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许你一生涯

第36章

许你一生涯 美人妆YM 2049 2018-08-10 23:47:41

  负责来接机的,是做这个项目的汪老师,汪老师面色和善,接到姜涯,十分欣喜,“小姜,这刚来西安,我得给你讲讲,我们西安啊,可不比上海,生活节奏就是慢,你刚来,我带你转转,西安美食多呀,待一个月,准保你吃的惯。”

  “汪老师,你太客气了。”

  逛西安名街,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只是她刚下飞机,还是想先回去歇一歇。

  “汪老师,要不改天再去,我们先回学校看看?”

  学校安排住处,现在才四点,早点过去,早点适应新环境。

  “那不行啊,听说你要来,我们所里这一行人,接风宴都给你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一会去呢。”

  也太客气了。

  “那,不如现在就过去了。”

  新来的这个姜老师,有点特别,特别好看,放眼望去,这所里,还真找不到这样标致的人了。

  要相处的同事,都好热情,推开门,看见是她,忙着上来抢行李,姜涯懵了圈,前面堵的人忽然又被拨开了,“看把人姑娘吓的,”那人走到她面前,伸手要跟她握手,“你好啊,新同事,我叫汤玟,以后一起工作。”

  汤玟是个性格大气的姑娘,她跟她说,咱俩不仅一处工作,咱俩还住一起呢。

  同事不知道她不能喝酒,第一次见面,如果没有汤玟护着,姜涯差点就被灌醉了。

  兜兜转转一整天,总算回了屋子,收拾收拾了房间,出去扔垃圾,汤玟正从洗澡间走出来,“去哪?”

  “出去买点东西,生活用品。”

  “等会儿,”她擦了擦头,“我陪你出去。”

  西安这个天,温度刚刚好,不冷也不热,空气闻着舒服,是比上海好。

  “看什么呢?”

  “啊,看星星,”上海的天,几乎看不到星星,看到这个景象,她有些惊奇,“挺亮的。”

  汤玟抬头看了一眼,哈哈笑了两声,“嘿,这果然是城里来的啊。”

  姜涯保持沉默,有些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别误会啊,”一句玩笑的话,这人怎么就这个眼神看着她了,“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看你,怪稀罕的。”

  “稀罕,”姜涯想了想,“是好的意思吗?”

  “是呢,是喜欢的意思。”

  “谢谢。”

  超市逛了一圈,付完账,汤玟主动替她拎了一袋子,“早知道你做事慢,就不应该搞什么接风宴,这肯定耽误了你不少时间了吧。”

  做事慢?

  “嗯,我尽量快点。”

  哦,汤玟要败给这个外表看起来年轻,实则与她年纪一般大的老女人了。

  对于她的年纪,真是一个谜,适才饭桌上,同事们不敢相信,这所里怎么就来了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

  姜涯愣愣地,如实说出了自己的年龄,汤玟惊了一跳,你别说,还真没看出来。

  “小姜,你平时都是怎么护肤的啊?”

  “我不护肤的。”

  我只是生活作息,很规律。

  晚上躺在床上,才感觉缓了一口劲,学校还没去,明天早上去做交接工作,但不像出差,那时候住酒店,稍稍有点不适应,这一回,却充分地感受到环境的不一样,脑袋乱乱的,还累,闭上眼,她竟然,有些想家,还在想……

  第二天,忙了一上午,准备了不少资料,这个时候,窗外有人喊她,“小姜老师,走啊。”

  “嗯?”

  “这都到饭点了,吃饭去呀。”

  来西安的这两天,除了不适应这里的天气外,也不适应她们的吃饭节奏。

  好像每一天,都在吃,吃,还是吃。

  今天晚上,汤玟带她去吃砂锅,顺带涮了半斤牛肚。

  初时吃,姜涯不习惯,汤玟一拍桌子,“大排挡没看过啊,一瓶酒搁这儿,我能吃一晚上。”

  “啊?”

  “啊什么啊,大家伙都这样,不要稀奇,不要稀奇。”

  她突然发起了呆。

  也是的,她胃口那么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他养出来的。

  他这个人比她爱干净,大排档什么的,从来没跟她一起吃过,久而久之,有很多别人吃过的美食,她就在无形中错过了。

  “喂喂喂,不至于吧,就在这里吃一顿饭,你要是不舒服,咱就换地方,可千万别哭啊。”

  “没有,”姜涯缓了缓情绪,跟她解释,“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跟吃饭没关系的。”

  挑筷子吃了一口粉丝,入口即化,不得不点头,“味道很好的。”

  谁好端端的,大城市的日子不过,又是上海本地人,还往西安跑,汤玟猜,这人肯定有事。

  出去吃了一顿大排档的下场是,姜涯一回家就闹了肚子。

  喝了半壶水,症状才解一点。

  看着她要虚脱的样子,汤玟接过她的水壶,给自己的杯子,倒了半杯水,一口喝完,“明天还得去。”

  姜涯本能地抗拒。

  “这你就不懂了吧,哈哈,往好听上头的说,叫以毒攻毒。”

  晚上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姜妈没接,电话那头是姜爸,姜爸担心她吃不惯,睡不好。

  虽然这都是正存在的问题,但她不能说,“没有啊,学校里安排了系里的老师跟我一起住,室友人很好的,很照顾我。”

  “吃不惯,但吃两次就吃惯了,今晚还吃了牛肚,爸爸你吃过吗,涮的那种,他们说,这叫陕西风味,你下次来,我带你尝尝。”

  “嗯,知道知道了,会跟室友好好相处的,不添乱。”

  问了这么多,最后的最后,姜爸说,“刚去一定匆忙,记得在床头买盏小黄灯,架上放两盆富贵竹,马上就要入冬了,拖鞋赶紧买,玻璃的茶杯也多买两个,容易碎……”

  说了一大堆,姜涯都一一记着,她惊奇,“爸爸,你什么时候连这点小事都记住了。”

  这么了解我,好多生活上的小习惯呢。

  “唉,”姜爸好端端地叹了一口气,“我哪里知道的这么细,寒生打电话跟我讲的。”

  寒生,魏寒生……

  “小姜,帮我拿个毛巾,”喊了一声,没有反应,又喊了一声,“就阳台上挂的那条。”

  姜涯握住手机,半天憋出一句话,“室友喊,我挂了啊。”

  “挂吧,再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