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早就发现了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44 2019-03-11 00:01:00

  徐国梁推了推眼镜,表情很是严肃。

  “我明天会回村里一趟,这事儿不解决我也没办法好好上课”。

  他又顿了顿,说到,“你别和你奶奶计较,她年纪大了,只要不触及底线就让她折腾去吧”。

  寒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奶奶那么能折腾,一点也没有老太太该有的样子,她才不会任由她胡作非为。

  所以她还是答应了下来,算是给徐国梁一个面子。

  不过放过她奶奶可以,王桂花就没那么好运了,要是她敢再来闹事,寒露就有办法让她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她居然在路上遇上了梁有才。

  “好巧啊”!

  梁有才微笑看着寒露,寒露也回了他一个笑容。

  “好巧”。

  既然遇上了,又都是要去学校上课,他们就一起了。

  “我昨天看到你们家门前围了好多人,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梁有才突然提起这件事来,他满脸都是好奇。

  寒露语气平淡,“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

  梁有才有些尴尬,他也猜不到寒露说的什么意思,只好又问她其它问题。

  “你们家的店什么时候开啊,我到时候来给你捧场啊”。

  “这周六,不过我们店目前没有男装,你估计来了也买不到心仪的衣服”。

  寒露大大方方告诉了他,来给自己捧个人场也是不错的。

  没有心仪的衣服,但是有心仪的人啊。梁有才心里想着,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

  “哦,我可以给我妈买啊,我看她已经有好些时间没买新衣服了,等你们家开业了,我带她来挑几件衣服”。

  他不是说谎,他的确是想带他妈一起逛街。

  “你对你妈妈真好,那行,只要你们来,我给你们打八折”。

  “嗯”!

  梁有才重重的点了头,迈开步子大步向学校走去。

  铃铃铃~

  放学铃声刚响起,王守国就进了教室。

  他把手里的一摞纸交给梁有才后就走上了讲台。

  “同学们,我刚给班长的是一份征集志愿表,一会儿班长发给你们每人一份,你们回去好好想想你们想要报考的学校,填上去,然后周五放学之前交给班长,都听明白了吗”?

  一听是志愿的事,同学们有的情绪高涨,有的则怨声载道。

  比如杜欣同学,她下巴抵在桌上,双手垂在面前,一脸的生无可恋。

  “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填什么呢”!

  寒露摊手,她也无可奈何。

  王守国说完就放了学,梁有才一份一份地发给了大家。

  “刚王老师说了的,这周五就要交给我,不过大家也不用那么大压力,这只是征集大家心里的想法而已,想给你们提个意见”。

  同学们都拿到表后,就走了。

  杜欣盯着桌上的志愿表,仿佛是要盯出一个洞来。

  “好了别看了,回家了”。

  她把志愿表装进书包背上就走了,杜欣赶紧追了上去。

  她回到家的时候,张秀丽刚好把饭做好,徐国梁比她快一步,先到了家,已经在桌上等着吃饭了。

  她妈把青菜汤端上桌就开了饭,寒露看她妈神清气爽的,嘴角都挂着笑,看来今天她奶奶没来找麻烦。

  寒露把书包放好,洗了手就上了桌。

  张秀丽给她夹了一大碗的菜,堆得碗里都放不下了。

  “露露你要多吃点,就快要高考了,营养得跟上,你一天学习多费脑子啊”。

  徐国梁眼馋,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默默开口,“我整天上课也挺累的”。

  寒露捂着嘴偷笑,他爸也太好玩了。

  “咳!妈我爸说的对,他这一天的多累啊,你得给我爸多夹点菜才对”。

  弄的张秀丽闹了个大红脸,她给徐国梁夹了一大筷子的土豆丝放碗里,就不说话了,自己默默吃着饭。

  虽然只是土豆丝,可徐国梁吃得很开心,他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土豆丝。

  吃完了饭寒露就被徐国梁叫到书房问话了,她以为只是简单的谈话,没想到徐国梁却拿出了一份报纸放在她面前。

  寒露不知道她爸想说什么,她拿起那份报纸,只见上面写着“疤爷覆灭,与神秘女子有何关联”的标题,还配了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是她被黑衣人请去叫郑启林的时候,虽然只是侧脸,可徐国梁一眼就能看出是寒露本人。

  报纸是安平早报,日期也是今天,寒露真是恨透了拍照的记者。

  她虽然确实和疤爷被抓有关系,可最终还是因为阿英的原因,这么一写搞得她好像真的很神秘似的,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怎么和徐国梁解释。

  “我,我是因为……因为”

  她想不到原因了,一时间词穷,而且徐国梁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心虚。

  “因为你不是我女儿对吧”。

  徐国梁缓缓开口,着实把寒露吓到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徐国梁好像一点都没有惊讶,反而他特别的镇定,弄的寒露的心一下子就被提起来了。

  “你不用撒谎了,我其实一早就发现了,我的女儿寒露从小就被惯坏了。她好吃懒做,心比天高,又没有什么大本事,你与她差别那么大,怎么可能是她呢”。

  “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我不信就落了个水,发一场高烧就什么都大彻大悟了”。

  寒露是彻底的惊了,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已经很好了,却没想到早就被发现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揭穿我”?

  她想不通,既然徐国梁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拆穿她,还让她好好的待在家里。

  “我之前是大胆的猜测,直到看到这份报纸,我才笃定我的想法。你不是虽然我女儿寒露,但你是我女儿这事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徐国梁学的是科学,可他也相信世上存在一些科学不可解释的原理。

  女儿还是那个女儿,可又不是原来的女儿,他之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其实做过挣扎,可最后还是屈服了自己的内心。

  寒露突然觉得有点愧疚,她霸占的是徐寒露的父母,徐国梁是把她当亲女儿的,一点都没有排斥她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