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敞开心扉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80 2019-03-11 00:00:00

  “你个吃里扒外的贱人,我今天就要替国梁把你给休了!”

  寒露刚好听到她奶奶那阴毒的声音,她大步上前制止了一场闹剧。

  张秀丽被压倒在地上,身上是膀大腰圆的王桂花,她的脸上还有巴掌印,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寒露看到她妈妈被这样欺负一下火气就上来了。

  “妈,你没事吧,你滚开啊,不准碰我妈妈”!

  她把王桂花推到另一边,把张秀丽扶了起来。

  张秀丽虽然脸色苍白,可眼神依旧很倔强,寒露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滚出去”!

  寒露指着门口,冲着她们二人大吼。

  她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一样,她们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徐寒露,吓得她们心一惊。

  可只持续了一点时间,她奶奶就又发作了。

  “你个大逆不道的赔钱货,你敢对老娘吆五喝六的,长本事了你?你和你妈那个贱女人一起滚出我们徐家才好”!

  王桂花也在一旁谩骂着,“不知感恩的东西,还敢用我们徐家的钱开店子。真有你的啊张秀丽,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本事这么大呢”?

  寒露不想再听他们的声音,直接从后院抄了一把扫帚,把她们往外赶。

  “啊,你敢打我?啊~”

  王桂花捂着屁股大叫,可寒露才不会放过她,照着她全身都来了一套,她用的是扫帚把,通得王桂花嗷嗷叫。

  寒露虽然不能打老人,可收拾收拾王桂花她是一点都没在怕的。

  她把二人赶了出去,把大门一关,也不管他们在外面说了什么难听的话,目前她妈才是最重要的,她没必要为旁人费心思。

  寒露倒了热水帮她妈擦了脸,还替她收拾好了头发。

  她帮张秀丽梳头发的时候,张秀丽一直忍着痛没说,女人打架就是扯头发一类的,她一个人哪儿敌得过两个彪悍的人,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幸好女儿也只是简单地帮她收拾了一下,没有看出来她身上其它的伤。

  寒露把水倒了,又给她装了冰块,让她敷在脸上。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露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小白兔,她有时候可能怕麻烦不会和她们计较,可是欺负张秀丽就是不可以,哪怕只是掉了一根头发也不行。

  张秀丽一想起她们的行为,也是恨得牙痒痒。

  “还不是因为店子的事情,我们在镇上开店这事被村子里的八婆传开了。你奶奶就说我迷惑了老徐,骗他的钱,还要我把店子交给她”。

  她用坚定的眼神,注视着寒露。很认真的对她说到,“露露这是属于你的东西,妈不会让人夺走的,哪怕是老徐也不行”!

  寒露反握着她的手,细声宽慰着她。

  “妈,这是我们的东西,别人就是想拿也拿不走,爸他有分寸的。你不用担心”。

  对于她爸,寒露还是很信任的,他不是不辨是非的人,她还发现了,徐国梁其实很护短。

  之前徐老大一家和他的关系就不好,这次王桂花如此蛮横不讲理,她就不信他爸还做不出决断了。

  张秀丽点头,她当然知道徐国梁有分寸,只是她怕的是老太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逼他。

  母女俩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开了敲门声。

  寒露去开的门,看到来人,她露出了一个“她就知道的”笑容,是徐国梁回来了。

  他的脚步很急,甚至没有管开门的寒露。

  “小丽你没事儿吧,我正在上着课呢,虎子就来学校找我了,说你被我妈她们打了,怎么样,你哪里痛吗”?

  虎子是邻居大叔的孙子,今年才五岁。

  张秀丽望着他,她本来是想说不痛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里觉得很委屈,哭了起来。

  她从没有见过丈夫的这一面,以前他们相敬如宾,虽然没有什么争执,但她也只是觉得生活很平淡,可如今她第一次感到幸福。

  跟以往不苟言笑的徐国梁不一样,他今天很焦急,看张秀丽的眼神布满了心疼。

  张秀丽扑在他怀里大哭着,抽泣声中蕴含了太多的情绪。

  徐国梁把手搭在她的背上,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瞧自己的妻子。

  她已经不是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样子了,特别是那一头长发,也从乌黑亮丽变得白发丛生。

  脖子上的皮肤也开始皱了起来,她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啊,如今看着比他要大十几岁一样。

  “对不起”!

  他无声地说着这一句话,张秀丽头埋在他怀里,自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寒露识趣地没有去打扰他们,她之前就觉得爸妈不想是夫妻,她妈更像是他爸请回来的保姆,二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互动。

  可现在她明白了,张秀丽和徐国梁是一个性格的人,两人都属于被动型,其实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都彼此在意着对方,只是不知何时被埋藏起来了而已。

  一整个下午徐国梁都陪着张秀丽,听她说了一下午的话,明明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可他却没有半点不耐烦,还听得津津有味。

  晚饭是寒露做的,她在张秀丽的指导下已经会做几个家常小菜了。

  经过了漫长的做饭过程,她终于把菜端上了桌,除了卖相不怎么好看,香味还是很浓郁的。

  夫妻俩尝了尝她做的菜,双双竖起了大拇指。

  “露露,你做的还真不赖”。

  张秀丽是真的欣慰,女儿以前不会做饭,她就一直担心她以后自己独立了吃不到有营养的饭菜,现在她自己会做了,她的心也就放下了。

  而徐国梁吃得很开心,就是也有点心酸,这么好的女儿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个臭小子。

  寒露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默默吃着饭,她自己吃不出来好赖,她反而还有点沮丧,自己做的菜和她妈做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吃过了饭,张秀丽抢着要洗碗,寒露就把厨房让给了她,自己去向徐国梁汇报情况了。

  “怎么样,你这次去安平事情都解决了吗”?和张秀丽敞开了心扉,他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一般。

  “嗯,已经解决了,爸我想问一下,奶奶那边怎么解决,她一定还会再来找妈的麻烦的”。寒露别的都不在意,她目前最在意的还是自己妈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