学校偷偷抽烟,那郎小卓可就真没活路了,不行,不能见死不救,他们不是朋友还是同学,不是同学,最起码还是邻居呢。

  所以在这一刻,安洋将之前的理论全部推翻。

  “老师好。”他站在那很大声地喊,随后迅速撤离。

  “卧槽!”同学中有人低声骂了句,所有人都赶忙把烟头捻灭,脚底抹油,开溜。

  平安回到教室,郎小卓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位置上专注做题的安洋。还没上课,班里有聊天的,也有三五一群打闹的,一片嘈杂,唯独安洋稳如泰山,仿佛与这喧闹的世界泾渭分明。

  她凑到他跟前坐下,胳膊肘碰了碰他手肘,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那个,刚才谢了。”

  安洋手中的笔有顷刻间的停顿,明明心里有些小得意,但表面上却还要装出无所谓的冷漠样:“刚才怎么了?”

  “别装了,你的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嗓门还挺高,以前咋没发现你竟然还有男高音的潜质呢。”她边说着边把一条胳膊搭在了安洋肩膀上:“虽说咱俩之前有点小矛盾,但通过今天的事,我发现你这人还是挺讲义气的,不是说冤家什么解什么结嘛,我看咱干脆一笑免恩仇,以后该咋处还咋处,你说行不行。”

  “那叫冤家宜解不宜结。”安洋抬头注视着她的眼睛,对方清澈的瞳孔中倒映着自己的青春年少的容颜。

  “管它呢,你就说ok不ok。”

  安洋没正面回答,只是点点头,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泡泡糖放在郎小卓面前:“你嘴里有烟味。”

  “呃……”

  ————

  林女士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看人家楼下的安洋,学习好又懂事,再看看你,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哪有点女孩的样子。同样,安洋的妈妈苏美如也常说一句话。我家洋洋就是太老实了,平时也不爱和同学多接触,要是有小卓一半的活泼劲儿就好了。

  于是那日在麻将桌上,林女士半开玩笑说,要不把我闺女给你家当儿媳妇吧。这个,苏美如迟疑了好一会儿。

  出来找水喝的郎小卓偷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白送上门去人家都懒得要,自己到底有多失败呀!

  不过话又说回来,谁稀得给他家当儿媳妇,以后要找男朋友就找陈浩南那样的,讲义气,有担当,有英雄气概。

  其实众位家长不知,乖乖男孩也有脑抽的一面。

  那年他们同桌,座位靠着窗户,晌午刺眼的阳光透过窗玻璃直着进来,郎小卓被晒得头晕脑胀,上下眼皮一个劲的打架。

  眼看到了饭点,她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噜的抗议声,而班主任又拖堂了,丝毫没有要下课的意思。

  台上正讲得兴起,安洋却突然站起身,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被他吸引。

  老师问:“安洋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安洋淡定自若:“没事,有点困,想站起来清醒一下。”

  他的回答惹来了全班哄堂大笑,老师也拿他没办法。郎小卓也想笑,但扭过头去看,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原来他用他不算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阳光,为她制造出一片阴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