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何谓情深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126 2019-03-14 00:01:00

  上午考完,他们一行人下午就准备回白水了,大家都在旅馆收拾东西。

  杜欣就不打算回白水了,她和王守国说了一下,他想了想她的姑父,就默认了。

  “露露,我表哥在外面,你想见他吗”?

  她从外面进来,对收拾东西的寒露说到。

  寒露想了想,她的确欠宋勉阳一个对不起,她点了点头,把手头上的东西收拾完了才出去。

  宋勉阳伫立在大门口,一看到寒露出来了,他整个人都明媚了起来。

  “宋勉阳我……”

  “等等,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勉阳拉走了。

  宋勉阳拉着她走了很远,她只能跟着跑,没想到最后到的地方还是那家乐器店。

  “诶,小姑娘你们和好啦”?

  老板看着他们俩笑得很开心,眼睛还一直看着他们拉在一起的手。

  寒露反应过来,急忙想把手抽出来,可宋勉阳就是不放。

  她用眼神瞪着他,宋勉阳像是没看到一样,他用另一只手从兜里掏了一枚硬币给老板,老板拿着那一枚硬币就自觉的走开了。

  他把寒露拉到钢琴面前,又搬了一个凳子,两人并排坐着。

  “宋勉阳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寒露很生气,他究竟要干嘛。

  宋勉阳没向她解释,他放开了她的手,一双手搭在钢琴琴键上,他闭上眼睛,醉人的音乐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

  他弹的竟然是《给爱德琳的诗》!他之前在家里弹过一次,寒露听过。可跟这次相比,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就好像之前那次他是故意隐藏实力一样。

  他的琴声很好听,寒露沉醉在他的琴音里,一曲终了,寒露还沉浸在美妙的琴音中。

  “徐寒露,我知道你在躲着我,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躲我,我以为你知道的,我以为你知道的,徐寒露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他按住寒露的双肩,几乎有些失控。

  寒露用力把他推开,她就闪到一边,她低下了头不敢看他,毕竟她不是原主,她在思考该怎么拒绝他。

  思来想去,她并不能以徐寒露的名字拒绝他,那是对徐寒露和宋勉阳的不尊重,她就对他说了实话。

  “宋勉阳,你看不出来吗?你喜欢的是以前的那个徐寒露,可此人已非彼人了,我不是她!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对不起,我没有任何义务答应和你在一起”。

  宋勉阳一头雾水,什么她不是她的,他也不想纠结,他只听到最后一句,她说要拒绝自己,和自己说对不起。

  “我知道我很唐突,也许你不信,可我是非你不可的。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你可以不答应,但别拒绝我好吗”!

  宋勉哀求她,寒露没有觉得他深情,她只觉得他很幼稚。

  “宋勉阳你够了,我不喜欢当别人的替代品,也不屑于当你懂吗?什么非我不可的,这些我都不想听,请让一下,我要会旅馆了,省的老师到处找我”。

  她就从宋勉阳旁边挤出去,宋勉阳及时拉住了她的衣袖。

  “你真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宋勉阳跌坐在凳子上,他的手垂下去,敲响了好几个琴键。

  发出了十分刺耳的声音,老板捂着耳朵,不敢靠近他们两个。

  “我最喜欢的钢琴曲是给爱德琳的诗,这首曲子是我在小时候听到的,一直很喜欢,我练它练了十几年,它也是我最熟练的曲子”。

  “我之前在白水听到过有人弹这首曲子,等我找到那家店的时候,老板告诉我那个人已经走了,后来你来了我家,你刚好弹奏了这首曲子,我就知道那天在白水弹琴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说来也好笑,我竟然因为一首曲子就喜欢上了一个人”。

  寒露愕然,他是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他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现在的她,这下寒露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前世她除了老师和医生,从来没有接触过异性。她慌了,她现在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离开。

  和梁有才不一样,她很清楚她对梁有才没有感觉。可宋勉阳是不一样的,她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她至少不讨厌他的关心。

  她经过了深思熟虑,才回答了宋勉阳。

  “你……我这么说吧,我们都还太幼稚,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我没有感觉你明白吗,我脑子有我自己的规划,目前,至少目前是没有你的”。

  她又顿了顿,“你是个好人,可我们不合适,我要走了,再见!祝你幸福,宋勉阳”。

  宋勉阳这才松开了她的衣袖,放她离开了。

  “我明白了,也祝你幸福”。

  没有了宋勉阳束缚的寒露竟然觉得心里有些空,她甩头,大步向前走了出去。

  宋勉阳望着空空的手失神,他在原地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振作了起来。

  老板是个过来人,他缓缓走了过来安慰他。

  “小伙子,别灰心,两天前那个姑娘之前来过这里一次,她当时弹的也是这首曲子,我看啊你们俩还是有缘分的哟,我当年可是追了我家那个五年呢”!

  老板做了个特别夸张的表情,还比了个五出来。

  宋勉阳仰起头,冲老板笑了笑。

  “谢谢叔叔,我从没有想过放弃”。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啊,要是你成功了可别忘了请老头子我喝酒哟”!

  宋勉阳点头,“一定”!

  说完他就离开了那家店,老板在后面摸着胡子,他觉得那两人怎么看都是一对,要是拆开了,他都觉得可惜。

  寒露赶回旅馆时,师生一行人已经在旅馆门口等她了,她的行李是那个扎马尾辫的女孩给她拿的,她礼貌地和她说了一句谢谢,没想到那个女孩直接红了脸。

  十分害羞地说着没关系,寒露觉得有趣,这个同学还真是腼腆。

  “你回来了就行,我们走吧,车子已经在那边等了,晕车的同学都领了晕车药了吧,赶快吃了,一会儿你们晕车的坐一个车子,不晕车的坐另外的”。

  梁有才翘首以盼了好久才等到寒露出现,他刚看到宋勉阳在门口拉着寒露就跑,他是心急如焚可又苦于没有立场去找她,只能在旅馆干等,好在她平安回来了。

  一行人是风风火火的来,亦是风风火火的回,考过哪管考前事,大家都很激动,一路上说着自己本次的收获,发生的趣事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