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送给你了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25 2019-03-16 00:00:00

  寒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可不是自己告诉他的嘛!

  刚来就掏口袋,还有普通买表的人谁管他是不是老板,直接就进去挑选了。

  她也不废话了,把坏表从口袋里掏出来提给了老人。

  老人拿到表时还特意看了她一眼。

  “你这表是浸水了吧”。

  寒露点头,她心想这老人果然有一套,她拿来的时候里面水雾早就干了,不是专业的根本看不出是因为浸水了。

  “修好得要一点时间,你要有事先去逛,一个小时后再来拿”。

  老人把自己的老花镜戴上,很认真地拆开了手表的螺丝,寒露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词,“巨匠”!

  “爷爷,您这店开了多久了?应该有好多年了吧”。

  店里的装璜特别具有民国时期的那种味道,而且老人的技艺特别高超,他虽然老了可技术并没有看,他熟练的操作看的寒露直接傻眼。

  她为自己之前的无礼感到特别的羞愧,与真正大智慧的人站在一起都感觉自己特别的无知。

  “有六十年了吧,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到老了经营一下自己喜欢的东西”。

  没想到这家店的历程已经这么久了,寒露突然觉得十分敬畏。

  她此行就是来修表和买表的,她就在店里看有没有适合的表。

  “爷爷,这款手表怎么卖的”?

  她忽然看到一块很特殊的手表,它没有标明什么品牌,而且质地看上去也十分普通,不过它的外形十分别致,她就是一眼看中了。

  老人只瞥了一眼,就果断摇头了。

  “不卖”。

  寒露虽然是喜欢得紧,不过老人不卖她也不能强买。

  “这表是您自己做的吗?真好看”!

  她是由衷夸赞的,老人听到了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有人夸他他不屑,可夸这块表就不一样了。

  “不全是我做的,这是我孙子小的时候倒腾的,只做了个大概,我最后补齐了”。

  原来是孙子做的,怪不得呢,就算是出天价估计老人也不会愿意卖的。

  “您孙子可真厉害,设计感特别强烈,您的技艺不会失传了”。

  她虽然没有设计头脑,不过欣赏她还是在行的,这表的设计有模有样,他的孙子一定是个很有才华的人。

  老人摆手,“他哪里喜欢这一行哟,年轻人有自己的志向,我老汉也不喜欢拘着他”。

  寒露点头,她自己也是年轻人,要是张秀丽让自己继承她的手艺做衣服的话,她肯定也不会愿意的。

  “小姑娘,你这手表是别人送给你的吧”?

  老人还没用到一个小时就把手表修好了,他捏着表带,把手表放在阳光下看着。

  寒露不解,他怎么又知道了……

  “为什么是别人送我的呢”?

  老人笑而不语,他哈哈大笑两声后就把手表递给了她。

  “天机不可泄露。小姑娘,你很想要那个手表吗”?

  老人指着那款手表问她,她点头,她的确很喜欢很想要。

  “送你了,不过你可不要辜负了它哟”。

  老人把手表从柜台上摘了下来,郑重地交到她手里。

  寒露连忙推脱,虽然她喜欢,可这是别人的东西她怎么能占为己有呢。虽说是老人送的,可要了的话她的心里也过不去。

  “爷爷,您留着吧,您孙子不能常在您身边,这个表还可以做个念想”。

  老人佯装生气,“你个小姑娘,给你你就好好拿着,你都说了我孙子不经常来看我,那我还念着他干嘛”?

  “可是……”

  老人坚持,她只能收下。

  之后她在店里又选了两款手表和挂钟,老人就没给她打折了,原价是多少就收了多少。

  算下来,花了将近五百块钱。

  把东西包好后,她又和老爷爷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那家店。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走,后面一个熟人就进了钟表店。

  她在农贸市场买好了布料,让店里的人帮着送到了汽车站,又在路边的小摊位随便吃了点东西垫肚子。

  她还要和张秀丽计划一下在安平开店才行,白水有诸多不便,而且发展太慢,跟安平形成鲜明对比。

  最好能在安平买一套房子,安平现在已经有房地产发展了,而且买房还可以拿到城镇户口,寒露觉得这是稳赚不亏的。

  汽车晃晃悠悠就到了白水,这一路她想了很多,不过想的再多不如做得多。

  所以她一回到店里把布料卸在小仓库后,就回房间写了一分企划书。

  她要做什么张秀丽是不管的,现在寒露有自己的事做,她最多是给张秀丽提供管理的经验,其余的都是靠她妈自己发挥。

  夜幕降临,张秀丽就做好了饭,刚好徐国梁也回了家。

  寒露就把包装好的手表送给了夫妻俩。

  “爸,妈,这是给你们的礼物,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她有心送礼,夫妻二人也乐得配合她。

  “款式不错,那我就谢过我闺女的礼物啦”。

  先是徐国梁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款银白色男士手表,很适合徐国梁的气质,他一下就喜欢上了。

  张秀丽也打开她的盒子,一下子就有点手足无措。

  “露露,你咋也给我买了,我用不到的,你拿去戴吧”!

  她推脱着,说实话张秀丽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她的思维就是她一个农村人用不上这么高级的手表,平时也是根据平时的惯性来判断时间,要么就是听别人说几点了。

  寒露把包装拆了,给她戴在手腕上。

  “妈!我可是挑了好久才买的这款。你看这表多适合你,不信你去照照镜子”。

  虽然才几个月,可她妈的变化真的大,没有平时在地里劳作那种劳心劳力的辛苦,她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寒露还特地给她买了护肤品,她本来是不用的,还是寒露骗她说不用就会过期,到时候就要扔了,她一听要扔掉,就每天都涂一些。

  所以她现在的状态真的非常好,也很符合她的年龄段。

  寒露给她选的是一款小巧一点的手表,颜色也比较成熟,很适合她。

  

怅味清欢

谢谢票票!在我力不从心的时候,有这一票的支持就足够了,真的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