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晚安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35 2019-03-18 00:01:00

  她一直陪着杜欣到晚上八点,她把杜欣哄睡着了,就悄悄离开了杜家。

  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路灯,晚上气温就下降了,她穿的是短袖,还有些冷意。

  她走到一个二十四小时电话亭,突然停下了脚步。

  嘟~嘟~嘟~

  她还是拨了过去,等了一会儿才有人接。

  “喂,请问你找谁”?

  是宋勉阳,他的声音低沉,明显是睡着了被吵醒的感觉。

  “是我”。

  宋勉阳对这个声音很是敏感,一下子就精神了。

  “你……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杜欣她出了一些问题,我想你来白水帮她一下”。

  寒露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也在赌,赌宋家对杜欣的感情。

  虽然杜欣不是杜华兴的女儿,可宋家这么多年来都是把杜欣是当做亲生女儿的,她现在陷在里面出不来,她希望有更多的人拉她一把。

  “杜欣出什么事了?她有没有事”?

  宋勉阳担心坏了,虽然平时他各种嫌弃杜欣,可他是把她当亲妹妹的,妹妹有事,他这个哥哥真的很担心。

  “一两句说不清楚,你明天早上早点来吧,来了你就知道了”。

  要让宋勉阳亲自见一见杜欣,她要给杜欣找一个后路,不管知道真相后的宋勉阳作何感想,他至少不会抛弃杜欣。

  杜欣是一定要和杜华兴摊牌的,之后两人也不可能同住一个屋檐下,宋家就是她最好的去处。

  “好,我明天天亮就走”。宋勉阳答应了她,寒露也就松了一口气。

  “嗯,就这样,我挂了”。

  “等等”!

  宋勉阳及时喊住她挂电话的手。

  “怎么了,你还有事吗”?

  “我是想说……晚安”。

  “嗯,晚安”。

  说完,她就挂了,慢悠悠地走回了家。

  张秀丽在门口等她,手里还拿着一件外套。

  她刚到门口,她妈就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寒露瞬间心里暖暖的。

  “快点进去吧,晚上天凉,小心感冒了”。

  张秀丽在后面关门,寒露就先进去了。

  “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下碗面”。

  张秀丽挽起袖子就去了厨房,寒露一个人无聊,也跟着一起去了。

  “你这孩子,冻坏了吧”。

  张秀丽不过问她去了哪里,只是问她有没有感冒,寒露很感动,她妈就是这样,给了她足够的信任。

  “不会,我身体健康着呢,妈我跟你说,我考了638分呢”。

  她和张秀丽共同分享着喜悦,寒露暂时抛开那些不开心,和张秀丽一起笑着。

  “是吗!我女儿可真棒”!

  她虽然不知道638是什么概念,不过她知道自己女儿很优秀,这就足够了。

  “也不知道你爸爸知道了吗?他要是在家多好啊”。

  她感慨着,徐国梁去安平开会了,一开就要开三天的时间,不过寒露想他可能早就知道了,而且比自己知道的都快。

  “我爸肯定知道了,他可能高兴得晚上都睡不着觉呢”!

  寒露贫嘴地说到,把张秀丽都逗笑了。,

  很快面就好了,她捧着一碗面狼吞虎咽。

  在杜欣家的时候她去外面买的饭给杜欣吃,杜欣因为伤心过度愣是一口没吃,她也没有什么胃口,就相当于一天没吃东西。

  要不是面条的香味唤醒了她的饥饿神经,这一天她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才几口她就吃完了,张秀丽打心眼里心疼。

  “妈,你做的面条真好吃”。

  她竖了个大拇指,不遗余力地夸赞她妈。

  “露露,还吃不吃,妈再给你下点”?

  张秀丽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她饿着了,寒露摇头,晚上不宜吃太多,吃太多反而适得其反。

  母女俩一起收拾了碗筷,她们各自就要去休息了,寒露突然觉得很孤独。她就拉着张秀丽和自己一起睡,有她妈在自己的旁边,她睡得很熟,刚躺下就闭眼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前世的妈妈了,她叫她“眠眠”。

  她妈妈变得好憔悴啊,一点也不像是那个骄傲的女人,更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她想要去抱她的妈妈,她的嘴里一直说着“是我错了之类的话”。

  她伸出手去抱她的妈妈,可手直接从她妈妈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根本就抱不到啊,她哭了,她想妈妈了。

  哭着哭着她就醒了,原来已经天亮了,一束光刚好照在她的脸上,晃得她眼睛生疼,刚睁开,又被迫闭上了。

  她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早上九点钟了,她怎么睡得这么死。

  她想起那个梦,甩了甩头,梦是反的,所以她妈妈应该好好的才对,跟从前一样骄傲。

  寒露起床收拾好自己,桌上是张秀丽给她留的早饭,用碗盖起来了。

  她把碗揭开,是一碗稀饭和一碟泡菜。

  她光速吃完了,把碗捡回了厨房,来不及收拾碗就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宋勉阳应该早就到了杜欣家才对,她跑到解放街,按响了她们家的门铃。

  是宋勉阳开的门,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看来他是知道真相了。

  她没有看他,径直进了屋子,杜欣坐在沙发上,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

  “杜欣,我来看你了,我们去外面散心好不好”。

  杜欣没有回答,她还是那个样子,良久,才开口。

  “我想知道我妈为什么会死,我要找他问清楚”。

  她的眼睛又重新有了生机,寒露对她点头,她是支持杜欣的。

  寒露转头对宋勉阳使了一个眼神,她是让他给杜华兴打电话,让他回家。

  打完电话后,杜欣在沙发上想着自己一会儿的言辞,寒露把宋勉阳叫了出去。

  “你是怎么想的”?她要知道宋勉阳的意思,相信他也看出了她的意图。

  “你放心,杜欣她永远都是我的妹妹,她就是我们宋家的亲生女儿”。

  他的语气很坚定,也代表了自己的态度。

  寒露点头,“那就好,你也别怪我多管闲事,一会儿你知道该怎么办吧,我等杜叔叔回来了就要走了,我是外人在这里不合适”。

  她于他们来讲的确是外人。杜欣如何就看她自己了,只要宋勉阳知道自己的立场就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