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妈妈走丢了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109 2019-03-13 00:01:00

  “来,露露,喝碗汤,喝了这碗汤你明天好有精力答题”。

  张秀丽给她乘了一碗猪蹄汤,寒露早就馋了,端起来两口就喝没了。

  张秀丽还想要给她再乘一碗,被徐国梁制止了。

  “别给她乘了,一碗就够了,明天的事谁也说不准,喝多了小心适得其反”。

  寒露也摆手,“妈,你们多喝点,我吃点小菜就好了,爸说得对,要是在场上出状况就不好解决了”。

  父女俩这么一说,张秀丽也不敢再劝她了,甚至还有点后怕,要是真的出什么状况,那她就是害了自己女儿。

  寒露怕她妈多想,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里,自己也吃着这些美味的菜。

  吃完饭寒露就没有再复习了,她早早地就上床休息了,所谓小考小复习,大考不复习,这个时候了,补充精力最重要。

  她是这么想的,不代表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果然,第二天大部分同学都是盯着大大的黑眼圈到车站的。

  杜欣倒是没有黑眼圈,不过她不是不担心,而是她心大,觉得担心也没用,还不如早点睡觉来的实在。

  梁有才清点完了人数,把人等齐了,几个车同时出发开向了安平,也开向了未来。

  到安平后,白水中学的人是住在安心旅馆的,这个旅馆寒露还是比较熟悉的。

  而且安心旅馆离考试地点安平一中也比较近,不得不说白水的校长还挺会找地方。

  这是第一天,第一天都是用来熟悉场地的,在旅馆吃了早饭他们就去了一中熟悉考场。

  寒露是在第八考场,每个考室有三十六个人,她是第十三个,刚好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

  不过她也不怯场,坐在这儿也好,没人打扰。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宋勉阳竟然跟自己在同一个考场。

  “嗨!我们在同一个考场,真巧”。

  他傻笑着,不过寒露可笑不出来,她一想到这个傻子暗恋着以前的徐寒露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就好像是他在跟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人谈恋爱,又是经过自己来传达一样。

  “真巧”。

  她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他,寒露突如其来冷漠让宋勉阳有些懵。

  模拟了一下高考的场景后,他们就回了旅馆。

  上午就做完了所有的准备工作,所以一下午的时间同学们都是可以自由活动的,杜欣就去了宋勉阳家里。

  她虽然是可以住在宋勉阳家,可为了以防万一,她晚上还是要回旅馆住。

  “露露,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寒露摇头,她怎么可能再去宋家,既然说好了要远离宋勉阳,那么就不能再凑上去,她也不能对宋勉阳明说以前的徐寒露已经死了,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让他死心了。

  杜欣无奈,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去宋家了。

  杜欣不在旅馆,寒露实在闲得无聊,她和其他的女孩子也没什么聊的,主要是班里的女生除了杜欣都不太敢和她说话,在她们的眼里,徐寒露是学霸,像天上的星星,是自己无法触及的。

  她突发奇想,想去弹钢琴了。

  她去了上次和宋勉阳一起去的那个店,因为她上次的弹曲子,所以老板对她印象很深刻。

  “今天还要租一块钱的吗”?

  老板是一个看着就很和蔼的人,他看寒露是一个人来的,还小小的诧异了一下,不过他也没多嘴。

  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元纸币,递给老板,就进了店里。

  店里人还是比较多的,多数都是妈妈带着孩子来挑选乐器的。

  她坐在钢琴面前,心才真的静了下来,只有钢琴才能让她的心情彻底平复。

  她弹的还是《给爱德琳的诗》,这首曲子是寒露最喜欢的,因为这是郑莲以前教她弹的,如果说寒露是精通钢琴,那么郑莲就是对钢琴有着极高的天赋。

  一想起郑莲,寒露的脸上写满了悲伤,本来一曲惬意的曲子硬是染上了几分忧伤。

  不过在场的人都没有听过这首钢琴原曲,都被寒露的技艺惊呆了。

  以前由于技术的原因也只有大户人家才学的起钢琴,如今钢琴同样昂贵所以学钢琴的人也少,大家对美妙音乐都很向往,特别是他们从来没听过的。

  “妈妈,我想学这个”。

  一个小女孩拉着她妈妈的衣袖,用软糯糯的声音请求她妈妈。

  小朋友们大多都是有样学样,他们也跟那个小女孩一样,拉着自己妈妈的衣袖说想学钢琴。

  学得起乐器的家庭又岂是一般人家,钢琴曲本来就是高雅的音乐,多一项高雅的技能没什么不好,千金难买我高兴,所以他们很多人都在询问老板钢琴的价格。

  趁着没人注意,寒露就溜出去了。

  时间还早,她也不急着回去,一阵微风轻拂面,她突然又想去湖边了。

  安平的湖和白水不一样,白水是自然形成的,所以才有了白水镇的由来。而安平的月亮湖是人工湖,只供人们游玩,虽然有各种设施,却没有白湖的大气。

  她正感慨的时候,一个小女孩闯入了她的视线。

  那个小女孩是一个人坐在石椅上的,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光看背影就觉得她很孤独。

  本来寒露是不打算管闲事的,可她心中莫名想要去帮助她,这样不由自主的她走进了那个小女孩。

  她的脸上挂着泪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寒露忍不住想要去摸她的脸,小女孩仿佛知道她要干什么,直接把脸别过去了。

  寒露有点尴尬,她收回手,坐在了小女孩的旁边。

  “你是跟你妈妈走丢了吗?要不要姐姐帮忙”?

  寒露以为她是和妈妈走失了,可谁知她刚说完这个小女孩就瞪着她,瞪了一会儿,又突然号啕大哭了起来,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别哭啊,是姐姐错了,你妈妈呢,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我在这里……找妈妈,妈妈……就是在这里不见了的”。

  小女孩抽泣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寒露又问她,“那你跟你妈妈是什么时候走散的,要不我把你送到警察叔叔那里吧,说不定你妈妈也在找你呢”!

  “警察叔叔说我妈妈和爸爸离婚了,姐姐你知道离婚是什么吗”?

  她那大大的眼睛里泪花闪烁,看得寒露十分心疼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