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露露,我难受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62 2019-03-22 00:01:00

  不过她不是很明白那个y代表什么,她还真的问出了口。

  “那个y是有特殊的含义吗”?

  宋勉阳还没说话,就听到宋老那爽朗的笑声,他抱着一个小木箱子出来了。

  “y就是阳,也是羊,阳阳小时候被羊踢过,你都不知道阳阳有多怕羊,哈哈哈哈”。

  寒露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可怜他了,居然被羊踢过,那么温和的动物居然会踢人,宋勉阳可以的,她都要笑死了。

  宋勉阳脸一黑,自己爷爷还真的是坑孙,还不是他抱着自己去羊圈的,他被羊踢了这事就成了全家的笑柄。

  宋老可不管他的怨念,他打开木箱,献宝似的邀请寒露观看。

  是两块怀表,显然已经有很多年了,不过保存的十分完好,有一块怀表里面还有一张照片,照片有点模糊,不过看得出来是个美人,穿着洋装,有点像民国时期的。

  “真好看,爷爷这是哪儿来的”?

  她像个好奇宝宝,她本来就特别喜欢怀表,况且是有了年代的怀表。

  “这些都是我修过的,不过主人却没有再来领,于是我都收了起来,锁在箱子里,万一有一天他们的子孙后代要来寻找我的使命也就算完成了”。

  原来是这样,寒露觉得宋老真的厉害,而且他做人真的很守诚信。

  “爷爷,我都没过这些,你也太偏心了吧”。

  宋勉阳佯装不满,他也觉得很惊艳,他的确没有见过,因为老爷子的东西他不喜欢别人动,宋勉阳也不是不知礼数的,自然不可能偷偷看。

  “丫头,你喜不喜欢怀表”?

  “喜欢”。

  她喜欢怀表,比手表更喜欢,不过现在手表比怀表实用,所以基本上用不着怀表了。

  “那爷爷送你一条怀表,你可要好好收着”。

  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和木箱子里那个有照片的怀表一模一样的怀表。

  寒露怎么敢收,她受之不恭,况且别的东西,她也不可能拿,说不定哪天就有人来拿了。

  “爷爷,这是别人的东西,我不能拿”。

  她以为宋老就不会硬给她了,没想到宋老照样塞给了她。

  “这是我仿制的,和这一条差距还是很大的,这些原物我不会动,不过这条怀表你拿着玩,万一有一天被它的主人看到了,或者它的后人看到了,就可以来拿回去了”。

  可这任然很贵重,寒露没有理由收下这昂贵的礼物。

  “爷爷,我还是不能收,你已经送了我一块表了,我真的不能收”。

  她有自己的底线,宋老见她坚持,就给宋勉阳使了个眼色,宋勉阳就行动起来了。

  他从宋老手里把怀表拿了过来,直愣愣的一只手摆在她的面前。

  “徐寒露,你就收下吧,我爷爷给你自然有他的道理,他老人家难得有闲情逸致做了这块表,既然给了你,就说明他很喜欢你,你不会拒绝的吧”!

  他说的很对,宋老对寒露是忘年交,寒露很对宋老的性子,他已经把寒露当自己的亲孙女看待了,况且还有宋勉阳这一层关系,他就更想要把好的东西给寒露了。

  寒露推辞不得,只好硬着头皮收下。

  “这就对了嘛,爷爷给你送的,你乖乖收下就是对爷爷最好的答谢了,你别嫌弃爷爷的手艺啊,人老了手艺不行了”。

  他的语气有点怅然若失,又仿佛是在追忆当年一样。

  寒露和宋勉阳都没有打扰他,老人嘛,追忆年轻的时候很是正常。

  又坐了一会儿,寒露就辞别了,临走时宋老还特别不舍。

  “丫头,你可别忘了爷爷啊,多来看爷爷知道吗?还有葱油饼子别忘了多给爷爷带点啊”!

  寒露觉得好玩,宋老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对不认识的人时很骄傲,对熟悉的人时很傲娇。

  她应下了,宋勉阳自然跟着她,要把她安全送到安平车站。

  “怎么样?杜欣她现在还好吗?我也没来得及去看她”。

  二人在街上走着,就不免要多聊聊天。

  自从上次一别后她就没见过杜欣了,杜欣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真的很想念那个咋咋呜呜的好友了。

  “她挺好的,我妈说要送她去国外留学,你要去看她的话趁早”。

  宋勉阳回答到,他的语气不是很乐观。

  寒露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她十分担心杜欣。

  “她自己同意了吗?什么时候走”?

  她有点后悔,她该早点看杜欣的,也不知道那天到底问出了什么,要是杜欣一直那么消沉该怎么办?

  她记得杜欣的志愿是荣市师范,如今她又要出国,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收了刺激。

  不过没有亲眼看到杜欣,她也不能问宋勉阳,他知道的也不多。

  “半个月后吧,已经在找人办签证了,她这一去至少都是四年”。

  宋勉阳还是不舍的,杜欣虽然不是亲表妹,不过她比亲妹妹还要亲。

  寒露突然觉得有点沉重,她想要回过头,跑去宋家看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回应了她,她到车站的时候,最后一班车刚好走了,寒露就毅然开口说要去宋家。

  “走吧,跟我回家”。

  宋勉阳拉起她的手,就往家里赶,他的手拉的很紧很紧,寒露也没有甩开。

  许是天太凉,她觉得有些冷,仿佛宋勉阳握着她的手,她就不冷了一般。

  到了宋家,陈茹看到她也来了很是高兴,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的。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些来,阿姨好买菜,给你做好吃的。你先去玩会儿啊,马上就开饭了”。

  陈茹很好客,特别是对她。

  寒露自然不可能干坐着,她是要来看杜欣的,她换了鞋就上了楼,看看自己的好友。

  杜欣廋了。这是她第一眼看的的,她也憔悴了,两只眼睛像是凹陷进去了,仿佛好几天没睡过觉。

  寒露上前心疼地抱着她,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杜欣怎么回事,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露露,我难受”!

  杜欣虚弱地开了口,她挂在寒露身上,她比寒露高,所以头就磕在寒露的肩膀上,泪水浸湿了寒露的肩膀,她能感觉到杜欣内心到底有多么伤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