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高考前夕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30 2019-03-13 00:00:00

  不过寒露还是没有问她为什么,那是杜欣自己的事情。

  杜欣神神秘秘地问她,“诶,你想不想知道我表哥跟我说了什么”?

  寒露看都没看她一眼,这么神神秘秘的,她反而不想知道。

  “不想”。

  “诶,我告诉你,你别走啊,我问他为什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告诉我是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杜欣这话是对着她说的,寒露很莫名其妙。

  她回过头来一想,杜欣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个,唯一的可能就是宋勉阳的确是喜欢她。

  不过寒露没自恋的以为宋勉阳是喜欢她,她记得第一次去安平的时候宋勉阳就无意透露过认识徐寒露了,那么他应该是喜欢的以前的徐寒露,只可惜他的喜欢注定得不到回应,毕竟那个徐寒露早已香消玉损。

  “所以你又是为了谁努力呢?让我猜猜,哎呀算了,总之你有目标了就好啦”。

  寒露故意回避,她反问杜欣,反而搞得杜欣语塞了。

  杜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突然变得红红的,心思也明显不在这里了。

  寒露摇了摇头,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太单纯了。

  只是寒露怎么也静不下心了,她的一颗心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砰砰跳,她只好强迫自己去想别的事。

  秀丽女装的生意也慢慢步入了正轨,她妈在镇上招了两个女孩子,一个做衣服,一个专门收银。

  她们家是打的手工制衣的牌子,所以不能直接丢给制衣厂,这个缝纫女工就必不可少了。

  张秀丽挑了好久才挑了一个看着就很老实的女孩,大名叫林招娣她家就是隔壁镇的,因为家里太穷她从十五岁就一直在镇上到处找工作,她的手工还不错,不过这个年代的女人基本都会自己做衣服,她即使这门手艺也养不活一家子人。

  张秀丽能招她做工,招娣特别感激寒露一家人,平时工作都非常的积极,一点都不敢马虎。

  寒露和张秀丽也很满意她,给她的工资也比说好的多了一些,这是她应得的。

  和招娣比起来,收银员小玉就逊色了点,不过她也还算可以,只是工作态度没招娣那么积极,不过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时间飞快就到了六月,这是万千学子期待的六月,也是万千学子伤痛的六月。

  “同学们,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去安平了,今天回家大家把该带的东西都带好了,不该带的也别动心思了”。

  “还有晕车的同学一会儿在班长那儿登个记,早上出发还是比较冷的,你们记得带件外套。高考是人生的大事,也是你们人生的转折点,大家千万要重视起来,别错过了再追悔”。

  白水的设备不成熟,而且高考这种全国大型考试也不能马虎,不止白水,各个镇的高三学子都会到安平县进行考试。

  铃铃铃~

  高三的最后一天就这么结束了,王守国交代完了自己该交代的就走了,也不管他们要做什么了。

  “哦!高考!我们来了”!

  突然有一个同学冲到教室外面放声大喊,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搞得同学们纷纷效仿,一整层楼的人都在喊着自己的心声。

  “我一定会考上的”!

  “A大!等着我”!

  …………

  他们高三是在四楼,同学们的呐喊传得很远很远,下面放学的学弟学妹们都看着他们,他们听得心潮澎湃。

  杜欣也过去大喊了几句,不过寒露只听见了她说她一定要考上这句,后面她还说了些什么寒露就没听清了。

  “露露,你不去喊两声吗?我感觉喊出来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呢”!

  杜欣欣喜地跑过来想拉她去外面,寒露摇头,她个人不喜欢这种宣泄方式。

  “也是,你又没什么压力,不管你了,我要再去喊两声”。

  寒露坐在教室看着他们那一个个纯真的脸庞上挂满了真挚的笑容,她也就有了个好心情。

  既是宣泄,也是解脱。虽然还没高考,但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不正是解脱吗。

  等他们宣泄完了就各回各家了,寒露一直留在最后才走,她想最后感受一下高三的感觉。

  前世的她因为心脏病的原因没有机会参加高考,甚至连高三都没有经历过,这辈子的经历她感觉太短了,时间真的过得飞快。

  “徐寒露,你晕车吗”?

  梁有才把那个统计晕车人员的表拿在手里询问着她,脸上也是满满的关切。

  寒露微微摇头,她除非感冒这种特殊情况,都不会晕车。

  她也站起来准备走了,梁有才处理好了他的事情要锁门,不能耽误人家的时间。

  “那个,徐寒露,祝你好运,你一定能考上你心仪的学校的”!

  梁有才很真挚的开口,这些祝福他怕今天不说,明天就找不到机会亲口祝福她了。

  “谢谢,你也是”。

  梁有才的耐性很好,要不是自己平时的努力以及徐寒露的硬核条件比较好,可能第一早就不保了。

  她在学校的路上慢悠悠地走着,感受着这里的一切。

  正巧在路上遇到了下班的徐国梁,父女俩就一起回了家。

  还没进屋寒露就闻到了香味,是猪蹄汤的味道!

  她把书包放好就去了厨房看她妈张大厨做饭,顺便偷师学艺。

  不过她还是来晚一步,饭菜都已经做好了,就只等端上桌了。

  “我还说来偷学技术呢,妈你这手艺真好”!寒露觉得要不是已经开了服装店,甚至可以开个饭馆,以她妈的手艺,客流量是完全不用担心。

  “你要想学还怕妈不教你啊,别贫嘴了,快把菜端出去”。

  张秀丽笑着对寒露说着,其实她心里很是开心,她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就是寒露每次都夸她做饭好吃了。

  寒露是逮着机会就夸她妈,不仅是在做饭方面,她深知她妈就是这些年郁结于心才看起来会那么老的。

  她要是开心了,心态自然就好了,经常夸赞一个人,她就会重新找回自信,也有了新的动力,所以寒露才回不遗余力的逗张秀丽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