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培养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52 2019-03-15 00:01:00

  当一个事物大火后就会出现各种仿制品,秀丽女装也不例外。

  当初的孙姐布行也模仿秀丽女装,开起了自己的服装店。

  他们模仿的款式自然也是秀丽女装出去的,张秀丽和店里的两个人是急得团团转。

  镇上就一家布行,孙姐为了自己的生意,也不卖布给他们了。

  寒露看在眼里,发生这种事情也是无可厚非。

  有时候不是干着急就能解决问题的,她安抚好了她妈的情绪,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妈,你别急。他们模仿的款式不过是简单的日常款,不值得我们着急,没有了孙姐还有王姐李姐,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我上次不是让你在定制衣服上绣上我设计的特殊标记吗,那就是我们秀丽女装的独有标志”。

  她把她妈做了一半的半成品连衣裙拿起来,指着胸口的位置,给她妈解惑。

  “这条裙子具有一种高级感,而且它的色调也是主打黑色系的,那么它就不需要太多的装饰,我们的标识是一串英文,把它绣在这里会给它增添一种神秘感,最重要的是独特,也等于是向所有人宣布这条裙子是秀丽女装定制的。而且这上面的英文设计繁琐,普通人不会想到它就是秀丽女装的英文,要是他们把这个标识也仿了,也是帮我们免费宣传呢”。

  张秀丽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她之前还纳闷呢,说这露露让自己绣的图案特别奇怪,原来是英文,这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

  “好,那其他的裙子也是把这个标记放在胸口吗”?

  张秀丽开口询问寒露,她是真的不懂什么时尚,寒露给了图她就按图做出来。

  寒露摇头,她妈是不懂时尚,可不代表不能培养,她很快就要读大学,也不可能在本地发展。如果张秀丽不自立起来,那也是没用的。

  她翻开图集,指着一款纱裙,“妈,你看这条裙子,它整体看起来就特别华丽,说实话它的外面我们已经没办法再加什么了,不过我们可以把标记放在衣领里面,还有腰带上也可以下功夫”。

  “再比如这件衬衫,它跟普通的衬衫不同,没有那么死板,我的图上这里有一朵玫瑰,那我们可以让标记环绕这朵玫瑰,让这件衬衫又增加一种高级感”。

  她是故意没把logo画上去,为的就是培养张秀丽的自主审美能力。

  她说了几个例子后就让她妈自己研究去了,说得多不如让她自己多领悟。

  张秀丽自己也愿意研究,满满的她发现她喜欢上这一行了,她用寒露的铅笔把设计图临摹了一遍,把各自的logo加了上去,寒露特意看了一眼,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虽然图画得不是很好,可logo的位置很是巧妙,她对她妈比了一个大拇指,幸好没放弃她妈。

  慢慢的她也在教张秀丽画画,虽然只学了线条之类的基础,但足够画设计图就够了。

  张秀丽画画的水平就没有那么好了,资质一般,不过她好学,甚至晚上画画到很晚,徐国梁为此还惊讶了好久。

  她画了好几册画簿才慢慢上手了,让寒露最为惊讶的是她的想象力。

  她妈作为一个保守的农村妇女,设计的衣服竟然比她设计的还大胆,大胆之余还不缺设计感,她的天赋令寒露自愧不如。她还纳闷呢,前世自己的妈妈是知名品牌设计师,而她对于服装这一块却是没有什么天赋的。

  能设计那本图册也是归功于看的多,不像张秀丽,想象力简直非常人。

  所以设计图的事她也不用管了,没了事做,她闲着无聊就只有经常去书店看书。

  新华书店还是那个新华书店,除了书籍变多几乎没什么变化。

  寒露每次进去看书的时候都会想起和宋勉阳的初遇,人还真是奇怪,当错过的时候,总是避免不了会有意无意地想起发生过那些事。

  不算大的书店挤满了人,也许是气氛使然,寒露就喜欢在这种环境看书,她觉得有一种满足感。

  她在书架上挑着书,忽然就被一本倒在书架上的书吸引了,它的名字叫《美的历程》。

  寒露忍不住伸出手把它抽了出来,看样子是被人借过的。

  她随意翻着这本书,忽然停在一页不动了。

  书上有一个名字,是用黑色签字笔写的,不过小得几乎看不见,那是她的名字——徐寒露。

  她觉得这本书有点烫手,这根本就是宋勉阳借过的那本,它鬼使神差地把那本书拿到柜台买了下来,这一瞬间她也不想看其他的书了,匆匆结了帐,她抱着书就回了家。

  她把这本书和坏掉的手表放在一起,收在了柜子的最底层。

  只是这时的她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好像这样做她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

  没有手表的日子寒露十分不习惯,店里的生意步入了正轨,她就决定去安平逛一趟买表回来。

  她自己一个手表,徐国梁一个,张秀丽一个,店里还需要一个挂钟。

  寒露计划着她此行的目标,对了还要把那块坏了的双狮表也带上,看看能不能修好。

  安平发展很快,甚至比西北的其他省会城市还繁荣。

  她先是去中心大街买高档表店去修手表,老板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寒露起初看到他还不敢相信那就是老板。

  老人也不傻,他自然看出了寒露严重的疑问。不过他是一个很傲娇的老头,人家怀疑他,他也不会低声下气的。

  寒露也意识到自己的无礼,她忙给老人赔了不是。

  “是我唐突了,还请见谅”。

  老人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寒露,开了口。

  “把表拿来吧”。

  “您怎么知道我是要修表而不是买表呢”?寒露还是比较震惊的,这个老人就打量了她一下就知道她是要修表了。

  她低头看了自己的穿着,上衣是雪纺短袖,下面配着牛仔阔腿裤,鞋子是普通的凉鞋,挎着一个单肩背包,就穿着而言,没有什么问题啊,这老人是怎么知道的?

  老着摸了摸他的白胡子,“你的动作告诉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