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洲之爱

非洲之爱 吾欲 2125 2018-05-17 04:56:43

  拿着汉莎啤酒,自己看着四周陌生脸孔的人们,难道这就是国外的生活?

  生怕再招这些喝醉的家伙的骚扰,小陈走到哪里,范怡就跟到哪里?

  “你跟着我吧,省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又来骚扰你。”。。。。。。“或许我不应该带你来这里。这吓着你了吧?”

  “没事,开开眼界也好,不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吗!”

  小陈点点头:“没错,是很精彩!。。。。。。但是也很无奈!”

  看小陈那表情,连解释都不用,还真是一脸大写的无奈。范怡突然想起方华和唐太太都提起过小陈的妹妹,虽然自己没看见过这个女孩,但看着小陈现在的样子,有想起刚回来就一脸的垂头丧气,难道跟他远走的妹妹有关?

  “你怎么一脸的疲惫,现在不是假期,你怎么会离开这里几天的?”不是太熟,不好直接问,只好旁敲侧击一下,反正无聊,问问无妨。

  “我上了一个冬天的夜班,晚上看厂,白天送货,太累了,所以跟老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去约堡朋友家住几天。”

  “24小时连轴转?还一个冬天?”

  “对,从二月中旬开始,一直到八月中旬,整六个月。”

  “哇!你身体受得了?你这么拼命,老板一定给你很多钱吧?”

  陈二苦笑了一下:“范老师,我们这种人,是廉价劳动力,全新堡打工的,就数我的工资最低。”

  这真的假的,看他肥头大耳的,不想是一幅穷酸像啊!

  “这台湾人,都抠门。”小陈又补充了一句。

  “你心里那么不痛快,你不会再找一家好的?”

  “找另外一家也是一回事,并且你已经在这里干开了,大家都知道,只要原来的老板不点头,就都不会用你。”

  明白了。“那你就上约堡呗。”

  “问题是我的工作证和永久居留都是在这里个工厂办的,他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

  难怪今天见这小陈登录时一脸的晦气,原来他心里不爽,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或许生活中就是这么多无奈。举起酒瓶:“别生闷气了,来,喝一口,祝贺。。。。。。“

  小陈笑了:“祝贺什么?”

  “祝贺。。。。。。额。。。。。。祝贺我们有缘分在南非认识。”

  小陈点点头,拿着酒瓶跟范怡碰了一下:“谢谢你!范老师。。。。。。虽然这理由有点牵强,但还是要为我们万里来相会喝一口!来,再来一口。”

  “对!高兴点。”范怡也顺着小陈,碰碰瓶子后,仰头喝了一大口。

  “怎么样?这酒不错吧?水果香味,淡淡的酒味,我觉得应该适合你。”

  “还行,挺淡的,不像我想象的中的酒。”。。。。。。“怎么?你喜欢喝酒?你能喝多少?”

  “像我这种啤酒,也可以喝个一打吧!”

  一打就是十二瓶:“看来你酒量不错哦!在国内就能喝?”

  “不,在国内的时候,我几乎从不喝酒,但来到新堡,周末没事干,就跟那些台湾人一块喝酒,他们人多,我一个跟他们好几个对着干,这一来二往,这酒量就出来了。”

  “你为什么要一个喝人家好几个?”

  “他们是台湾人,我们是大陆人,我们不能比他们鸟。”

  这都能争?虽然说范怡还是不太了解小陈都低要争什么,但觉得他这种不输人的个性还是挺可爱的,本来没有什么好感的印象,现在却给加了点分。

  很明显,陈二对这酒吧很熟悉,因为不时地有人跟他打招呼,甚至有一个喝得已经醉眼朦胧的白人,老远跟小陈打招呼,不知道是不是久别重逢太激动,还有两三步的样子,就已经伸开双手,脚步踉跄地冲过来,要和小陈拥抱,小陈也搞笑,竟然也伸开双手迎着上去,把快摔倒的白人给硬生生地托起。

  “陈,谢谢你!见到你真高兴。”

  “斯蒂芬,好久没见,你好吗?”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范怡以她有限的英文,听出两人说了半天,竟然都是客套的问候语。

  “你好!女士,陈是个好人,我为你找到这样的一个男朋友高兴。”

  小陈看着范怡侧着头,微笑着对着人家不出声,就知道范怡没有听懂斯蒂芬说什么,于是就给范怡范怡,翻译听后,马上有头加甩手:“NO! NO GRIL FRIEND!”

  谁知道斯蒂芬还不屈不挠:“TRY!YOU MUST TRY!”

  这次范怡直接问小陈:“他说什么?”

  小陈笑着说:“他说让你试一下,说我是个好男人。”

  “NO!NO!......”或许范怡就剩下这一个词会说的。

  斯蒂芬忽然伸长脖子,把连凑到跟小陈和范怡很近的地方,小声地说:“CHEN,IF YOU LOVE ONE GRIL,HOW TO SAID WITH CHINESE?”

  “这白人又说什么?”

  “他问他要想跟一个女孩表白,中文要怎么说?”

  小陈跟范怡解释完了,就回过头去,对着斯蒂芬大声地说:“我要操你!”

  “WHAT?”

  小陈有再次大声地在斯蒂芬的耳边说:“我—要—操—你!”

  “WO—YAO—CAO---NI.”

  “GOED!”

  “GOED! WO YAO CAO NI!”

  看得出,斯蒂芬高兴着呢,把啤酒瓶往吧台上一放,高呼这“我要操你!”就大声地离开了酒吧。

  “小陈,你怎么教人家讲粗口?”

  “这怎么叫粗口,这叫白话,更直接,更能表白。”

  这人到底脑子里在想什么,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你好坏。”

  “人们不是常说吗?男不坏,女不爱。”

  “那像你这么坏的人,一定是有大把的女孩子追求了吧?”

  “女孩没有,女人很多。”

  女孩,女人。这两个词让范怡有想了半天才搞懂小陈的意思,难怪他是单身老青年,这思想太龌蹉了。

  看着范怡不说话,小陈有对范怡说:“我现在才觉得,我刚才把我爱你这话表现得相当透切。

  范怡不明白陈二到底要说什么,只好看着小陈。

  “你看,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我爱你”的目的是什么?”

  范怡气得推了小陈一把:“去你的!”

  忽然想起方华,好像方华跟这个小陈很熟的,两个人没什么话可说,不放把方华搬出来。

  “小陈,你认识方华吗?”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几口酒有点上头,小陈的脸竟然有点红,听范怡这样问,马上回答道:“你说老方,我跟他挺熟的,怎么?你认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