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心事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19 2019-03-17 00:01:00

  “好了,同学们,你们的祝福我收到了,先散了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寒露还要跟王守国说一声谢谢呢,她能有这个分数,也不全是自己努力就能达到的,老师们功不可没。

  她不喜欢被人围观,同学们也不敢打扰她,自觉退开了。

  “我先去找王老师,杜欣你刚好可以去看看你的分数”。

  “那我一会儿在校门口等你,你出来了就去我家玩吧”。

  她跟杜欣和梁有才说了两句话,就去找王守国了,王守国在她被人围住的时候就先去了办公室,她就朝着办公室去找人了。

  王守国正在处理后续的工作,他是带班老师,虽然已经把他们这一届送走了,可他这个人比较负责,还要管到底。

  扣扣扣……

  门是开着的,不过寒露很有礼貌的先敲了门,等王守国说“进”的时候她才进去。

  “王老师,您在忙些什么”?

  “分数下来了,我还要分析一下同学们被录取的可能,也不知道今年那些学校的录取分数线会不会有变化”。

  他的脸上满是担忧,有责任心的老师值得被尊重,他在寒露心中的形象瞬间高了好几个档次。

  “我是专程来跟您说一声谢谢的,谢谢您!王老师”。

  她的语气特别的严肃,又满是真诚。

  王守国轻笑,他摆手。

  “别谢我,是你自己努力,要是你不努力,我就算用尽所有精力都没有用的”。

  他就是这样一个老师,深藏功与名,寒露觉得他和徐国梁既相似又不相似。

  徐国梁是真的豁达,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又是一根筋。而王守国不一样,他圆滑,又带着看破世事的豁达,而且责任感极强。

  “那不一样,我还是得感谢您,一句谢谢您还是能收下的吧”。她也笑,语气轻快了不少。

  “行,那我就收下你的谢谢啦。对了,徐同学,我记得你的志愿是京医大对吧,以你现在的分数有更好的选择,你有没有打算换个学校,你要是想,完全是可以的”。

  他说的很平缓,像是在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寒露笑着摇了摇头。

  “我就是想学医,京医大是最好的选择”。

  就算是她还没有开始填志愿分数就下来了,她还是一样会填京医大。

  “京医大不错,你有这个想法是最好的,我有个朋友在京医大当教授,你有困难可以找他帮忙”。

  王守国撕了一张纸,给她写了一个电话号码。

  所谓雪中送炭就是如此吧,寒露简直想熊抱住王守国了,她的确遇到困难了。

  “谢谢王老师”!

  “不用谢,这是我作为老师应该做的,你要有事就先走吧”。

  寒露点头,和他道了别。王守国还有一大堆事,她自然不能在继续打扰他。

  岳道夫。寒露出了门就按捺不住看了纸条,光看这人的名字就有一种学识渊博的气息在里面。

  她要尽快联系他才行,寒露一边走路,一边想着事情。

  “露露!你看起来怎么心事重重的,是老王说了什么吗”?

  杜欣跳到她跟前,打断了她的思路。

  “怎么样,你考得如何”?

  寒露回过神来,她看向跳脱的杜欣,看到杜欣脸上笑眯眯的,她也就放了心。

  “538分,虽然跟你们比差了不少,可这已经超过我的预期了,露露,我真开心”。

  杜欣傻乐着,寒露看她笑得开心,心情也变得很好。

  “我也为你高兴”。

  寒露拉着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对了,你家有电话对吧!我想打个打电话”。

  寒露迫切地想给岳教授打电话,她的脸上透着急切,杜欣不明所以,不过她愿意帮忙。

  “有,那我们快回去吧”。

  说完她就拉着寒露跑,其实她也有满腹心事想给寒露讲,所以才那么的迫不及待。只是寒露不知道,杜欣在她面前脸上又时常都是开怀的笑容。

  很快就到了解放街杜欣的家,她带着寒露进了门。这不是寒露第一次来这里,可这里感觉和她第一次来差别太多了,家里透着一股凉到脚底的寒意。

  不过她也没立场过问,只是跟着杜欣进去了。

  她在电话面前拨了电话号码,过了很久才有人接了起来。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寒露忙道,“你好,我是王守国王老师的学生,我想找岳教授,请问岳教授在吗”?

  她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岳教授,不能失了礼数。

  “哦是这样的,岳教授去听讲座了,大概下午一点钟才回来,你留个名字吧,等他回来了,我告诉他”。

  寒露低头看了手表,已经十一点了,那也不远,她就给对方留了名字。

  杜欣就在旁边自然也听到了,她才明白过来,原来寒露是要找那个教授。

  “你找岳教授做什么?以你的分数京医大随便进才对呀”。

  杜欣不明白找岳教授做什么,她挠头,满是不解。

  “我想要找岳教授帮我找一下大一的课本,我没有基础,也不知道对医学有没有天赋,万一我是个废柴呢?也好提前做打算不是”。

  寒露想的比较简单,最好是有课本能够提前预习,不然跟不上学习,女孩子学医本来就比较吃力。

  她既然要学就要学好,她也不甘于做垫底的那一个。

  杜欣点头表示了解了,两个人就在一块儿说话,期间寒露让她去弹钢琴,她居然摇头说不去了。

  这可不是杜欣平时的样子,要说厌烦钢琴,也没那么快,所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对。

  “李阿姨呢,怎么没见她在家”?

  都中午了,平时这个时候李玉梅早就回了家,而且把饭菜都做好了。

  杜欣一听寒露问起李玉梅,她整个脸就垮了下去,还低着头,很难受的样子。

  她这个样子把寒露吓坏了,杜欣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杜欣你可别吓我啊。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好不好,我们一起解决,你别哭啊”。

  杜欣突然哭了起来,寒露手忙脚乱的,一边给她擦眼泪,还要继续问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