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她喝过的茶杯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70 2019-03-20 00:01:00

  为了赶上早上的第一班车,寒露天还没亮就起床了,收拾收拾就出发去了安平。

  张秀丽肯定也是早起,她怕女儿饿着。还特意烙了两张饼给寒露带上。

  刚到安平的时候,大多数店铺都还没有开门,寒露抱着胳膊在大街上走着,早晨的凉风吹着,寒露明显感觉手臂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都是安平的气候所致,一天的温差特别大,早晨和晚上都已经转凉了,不过一到中午就热得让人头疼。

  她到的时候才七点,她蹲在上次买表的店前等了一会儿,中心大街的商店才陆续开了门。

  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中心大街是高档区,他们不需要适应市场,开门都比较晚,想要购买东西的人们都知道要在八点钟之后再来。

  “小姑娘是你啊,你怎么蹲在这里”?

  是那个老爷爷,他从里面一打开店门,就看到蹲在柱子旁的寒露。

  “爷爷。不瞒您说我是有事麻烦您,还请你能帮我这一个忙”。

  她猛站起来,差点倒了下去,她蹲了一会儿腿早就蹲麻了,不过她没有感觉到。

  “小心啊,你这孩子,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帮得上的,就一定帮”。

  他慈爱地看着寒露这副样子,他非但没觉得狼狈。反而觉得这个小姑娘特别的好玩。

  寒露撑着柱子站了一会儿,等腿恢复了知觉后才从身后的包里把东西拿了出来。

  “爷爷,这是我妈烙的饼,您尝尝看好不好吃”。

  她把手中包装得十分完整的葱油饼递给了老爷爷,老爷爷十分的给面子,笑着接了过去。

  “进去先坐坐吧,我姓宋,你可以叫我宋爷爷,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听你叫我爷爷”。

  一老一小也算是认识了,宋老就做了自我介绍,寒露点点头,嘴甜的又叫了一声“爷爷”。

  宋老笑得合不拢嘴,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姑娘,当然不是因为那个特殊的原因,而且他觉得这个小姑娘特别真实。

  “我的名字叫徐寒露,徐是双人旁,一个年年有余的余,寒露就是节气的那个寒露,爷爷可以叫我小徐也可以叫我露露”。

  寒露也介绍着自己,这个宋爷爷给她的印象很好,所以她来安平才来找宋爷爷帮忙。

  “寒露,寒露,好名字。那爷爷就叫你露露了啊,露露来,喝茶,这可是爷爷珍藏多年的雨前龙井,喝喝看,怎么样”?

  宋老很随和,看的出来寒露给他的感觉非常不错,不然也不会特意泡茶给她喝,还是珍藏多年的茶叶。

  他虽然年纪大了,不过泡茶的手艺看的寒露目瞪口呆,她一直觉得茶艺是一个非常优雅的手艺,特别是在宋老这样的老人做出来。

  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入口很是甘甜,喝完后又感觉有余香在唇齿间留香。

  “丫头,我这茶怎么样”?

  宋老含笑看着她,一脸的期待。

  “嗯,爷爷你这茶真的好,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茶了”。

  她不懂品茶,只觉得很是好喝,比她喝过的星巴克好喝一百倍不止。

  宋老看她那一副享受的样子,他乐的呵呵笑,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品着。

  “爷爷,茶也喝了,我就直说我的来意了,我想问下您中心大街有没有闲置准备出租的店铺,我老家白水有一家服装店要扩大,想在安平开分店”。

  虽然茶很好喝,不过寒露满脑子都是店铺的事情。

  宋老摸了摸胡子,认真的想了想。

  “我虽然在中心大街开店这么多年,不过对这一片还真的不是很熟悉,不过我孙子对整个安平都特别熟,你等着啊,我喊他来给你说说”。

  他站起来走到自己电话面前,就要打电话。

  寒露本来是想说不用麻烦了,自己去找找就好了,不过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来,她人生地不熟的,这里又不是白水那样的小镇,还真的需要有了解行情的人才行。

  很快电话就拨通了,宋老对着电话里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寒露也不知道对面是什么意思,来不来,因为她根本就听不到对面说了什么。

  “露丫头,你别着急,那个兔崽子一会儿就来”。

  宋老让她稍安勿躁,自己就在一旁吃着寒露带的葱油饼,就着茶吃,别有一番风味。

  “嗯,你妈这手艺还真不错,我好些年都没吃过这么正宗的葱油饼了,丫头,我老头子啊就厚着脸皮,你下次再来安平可别忘了给我带几张饼啊”。

  宋老吃了两口就连连赞叹,他一个人竟然把两张大大的烙饼都给吃完了,寒露心里也自豪,她妈的手艺果然不同凡响。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人闯进了钟表行。

  寒露默……

  竟然是宋勉阳!!!

  她怎么没想到宋老就是宋勉阳的爷爷,难怪之前修表的时候宋老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她竟然被他们爷俩摆了一道。

  宋勉阳就好像没看到她一样,径直走过她的身边,拿起茶杯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寒露说不出话来,内心哀嚎,这是她的杯子啊。而且他刚好喝的是寒露喝过的地方,寒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一口就喝完了,又倒了一杯。

  “你个兔崽子,喝茶是你这么喝的吗!真是糟践我的好茶”。

  宋老都快气疯了,他恨不得拿起身后摆着的钟就砸过去。

  宋勉阳给宋老挤了一个笑,他又突然正经起来,动作优雅地给宋老倒了一杯茶,他捧起茶杯嬉皮笑脸就给宋老赔不是。

  “嘿嘿,爷爷请喝茶”。

  宋老冷哼一声,傲娇地端过茶杯,细细地品了起来。

  “徐寒露?是你啊”。

  他像是才看到寒露一样,态度也跟普通同学一样,让寒露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寒露还是笑着给他打了招呼。

  “嗯,听宋爷爷说你对安平很熟悉是吗,我想问你一下,中心大街目前有闲置准备出租的店铺吗”?

  “那当然,我从小就在安平长大,这里的每个角落我都知道,最近啊还真有一个店要出租。走,我带你去看看”。

  他突然骄傲了起来,他是土生土长的安平人,寒露如今有事找他,他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不过面上还得装陌生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