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谈心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84 2019-03-16 00:01:00

  “妈也不会看啊,要不给小伟寄过去吧,妈戴着确实浪费了”。

  说不心动是假的,张秀丽的心热乎乎的,女儿能随时惦记着她,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礼物。

  “我教你啊,小伟那边你就别担心了。他们平时训练也不好戴表,那才是浪费,等他放假回家,自然有他的份”。

  小伟也是她的弟弟,她怎么可能厚此薄彼,不过是因为部队不提倡戴手表罢了。

  张秀丽这才收下了,她对两个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要是因为小事伤了和气,她才是最难受的那一个。

  “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徐国梁敲了一下桌子,把两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对了妈,我跟你商量个事”。

  吃了饭张秀丽在收拾碗,寒露就在一旁帮她打下手。

  “你说,妈听着呢”。

  张秀丽没多想,女儿想说什么她听着就是了,要是让她做什么,那她做就是了。

  “我是这样想的,我们扩大生意,在安平去发展,到时候再在安平买一套房,就能有城镇户口了,妈你觉得呢”?

  她一边说,还有动作,说的张秀丽一愣一愣的。

  “在白水不好吗,还有这城镇户口又有什么用啊?妈这什么也不懂,我也不知道啊”。

  张秀丽挠头,她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觉得在白水开这么一家女装店就很了不起了,可露露又和自己说扩大生意,还要去安平发展,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还有城镇户口这事,她半辈子都待在乡里,眼界不高。也不知道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区别在哪里,她是真的特迷茫。

  寒露也没嫌她烦,一个一个跟她解释。

  “白水的生意虽然还不错,可是和安平根本没法比,你上次去安平也见识了安平的繁华了,你想一下假如我们在白水一天能赚五块钱,那么在安平至少也能翻两倍”。

  张秀丽点头,寒露又往下说。

  “至于为什么要转城镇户口,是为了小伟做打算,小伟以后结婚生了孩子,孩子就是城镇户口,我们把房子买在安平,将来他也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不至于低人一等”。

  这倒是,张秀丽这才明白了这个好处,她把碗放到柜子里安置好,用干毛巾擦了擦手。

  寒露就和她在院子里坐着乘凉,两人继续着刚才的谈话。

  “行,那咱们就扩大,不过我们要买就买两套房,你一套小伟一套”。

  张秀丽的心里也有自己的一杆秤,不能光给儿子买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夫妻俩给小伟了什么,就一定要给露露也备一份。

  “好,咱们就买两套”。张秀丽有心,她也就不拂了她的意。

  母女俩又说了好些话,主要是寒露给张秀丽说,她还把自己写的企划书给张秀丽看,弄的张秀丽热血沸腾的,恨不得现在就开始筹备了。

  谈着谈着时间就不早了,寒露看了她了手腕上的表,已经十一点了,她就结束了和她妈的谈话。

  “不早了,妈你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开门”。

  招娣来的比较早,所以张秀丽也是很早就要起床,早早把门打开。

  母女俩各自回了屋,不过显然都睡不着。

  张秀丽想着寒露说的种种,她也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的眼界确实太狭窄了,还是要多看才是,去安平发展正好开阔自己的眼界。

  她想着寒露给她画的大饼,觉得又有了新追求。

  而后果就是大晚上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熟睡的徐国梁都被她闹醒了。

  “你今晚是怎么了,怎么还不睡觉”?

  徐国梁的声音满是疲惫,张秀丽一听赶忙道歉,规规矩矩地躺好,可她还是睡不着,索性就和丈夫说了寒露刚才对她说的想法。

  徐国梁一听他也特别惊讶,惊讶的是寒露的眼界居然这么宽,城镇户口的事他不是没想过,要么他到安平中学任课,要么就是买房,可这两个他之前都做不到,所以就搁置了。

  “露露说的没错,你也别想太多,露露心中有普,反而是你要多磨练磨练,就按露露说的来吧”。

  他也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觉得张秀丽比他能赚钱就对她有疙瘩之类的,他反而还很欣赏认真的张秀丽。

  能作多劳,凡事量力而为就行了,他虽然没有能力赚大钱,可保一家人温饱还是没问题的,而且还实现了自己的教育梦想,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他的话仿佛是定心丸,张秀丽一听心就静了下来,不知不觉中她就睡着了,徐国梁无奈的笑了笑,也再次进入了梦乡。

  寒露这边也在想事情,不过她想的和张秀丽不同,她是想着自己的学业,事业暂时不用她操心,可学业她是真的还要多努力。

  除了每次吃药住院,她根本不知道医学的东西,要想学好,她还要多下功夫,可除了书籍上的知识,她找不到别的有帮助的东西了。

  想了许久她都没有想到个结果,索性就不想了。明天还得返校,高考成绩明天就下来了。

  先填志愿再出成绩,寒露觉得这就有点不好了,可这个时候都是这样,她希望自己的分数能上京医大吧,虽然别的学校也可以读,不过和京医大比起来还是逊色不少。

  第二天无一例外又装上了梁有才,她也不和他特地打招呼了,微笑示意一下就算打了招呼。

  “你有把握吗?不对,你肯定可以的”。

  梁有才呸了一下,表示自己乌鸦嘴。

  寒露忽然笑了起来,梁有才这个人就是这样,她觉得和他当朋友一样相处起来真的很开心。

  看着寒露笑了,梁有才也跟着笑,他笑起来特别阳光。

  寒露看着他,特别感慨,晨光下的他显得格外的挺拔,他脸上的痘痘也没有了,露出了不俗的容貌,在学校他也是男神一枚了。

  不过寒露还是没有感觉,她觉得他们两个天生就是朋友,梁有才能懂自己的想法,她也总是能够给他提建议,这就是知己了吧。

  梁有才不知道寒露心中所想,心中有自己所守护的一角,不敢轻易表露。

  两人说说笑笑就到了学校,所有高三的同学都来了,本来空荡的校园瞬间人声鼎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