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商谈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116 2019-03-22 00:00:00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冯涛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冯涛是认定寒露的设计能大卖了,所以就算现在把原本的产品停产,直接生产寒露的那批都可以了。

  “那行,我们合作,我有个条件,那就是你们服装店的名字下,要冠上我们三木制衣的标志”。

  冯涛对自己辛苦多年的制衣厂很是在意。

  寒露点头答应了,这有何难,合作本就是互利共赢的。

  “那行,咱们就去办公室好好谈谈合作的事了”。

  冯涛也爽快,不过再站在露天坝里谈合作也不行,况且他们还要签合同的。

  寒露和宋勉阳就进了他的办公室,冯涛的办公室特别简洁,一个桌子一把椅子还有沙发,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一目了然。

  “请坐”。

  他指了指沙发,寒露二人就顺势坐了下来,他又从保温壶里倒了开水泡茶给他们喝。

  待客自然是得有茶相伴才行,不管茶叶好不好,这是规矩。

  “我们那目前是没有存货的,所以要在安平上市得需要冯老板你这边加紧提供货”。

  冯涛不明白,这样的话就相当于寒露她只占了设计和销售,出大头的还是他们三木制衣,这样看来并不划算。

  “小徐啊,这样是不是对我们三木不太公平,而且买进大量的布料需要资金,你不能只看着啊”。

  他虽然想立即动工,可他身后的责任不允许,要是寒露真这么做的话。他只有放弃和她的合作了。

  寒露这才明白,她没有说清楚,让冯涛误会了。

  “怨我没说清楚,我自然是要出一半的布料费用,另一半就是三木出了”。

  她顿了一下,又说到,“你们只提供制衣这一项,至于销售手段我说句实话,真的不行。在分成这件事上,我们四六分,不过这四六分可是要长期合作的,冯老板应该明白了吧”。

  她愿意四六分是看在他们父子的确很热爱服装上,不然她大可去荣市找制衣厂,直接做成品了。

  冯涛想了想,的确如此,况且他们三木能得到四份已经很不错了。

  “还有你们在安平的店要全部变成我们服装店的分店,收益分成还是按照四六分。里面的工人就你们自己定,不过都要经过我们的专业培训才能继续上岗”。

  大概就是这些了,本来她来之前是打算就扩大一下秀丽女装的,没想到三木是这么一个情况,对于三木和她来说,都是一个好机会。

  既然要干,就要玩大的,况且她信心十足。

  “我回去拟订一份合同,要是没问题我们就算真的合作了,冯老板还要做好打算才是”。

  已经是下午了,他们也不能一直说下去,她也给冯涛一个缓冲的时间。

  而且合作这种事情,本就要白纸黑字写清楚,只靠口头的说明是没有用的。

  冯涛亲自送他们出了制衣厂,看着寒露二人离去的身影,他的脸上还有满满的期待。

  晚上他就和收下的管理说了这件事情,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不过他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变更。

  “涛哥你怎么能这么傻呢?那个女的明显是空手套白狼,咱们不能拿三木的未来开玩笑啊”。

  说话的是和冯涛的表弟冯卓,他在制衣厂当管理。

  冯涛一听很是不开心,这个表弟整天什么事都不干就会指使人,到了发工资的时候分外积极,要不是看在姨妈的面子上,他怎么会收这种酒囊饭袋。

  “你闭嘴,人家有设计在手,也有本事做大,我们既然没有那个本事就跟着人家走,总不会吃亏的”。

  冯涛的思想很清楚,他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三木可能真的会被取代。

  “可是,我们完全可以买他们的设计图啊,我们自己做自己卖不是更好嘛”!

  冯卓不死心,他总觉得要是和寒露合作就相当于给她打工,那老冯家的基业岂不是落入他人之手了?

  冯涛不想理他了,自己表弟什么心思他最清楚不过,依他看空手套白狼的就是他才对!

  “好了,就这样,先停工吧,小刘你去买要用的布回来,我们这边要准备赶货了”。

  虽然合同还没签,不过冯涛是认定合作了,寒露还没给那一半的布料费,那三木的那一份就先开工。

  因为有人阻拦,所以他更觉得和寒露的合作靠谱,人就是这样,越阻拦,越坚定。

  另一边,寒露和宋勉阳又骑着自行车回了城内,到钟表行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本来她想要回白水去的,不过之前答应了宋老要去一趟,她不能食言。

  “丫头,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宋老一脸担忧地看着寒露,他在这表行待了一天了,这俩人还没回来,急得他发慌。

  寒露拉着他的手,以示安慰。

  “爷爷,没事,我们是去了西郊,我想看看那个三木制衣厂在哪里”。

  宋老放心了,他猜肯定是和寒露的生意有关,他就不多过问了。

  “爷爷,你放心吧,有我在,不可能有事的”。

  宋勉阳和寒露一块到的,可他就好像被忽略了一样,所以疯狂刷存在感。

  宋老白了他一眼,“你个小兔崽子,快滚回去,省的你妈来找我要人”。

  宋勉阳可不干,他一屁股歪在凳子上,还翘着二郎腿,好不快活。

  “我才不回去呢,这里又舒服又自在,要不爷爷你给我也搭张床吧,我就不回去了”。

  他笑着说到,宋老又好气又好笑,直吹胡子又瞪眼。

  他拿宋勉阳没办法,摇了摇头,就去里屋拿东西去了。

  寒露没办法,她只有好好等着,要是她不辞而别而害宋老伤了心那就不好了。

  宋老不在,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寒露无言,她更焦急。因为一会儿就没回安平的车了。

  “诶?你表修过了”?

  宋勉阳眼尖,寒露把手靠在桌子上,刚好露出了手表。

  寒露惊讶,他是怎么知道修过的?

  看出了寒露眼中的疑问,他骄傲地说到,“我爷爷修过的表都会留下一个小的标记,不信你看你的十二点哪里是不是有个y字母”。

  寒露低头,看了一下,果然有个y,她之前都没注意过,而且那个y很小。

  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来里面有玄机,寒露是真佩服,果然是宋老就是宋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